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血腥的夜晚
    等到对方身体快靠在林小天跟前的那一瞬间,林小天直接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在对方的小腹上。
  
      感受到小腹上传来的一阵剧烈疼痛,这个中年男人身体下意识的弓起,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林小天顺手又是一个肘击落在他的胸口上。
  
      下一刻,林小天直接松开手,一瞬间的时间,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的砸在会议室之中的一张桌子上。
  
      “卡擦!”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中年男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意外,直接将这一张实木制造而成的桌子给砸成一片粉碎。
  
      望着对方缓缓挣扎着从木屑之中站起来的中年男人,林小天暗叹一口气,然后有些感叹的说道:“你们先走吧。”
  
      “多谢。”中年男人听闻林小天的话之后,轻轻将嘴角上那猩红的献血给擦拭干净,面色之间没有半点的恨意,相反还对林小天有些感激的回答道。
  
      中年男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林小天的对手,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林小天的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而且他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刚刚林小天出手的时候还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
  
      如果林小天动用全部的力量,恐怕他整个人将会不堪一击,直接被林小天给秒杀掉,而林小天没有这么做,现在相反还让他们离开,要是他还不识趣的话,那就是一个真正的傻子了。
  
      一旁的文中民自然也不是傻子,见自己高薪聘请的这个保镖,竟然在林小天的面前不堪一击,在这一刻他也算是明白过来,哪怕是继续下去,他这个保镖依旧不会是林小天的对手,现在林小天既然已经让他们离开了,要是还不知道抓住机会的话,待会儿一旦等到林小天改变主意,他们今天都别想离开这里了。
  
      “林小天,我不会放过你的!”文中民有些愤恨的看了一眼林小天,然后这才转身朝着会议室外面的大门走了出去。
  
      有了这上百亿的资金,对于韩馨儿的父亲而言,公司的危机算是暂时的给解除了,到了傍晚时分,韩馨儿父亲的公司彻底的起死回生。
  
      下午的时候,林小天在韩馨儿父亲的公司待了一会儿的时间后,闲着无聊之际就打算离开,虽然有着林小天的那一大笔资金,但公司接下来依旧是有着很多的事情等着韩馨儿的父亲去忙活,所以韩馨儿也留了下来。
  
      见状,林小天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公司,下午的时间就陪着姚雨逛街什么的,到了傍晚时分,林小天便将姚雨送回学校,然后这才回到别墅之中。
  
      等到林小天回到别墅里面的时候,老鬼早已经来到别墅之中了看见林小天回来,老鬼顿时有些兴奋对说道:“老大,这次让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你都不知道,在淮海省那边,我要是继续待下去,估计都能待出毛病来了。”
  
      “好玩的事情还真有,而且你接下来倒是可以放心,有着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林小天对白了一眼老鬼,然后便对身旁的王小飞出口问道:“小飞,柳叔叔那边有什么动静?”
  
      “柳叔叔那边说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现在柳叔叔他们正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之中调查关于省城的一些地下势力。”王小飞如实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大家接下来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出发。”林小天对王小飞点了点头,道。将这件事情简单的吩咐了一下后,林小天就回到房间里面进入修炼之中,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的时间,林小天这才带着王小飞,老鬼以及那个青年男子一起朝着酒店里面驶去。
  
      半个小时后,林小天他们来到酒店里面后,望着房间之中的柳柏文正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打资料看着。
  
      当柳柏文看见林小天到来后,然后这才起身放下手中的资料看向林小天微微笑道:“小天,你来了。”
  
      “嗯,柳叔叔,关于资料整理的怎么样了?”林小天看着柳柏文说道。
  
      在林小天看来,今天晚上必须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毕竟明天就是会议召开的时间了,所以林小天也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
  
      “东南省的地下势力严格意义说上起来的话,比起当初的淮海省还要简单明了很多,因为整个省城之中,就只有一股地下势力,而这一股地下势力则是控制着其余的小势力,所有的小势力都会听从他们的安排,因此,我们只需要将这一股势力给摧毁掉,到时候整个省城的地下势力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给拿下了。”柳柏文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头的资料递给林小天。
  
      林小天接过这一份资料后,仔细的将其给看了一遍,等到林小天看完后,眼里顿时闪过几分诧异之色,然后口中便低声呢喃道:“我就说这俩父子为什么如此的硬气,原来是有着这一层关系在其中,不过今天你们还真是够倒霉的,父子俩都栽在我手中,现在连带着你们的势力也无法给保住。”
  
      林小天的这一番话说完后,柳柏文以及老鬼等人都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小天,根本不明白林小天所说的这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们稍等我一会儿的时间,我打个电话。”林小天也没有对几人过多的解释,说完就转身走到一旁,然后给韩馨儿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伯父,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电话刚刚接通,林小天便对电话另外一边的韩馨儿父亲出口问道。
  
      在韩馨儿父亲的办公室之中,看着电脑上的股票曲线图,整个人正高兴着呢,忽然看见林小天打来电话,顿时有些激动的对林小天说道:“小天,这件事情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现在我们公司就已经彻底的破产了,如今有着那一笔庞大的资金做后盾,已经开始回笼过来了。”
  
      “既然这样的话,如果伯父吞并对方的公司,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如果资金不够的话,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可以给伯父追加资金。”对于韩馨儿父亲的这一番话,林小天倒是没有半点的意外。
  
      “非得这么做么?”在电话另外一端韩馨儿的父亲稍稍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出口对林小天询问道。
  
      闻言,林小天笑了笑道:“伯父,这件事情对你以及对我都是一件好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我必须去做有什么需要的,伯父尽管开口就行了。”
  
      “哪行吧,如果想要迅速将对方公司给收购的话,大概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至于资金这边的话,暂时没什么问题。”在韩馨儿的父亲看来,林小天这么做只是为了报复对方而已。
  
      毕竟像林小天这样的人,根本不缺钱的情况之下,一旦有人得罪了他,那么林小天将对方置之死地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就麻烦伯父了。”林小天挂掉电话后,然后这才转过身对柳柏文继续说道:“柳叔叔,按照我们现在的情况,能够迅速将其给吞并掉么?”
  
      “如果有着你的控制,兴许应该可以很快就做到,毕竟他们这个模式,就相当于只有一个脑袋,如果能够将这一颗脑袋给掌控住的话,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柳柏文如实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事不宜迟,直接出发吧。”林小天对柳柏文点了点头,便将这件事情给决定了下来。
  
      不过在出发之前,柳柏文却给了每人一张人皮.面具,这东西对于如今柳柏文的公司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对于柳柏文能够想得如此周到,林小天也很满意,如果有着人皮.面具的话,也避免被发现,否则的话,接下来要是让其余人知道省城的这一股庞大地下势力乃是被林小天给吞并了的话,恐怕有些人就会蠢蠢欲动。
  
      先前在柳柏文给林小天看的那一份资料,所谓的头脑,正是文家,而文家的大本营就在一家高档的娱乐场所之中。
  
      如果不是柳柏文的消息来源比较广泛的话,兴许还真的没人能够想到,一个省城诺大的地下势力,其中掌控着这些的竟然就在一家娱乐会所之中。
  
      没过多久的时间,林小天他们便来到这家娱乐会所之中,此刻的林小天他们,所有人都带着一张人皮.面具,然后缓缓踏入其中。
  
      在底楼位置,依旧是一些酒吧等地方,林小天他们进入到这家娱乐会所之中后,扫视了一眼四周,然后林小天他们就分开来两人一组。
  
      而林小天所带的人正是那个青年男子,对于这件事情,青年男子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林小天带他来是为了见识一下人性的丑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林小天带着青年男子穿梭在酒吧的人群之中,然后一边对身旁的青年男子出口问道。
  
      过了这么长时间,林小天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叫什么,的确是有些尴尬。
  
      “我叫赵云。”青年男子有些腼腆的扫视着四周那些光着大半身体的女孩,然后低声对林小天回答道。
  
      这种地方是他第一次前来,所以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对于他的回答,如果不是林小天的听力极好,兴许还真就无法听见对方的话。
  
      “赵云?三国里面的那个杀将赵云?”林小天微微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赵云出口说道。
  
      “就是这个赵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师父会给我起这么一个名字……”赵云如实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对此,林小天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着赵云朝着酒吧的卫生间走了过去,片刻后,当两人来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望着这一条通道上站着无数的青年男女,他们都在大肆的吸着一些毒品,整个人飘飘欲仙。
  
      “看见他们这些人了么?这些人其中有着很多人都是无辜的,而他们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全部都是因为上面这些人为了挣钱不择手段,利用毒品来危害他们这就是社会的丑陋,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拿着别人的生命来为他们服务。”林小天看着眼前这些人,平静的对身旁的赵云说道。
  
      “你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其中也不知道成就了多少这样的人,这东西不用我说,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所以你现在还觉得他们是无辜的么?”林小天说话之间的同时,其中一个年纪约莫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因为吸毒过多,直接被几个青年男子强行拉入厕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