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五十一章 云家老祖的问话

第两百五十一章 云家老祖的问话

    从天梯下来后,林小天手里拿着一枚黄金果,而四周的众人全部都是一脸呆滞之色看着他。
  
      “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此刻云霸强忍着心头的震撼,死死盯着林小天问道。
  
      本来对于林小天上天梯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想过来多看一眼,反正在他看来,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林小天跌落悬崖摔的粉身碎骨。
  
      然而谁都不曾想到,这天梯似乎在林小天眼中,犹如普通的石阶一般,毫无挑战性。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云霸这才会重新回来。
  
      林小天手中的黄金果以及先前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走上去的,自然是不可能作假,这点云霸很清楚。
  
      “什么怎么做到的?”林小天明知故问道。
  
      “我是问你究竟怎么爬到天梯顶端去的!”云霸见林小天这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装傻充愣,有些不快道。
  
      “当然是一步一步走上去的啊,当时大家可都亲眼看见的,当然,要是你们云家想赖账,我自然无话可说,毕竟这里是你们云家的地盘。”林小天撇了撇嘴,一脸随意的说道。
  
      被林小天这么一说,云霸气的浑身发颤,他相信林小天这家伙肯定知道他的意思,但这家伙不说,他也无可奈何,总归是不能将林小天带回去严刑拷打一番,如果真的这样,别说云忠不会同意,要是云伯发起怒来,他也未必能承受下来。
  
      不管怎么说,云伯始终是云家的人,而且还是他的长辈,这点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更何况如今老爷子还未曾离世,他要是做的太过分,老爷子也不会轻饶了他。
  
      “老爷子想叫你过去见他一面,事后我会按照你的要求,给你十个先天八层以上的强者,但你记住了,时间只有三年而已,如果三年后他们出现任何的意外,到时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云霸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看着林小天沉声回答道。
  
      见云霸说完,便转身朝着后方走去,林小天眉头微皱,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云家的老爷子会忽然想见他。
  
      “走吧,或许是一件好事情。”云伯对林小天点了点头,然后叹息道。
  
      林小天看着云伯那有些凄惨的模样,心里自然明白云伯言语之中的意思,固然这次能带走云家的十个高手,但要是能和云家交好的话,那么以后对于他而言,也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如今云家老爷子有请,至于接下来能不能得到对方的好感,那就需要看林小天自己如何表现了。
  
      跟随云霸一起来到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处,双眼扫视了一眼前方那一栋砖瓦房,虽然从外面看似有些简单,但整个房子的格局却别具一格。
  
      而且环境也非常的安静,对于一个年老的人而言,常年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心里也会极其的空灵、清静。
  
      踏入院子之中,云霸望着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的一个老人,面色恭敬道:“爸。”
  
      听闻声音,老爷子转过身对云霸点了点头,然后双眼扫视了一眼,却未曾看见云伯,在这一刹那之间,老爷子的眼睛之中也不由闪过一抹失落。
  
      “爸,二伯现在身体有些虚弱,所以也需要休息,就没有过来。”云忠似乎是看穿了自己老爹的心思,直接站出来对老爷子缓缓解释道。
  
      对此,老爷子却摇了摇头,道:“他这是不想见我,毕竟这么多年了,一回来就接受这样的惩罚,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一点,但这毕竟是云家的家规,谁都不能破坏。”
  
      老爷子说罢,便将目光看向林小天,眼里带着几分好奇之色,道:“我找你过来,第一是想看看小云这位惊艳的天才徒弟,第二是想知道你究竟如何做到的,毕竟那天梯哪怕是我也无法踏上顶峰。”
  
      老爷子这一番话落下后,林小天的眼里也满是震撼之色,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位老爷子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先天境界,即便如此,但老爷子依旧无法踏上天梯,可想而知这天梯有着多么的恐怖。
  
      但就因为他身体之中那一股力量,却导致他穿越这天梯毫无阻碍;对此,林小天也逐渐意识到那一股力量的霸道以及恐怖。
  
      “第一,我并非云伯的徒弟,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个师父,第二,我能成功的登上天梯顶峰,是因为我身体比较特殊的缘故,至于其中的缘由,我也不太方便告诉前辈,希望前辈能理解。”林小天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的老爷子说着。
  
      “竟然不是小云的徒弟,看来你师父也绝非常人吧;也罢,既然你不愿意说这些事情,那我这个老头子就不问了,现在我还有一个疑惑,你此次前来,为了找十个帮手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对付外面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势力?”老爷子那一对有些浑浊的双眼之中带着几分好奇。
  
      在刚刚的那一段时间里面,关于林小天的资料他早就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自然也知道林小天如今在淮海省的敌人有些多。
  
      “不错,我的确是为了保证我一手建立的东西,不会在我接下来离开之后从而被人摧毁,所以我需要强者。”林小天对于老爷子这一番话,倒也没有太过于震惊,直接回答道。
  
      “你在现实之中的能力也不算小,而且根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你似乎没必要和那些人对上啊。”老爷子沉吟片刻后,这才望着林小天说道。
  
      他所了解到的一些消息仅仅只是片面上的,至于深层次的东西,他自然也无法调查清楚,否则的话,那一股神秘势力也不会如此的恐怖了。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将记忆永久性的切除掉,从而让人变成一个傀儡,前辈觉得以后会如何?”林小天面色带着几分认真之色对眼前的老爷子说道。
  
      如果想要得到对方的好感,那么林小天只能如实告诉对方,这件事情虽然隐秘,但还不至于是秘密。
  
      “那也是你们世俗之中的事情,毕竟我们这些家族都已经不插手世俗的事情了,不过这次因为你成功的打破了我们云家的家规,至于你的要求,我们云家也会答应你的。”老爷子摇了摇头,有些感叹道。
  
      “看来前辈果然是老了。”在这一刻,林小天忽然出口说道。
  
      随着他这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落下之后,场中的云霸和云忠两人身体之中皆是露出几分森冷的气息,那一对对眼神也变得有些冰冷。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就老了?”反观是老爷子,对林小天这一句话没有半点在意,反而是有些好奇的看向林小天。
  
      “这种恐怖的技术,用在普通人身上是不是太过于浪费了一点?”林小天根本没有多看一眼身旁的云忠和云霸两兄弟,继续盯着眼前的老爷子沉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爷子被林小天这么一提醒,忽然反应过来,面色微微一变,带着几分凝重和震撼之色看向林小天。
  
      “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已经在控制修炼者了,虽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一股神秘的势力究竟是什么人一手建立起来的,但想来在世俗之中,也拥有着超然的地位,兔死狐悲这个道理,我想前辈应该明白。”林小天的言语之中甚至没有半点客气。
  
      但老爷子听完后,面色变得愈发的凝重。
  
      “林小天,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在怎么样,我们也是隐世家族,而且百年前我们也签过协议,不得触碰你们世俗的事情。”云霸看着林小天和自己父亲说话毫不客气,终于是有些怒了。
  
      “如果世俗之中的所有修炼者全部都被他们最终变成了傀儡,难道你们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们吗?真是天真。”林小天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云霸,带着几分不屑之色教训道。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感如此的教训他,对此,云霸满脸怒火,正打算发火之际,老爷子却忽然开口对林小天认真道:“你明知道这件事情的危险,为什么还要参与进来?而且你为什么不将这件事情诏告所有人?”
  
      “没有证据的事情,前辈觉得其余人会相信吗?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什么人,生来皆是自私,不到火烧眉毛,谁又会真正着急?”林小天这一番反问,问的老爷子哑口无言。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自然也是抱有这样的希望,毕竟像这种拯救世界的伟大任务还是教给别人去做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比他们云家强大的家族比比皆是,不差他们云家这么一些人。
  
      但他们云家尚且如此,那么其余的家族显然也会这般想,如此一来,到时候这件事情任由对方发展下去,最终所有人都逃离不出悲惨的命运。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想要为自己亲人报仇的一个小人物而已,不管对方有多么的强悍,我依旧会去努力,哪怕是最后失败了,我依旧问心无愧。”林小天顿了顿后,望着老爷子这才平静的回答道。
  
      林小天这一番话说的倒是很简单,但看着林小天那一对认真而坚定的眸子,老爷子能看出,林小天绝对不是在说谎。
  
      虽然他调查过林小天的身世,其中有些疑惑,更加不知道林小天哪个亲人死在对方手中,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
  
      “以卵击石,最终都会破碎,何必如此执着。”老爷子轻轻闭上双眼,对林小天低声说道。
  
      “除了报仇之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我想要保护的人,所以这就是我前进的动力和方向,至于今天这件事情,我只希望在场的诸位不要说出去,否则的话,我接下来恐怕就有些麻烦了。”林小天说完后,便将目光扫向云霸和云忠两人。
  
      “你叫林小天对吧,既然你要人,我给你十个先天八层的高手,五个先天九层的高手,至于你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们云家也算是出了一分力气,我也明白你刚刚所说那一番话的含义,但在我们隐世家族之中,有些规矩我们云家也无法去打破,希望你能理解。”老爷子说完后,这才将目光看向一旁的云忠和云霸两人凝重道:“今天这件事情你们不得透露出去半个字,否则的话,到时候我会亲自处理!”
  
      “是,爸!”听闻老爷子的话,云霸和云忠两人身体皆是打了一个寒颤,他们已经很多年未曾见到老爷子这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