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血腥的杀戮
,更新快,,免费读!
  要知道,场中这么多绑匪,单单凭借林小天两个人,在张晨看来,绝对是不可能逃出去的,更何况现在林小天这个家伙还让老鬼一个人留下来去对付他们,这样的事情在张晨眼中的确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来的正好,大爷我正愁这一段时间憋的慌,既然你们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们。”老鬼看着跟前冲上来的这个手持砍刀的青年男子,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意。
  话刚刚落下,这个青年男子正好来到老鬼的跟前,手中的砍刀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对老鬼的面门狠狠砍下,要是这一刀被砍中的话,老鬼不死也残。
  在这一瞬间,饶是车内的张晨等受害者,看着这一幕也不敢直视,纷纷闭上双眼。
  “扑哧……”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当这个青年男子刚刚来到老鬼跟前那一瞬间,老鬼甚至都没有半点的停留,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等到其余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刚刚那个青年男子脖子上已经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随后,场中不断的发出一道道惨叫声来。
  听见这一阵阵惨叫声,张晨心里尽是一片惊恐之色,但浓烈的好奇心驱使之下,她依旧是睁开双眼朝着场中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她整个面色之间顿时变得无比的苍白。
  因为在场中,她的双眼依稀只能看见一道残影,而这一道残影所过之处,那些绑匪没有一个例外,最终全部都缓缓倒在血泼之中,脖子上还流出一股猩红的鲜血来。
  咝!
  看见这一幕,不管是张晨也好,还是其余人也罢,口中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这场面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对于这些受害者而言,他们仅仅只是一些普通人而言,从来没有想过会看见有人在他们面前一个个死掉,而且手段还是如此的残忍。
  仅仅不到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场中就只剩下那个衬衣男和先前那个憨厚的中年男人了。
  “你……你不能杀我们,否……否则的话,我们就报警了……”看着跟前面色有些阴冷的老鬼一步步朝着他们两人走来,在这一刻,衬衣男和憨厚男面色之间终于是露出几分惊恐之色,双眼死死盯着老鬼出口叫道。
  “报警?真是笑话,国内如今局势如此的混乱,你们报警有什么用么?而且你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你们才是真正的绑匪,并非是我们,今天遇见了我们,只能算你们倒霉了。”老鬼有些残忍的露出一丝微笑,身形便朝着两人迅速冲来。
  等到老鬼来到他们跟前的那一瞬间,这个衬衣男一想到刚刚老鬼那血腥的杀戮,一时之间,他咬了咬牙,然后身形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朝着老鬼刺来。
  看着对方垂死挣扎的模样,老鬼单手成拳,没有半点犹豫,继续朝着对方狠狠砸来。
  “叮!”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匕首直接应声而断,下一刻,我这匕首把的衬衣男拳头之上再次发出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来。
  “啊……”一道痛苦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天空,只是很可惜,在这样一条人烟罕见的马路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听见。
  “现在感觉如何?”老鬼一拳轰碎对方的匕首外加拳头后,脸上浮现出几分恶魔一般的笑容来,悠悠的对跟前的两人出口问道。
  只不过就在他的话刚刚落下那一瞬间,顿时传来林小天那平静的声音到:“我们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
  一听见林小天这话,老鬼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面色之间转而的是一片森冷和遗憾之色,缓缓看着两人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老大说了,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本来我还打算好好陪你们玩玩的,但现在看来,恐怕你们是没有那个机会了。”
  说完,老鬼身形再次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等到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感受到脖子上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下一刻,他们双眼之中的焦距逐渐变大,最终倒地身亡。
  “你们没事儿吧?”林小天来到张晨他们跟前,将车门缓缓打开,然后平静的对车内的张晨姐弟俩出口问道。
  “我……我们没事……”张晨已经被刚刚老鬼那血腥的一幕给吓到了,所以苍白的脸庞之上哪怕是面对林小天的关心,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在张晨看来,此刻的林小天和老鬼两人比起刚刚那些绑匪都还要恐怖无数倍。
  “你……你不要过来,否则的话,我就杀掉他们……”坐在张晨姐弟俩身边的那个绑匪,此刻终于是从惊骇之中反应过来,那一对眼眸之中满是一片恐惧之色,话刚刚落下,他就掏出一把匕首落在张晨那雪白的脖颈上。
  而且因为他的力道没有掌控好,张晨雪白的脖颈上顿时流出点点猩红的鲜血来。
  “放了她们,我可以让你死的安详一点。”看着这一幕,林小天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刚刚他的脑海之中就想着国内的情况,所以并未注意到这个家伙。
  “不行,不要以为我是傻子,除非你放我们离开,否则的话,我今天就杀了她们。”这个绑匪一听见林小天的话,眼中顿时露出几分希望之色。
  只要林小天担心他们的安全,那么他就拥有着林小天的把柄,这样一来的话,他至少是可以活下来。
  “既然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么你就杀掉她们俩吧,不过有一句话我要说在前面,一旦你杀掉他们的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时候你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都会被我一根根挑断,然后再将你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一根根捏碎,最后割掉你的舌头仍在马路边,我相信在这样一个地方之中,应该不会有人来的,所以在那个时候,你恐怕只能活生生的被饿死。”林小天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