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八十五章 试探
    吃过饭后,林小天就和老鬼两人直接回到旅馆之中,等了几个小时后,鬼医一族的人依旧是没有到来。
  
      距离三天后的炼丹比试还有一天的时间,林小天心中虽然有些着急,但他也并未表现出来,倘若鬼医一族真的不打算出来,林小天接下来不介意在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到次日中午时分,鬼医一族的人还是没有来,这让林小天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之中。
  
      然而两人刚吃过午饭的时候,鬼医一族的人没有到来,倒是木小倩率先登门造访。
  
      “你怎么来了?”林小天看着眼前的木小倩换了一套装束,下身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将修长的大腿包裹起来,显得一双大腿更有可看性。
  
      上身则是一件衬衣外加牛仔外套,有些英姿飒爽。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俗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对于当初的那一夜,我自是应该感谢一番;就是不知道林先生是否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到我家作客。”木小倩声音虽然很平静,但那张鹅蛋的脸庞上,依旧表现出来的是一副高冷的模样。
  
      听闻木小倩的话,林小天微微一愣,然后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我说木小姐,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当初也是情急之下为了救人,才那样做的,否则的话,我这样正值的人,是断然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这一点希望木小姐能理解。”
  
      林小天和木小倩两人心头都非常明白,彼此之间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所以在这个时候木小倩也不在打什么哑谜,继续说道:“家父有请林先生到家里作客,好感谢一下林先生当初的救命之恩;不知林先生现在是否有时间。”
  
      “有,当然有时间,美人相邀,哪会没时间不是。”林小天也收起一本正经的模样,脸上带着几分调侃之色对木小倩幽幽说道。
  
      对于林小天的调侃,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话,木小倩早就一巴掌将林小天给拍死了,但这一次,乃是她父亲亲自让她过来邀请林小天的,而且对于林小天这个人,要是真如父亲所言那般的话,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所以木小倩也没有在意,点了点头便转身钻进身后的奔驰车内。
  
      见状,林小天和老鬼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即,林小天也不在迟疑,直接和老鬼两人上了木小倩的车。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木小倩便带着林小天和老鬼两人来到家中,木家的府邸很大,从正门走到客厅,几乎是花费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而且一路走来,林小天和老鬼心底都有些震惊,木家不愧是死亡之城的第一家族,仅仅只是整个家里,就暗藏十几股令人恐怖的气息。
  
      “这位就是林先生了吧,真是久仰大名。”刚来到客厅里,林小天的耳边便传来一阵爽朗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面色刚毅的中年男人缓缓朝着他们走来,而且在中年男人旁边还有着一个青年男子,只是此刻这个青年男子的面色却带着几分敌意看向林小天。
  
      对于青年男子的神色,林小天一开始也没有在意,看着迎面朝着他走来的木云博,林小天谦虚道:“木叔叔说哪里话,小天不过只是一个世俗来的毛头小子而已,算不得什么久仰大名,而且木叔叔以后就叫我小天吧,林先生林先生的叫着,我感觉也怪别扭的。”
  
      “那行,我以后就叫你小天了,今天请你来,叔叔也没有别的意思,权当之前你救了小倩一命,然后聊表感谢。”木云博对于这样的称呼,自然是乐见其成。
  
      今天他之所以让林小天过来的原因,除了是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之外,更多的还是想要拉拢。
  
      虽然林小天是从世俗来的,但林小天绝非常人,哪怕是和鬼医一族没有什么关系,要是能拉拢的话,也未曾不是一件好事情。
  
      “来,小飒,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小天,在世俗之中可是鼎鼎有名,而且上一次小倩被绑架的事情,也是小天出手救了小倩一命,否则的话,小倩估计现在都已经被那些家伙给祸害了;小天,这是我们死亡之城的董家大少董飒,你们先聊着,叔叔还有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待会儿等饭做好了,我们好好喝一顿。”木云博对林小天和董飒两人相互介绍完后,便笑了笑说道。
  
      “没事,叔叔你有事儿就先忙活吧,不用管我们的。”林小天微微一笑,道。
  
      对此,木云博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吩咐了一下让木小倩招待好几人后,便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我去给你们那点茶叶。“木小倩在她老爹一离开后,也对几人点头道。
  
      木小倩一离开,董飒面色顿时带着几分不善,然后看着林小天问道:“你就是那个给小倩解毒,然后和小倩发生关系的那家伙?”
  
      “我本就是一个医者,所谓医者父母心,我当时只是为了救人而已,并未想那么多。”林小天哪里还看不出这董飒显然是对木小倩有意思,否则的话,此刻也不会露出这般敌意来了。
  
      而且木云博恐怕也是故意这般安排的,为的就是想要试探他一下。
  
      对此,林小天自然是没有过多的意见,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自然是得拿出相应的实力来,否则的话,凭什么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
  
      “医者心?真是天大的笑话,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在世俗之中拥有多大的能耐,但既然你现在来到了死亡之城,那么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句,有些时候做错了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从此以后消失在死亡之城的话,我可以当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不然的话,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董飒没有半点犹豫,开门见山,直接对林小天威胁道。
  
      “话说董大少爷,你高高在上,何必跟我一个小人物计较呢,再说了,当时那种情况,除非你想要看见小倩死掉,我倒是可以见死不救。”林小天耸了耸肩膀,很随意的说道。
  
      “住嘴,小倩岂是你这样的货色可以叫的?!别以为今天木叔叔叫你过来作客,就真的看上你了,在死亡之城之中,你连个屁都不是,只要我一句话,你今天立马就会横尸街头。”董飒眼里闪过一抹杀机,看着林小天森冷道。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林小天了,两人不过刚见面而已,这小子就不断的威胁他,林小天心头自然是极其的不爽。
  
      “话说你知道哪天晚上我救小倩的时候,小倩有多疯狂么,当时我都差点挡不住小倩的疯狂,还好我身体比较强壮,对了,顺带告诉你一声,小倩在床上不仅领悟能力很强,而且声音也极其的甜美。”林小天双眼微眯,故意对眼前的董飒说道。
  
      “找死!”董飒一听完林小天的话,眼中杀机毕露,身形一动,下意识便想要出手教训林小天。
  
      然而就在他刚打算出手的时候,一旁的老鬼却冷哼一声,不屑道:“真是不自量力,想找我老大的麻烦,不知道你是否经过我的同意了没有!”
  
      老鬼的话刚落下,董飒的拳头刚好落在林小天身前几毫米的位置,但就因为这几毫米的距离,他的拳头却永远无法在前进一分。
  
      因为此刻的董飒,脖颈正被老鬼一把给抓住,然后单手从地上缓缓提起来,眼里闪烁着杀意。
  
      “老大,怎么处理这小子?要不要直接杀了?”老鬼转过身看着林小天问道。
  
      “稍稍教训一下就算了,毕竟我们今天是客人,在人家的地盘上动粗也不太好,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董家,但木叔叔的面子,我们总归是要给的,更何况我和小倩还有着一夜夫妻的感情呢。”林小天一本正经的对老鬼说着。
  
      听闻林小天的话,老鬼也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手臂微微一用力,董飒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砸在草地上。
  
      感受着自己浑身上下气血翻涌,董飒心底不由升起一股震惊之色来,要知道他的实力已经迈入了先天八层的境界,哪怕是在死亡之城之中,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高手了。
  
      但现在,林小天身边随便一个看似猥琐的家伙,竟然举手抬足之间便将他给打败了。
  
      这种事情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
  
      面对董飒的惨状,林小天并未在意,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楼上的一个窗户,嘴角微微上扬。
  
      此时此刻,在楼上的一间房间之中,木云博和木小倩两人正站在窗户前看着底下这一幕。
  
      “小倩,你对于这小子的感觉怎么样?”林小天先前的话,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依旧是让两人清清楚楚的给听见了。
  
      见父亲忽然问起这话来,木小倩面色微微一红,脑海之中不由想起刚刚林小天对她的评价。
  
      “这家伙表面看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心底指不定有多坏。”木小倩带着有些微红的脸庞回答道。
  
      “我不是说你们哪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而是问你对他这个人的感觉。”木云博见自己女儿的模样,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沉声道。
  
      听闻父亲的话,木小倩精致的脸颊之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红晕,那一对美眸有些慌乱,但很快,她的神色便恢复过来。
  
      “有勇有谋,而且关于那件事情八层都是他做的,毕竟在整个死亡之城之中,除了他之外,恐怕也没有人敢如此对待董飒了,如果不死的话,将来前途无量,哪怕他不是鬼医一族的人。”木小倩中肯的评价着林小天。
  
      “那如果接下来我想让你做他的女人呢?”木云博沉吟片刻后,忽然对木小倩说道。
  
      “什么?爸,这……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木小倩终归还是一个女孩,无论平时表现的多么睿智以及不近人情。
  
      此刻面对自己终身大事之前,依旧是有些慌乱。
  
      “就这么定了,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你们好好交流一下感情,今晚就让他留下来,至于休息的地方,就和你一个房间吧。”木云博深吸一口气,然后淡淡的对身旁的木小倩吩咐道。
  
      说完,他便直接转身朝着楼下走去,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一时之间,木小倩整个人也有些呆滞,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父亲竟然这么快就将她的终身大事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