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四十一章 联合
    “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你,而且那老狐狸恐怕也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吧,不过你告诉我这件事情,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告诉老狐狸,然后让你腹背受敌?”柳柏文双眼微微一眯,死死盯着林小天说道。
  
      来之前,他还以为林小天是老狐狸的一颗棋子,原本他是打算不管柳如烟同意离开与否,林小天都得死。
  
      但现在看来,似乎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你不会这么做的。”林小天嘴角含笑,幽幽的看着刘柏文回答道。
  
      听闻林小天这番话,刘柏文顿时来了几分兴趣,他倒是很想知道眼前的林小天究竟是凭借什么东西,竟然给他如此大的底气。
  
      “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不会这么做,毕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倘若你和老狐狸之间争斗起来的话,那么至少我们华北制药暂时是不会受到什么威胁。”刘柏文看着林小天好奇道。
  
      “因为你们本就是属于一股势力,只是这一股势力并不是如表面那般铁板一块而已;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这个道理是亘古不变的。”林小天坦然的对刘柏文说着。
  
      顿了顿,林小天并未给刘柏文过多惊讶的时间,转而又继续说道:“而且相比之下,柳叔叔对于这一股势力还极其的厌恶,毕竟人家都威胁到自己女儿的生命安全了,只要稍稍有一点良知的父亲,就不会再次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何况柳叔叔你还如此的爱如烟。”
  
      林小天一番话说完之后,刘柏文双眼微微一眯,不得不说,林小天刚刚的那一番话的确是一个事实。
  
      而且他怎么没想到,林小天竟然已经聪明到如今的这个境界之中了。
  
      “林小天,你说的的确没错,但我凭什么要帮你?要是和那些人对抗的话,最终我们一家上下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刘柏文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然后这才对林小天沉声问到。
  
      “柳叔叔,如果你刚刚是一口回绝我的话,或许我就不会多说什么,但你却并未这么做,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你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愿意一直做一枚棋子的;但终归说起来,我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林小天笑了笑,没有半点在意的模样。
  
      看着林小天此刻的模样,刘柏文这才忽然想起林小天的身份,不管这件事如何的演变,林小天终归只是一个商人,哪怕是得罪了强少,但林小天只要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力量来,那么到时候强少他们依旧不会来找林小天的麻烦,毕竟这种没有必要反而还会给自己招惹麻烦的事情,谁都不会去做的。
  
      “你刚刚说的没错,你始终只是一个商人而已!”刘柏文沉吟片刻之后,却顺着林小天这句话还给了他。
  
      “如果加上这个能让柳叔叔改变一下意见吗?”林小天何曾不明白刘柏文的意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递给刘柏文。
  
      看着这个证件,刘柏文眉头微皱,直觉告诉他,这个证件恐怕有些不太简单。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将证件接了过去,刚打开看了一眼,刘柏文的眼里顿时射出一抹寒光。
  
      “龙门的人?!林小天,你果然是好手段啊,恐怕这件事情连那老狐狸都还不知道吧?!”看完证件后,刘柏文冷冷的对林小天说道。
  
      “这件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但知道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林小天向来都不会受命于别人,只要对我有利的东西,我都会接受。”林小天耸了耸肩膀,毫不在意。
  
      “你为什么要对付他们?既然你是龙门的人,你应该很清楚他们的势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刘柏文何曾愿意被人当作一颗棋子一样对待。
  
      但按照眼前在国内的局势,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我只是想让我所关心以及我所在意的人,以后都能安安稳稳的在这个国家或者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其中也包括如烟;但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也无力去挽回,只能尽力的去将以后做到最好,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包括记忆的切除!”林小天说道最后的时候,那一对眼眸深处,也闪烁着几分森冷之色。
  
      林小天前面的一些话倒是让刘柏文有些感动,这一段时间来,林小天所做的这些事情,不管是什么,要真说起来的话,他还真不是喜欢钱,就像当初的上河村一样,哪怕是他赚了钱,也不需要投资那么多的资金去建立一个破山村,还有之前的天河饭店以及慈善机构等等。
  
      这一件件事情都可以证明林小天不在乎钱,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都是真实的,但最后一句话,却是彻底让刘柏文陷入到深深的震撼之中。
  
      记忆切除这件事情,他自然非常的清楚,而且正是因为这个手段,所以才能让那一股势力变得如此的猖獗。
  
      “你能恢复他们的记忆吗?”过了良久,刘柏文这才死死盯着林小天问道。
  
      “我固然被所有人尊称一声神医,但这种事情并非轻易能做到的,如果我的实力有一天能突破先天境界,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希望,但在这之前,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应该是柳叔回答我的时候了。”林小天对刘柏文点了点头,然后恭敬的说道。
  
      “如果我要是拒绝的话,你今天是不是就不会让我离开这个大门?”刘柏文苦笑一声。
  
      但他的这个问题,林小天却并未回答他,那一对目光之中充满平静之色,对此,刘柏文已经知道林小天的回答了。
  
      “这倒也是,你都已经将这么多的秘密告诉我了,如果我要是不答应的话,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不会让对手离开的。”刘柏文摇了摇头,自嘲到。
  
      “毕竟我只有一个人,断然不可能是柳叔叔的对手。”林小天笑了笑,对刘柏文说着。
  
      只是刘柏文对林小天这话却未曾放在心上,仔细的打量着林小天,这才说道:“要是在一开始,或许我还真会这么认为,但现在,我相信一旦出手的话,死的一定是我,而不是你。”
  
      见林小天又没有说话,刘柏文知道此刻的林小天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对此,刘柏文朝着屋内厨房之中正在忙活的柳如烟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带着几分迷离之色,道:“我和如烟的妈妈是在十八岁那年认识的,那个时候的我一无所有,后来一点点打拼,这一路上全都是她陪着我的;终于等我达到了一个层次上的时候,如烟的妈妈却患上了一种怪病,名字好像是叫脑干松弛症;而那个时候正好怀上了如烟,所以在如烟刚出世不久,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是我亏欠她的,所以对于如烟,甚至比起我的生命都还要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在强少想娶如烟的时候,我一直未曾同意,我不想拿如烟一辈子的幸福去换取暂时的苟延残喘。”
  
      刘柏文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一对眼眸之中时而露出几分憧憬,时而露出几分愤怒。
  
      林小天能看出来,刚刚那一番话刘柏文都说的是真心话。
  
      “脑干松弛症这种病发生的几率几乎小于零,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草药结合起来,加上一定的力量一起没入到人体之中,倒是会造成慢性死亡,也就是你刚所说的脑干松弛症;而且在如烟刚出生没多久的时间,那些人应该就慢慢出现了吧?”林小天看着眼前的刘柏文平静说道。
  
      这番话他倒是没有欺骗刘柏文,按照医学上来说,这种病症的确发生的机率太小了。
  
      小到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数百年来,在历史上也只有寥寥两三起这类的病例。
  
      “你……你的意思是说如烟妈妈的死亡并非意外?”刘柏文双眼猛的盯着林小天,咬牙问道。
  
      “我是一个医生,这点柳叔叔不好忘了,至于是和不是,我想柳叔叔你心里比我清楚,毕竟那个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林小天自顾道。
  
      要真说起来,柳如烟的确比林小天还要大上一些,对此,刘柏文自然相信林小天的话,毕竟在这件事情上,刘柏文相信林小天没有理由欺骗他。
  
      “如果我将整个华北都交给了你,你打算怎么办?”刘柏文没有过多的犹豫,继续盯着林小天问道。
  
      在这一刻,林小天能感受到刘柏文心中的一丝决绝;这对于他而言,自然算是一件好事情。
  
      “接下来会是刘德海,然后我会正式进入龙门从而入京!”林小天一句话说的很简洁,甚至这话都算不上任何的计划。
  
      但刘柏文又何尝不明白,想要对抗这些恐怖的力量,要是有一个周全的计划,恐怕这些势力就变得不堪一击了。
  
      只是心里,刘柏文此刻却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林小天的身上。
  
      “接下来你可以挑选一个时间,然后我会宣布你和如烟订婚,正式将华北制药交给你;至于接下来如何处理华北制药,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多问,也不会多管。刘柏文很干脆的对林小天说道。
  
      “难道那些家伙都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么?”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刘柏文能将整个华北制药交给他,显然是非常的相信他,只是这代价比如是和柳如烟订婚而已。
  
      “整个淮海,最大的势力除了刘德海之外,就是我们省城三大地下势力以及一些家族,我相信那些家族你应该可以很轻松的搞定,而接下来你要是一旦将刘德海搞定了,那么整个淮海省将会彻底的属于你。”刘柏文声音不重不淡的说着,只是那一对眼眸之中却闪烁着几分精光。
  
      “三天后,我应该会去一趟死亡之城,等我回来的时候,淮海就不在属于他们了,有着东南省以及淮海省,我相信哪怕是那些家伙,也应该会稍稍顾忌一下了。”说道这里,林小天顿了顿;随即便看着刘柏文到:“柳叔叔,我想接下来在整个淮海迅速开一些医院,到时候让如烟和馨儿去管理。”
  
      “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行,只要不让如烟受到危险;但有些时候,好事适可而止就行,真正的强大绝非这些人可以奠定的。”刘柏文何曾不明白林小天的意思,也忍不住对他提醒到。
  
      “这个柳叔叔就放心好了,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道理。”林小天笑了笑,并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