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七十七章 鬼王令
    随着族长的离开,鬼医一族的其余人也被族长呵斥回去了,对于这件事情,族长也不像让过多人知道。
  
      毕竟当年那件事情,不管怎么说,要是一旦传开了,他这族长的脸面也有些挂不住。
  
      一时之间,整个场中就只剩下林小天和灰袍老者以及那两个小门童了。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灰袍老者深吸一口气,轻轻将嘴角的鲜血擦拭干净,带着几分苦涩对林小天说道。
  
      “师父,他真是我们的师兄吗?”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小门童带着几分疑惑之色看向灰袍老者问道。
  
      “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也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就是你们的师兄。”灰袍老者对两个弟子点了点头,然后这才带着林小天缓缓朝着前方一条幽径小路走去。
  
      一路上,林小天和灰袍老者并未开口,林小天没想到这次到鬼医一族,竟然是如此的不顺利,而且还险些死在了族长的手中。
  
      “难道你对族长就没有一点愤恨之色?”过了好一会儿,林小天跟随在灰袍老者身后,这才抬起头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灰袍老者停下脚步,然后转过身看着林小天问道。
  
      “林小天。”林小天答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天吧,你不用将世俗那一道激将之法用在我身上,刚刚虽然族长对我出手,但我心里一点都不怪罪他,毕竟这件事情站在他的角度上,换做是我,恐怕会更加偏激。”灰袍老者摇了摇头,一语便指出林小天的想法。
  
      对此,林小天倒也不觉得尴尬,带着几分好奇和疑惑之色对灰袍老者皱眉道:“师伯,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头子并未告诉我其中的缘由,我只是当初偶然之间看见老头子的笔记,知道一点点事情而已。”
  
      “当年你师父和我们族内一个师妹感情很好,但很可惜,族长也喜欢小师妹,有一次你师父为了炼制一枚五品丹药,去寻找主药,结果身陷敌人的包围圈,那个时候,正是我们鬼医一族大兴的时候,但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多强大,始终都有些人不喜欢,所以那次,是小师妹付出生命的代价将你师父救了出来,但因此小师妹却葬身于此,随后又因为你师父的不小心,导致将我们鬼医一族的秘密点泄露出去,造成族人无数的死亡,所以从此以后,你师父便被逐出鬼医一族。”灰袍老者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面色之间也不禁露出几分感叹之色。
  
      当年那件事情说不上究竟是谁对谁错,但老头子既然做错了事情,自然应该受到惩罚;这一点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逃脱。
  
      “如果不是因为那两件事情的话,或许你师父就是如今鬼医一族的族长了,而且我们鬼医一族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没落的地步。”灰袍老者见林小天并未开口,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听完这一番秘辛,林小天这才逐渐明白过来,为什么当初在老头子那本笔记上所看见的那些文字,字里行间里满满透露的都是内疚。
  
      而且林小天也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老头子从未和他透露过这些事情。
  
      “但老头子被人杀害,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终归有一天我会亲手给老头子报仇雪恨!”林小天咬牙道,那一对眸子里也满是一片倔强。
  
      “你现在的模样就和当年师兄一模一样,脾气始终那么倔强,虽然我们鬼医一族销声匿迹数百年时间,很多人已经逐渐淡忘了我们,但我们依旧是有着一些敌人,所以族长断然是不会轻易帮你的,这也是为什么先前族长那般对我,我也没有说半个字的原因。”灰袍老者有些苍桑的对林小天说着。
  
      只是这一次,林小天却并未立马回答灰袍老者,脑海之中却回想着当年在老头子那本笔记上所看见的一行文字。
  
      “师妹,有生之年,我无法亲自来坟前给你上一柱香,这是我最大的遗憾,虽然我很想来,但我知道师弟是不会让我踏入族内一步的,对不起。”这一句话便是老头子当年留在笔记上最后一句话。
  
      如今老头子虽然死了,但这个遗愿林小天却必须得帮老头子完成。
  
      “我只想帮老头子给师娘上一炷香。”过了好久,林小天这才抬起头对灰袍老者说道。
  
      “不可能的,那个地方属于族长的禁区,如果你能得到族长的认可,或许可以,但……”灰袍老者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明白林小天的心思,只是这件事情他也无能为力而已。
  
      “我要如何才能得到族长的认可?”林小天却不依不挠道。
  
      面对林小天这一番询问,灰袍老者眉头顿时紧皱在一起,一时之间也没有回答林小天。
  
      过了很长的时间,灰袍老者这才抬起头看着林小天道:“三天后,鬼医一族到到时候会有一个炼丹比赛,全部都是族内年轻一辈的弟子,如果你能在其中脱颖而出的话,你除了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之外,还可以提出一个要求来;只是……”
  
      说道最后,灰袍老者的面色之间又有些犹豫起来。
  
      “只是什么?”林小天眼中露出几分希望之色。
  
      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会帮老头子去完成这个遗愿的,不管有多么的困难。
  
      “只是你想要踏入这个门槛,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族长是不会答应你参加比试的。”灰袍老者摇了摇头,也有些遗憾的说道。
  
      闻言,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脑海之中思索了一番后,这才对灰袍老者说道:“如果我能逼迫他不得不答应我参加这个比试呢?”
  
      “小天,师伯当年承受了你师父很多恩情,所以才会如此的帮你,但你要是做出一些损害鬼医一族的事情来,我也绝对不会允许的。”灰袍老者似乎猜到林小天想要干什么一般,有些认真的对林小天提醒道。
  
      “我能利用身为鬼医一族的族人这个身份吧?如今鬼医一族已经沉寂多年,如果在不出世,将会被所有人给遗忘,那样的结果,我想也不是鬼医一族希望看见的吧?”林小天眼里闪烁着几分精光,死死盯着眼前的灰袍老者沉声道。
  
      他接下来如果能说服灰袍老者的话,那么他就有希望完成老头子的遗愿。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灰袍老者眉头紧锁,死死盯着林小天问道。
  
      “我想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让整个死亡之城的人都知道我林小天这个人,到时候一旦所有人都认可了我是鬼医一族的人,哪怕是族长也不得不承认,毕竟他恐怕也不会希望永远看见鬼医一族从此沉寂下去,而且这屁股他也不得不擦!”林小天坚定道。
  
      面对林小天的计划,灰袍老者双眼微眯,这些年来,鬼医一族沉寂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很多人都以为鬼医一族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这样的结果哪怕是他,也不愿意看见。
  
      而且族长也不会希望这样的结果一直持续下去,而这次林小天的出现,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想到这里,灰袍老者一时之间也沉默了下来,过了良久,灰袍老者这才抬起头对林小天深深的看了一眼,也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道:“走吧,我先带你去你师父以前住的地方看看;剩下的事情,就在于你自己如何去做了。”
  
      听闻灰袍老者的这一番话,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心底也不由露出几分喜色来,显然灰袍老者这么说,也算是默认了他的计划。
  
      虽然灰袍老者说过他不会出手,但林小天相信,如果真的到了关键时刻,这灰袍老者绝对不会让他死掉的。
  
      约莫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灰袍老者便带着林小天来到几间木屋跟前,望着这几间木屋身后环山,前方和左右都极其的空旷,而且右边还有一条小溪,可以说是这个地方有些得天独厚;最适合居住了。
  
      “这里就是你师父以前所居住的地方,只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过这里了,因此,房间之中恐怕早已经布满了灰尘。”灰袍老者对林小天提醒了一番。
  
      随后,林小天便缓缓朝着屋内走去,刚打开一扇门,一股灰尘直接扑面而来,林小天眉头微皱,看着眼前这有些破旧的屋子,四周结满了蜘蛛网。
  
      只是房间之中很多椅子以及家具等东西,和老头子以前在淮海省所使用的那些是一模一样。
  
      下意识的来到一间屋子之中,林小天熟悉的打开一个抽屉,望着里面零零碎碎的一些东西,林小天面色之间不由露出几分缅怀。
  
      他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老头子的,只是当年老头子并未带走而已。
  
      “这是……”就在这个时候,灰袍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林小天的跟前,看着眼前抽屉之中的东西,灰袍老者面色之间不禁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不等林小天开口,灰袍老者自顾的从其中拿起一块令牌来,这块令牌有些显得有些古朴,而且材质也都是用千年乌木雕刻而成,永远不会腐烂。
  
      令牌被灰袍老者擦拭干净后,林小天看着上面雕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鬼’字,而且整个令牌上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气息。
  
      “没想到师兄当年竟然没有将鬼王令给带走,不过这一次,对于你而言,倒是一件好事。”灰袍老者将令牌递给林小天,苦笑道。
  
      “鬼王令?”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林小天不禁有些疑惑。
  
      “不错,整个鬼医一族总共有着三块鬼王令,其中一块在族长哪里,这一块则是在这里,还有一块不知所踪,而鬼王令也就代表着鬼医一族的象征!”说道最后,灰袍老者的眼中也不禁闪烁着几道光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