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柳柏文的愤怒
    “我们不是还有生化人么?怎么会抵挡不住这些小角色?”坐在办公室之中的柳柏文两道剑眉一挑;带着几分沉重。
  
      柳柏文心里也知道,这一次对方既然这么长时间才动手,显然是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如此一来的话,恐怕他们的生化人也无法抵挡,不过在柳柏文的心中依旧是留下几分希望之色。
  
      “爸,那些人实在是太强悍了,我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柳如烟满脸苦涩之色,她作为林小天的女人之一,对于公司的事情自然是非常的清楚。
  
      而且无论是她父亲也好,还是林小天也罢,她都想要将这个公司给林小天守住,但这一次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根本无力反抗的地步。
  
      “砰……”就在柳如烟的话刚刚落下那一瞬间,房门忽然被人一脚给踹开,走进来的是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对方身着一身白色衣服,整个人显得格外修长,但在他的脸庞之上却有着一道从额头到下巴的伤痕,看起来及其恐怖,和清秀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陈一道!你竟然投靠了他们!”柳柏文看见这个中年男人的那一顺眼,眼皮也忍不住猛然一跳;言语之间更是带着几分愤怒之色。
  
      陈一道在十年前和柳柏文争夺地盘,那个时候陈一道就已经进入先天境界了,奈何柳柏文身边高手众多,最终战败逃跑。
  
      柳柏文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见陈一道了,而且随着他如今势力的增强,在心中也未曾将陈一道放在心上,但此时此刻对方的出现,让柳柏文的心顿时跌落到谷底。
  
      “柳柏文啊柳柏文,你恐怕怎么都想不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吧?”陈一道嘴角微微上杨,使得他脸上的刀疤显得更加狰狞无比,整个人就像是已投九幽前来的恶魔一样。
  
      “你是谁?竟敢擅闯我们华北制药,难道你不想活了么?”柳如烟也发现自己父亲的异样,那一对红红的美眸之间带着几分倔强之色。
  
      “啧啧,这位应该就是你的闺女了吧?长得还真是水灵啊,如果我女儿当初要是没死的话,现在应该也只是比她小几岁而已……”陈一道笑了笑,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柳如烟那姣好的身材,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
  
      被陈一道这么一看,柳如烟顿时感觉通体生寒,心头的憎恶感更深。
  
      陈一道见柳柏文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也没有说话,在这个时候,陈一道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这才对柳如烟解释道:“看来当年那件事情你爸并未告诉你啊,也罢,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好了。”
  
      说道这里陈一道微微一顿,紧接着这才看着跟前的柳如烟继续说道:“十年前,这淮海省的地下皇帝应该算是我陈一道的吧,不过你爸后来进入淮海省之后,直接抢夺地盘,更是将我全家杀害,最终在我脸上留下这么深的一条刀疤,从哪之后我
  
      虽然逃跑了,但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那一幕,以及每次看见我脸上的刀疤,我就会想起当年那一幕,我等了十年,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而且在这十年里我一直潜心修炼,实力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陈一道了。”
  
      越是听到后面,一旁的柳如烟就越发的森寒,杀人全家,无论男女老少都没有放过,这得有多么的恐怖!
  
      不过这个人要是换做其余人,或许柳如烟还会觉得对方是杀人恶魔,但这个人是她的父亲,所以无论她父亲做了什么,她都不会指责她的父亲。
  
      只不过柳如烟没有想到她父亲当年竟然是那么的恐怖……
  
      “陈一道,今天我柳柏文算是栽你手上了,要杀要剐随便你,甚至整个华北制药我都可以给你,但我希望你能够放过我女儿。”柳柏文面色犹如一张白纸一般,双眼死死盯着跟前的陈一道。
  
      “柳柏文,你觉得我会答应你么?”陈一道轻笑一声,眼中带着几分不屑之色到:“你现在不过只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但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当初选错了人,既然你选择跟随林小天那个家伙,那么现在只能算是你们柳家倒霉了。”
  
      “陈一道,你真以为我柳柏文是那么好欺负的么?”柳柏文见陈一道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柳如烟,面色顿时变得及其愤怒起来,单手狠狠在桌子上一拍,这张实木制造而成,及其坚硬的桌子顿时被柳柏文拍成一片碎片爆炸开来。
  
      柳如烟看见自己父亲震怒,娟秀的脸庞之上也忍不住露出几分惊骇之色,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也是一个修炼者;而且看起来实力似乎也不低。
  
      “不自量力!”陈一道看着柳柏文这般模样,眼中闪过几分不屑之色,然而就在他的话刚刚落下,在他身旁的一个黄毛就打算出手的时候,却被陈一道给拦下,然后嘴角露出一个恶魔一般的笑容来,对着手下出口说道:“这次我亲自来,我要一点点折磨他,然后让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被我不断的蹂躏至死!”
  
      黄毛等人一听见陈一道这话,面色之间顿时露出几分恐惧之色来,他们曾经是体会过陈一道的厉害,所以陈一道既然这么做了,恐怕接下来柳家将会彻底的完蛋,而且手段也非常的残忍。
  
      “遵命。”黄毛恭恭敬敬的对陈一道点头回答道,紧接着他便退到陈一道身后,冷眼看着这一幕。
  
      “陈一道,这件事情真的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虽然柳柏文心头及其的愤怒,但他还是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咬着牙死死盯着跟前的陈一道问道。
  
      “你说呢?”陈一道双手抱胸,饶有兴趣的看着柳柏文,在陈一道的眼中,柳柏文不过只是一只蝼蚁一般,连谈判的资格都没有;他现在不过只是想要享受这种猫戏老鼠的快感而已。
  
      否则的话,恐怕从他进入这一扇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