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七百三十章 访客
  回到石屋,林小天立刻便开始再次闭关,想要把田灵儿给自己的那些功法都琢磨透彻。

  或许,万象丹已经用完了,但林小天已经有了不少的底子,根本不用担心那些问题。

  毕竟他之前从蔡大德身上得到的收获不少,并且沿途都已经整理了很多。

  如今,也只不过是修炼一下那些功法,完成遮掩的目的而已。

  同时,如果有某些高人暗中关注林小天的话,他还能趁机伪装一下自己是一个超级天才的事情。

  如此一来,他还能得到药宗更多的重视。

  修炼中几乎不知道时间流逝,当林小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又是被石屋外的阵法给触动,惊醒的。

  石屋外,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将近百人,每一个最少都有玄境六层的实力。

  站在石屋最前方的三人,实力更是达到了惊人的玄境九层!

  其中,左边的一个一身黑衣,满脸肃杀;右边的一身粉衣,看似娘里娘气的,眼眸中却时而闪过森寒的光芒。

  至于中间那个,则是一身雪白长衣,翩翩若仙,完全就像是左右两人中和在一起的产物。

  “内门三大公子?”

  林小天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手一挥,便解除了阵法。

  对于内门三大公子,林小天并不能算是一无所知,毕竟他才和田灵儿见过面不久,从后者那里又得到了不少情报。

  黑衣公子冷剑,被人誉为黑面杀神,常年执行宗门任务,追杀药宗通缉榜上的凶犯,一身煞气如同地狱杀神。

  花衣公子木缺,又被称为彩衣公子,不仅修为高深,据说还擅长炼制毒丹。

  如果说黑衣公子冷剑杀敌是正面硬冲硬抗的话,彩衣公子木缺就是恰好相反了。

  只要能暗中动手,木缺从来不会正面对敌。

  不过,如果人们从这方面就以为木缺的正面战力不足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曾经,木缺就是凭借着一身毒功,把一个玄境九层巅峰的内门弟子给生生毒杀,化作一滩色彩斑斓的脓水!

  与黑衣公子冷剑和彩衣公子木缺相比,白衣公子映谪仙很不喜欢和人对敌。

  可是,无论是药宗的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对映谪仙的恐惧完全凌驾于黑衣公子冷剑和彩衣公子木缺之上。

  原因非常简单,白衣公子映谪仙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他的敌人最终都会成为他的奴仆,从此再无任何尊严可言,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白衣公子映谪仙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几乎没有人知道。而知道的人,全部都已经跪倒在了他的脚下。

  据说,白衣公子映谪仙完全就是九天之上的谪仙,只不过是犯了重罪,才需要轮回转世,来玄黄界重修。

  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从玄黄界超脱,进入等级更高的世界!

  而且,对于这个说法,有很多人都是深信不疑的。

  也正是因为自身的强势,白衣公子映谪仙、黑衣公子冷剑和彩衣公子木缺都有大批的追随者。

  假以时日,他们绝对能够在药宗内部形成新的“蔡家”。

  “一个区区玄境三层的蝼蚁,竟然让三位公子在外等候,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没错!他如果不肯跪地磕头赎罪的话,今天绝对不能饶了他!”

  内门三大公子身后的那些追随者不是没有探查到石屋内外的阵法禁制已经全部打开,可他们还是接连开口,或是冷笑嘲讽,或是杀意凛然,完全就是想要给林小天一个下马威。

  “哪来的狗,青天白日的狂吠不停,想不想让人好好修炼了?”

  林小天嘴角微扬,人还未走出石屋,嘴里面已经嘲讽了起来。

  “什么?你找死!”

  “滚出来受死!”

  那些追随者顿时暴怒,他们虽然投靠了三大公子,却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辱骂他们!

  更不用说林小天还只有玄境三层的修为,在他们的面前,几乎连蝼蚁都算不上了。

  “三位就是盛名已久的内门三大公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啊!”

  林小天满脸嘲讽的笑容,根本不理会三大公子的那些追随者,甚至连汹涌而来的气势和杀意都彻底无视了。

  “你……”

  “找死!”

  看着林小天的神情,再听着他没有丝毫尊敬的话语,三大公子的那些追随者顿时更加愤怒了,一些冲动之人甚至本能地想要动手将其打杀当场!

  而对于这一切,白衣公子映谪仙、黑衣公子冷剑和彩衣公子木缺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仍是微笑着看着林小天。

  “主人好心出来待客,恶犬却狂吠不止,这就是所谓的内门三大公子吗?真是让人失望啊!”

  林小天叹息,话语中的讥讽更加浓郁了。

  “好!不愧是能把蔡大德那个人渣吓走的高手,在下映谪仙,佩服,佩服!”

  白衣公子映谪仙笑了,不见他有任何动作,更不见他有任何命令,他身后那些追随者瞬间便安静了下去。

  “有点胆色,怪不得能够从蔡大德的虎口中把小师妹救出来!”

  黑衣公子冷剑微微地点了点头,那张脸就像是一张不会有任何表情的面具,话音未落,他身后那些追随者便已经安静了下去。

  “小兄弟,你很厉害嘛!”

  与白衣公子映谪仙和黑衣公子冷剑不同,彩衣公子木缺上下打量了林小天一番,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

  刹那间,彩衣公子木缺身后的那些人便噤若寒蝉,很多人甚至都惊恐地低下了头。

  彩衣公子木缺的笑容,可是药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危险征兆!

  “用毒?我该理解为你是想要挑战,还是想要开玩笑呢?”

  林小天的眉头微挑,手腕微微一动,一股淡绿色的雾气已经出现在他的掌心。

  当林小天的话说完,那一股雾气已经凝聚成一滴几乎为不可察的绿色毒水。

  “什么?”

  “怎么可能?”

  看到林小天不动声色地就挡住了彩衣公子木缺的暗算,三大公子背后的追随者们纷纷震惊了,一些人更是控制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如果说他们之前只是想要在三大公子面前表现一番,挫挫林小天的面子,或者寻机出手灭掉林小天的话,那么他们此时就是真真正正地震惊了。

  “你怎么理解都可以,我是不在乎的!”

  彩衣公子木缺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更加古怪了,却没有再次动手。

  以玄境九层的实力偷袭玄境三层的林小天,并且还被对方挡住了,彩衣公子木缺虽然想要再次出手,却不得不顾及一下田宁和田灵儿的感受。

  否则的话,一旦田宁和田灵儿针对性报复,彩衣公子木缺就算有玄境九层的修为,战力更是远超自身的境界,还是有些承受不住的。

  再说了,这一次是三大公子齐至,他为什么要给白衣公子映谪仙和黑衣公子冷剑做嫁衣?

  他的性格虽然狂妄偏执,却不是一个白痴!

  “是吗?那我就当成是一个玩笑吧!毕竟说是挑战的话,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林小天耸了耸肩膀,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是玩笑,讲究一个来而不往非礼也,貌似也没有什么不妥吧?”

  “狂妄!”

  “还不跪下给公子赔罪?”

  彩衣公子木缺背后的那些追随者都忍不住了,主子受辱,那和打他们所有人的脸都差不多!

  更何况林小天还只是玄境三层,连他们当中实力最弱的都比不上!

  可是,还不等他们发作,彩衣公子木缺突然怪叫一声,躲闪了开来!

  “啊!”

  彩衣公子木缺的躲闪在事前没有任何预兆,当他躲开之后,他身后的那些追随者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玄境六层的追随者的脸上直接多了一个彩色的野狗花纹!

  野狗花纹并不能给那个追随者带来太大的伤害,但那种疼痒却让他一时间难以忍受!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脸上出现野狗花纹,完全就是等于印证了林小天之前一直嘲讽他们是狗的话!

  “好!真是好手段!”

  彩衣公子木缺狰狞地笑了起来,他随手一甩,先后两道光芒飞入那个不断惨叫的追随者口中。

  第一道光芒,让那个追随者脸上的野狗花纹瞬间消失。第二道光芒,则是直接把其毒死,并且肉眼可见的化为一滩脓水!

  很显然,因为比拼下毒的失败,让彩衣公子木缺恼羞成怒了。

  毕竟他是玄境九层的修为,下毒却被林小天给轻松地挡住了。

  而林小天对他下毒,他虽然躲过去了,但他身后的追随者却中了招,并且还是那样出丑,实实在在的让他落入了下风!

  白衣公子映谪仙和黑衣公子冷剑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地说道:“的确是好手段!”

  彩衣公子木缺是否出丑,白衣公子映谪仙和黑衣公子冷剑并不在乎,真正让他们在乎的是林小天下毒的手段竟然让前者都落入下风了!

  如此一来,对于林小天吓走蔡大德,从而救了田灵儿的事情,他们也就不再怀疑了,甚至还开始欣赏林小天表现出来的实力。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