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二十六章 给刘韵治病
“胡闹,你一个女孩子总归是要结婚生子的,而且你如今年纪都这么大了,也是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了。”刘韵的老爹刘德光立马对她呵斥道。
  虽然对于之前林小天的那番话,让刘德光有些不太舒服,但刘德光也知道,自己的哥哥这么做显然是有着他的道理。
  小时候,如果不是刘德海的话,恐怕在那一场十年的饥荒之中,他早就饿死了,因此不管是小时候还是如今长大了,刘德光一直都很听从刘德海的话。
  “爸,又没有谁规定一个人非的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得结婚,而且现在国外很多人都没有父母管自己孩子的婚事。”刘韵倔强道。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说了算。”刘德光冷声道。
  面对自己老爹的倔强,刘韵贝齿死死咬住红唇,那一对美眸眼角的余光却有些厌恶的看着林小天。
  “叔叔,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如果我和刘小姐真的没有缘分的话,不管大家怎么撮合都没有用的。”林小天对于刘韵这个女孩,心里还是有一些好印象的。
  那一次在国外的时候,虽然他偶然之间救了刘韵一命,但随后过了几天的时间,林小天在国外无意之中得罪了一个富二代,当时身受重伤正好遇见刘韵。
  当时的刘韵见林小天身中几个子弹,依旧是没有半点的犹豫,然后将其给带回了家救了他一次。
  所以面对此刻的情况,林小天自然不会强迫刘韵什么,更何况他现在的女人已经足够多了。
  “老二,你就少说小韵两句吧,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我们就先不要说这些了,如今时间也差不多了,所以大家准备一下吃晚饭了。”刘德海看着几人的模样,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刘德海都开口了,刘德光自然不会多说什么,随后大家便回到房间开始吃饭。
  刚吃了几口,刘韵便直接起身对众人说道:“大伯,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刘韵的离开,让刘德光顿时有些尴尬,但此刻刘韵已经朝着屋子外面离去,刘德光想叫住都没办法。
  “小天,你也别介意,小韵的脾气就是这样,有些倔强,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我听说好像他遇见一个男孩救了她一命,从此以后心里就一直对那个男孩念念不忘;今天叫你过来,除了大家吃个饭之外,就是顺带给你们撮合一下,要是你们双方都不满意的话,这件事就当叔叔没说。”在刘韵离开后,刘德海这才对林小天解释道,那张脸庞上也带着几分无奈之色。
  “刘叔叔,我想今天叫我过来,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要是小天能帮上忙的自然不会拒绝。”林小天看着刘德海的模样,微微一笑道。
  至于刘韵的事情,林小天直接给忽略过去了,他可不认为那个男孩就是当初的他。
  “小天果然是慧眼如炬,没想到这都被你给看出来了。”刘德海笑了笑,对着林小天赞赏道。
  顿了顿,刘德海深吸一口气,这才继续对林小天说道:“是这样的,小韵身体有些不太好,根据医生的诊断,好像是叫什么虚寒病;如果这病要是不能及时治疗的话,到时候小韵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虚寒病?”林小天听见这个名字,眉头顿时一皱。
  这种病说严重也不严重,但要说严重的话也挺严重的,所谓的虚寒病也就是每年到秋冬季节的时候,整个人浑身有些发虚以及无比的寒冷,要是稍有不慎,可能就有着性命危险。
  以前林小天给刘韵治病的时候,当时是因为她的一条大腿患有间断性抽搐症,刚开始刘韵并未在意,但等到林小天遇见她的时候,已经极其的严重了,双腿甚至都无法正常走路。
  也正是因为这样,林小天给她将腿治好了,也就相当于救了她一命,毕竟那个时候,刘韵都想过自杀的。
  只是林小天没想到,刘韵的身体竟然还有这样的毛病。
  “怎么了,这病是不是有些麻烦啊?这病我们已经在国内外都找过很多医生了,依旧没有任何的效果,所以这才会想到你。”刘德光一听林小天这话,面色之间顿时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如果林小天都说没有办法的话,恐怕刘韵的身体就更加的麻烦了。
  这自然不是刘德光俩兄弟愿意看见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会不计一切代价治好刘韵的。
  “这倒不是,我治倒是能治,只是有些麻烦而已。”林小天摇了摇头,然后对刘德海兄弟俩沉声回答道。
  “小天,如果你能治好小韵的病,只要我们刘家能做到的事情,绝对不会有半点推辞。”刘德海此刻一脸郑重的看着林小天承诺道。
  面对刘德海的承诺,林小天眉头皱的更紧了。
  原本他以为今天过来,刘德海怎么也应该询问一下他和文华之间的事情,然而这刚吃过饭,刘德海就提起了这件事情。
  毕竟刘韵不是刘德海的女儿,而刘德海还能如此的着急,以及耗费这么大的代价,显然刘韵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
  “难道刘韵在国外的工作和刘德海他们身后的人有关系?”忽然之间,林小天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心头也忍不住微微一惊。
  不管刘德海身后的人是什么人,但对方既然敢将修炼者制造成一个个傀儡,显然心思绝非那么简单。
  当年在国外遇见刘韵的时候,林小天就曾无意之中问过刘韵当时她做什么工作,然而刘韵只是告诉他从事一些生物研究而已,具体的却未曾告诉过林小天。
  如今面对刘德海的着急,林小天稍稍一联想,就想到了这个点上。
  “如果真的是这样,看来这件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在心底,林小天忍不住叹道。
  “小天?”刘德海兄弟俩见林小天并未回答,反而是皱着眉头思索的模样,两兄弟对视一眼,皆是有些担忧。
  随着这一道声音的落下,林小天这才反应过来,脸上顿时堆满几分笑容,道:“我刚刚只是在想如何救治刘小姐而已,只要给我一些时间,我想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刘小姐那边……”
  “这个你可以放心,小韵绝对不会拒绝的;而且刚刚我说的话依旧算数,事后只要我们刘家能做到的事情,你尽管开口就行。”刘德海对林小天沉声回答道。
  闻言,林小天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说道:“那我出去和刘小姐探讨一下病情。”
  放下筷子,林小天便直接朝着外面走去,有些事情她必须得对刘韵旁敲侧击一下,否则的话这件事情不弄清楚,林小天心里也有些不太安生。
  见林小天如此积极,两兄弟对视眼,心底皆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林小天说没什么问题,那显然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如此一来,他们心中的那块大石头也能暂时放下。
  此刻远处天际之中的太阳已经逐渐落下,夕阳所照射出的一道火红色的光芒映衬在前方那张精致的脸庞上,看着刘韵此时的模样,林小天也不由一愣。
  不得不说,刘韵的确算是一个绝色美女,哪怕此刻就这样站着不动,依旧能给人无限的风情。
  “我七岁那年,我妈妈因为车祸去世,刚上高中的时候,我爸就将我送到国外去念书了,大学毕业后又继续考研,随后参加工作,结果却意外的患上了一种肌肉抽搐症,我以为我这辈子就此完了,都打算自尽,然而有一个少年却忽然出现,说他可以治好我的病,说完后,他还对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这个世界上似乎充满了希望和阳光一般,虽然他给我治好了病就离开了,但我依旧会一辈子都记得他那个笑容。”刘韵背对着林小天自顾的说着。
  而且话刚落下后,刘韵便转过身看着林小天继续说道:“所以不管我爸还有我大伯他们说什么,我都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很优秀,哪怕是在国外我也听过你的事情,但这辈子我或许就会这般一个人过下去,希望你能理解。”
  望着刘韵此刻那一脸认真的模样,林小天面色之间不由露出一抹苦笑,他没想到先前刘德海他们所说的那个男孩竟然真的是他。
  不过如今他已经重生了,这件事情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刘韵的。
  “那你既然对他有感情,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林小天有些好奇的看着刘韵问道。
  “他已经去世了,我也是前几天刚回国才得知这件事情的。”说道这里,刘韵转过身,抬起脑袋仰望着天空,强忍着眼角的泪水不让其留下。
  刘韵的反应是林小天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仅仅当初只是偶然之间治好了刘韵身体的毛病,却在对方心中也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影子。
  “难道在这个世界上真有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林小天也不想看见刘韵此般模样,忍不住继续说道。
  “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后来我没想到又一次遇见了他,当时的他因为一些麻烦,受伤了,所以我就带他回家养伤,那一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聊聊天,逐渐的那个影子就留下了。”说完,刘韵便轻轻闭上双眼。
  等到刘韵睁开双眼的那一刻,那一对美眸恢复先前的几分冰冷,然后讽刺的对林小天是说道:“我怎么会忽然给你这种花花公子说这些事情,毕竟说了你也不懂。”
  面对刘韵的鄙夷,林小天面色一片平静,对此他没有半点的否认,毕竟这都是事实。
  “我是来给你治虚寒病的。”林小天岔开这个话题,平静的看着刘韵说道:“我现在需要你大伯的支持,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不会拒绝。”
  “看来那些对你的报道还真是有些出入,想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就必须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话果然不错。”刘韵继续讽刺道。
  对于刘韵的讽刺,林小天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淡然道:“我给你治病,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得告诉我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而且这事儿你不得告诉任何人。”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刘韵柳眉微蹙,眼里一股浓浓的不屑,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因为我从你眼中能感受到几分伤悲和无奈,所以我猜那个家伙的死应该不会这般简单吧,如果你还想为他做点什么的话,在这之前你得必须好好活下去。”这些话自然是林小天胡诌的。
  毕竟一个眼神,哪怕是神也无法看出这么多事情来,但谁让他林小天就是那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