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有钱任性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小天,此刻的林小天面色平静的望着眼前这两个保镖,轻声说着。
   
    只是在林小天的话刚刚落下后,这两个保镖看了一眼林小天,继续说道:“不好意思,这里不允许外人进入,你们请回吧。”
   
    “在东南省,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你们还是第一个,而且保镖能够做到你们这个份上也的确很不错了,只是很可惜,今天你们有些倒霉。”林小天说道这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几分笑容来。
   
    看着眼前林小天打算强行进入的模样,这两个保镖相互对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然后直接伸出双手拦住会议室的大门。
   
    此时此刻,在这一间会议室中,韩馨儿的养父有些愤怒的望着对面一个神色自若的中年男人,然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文中民,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为了收购我们公司,竟然不惜用尽所有的手段来对付我!”
   
    “韩董事长,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毕竟你也在商场摸滚打爬了这么多年,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商场如战场,能够笑到最后的人,其中用什么手段自然都不重要,当然,我相信在这些年之中,韩董事长应该也做了不少这样阴暗的事情吧?只是现在这种事情轮到韩董事长身上了,韩董事长就有些承受不了。”坐在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一边拿着一根雪茄,吧嗒的抽了一口后,这才笑眯眯的对韩馨儿的养父出口说道。
   
    “你……”听闻对方的话,韩馨儿的养父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面色之间满是一片愤怒之色,但他拿对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如今公司的资金根本无法周转过来,人在富贵的时候有着很多的朋友和亲人,但要是在低谷的时候,所谓的朋友和亲人不过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面临对方的强制性收购,如果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面还没有将资金给筹集到的话,那么公司就只能宣布破产了。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他想要看见的,所以如今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同意被对方收购,兴许这样的话,还可以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但要是不同意就另当别论了。
   
    “韩董事长,你还有一天的时间,不过今天要是错过了这个店,兴许明天我就不会来了,而且你的公司顶多坚持到明天凌晨左右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我个人的建议,最好是不要苦苦挣扎了,如果韩董事长同意将这一份文件给签了的话,那么接下来我或许还可以将这个总经理的位子继续让给你来做;毕竟对于这家公司,韩董事长总归是要比我了解很多,我相信以后在我们的通力合作之下,公司一定会发展得更加庞大。”文中民笑眯眯的望着韩馨儿的老爹,面色之间也一点都不着急。
   
    在他看来,今天对方一定会答应的,因为对方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在退一步,那就是悬崖峭壁,一旦摔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这一辈子都无法爬起来。
   
    望着自己跟前的这一份合同,韩馨儿的老爹脸上满是一片挣扎之色,他自然知道文中民所说的都是事实,但这个时候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签下这个字。
   
    “砰!”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紧接着两道身影直接将大门给撞坏,然后狠狠摔倒在会议室的地面上。
   
    望着这一幕,会议室中的所有人面色皆是微微一愣,下一刻,所有人便将目光朝着会议室的大门口看去。
   
    会议室的大门早就被刚刚那两个保镖给砸碎了,此刻站在会议室大门口的正是林小天和韩馨儿两人。
   
    面对会议室之中大家那一脸呆滞的神色,林小天和韩馨儿两人缓缓朝着会议室之中走了进来。
   
    “馨儿,你怎么来了?”韩馨儿的老爹看见她后,立马起身然后对着韩馨儿出口关心的问道。
   
    “爸,这件事情你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韩馨儿并没有回答她父亲的问题,反而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老爹问道。
   
    “我……”韩馨儿的老爹苦笑一声,张了张口,忧心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做父亲的不论是什么事情,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担心,所以这才没有告诉韩馨儿。
   
    “韩董事长,你这是打算给我一个下马威么?”文中民可没有心思听韩馨儿父女俩的对话,放下手中的雪茄,面色有些森冷的对韩馨儿老爹出口问道。
   
    “馨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韩馨儿的父亲听闻对方那有些不快的声音后,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这才看向韩馨儿出口问道。
   
    他对于这件事情倒是没有任何的意见,反而心里还有些畅快,这一段时间一直被对方给压得都有些踹不过气来了,现在有人揍了文中民的保镖,这对韩馨儿的父亲而言,也算是一件畅快的事情。
   
    不过当韩馨儿的父亲撇了一眼林小天后,神色就有些凝重的对韩馨儿出口问道。
   
    林小天的模样他以前可是在无数的商业杂志上见过的,所以现在看见林小天的第一眼就认出对方来了,林小天是什么类型的人,他可是非常清楚,商业界的大佬,同时还是天河公司以及天河饭店的董事长。
   
    当初的天河饭店就是因为林小天,所以才能够起死回生的,这一点韩馨儿的老爹也非常的清楚。
   
    “爸,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反正公司现在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了。”韩馨儿看着自己父亲那有些凝重的神色,此刻也有些担忧的对父亲说道。
   
    毕竟韩馨儿可是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的脾气,要是待会儿倔起来的话,不要林小天出手帮忙,到时候她在中间还真不好处理这件事情。
   
    “老家伙,你还真说对了,我们就是给你一个下马威的,你能咋样?”林小天望着眼前的文中民,一脸不屑的说道。
   
    东南省如今的局势虽然有些复杂,但一个小小的企业家,林小天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好,好,好,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韩氏集团能支撑到什么时候;我们走着瞧!”文中民怒气冲冲的说完,便打算转身离去。
   
    然而就在他刚刚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被林小天给拦了下来。
   
    “怎么,难不成你一个小家伙也想要拦住我的去路不成?”文中民望着眼前的林小天挡住他的去路,一时之间面色上也带着几分愠怒之色。
   
    只是他却没有想过,在短短时间之中,紧紧只是因为林小天的几句话,就让他如此的勃然大怒,这件事情本身就意味着不太正常。
   
    “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而已,所以在我没有弄清楚情况之下,就只能劳烦你们在这里多待一会儿的时间了。”林小天耸了耸肩膀,一脸随意的说道。
   
    只不过在林小天的话刚落下后,文中民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便缓缓上千来到林小天的跟前。
   
    面对这个中年男人,林小天仅仅只是撇了一眼,然后便淡然的说道:“如果你今天不想缺胳膊少腿的话,就乖乖给我滚到一边去,就你这样的实力,在我面前还真不够看的!”
   
    林小天如此嘲讽的话,这个中年男人正打算发怒的时候,忽然之间感受到林小天那一对冰冷的眸子,整个人浑身上下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面对林小天的这一对冰冷的眸子,他整个人一时之间只感觉像是如坠冰窖一样,单单凭借一个眼神就能够让他有这样的感觉,他几乎可以断定,林小天也是一个修炼者,而且实力还极其的强大,至少比起他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这样的一个强者,哪怕是上去了,到时候没准还真的如林小天所说的那样。
   
    自己的性命和帮老板出气这两件事情,中年男人自然是选择自己的性命最重要。
   
    “混账东西,老子花钱请你来不是让你看戏的。”文中民见自己身旁这个中年男人竟然后退了几步,然后乖乖的站在一边,一时之间,文中民也有些愤怒。
   
    只是他的话,林小天此刻却根本没有理会,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一旁韩馨儿的老爹身上。
   
    面对林小天的目光,韩馨儿的老爹苦笑一声,要是换做其余人的话,兴许他还可以不理会对方,但偏偏眼前的人是林小天。
   
    他可以得罪其余人,但绝对不敢得罪林小天,更何况林小天还是自己女儿带来的人。
   
    “之前我们公司本来做的好好的,但就因为他们的恶意竞争,导致我们公司直接陷入低谷,如今又上门来强制收购我们公司,如果今天我们不能想出对策来的话,恐怕公司就得面临破产了。”韩馨儿的老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那张带着些许皱纹的脸庞之上,也满是一片苦涩。
   
    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公司,从一个小县城逐渐到省城发展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但谁都没有想到会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听闻韩馨儿父亲的话之后,林小天也算是大致的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沉吟了片刻后,林小天这才对眼前韩馨儿的父亲问道:“伯父,如果你们公司现在想要回转,大概需要多少资金?当然,你也不用和我客气,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晚辈而已,单单是身为馨儿男朋友这一点上,我也算是责无旁贷了。”
   
    林小天如此的客气,而且恭恭敬敬的,完全没有一点架子,在这一点上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他可以和韩馨儿的亲生父亲较劲儿,但却无法和韩馨儿较劲儿,而林小天作为韩馨儿的男朋友,在这一点上他更加无法拒绝林小天的好意了。
   
    “大概需要十个亿左右吧……”韩馨儿的父亲犹豫了一会儿后,然后这才有些小心翼翼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林小天有钱,这一点都是大家认可的,但十个亿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白白仍十个亿给别人的,哪怕林小天是韩馨儿的男朋友也同样如此,毕竟换做是他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做。
   
    “十个亿啊……”林小天听见这个数字后,稍稍犹豫了一下。
   
    看着林小天的模样,韩馨儿的父亲咬了咬牙,然后这才对林小天和韩馨儿说道:“公司没了就没了,对于我而言,这辈子所努力的结果只是为了馨儿而已,既然你们现在在一起了,我以后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正好可以退休。”
   
    望着自己父亲那强颜欢笑的模样,韩馨儿那张娟秀的脸庞之上顿时有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