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七十六章 陈年往事
    有句话叫做医者不能自医,但这句话在林小天看来,完全就是扯淡的;当一个人的医术达到一定的极致时,没有什么病是不能医治的,而鬼医一族全族上下都是医术高手,加上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传承,底蕴可谓极其丰厚。
  
      如此一来,族内的人想要提升实力,比起别人自然是要轻松很多,因为他们从一出生就会洗经伐髓,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其余家族无法比拟的。
  
      “我说两位小朋友,难道你们的长辈没有教导过你们,来者皆是客这个道理吗?更何况我本就属于鬼医一族的人;你们这么对待我,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啊。”压下心头的震惊后,林小天这才看着眼前的两个小男孩说道。
  
      “好像也是这样啊,以前师父他们也都教过我们这句话,不过你说是我们鬼医一族的人,那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两个小男孩歪着脑袋思考了半天后,这才对林小天带着几分警惕之色问道。
  
      “我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你们当然不知道,上次我回来的时候,估计你们都还没有出生呢。”林小天见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如此好蒙骗,忍不住循循善诱道。
  
      不过他这话倒是说的半真半假,当年老头子带他路过死亡之城,只是并未回来而已,那个时候,林小天对于这些事情还一无所知。
  
      “你真是我们的师兄?”两个小男孩见林小天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带着几分犹豫之色对林小天确认道。
  
      这两个小男孩从小在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长大,自然是没有见过外面的人,所以才会如此的轻易相信林小天的话。
  
      “童儿,修的胡说八道,为师曾经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不管是什么人,但凡不是我们鬼医一族的人,就迅速将其驱逐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从林小天身后传来。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老者,背着一个背篓,里面还装着一些珍贵草药,模样倒显得有几分仙风道骨。
  
      “你这个骗子,我们差点就上你当了!”两个小男孩一见师父出现,顿时有些愠怒的看向林小天。
  
      “我的确算是你们的半个师兄,只是多年未曾回来而已。”林小天面对这两个小家伙,一脸淡然道。
  
      “哼,师父说过,但凡是说谎话的人,心脏都会比平时跳动的快上很多,你敢不敢让我们听一下?”两个小男孩嘟囔着嘴巴,冷哼一声,然后对着林小天傲然的说道。
  
      似乎对于他们想出的这个办法极其自豪一样。
  
      “当然可以。”林小天笑着点了点头,这两个小男孩,林小天倒是喜欢的很,而且他也能看出,这两个小家伙灵根极其不错,而且不管是天赋还是身体皆属于上层。
  
      假以时日,这两个家伙一旦成长起来,恐怕将会是两个极其恐怖的角色,如果此刻能得到两个小家伙的好感,对于未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见林小天答应了,两个小男孩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耳朵贴到林小天的胸口上仔细的听着。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两个小男孩这才停下动作,然后转过身带着几分疑惑之色看向老者说道:“师父,他好像真的没有说谎。”
  
      “童儿,以前师父怎么给你们说的,除了我们鬼医一族的人之外,其余人但凡进来,皆是外族之人,而且不得允许入内,难道你们都忘了么。”老者看着自己两个弟子天真的模样,忍不住暗叹道。
  
      不过在心中他却是有些疑惑,不管是什么人,如果说谎话的话,心脏都会比起平时要跳动的稍稍快一点,哪怕是一些人很能克制,但他这两个弟子天赋异禀,在这一点的判断伤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但此刻自己的两个弟子却告诉他,眼前的林小天并未说谎,这倒是让他有些疑惑林小天的身份了。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如何闯入这里来的,我们鬼医一族已经数百年不曾出现了,所以希望你能离开,否则的话,待会儿等到掌门他们到来,你想要离开就有些困难了。”老者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感叹之色对林小天缓缓说道。
  
      “我的确算是半个鬼医一族的弟子。”林小天不以为意,面色带着几分认真之色看着眼前的老者说道。
  
      林小天这话刚落下,老者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有些不太搞定,他都给林小天好几次机会了,结果这小子却始终不懂得把握。
  
      正当他打算强制将林小天给赶走的时候,这个老者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死死盯着林小天问道:“你师父是何人?”
  
      “我师父?”林小天愣了一下,脑海之中稍稍思索了一下,这才发现,哪怕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老头子叫什么名字,这一点,他身为一个徒弟,的确是有些悲哀。
  
      “老头子的名字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别人都会叫他一声药老。”林小天沉吟片刻后,这才对眼前的老者缓缓回答道。
  
      此话一出,眼前的老者面色顿时大变,不仅没有半点的喜色,反而带着无尽的担忧。
  
      “走!”老者直接扔下手中的背篓,身形一动,瞬间来到林小天的跟前,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便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林小天只感觉耳边传来一股股风啸声,双眼依稀可以看见四周不断后退的那些树木以及花草。
  
      然而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太长的时间,仅仅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老者带着林小天便停下身形来。
  
      对此,林小天刚想松一口气时,眼角的余光却一下子看见前方四五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族长,我……”抓住林小天的衣领的老者缓缓将林小天放到身后,面色有些苍白的看着站在最前面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满头花白的头发,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下巴那长长的胡须,面色一片平静的对林小天跟前的老者淡然道:“老五,让他出来吧,我也见见药师兄的弟子,毕竟这么多年来,我都没见过一次。”
  
      “族长,药师兄的事情暂且不谈,但他是药师兄唯一的弟子,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杀了他。”林小天跟前的老者面色有些难看的对这位白发苍苍的族长咬牙道。
  
      “老五,我知道你和药师兄的感情,既然药师兄如今都已经死了,我自然不会太过于为难他,毕竟他也好不容易来到鬼医一族,而且怎么说,他也算是我们鬼医一族的半个族人。”族长面不改色,依旧是风轻云淡的对老者缓缓说道。
  
      闻言,林小天跟前这老者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缓缓让开身形,只是他的身形始终距离林小天很近,如果有任何的意外,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带走林小天,绝对不会让林小天受到半点伤害。
  
      族长看了一眼老五后,便将目光停留在林小天身上,眉头微皱,口中低声呢喃道:“奇怪,明明乃是成年后才开始修炼的,为何实力提升如此之快,而且这修炼的时间甚至都不超过一年……等等,你拥有两世灵魂?”
  
      忽然之间,族长面色带着几分震撼之色看着林小天惊声问道,随着他的这一番话落下,场中其余几名老者面色也是大变。
  
      林小天也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鬼医一族的族长竟然也能一眼就看穿他的身体状况。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一一道来,如果让我发现其中有半句假话,你今天恐怕想要活着离开这里就有些困难了。”族长那一对眼眸之中忽然露出几分森冷之色,盯着林小天沉声问道。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林小天心神忍不住微微一颤,他没想到眼前的这老者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老头子和我被人杀死了,我只是运气稍稍好一点,灵魂重生在了一个傻子身上……”林小天简单的将自己这一世的身体情况大致告诉了一下众人。
  
      眼前的这阵仗,林小天很清楚,要是他真的继续隐瞒下去,恐怕这些老东西还真不会放过他。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际遇,还真是让人有些诧异,你这次回来,是想为你师父讨一个公道还是想怎样?”族长听完林小天的话之后,心头虽然有些震撼,但那一对目光却再次恢复之前的平静,冷冷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老头子的事情,他从未告诉过我,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想让你们帮忙,不管怎么说,老头子始终是鬼医一族的族人,而今他被认杀害,要是不能阻止他们的话,到时候这个世界恐怕会大乱。”林小天眉头微皱,直觉告诉他,老头子和鬼医一族的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但此刻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只好将重点说了出来。
  
      在林小天看来,不管老头子和鬼医一族以前有什么矛盾,但既然老头子被人给杀害了,身为族人的他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的。
  
      只是这一次林小天却大错特错,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老东西会无动于衷。
  
      “我们鬼医一族已经不在出山了,至于你师父的死,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要是你下次再擅自闯入这里来,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童儿,送客。”族长说完,便对着刚上来的两个小男孩淡然吩咐道。
  
      闻言,林小天面色微微一变,之前他虽然在老头子的笔记里看过一些东西,但那些东西也只是只言片语而已,至于具体的真正情况,林小天也无从得知。
  
      “那可是你师兄,如今被认杀害了,你竟然敢还无动于衷,亏的你还是鬼医一族的族长!”林小天在这一刻,依旧是不想放弃,对着逐渐远去的族长大声叫道。
  
      先前因为两个童子的钟声,所以此刻也将鬼医一族所有人引了过来,只是他们刚出现就听见林小天对族长大吼,这一幕实在是太让他们震撼了。
  
      “刷!”林小天的话刚落下,族长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一旁的老五见状,面色微变,正想出手之际,只感觉胸口伤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下一刻,他的身躯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来。
  
      林小天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受到脖子伤传来一股恐怖的力量,族长手心微微一用力,便轻轻将他举在半空之中。
  
      “当年的事情我没有去计较,已经给他面子了,而且你不过只是一个后辈而已,敢如此对我说话,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族长那一对双眼之中充满杀机,死死盯着林小天寒声道。
  
      “有种你就杀了我!”林小天有些艰难的对眼前族长倔强道。
  
      “好,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族长话刚落下,不远处的老五一个翻身,眼中寒光闪烁,死死盯着族长道:“族长,他是药师兄唯一的弟子,如果你要杀了他,在这之前必须杀掉我,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同意的。”老五的眼神坚定,没有半点迟疑。
  
      族长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五,然后手心一松,对着老五道:“要是下次还让我见到他,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