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滚
  

  “客官,承惠一株玄阶九品灵药。”

  血刀酒楼,酒菜上齐,店小二笑着开口,报出了菜价。

  “嗯!”

  林小天轻轻地点了点头,随手一挥,桌子上已经多了一株寻常的玄阶九品的灵药。

  这是血刀酒楼的特殊之处,并不是花费灵石,而是花费各种灵药、灵材,只要达到规定的标准,就能结账。

  否则的话,便会被直接驱赶出去,甚至还可能要暴揍一顿,抢走身上的一切。

  也正是因为如此,血刀酒楼就成了那些身家丰厚的修炼者才能进入的地方。

  一般的修炼者,基本上都为修炼资源而发愁,又哪里会把修炼资源用在吃喝上面?

  当然,血刀酒楼的酒菜也不是没有特殊之处。

  每一道菜肴,每一种玲酒,都是用灵药或者凶兽身上的特殊部位烹调,不仅美味无比,甚至还有辅助修炼的效果。

  只不过,这些美食美酒到了林小天的面前,就变成了纯粹的享受了。

  原因非常简单,林小天的修为早就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光是吸收天地灵气或者各种灵药的药性,已经不能让他更进一步了。

  只有完善了熔炉功法,他才能再次突破。

  “小子,你往哪里跑?快点把偷我们的东西拿出来!”

  突然,胡志带着裴诚和一些刀宗弟子冲上了血刀酒楼二楼,直接把林小天包围了起来。

  “偷东西?还是偷我们刀宗弟子的东西?”

  “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刹那间,整个二楼的客人都轰动了,刀宗弟子愤怒,散修出身的修炼者纷纷露出了嘲讽之色。

  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血刀城内刀宗弟子的地位最高,在这里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唯独刀宗弟子不能招惹。

  而偷刀宗弟子的东西,更是自寻死路!

  不过,并没有插手林小天与胡志等人的事情,而是在一边看戏。

  在他们看来,林小天只有一人,又是小偷,根本不可能和胡志等人抗衡。

  “不知道你们丢了什么东西?是这种灵药?还是这种灵材?亦或者说,我的灵器也是你们的?”

  林小天轻笑着摇头,右手光辉不断闪烁,就像是在变戏法一般,不断地拿出各种修炼资源,又不断地收起来。

  只是短短的片刻间,他已经拿出了数百种,涵盖了丹药、灵药、灵材和灵器,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都是我们的!”

  胡志的呼吸已经开始粗重了起来,他实在是被林小天所拿出来的修炼资源给吓到了。

  这一刻,他简直想要立刻抢走林小天的空间戒指,将其中的一切据为己有。

  他的心中非常清楚,林小天的空间戒指里绝对不止那么一点点的东西,必然无比丰厚!

  “我的天啊!”

  一旁,裴诚也被吓到了,实在是不敢相信林小天竟然会那么富有。

  在贪婪的同时,他的心中也涌出了丝丝的惊恐。

  因为,能够拿出那么多东西的绝对不是普通人,而林小天根本不是他们所宣称的小偷!

  或许,他们已经招惹到了一个不能招惹的可怕存在!

  但是,一想到胡志玄境九层的修为,裴诚的心里面就稍稍安稳了一些。

  在他看来,林小天就算再强,也不会是胡志的对手。

  这一次,他虽然要把七成,甚至更多的战利品给胡志,却也是赚到了,并且还避免了自己遇到危险。

  “都是你的?好大的口气!”

  林小天冷哼一声,扫了胡志一眼,眸子中寒芒闪烁,顿时就让胡志和裴诚等人心中发颤。

  “这就是血刀酒楼?连用餐都有人打扰,不错!不错!”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小天要动手的时候,他却突然冷笑了起来,嘲讽血刀酒楼的管理不善。

  “放肆!”

  “简直就是胡说!”

  很多人心中不满,直接呵斥了起来,根本不给林小天面子。

  如果林小天强势动手,他们还不会跳出来。

  可是,林小天这样做,在他们看来就是做贼心虚!

  在这种情况下,帮助刀宗弟子,对他们来说都有好处!

  “别以为躲到血刀酒楼,我们就不能抓你!别忘了,这里是我们刀宗的产业!”

  胡志得意地笑了起来,自以为计谋成功,直接向林小天的肩膀抓去。

  而且,为了防止林小天反抗,他直接动了玄境九层的修为,准备一举将其镇压起来。

  “滚!”

  林小天冷冷地扫了胡志一眼,只是一道冷哼,到了胡志的耳中,却如同一道闷雷般恐怖。

  “噗!”

  胡志瞬间喷血,脸色变得苍白如纸,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如同彻底被废了一般。

  “你……”

  裴诚瞪大了双眼,脸色同样变得一片煞白,伸手指着林小天,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刀宗弟子?我今天总算是见到你们的无耻了!是不是我的实力稍微弱点,你们就可以肆意抢夺,血口污蔑?”

  林小天扫了裴诚一眼,然后便看向了瘫软在地上的胡志,冷冷地质问。

  “前辈饶命,我们知错了,我们知错了!”

  胡志连忙爬起来,跪倒在地上,对着林小天不断磕头。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心中恐惧的同时,也把裴诚给骂了不知道多少遍。

  林小天随手一挥,把身边的血腥味驱散,抿了一口酒,冷声问道:“说说吧!我想知道谁指使你的!”

  “都是他!都是他污蔑前辈!”

  胡志心中颤抖,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连忙伸手指向了一旁的裴诚,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没错!就是他!”

  “他之前挡了前辈的路,被前辈教训,所以怀恨在心,污蔑前辈是窃贼,请我们出手的!”

  一旁的裴诚还未来得及求饶,他的同伙们便接连开口,附和胡志。

  “怎么会这样?”

  “原来他们想要害人,才找了这么一个憋足的借口!”

  “这里可是血刀酒楼,人家是地主,有这个胆子。换了你,你敢吗?”

  二楼的那些散修出身的客人们都忍不住议论了起来,每一个人的话语中都充斥着浓浓的嘲讽。

  他们的确不敢得罪刀宗弟子,但他们却不希望自己被人用同样的方式陷害!

  此时,事情已经关系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根本没有人敢置身事外。

  否则的话,一旦血刀酒楼出面,镇压了林小天,那么就可能有相同的事情发生到他们的身上!

  “混蛋!”

  “一群败类!”

  二楼的其他刀宗弟子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他们本来还以为是真的出现了窃贼,却没想到原来事实是如此的不堪入目。

  如今,丢脸的可不止是胡志和裴诚,还有他们和刀宗!

  “畜生,还不赶快滚?”

  “少在这里丢人现眼!难道你们真的想要被处置吗?”

  那些刀宗弟子纷纷呵斥,修为最弱的都是玄境九层,有很多都达到了玄境九层巅峰!

  更关键的是,他们都颇有身家,不是胡志和裴诚等人能够相比的。

  “哦?”

  林小天的眉头微挑,在胡志和裴诚等人想要逃离的时候,冷笑道:“事情败露了,就想拍拍屁股就走?还有这么多人维护?真是好啊!”

  二楼瞬间安静了下去,所有人都看着林小天,几乎都要以为他是一个疯子。

  不是疯子,又怎么不知道见好就收,得罪那么多的刀宗弟子?

  所有的散修出身的修炼者全部安静了下去,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把自己给牵连进去。

  但其中的一些人心中却暗暗思索,认为刀宗弟子做得有些过分了。

  原因非常简单,如果让胡志和裴诚这么走了,岂不是说刀宗弟子诬陷人不成,根本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这种成本极低的事情,只怕以后会有更多的刀宗弟子去做!

  “混蛋!”

  “找死!”

  二楼的那些刀宗弟子也开始在心中咒骂,却没有人敢开口了。

  他们也都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之前让胡志和裴诚等人滚蛋,到底犯了怎样的忌讳。

  如此一来,他们真真正正地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只能任由林小天牵着鼻子走了。

  “前辈,你到底想要怎样?”

  胡志的声音发颤,他发现自己彻底陷进去了,这个泥潭太深,太可怕,说不定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前辈,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饶恕!”

  裴诚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怕了,后悔了。

  而且,就算让他赔偿,他身上也没有任何修炼资源,只有一条烂命。

  除此之外,就算林小天不和他计较,胡志等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也就是说,他今天几乎是除了死,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可是,他好不容易修炼到玄境八层,又怎么舍得死?

  “你们污蔑我的事情,我会慢慢和你们算!不过,你们是不是应该给酒楼一个交代?”

  林小天笑着摇头,看向了正在快步向自己走来的酒楼掌柜。

  “客官,抱歉!是我们管理不善,打扰了您用餐!请您放心,我们一定百倍赔偿您,并且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酒楼掌柜的脸上带着笑容,说话也非常客气,但眼眸深处却有着压制不住的怒火。

  记住手机版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