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两女失踪
    林小天和柳如烟退出舞台的时候,底下所有人都还有些意犹未尽,原本他们打算再让林小天来一首的。
  
      但很可惜,林小天早已经退场了,对此,众人也颇为遗憾。
  
      “我去看看小天。”舞台下面的刘德海见林小天退场后,便直接对身旁的学校领导出口说道。
  
      见刘德海离开,校长等人哪里还坐得住,连忙起身跟随刘德海一起离开现场。
  
      而舞台上的节目还在持续,但刘德海他们很快就来到化妆间之中。
  
      “你们先去外面等候一下。”校长走进化妆间后,直接对其余人出口说道。
  
      闻言,众人虽然有些不快,但毕竟对方是校长,他们也无可奈何。
  
      “小天,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才能,下次来刘叔叔家做客的时候,你可得现场再次演奏几首歌曲啊,今天叔叔都还没听过瘾呢。”刘德海并未理会其余人,直接朝着林小天走来,笑着说道。
  
      化妆间的众人还没有彻底离开,听闻刘德海这番话,所有人眼中都带着几分疑惑之色。
  
      “雕虫小技而已,不值一提,而且我这点嗓子,哪里敢在刘叔叔面前献丑。”林小天见刘德海竟然来到化妆间,眼里也不由闪过一抹诧异之色。
  
      “你这要是雕虫小技的话,恐怕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什么雕虫大技;嗯,你们也先出去一下吧,我和小天说两句话。”刘德海打趣了一番林小天后,这才对身旁的校长等人出口说道。
  
      闻言,校长犹豫了一下,他本想在这里顺势交好一些林小天的,却没想到刘德海竟然让他们先出去。
  
      对此,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异议,纷纷离开了化妆间。
  
      “这个中年人是谁啊,竟然连我们校长都可以吆喝……”刚出化妆间的那些同学顿时议论纷纷。
  
      而随着一起出来的柳如烟,面色却极其的平静,自顾的走到一旁没有任何的言语。
  
      “是啊,不过能直呼林董性命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寻常角色,你们没看见连我们学校的秃头都对他如此恭敬么?”其中一人回道。
  
      刚走出化妆间的校长一听见这话,眼中顿时升起几分怒火,看着几人冷声道:“那位是我们淮海省的省委书记,今天能来我们学校,是我们淮海大学的光荣,所以你们接下来必须得给我好好表演,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会连带着刚刚的事儿一起找你们麻烦!”
  
      被校长这么一训斥,这些人面色之间顿时露出几分震惊之色。
  
      他们没想到刚刚那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竟然是省委书记!
  
      ……
  
      “小天,你和小韵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自从前两天你离开后,小韵一直有些患得患失的;你也别怪叔叔多嘴,叔叔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等到化妆间之中其余人离开后,刘德海这才对林小天好奇的问道。
  
      哪怕刘德海掩饰的在好,林小天依旧是从他的那一对眼眸之中感受到其中的担忧之色。
  
      对此,林小天心头不禁冷笑道:“老狐狸,你要真关心小韵的话,恐怕就不会让她去做这样一份工作了。”
  
      心头虽然这般想着,但面上林小天却尴尬道:“当初我给刘小姐治疗身体的时候,因为扎针需要,所以必须得把衣服给那个啥了……”
  
      看着林小天如此尴尬的模样,刘德海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对林小天露出一个我懂的意思。
  
      “女孩子都是这样,在这之前可能有些害羞,但有些事情一旦那个过了的话,那个人就会在她心里留下一个永远的烙印。”刘德海自然很希望看见林小天和刘韵两人成了。
  
      只有这样,到时候他才能彻底的将林小天掌控在手心之中。
  
      “小天,叔叔问你啊,你觉得小韵怎么样?”刘德海大笑了两声后,这才继续看着林小天问道。
  
      “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林小天说这话的时候,那一对眼睛也带着几分憧憬之色。
  
      看着林小天的神色,刘德海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身份达到刘德海这样的地步,想要查一些事情对于他而言并不难。
  
      特别是林小天的感情,在东南省有着姚雨以及凌梦瑶,如今在淮海省依旧是不安分,还和韩馨儿扯上了关系。
  
      虽然林小天很花心,但在刘德海看来,这乃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想要控制一个人,那就必须得找出对方的弱点来。
  
      而林小天的弱点那就是他的这些女人,对于这一点,此时的刘德海几乎可以确认了。
  
      “咳咳……那个……刘叔叔,我……”话刚说完,林小天的面上便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对此,刘德海直接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拥有几个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虽然这个国家只允许一夫一妻制,但你要是有那个能力的话,也可以换国籍的嘛,到时候都通通举行婚礼。”
  
      “可是刘小姐……”林小天有些迟疑。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一家人都支持你,凭借你的聪明,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拿下小韵的,到时候我们岂不是亲上加亲了。”刘德海一脸保证道。
  
      面对刘德海的话,林小天心里只觉得有些好笑,这家伙以为拿捏到了自己的弱点,却殊不知刘韵早已经算是他的人了。
  
      只是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如刘德海所想的那般而已。
  
      而且这个弱点也是林小天故意露出给刘德海的,否则的话,一个人太过于完美,这会让别人心生警惕。
  
      如今林小天还需要刘德海的帮忙,否则的话,哪怕是华北制药,他都无法将其啃下来。
  
      “对了,小天,你今天来学校,恐怕也是因为刚刚那个叫什么柳大校花的女孩吧?”刘德海看着林小天面色有些发红,直接将话题给转移过去了。
  
      “咳……我昨天刚好在街上遇见这个女孩被几个小流氓欺负,所以顺带救了她一下,这不今天晚上她要来参加晚会,所以我就顺带送她过来了。”林小天解释道。
  
      “你要是早点告诉我的话,我就直接给校长说一下,让你们不要过来了,免得打扰到你们俩。”刘德海一脸坏笑的看着林小天。
  
      “刘叔叔,瞧你这话说的,我像那样的人么?”林小天有些汗颜道。
  
      “不是像,本来就是,否则的话,你小子也不会将人家带到你家里去了,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个韩馨儿不是你女朋友么,你直接带女孩回去过夜,难道不怕你女朋友说?”刘德海此刻就像是一个八卦的女人一样,一脸好奇的望着林小天问道。
  
      听见刘德海这话,林小天脑门顿时冒出几条黑线,轻咳了两声道:“馨儿暂时没和我住在一起……”
  
      “也难怪你会如此的肆无忌惮了,行,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赶紧带那个女孩回家过夜吧。”刘德海笑了笑,直接转身朝着化妆间外面走去。
  
      看着刘德海逐渐消失的背影,林小天脸上顿时收起笑容,那一对眼睛带着几分森冷之色,低声道:“老狐狸,看来你还真以为吃定我了!”
  
      就在林小天心里思索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一阵喧闹声,闻言,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
  
      刚打算走出化妆间的时候,刘德海却迅速走进化妆间之中,面色有些难看的看向林小天。
  
      “刘叔叔,发生什么事情了?”林小天见刘德海如此神色,心头不由一惊,作为一个省委书记,几乎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你那位小女友刚刚被人劫持了……”刘德海低声对林小天说道,而且言语之中也带着几分愠怒之色。
  
      不管怎么说,好歹他也在淮海大学,但此刻竟然有人这般大胆,敢在他的眼皮底子下将人给劫走。
  
      要是换做其余人,或许刘德海还不会在意,顶多是派一些警察调查一下这件事情而已,但偏偏这个女孩乃是林小天看上的人。
  
      “什么?如烟被人劫持了?”听见刘德海的话,林小天迅速走出化妆间,顺着众人的视线,林小天直接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昏暗角落之中。
  
      在这个角落旁边就是校园里的一条道路,而且也是可以直接通车的。
  
      哪怕是灯光有些昏暗,林小天依旧能看见道路上留下的两条轮胎印。
  
      “小天,我已经通知警方那边,让他们尽快将路线给封锁起来;我想他们是逃不远的,毕竟在我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绝不会允许的。”刘德海出了房间,看见林小天双眸闪烁,忍不住叹息道。
  
      “那就麻烦刘叔叔了。”林小天对刘德海点了点头,强撑着一丝笑容道。
  
      见林小天竟然对一个刚认识的女孩便如此重情重义,刘德海的心里也愈发的高兴。
  
      只要林小天和刘韵两人事成了,那么到时候林小天也会对刘韵如此,这样一来,何愁控制不住林小天。
  
      谁都不知道此刻林小天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或许柳如烟的身份刘德海并不知道,但林小天却非常的清楚。
  
      胆敢在学校如此光明正大的将人给迅速劫持离开,恐怕除了之前遇见的那个青年男子之外,就别无他人了。
  
      先前柳如烟要出来的时候,林小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一想到这里乃是公共场合,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结果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胆量。
  
      “但愿如烟没事儿,否则的话,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在心底,林小天低声呢喃了一句。
  
      他对于柳如烟固然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是他上过的女人,而且如今还没有利用柳如烟成功的打入华北制药内部,在这之前,林小天是绝不允许柳如烟出现任何的意外。
  
      林小天待在学校大概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刘德海这才缓缓来到林小天跟前,面色有些难看,带着几分歉意对林小天道:“他们进入中山大道之后,就忽然消失不见了,等警方找到车子的时候,车子里面空无一人,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