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华北制药的处境

第两百二十四章 华北制药的处境

天河公司连续做出的一些动作,每一件几乎都能震惊所有人,而林小天也因为这些事情,导致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信仰之力除了让人真心感到心悦诚服之外,哪怕是崇拜也能使其化作信仰之力;所以在这几天的时间,林小天甚至能够显著的感受到信仰之力不断的提升着。
  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林小天相信终归有一天,他的信仰之力会变得越来越多,那个时候,他的实力提升恐怕就非常的迅速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云伯就回到公司了,看着眼前的云伯对他点了点头,林小天随即便打开电脑,然后找出淮海省最近的新闻。
  果不其然,其中就有着一条新闻上写着:淮海省企业家覃国民一家上下忽然猝死在家,警方刚刚得知最新消息,而法医的初步断定乃是覃国民一家食物中毒所导致的。
  “没想到有些时候,这些警察还是很有用的,查不出死因来,就说是食物中毒,还真能扯。”林小天关掉网页,嘴角不由挂起一丝笑容来。
  “少爷,我个人认为我们接下来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难免有些人会怀疑是我们做的,特别是华北制药。”云伯此时不无担心的对林小天说道。
  对此,林小天却摇了摇头,道:“这点我们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
  顿了顿,见云伯还有些疑惑,林小天这才继续说道:“华北制药这些年为什么打算退居二线,不在争夺这些小地盘了?这自然是因为他们知道,争夺一些小地盘,始终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他们想要将势力壮大,那就得逐步走向正规,如此一来的话,即便是这次他们有些怀疑我们,但也不敢轻易对我们动手的,他们的强大固然是他们的优势,但有时候偏偏正是因为这些优势,却反而能限制他们的行动。”
  这一番话说完后,云伯这才反应过来。
  此时此刻,在印着华北制药的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之中,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脸上挂着几分玩世不恭,那一对双眼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跟前的几个中年男人。
  随着他的目光,这几个中年男人似乎都有些噤若寒蝉,生怕惹怒到眼前这个青年一般。
  如果此刻要是有外人在场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这几个中年男人正是当初创建华北制药的几个老总。
  而且整个华北制药都是他们几人说了算,但现在他们却极其的忌惮眼前的青年男子,似乎这家伙很恐怖一样。
  “你们愣着干嘛,有事儿就赶紧说啊,别浪费我泡妞的时间。”青年男子随意拿起办公室桌子上的一尊玉佛,轻轻把玩着,神色有些不耐的对几人说道。
  “我们公司有一个管理,名字叫唐山,乃是覃国民的侄子,这次覃国民一家全部诡异死亡,虽说警方那边调查的结果是食物中毒,但我们怀疑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可以导致的。”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这才上前两步,然后低着脑袋对眼前的青年男子回道。
  听闻这中年男人的话后,青年男子眼中闪过几分不快,手心一用力,那一尊价值上百万的玉佛直接被他一手给捏碎,然后冷冷说道:“我特意过来一趟,不是听你们说这些没用的东西。”
  “是是是,但根据我们华北制药这几天的调查,初步怀疑这件事情是文化社干的,哪怕不是他们干的,也绝对和他们有关系,而且那个林小天似乎也和文化社的社长文华走的有些近;我担心文化社接下来可能会对我们动手……”中年男人徐徐说着,那一对眼眸之中,也不由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他们华北制药固然强大,但这里始终是淮海省,文华舅舅的地盘,所以不管他们做什么事情,总归是要忌惮几分文华的舅舅。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文华迅速吞噬掉洪兴帮以及德云社之后,他们华北制药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
  否则的话,要是换做别的势力,恐怕他们华北制药早就已经出手将其给灭掉了,如果新崛起一股势力,他们更加愿意看见洪兴帮以及德云社的存在。
  因为这两大帮派以前存在的时候,相互之间争斗,而且还不敢来招惹他们华北制药,这对于他们华北制药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现在文化社的崛起,这自然不是华北制药愿意看见的,但就因为文华舅舅这一层身份,他们却奈何不得文华,只能任由文华将其给吞噬掉。
  “那个林小天不过只是一个有点小修为的企业家而已,根本不足为惧;不过至于你们口中所说的文化社,这件事情我会向上面禀报一下的,刘德海那老家伙这些年有些不太安生,上面的人早就有些不爽他了。”青年男子眼里闪过几分森冷之色。
  随即看了一眼几人,直接起身道:“这件事情你们后续密切注意一下吧,如果有什么对付不了的事情,到时候在告诉我一下就行了,我现在得去泡妞了,哦,对了,柳叔叔,听说你有个女儿在淮海大学上学,还是一个校花,今天我正好要去一趟淮海大学,要不柳叔叔给我个电话,我顺带请如烟吃顿饭。”
  青年男子此话一出,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面色顿时大变。
  这么多年来,不管他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将自己的女儿给卷入进来,而且几乎很少有人知道淮海大学的一名校花柳如烟乃是他的女儿。
  而且柳柏文很清楚眼前这青年男子的性格,女人对于他而言,不过只是一个玩物而已,一旦玩够了,可以随时弃掉。
  “强少,如烟年纪还小,所以……”柳柏文带着几分苍白的面色对眼前的青年低声说道。
  “都上大学了,而且年满十八岁已经是成年人了,更何况你女儿都已经二十一岁了,自然不小了,行了,你不说我也有办法,不过柳叔叔你倒是可以放心,我要真喜欢如烟的话,一定会用正当方式追求的;毕竟这个面子我还是得给柳叔叔的不是。”青年男子说完,便直接转身朝着办公室大门外迅速走去。
  等到青年男子一离开,另外一人便对柳柏文愤怒道:“大哥,这孙子平时欺负一下我们就算了,现在竟然敢打如烟的主意,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着自己几个兄弟义愤填膺的模样,柳柏文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们知道惹怒他的后果,你们这些年跟随我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了,加上如今你们都已经各自成家,我不想牵连你们。”
  “大哥,那可是如烟,我们亲眼看着她长大的,对于我们而言,如烟也如同我们的女儿一样,如果如烟喜欢这小子,我们倒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但大哥你也明白,如烟断然是不可能喜欢上这家伙的,如果任由这家伙糟蹋如烟的话,我们哥几个第一个不同意,哪怕是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几个中年男人双手死死握紧拳头,那一对眼中尽是愠怒。
  面对自己几个兄弟的愤怒,柳柏文心头有些安慰,沉吟片刻后,这才说道:“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如此大胆的,毕竟要是真那么做了,一旦翻脸,他到时候也不好向上面交代。”
  “大哥,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将我们当作棋子一样摆布吗?这种日子实在是太憋屈了,早知道如此的话,我们当初就不应该转型,还不如做一个小混混日子过的自在呢。”几个中年男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面对青年男子如此欺负,他们还不敢吭声,这种感觉但凡是个人,恐怕都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当初我们不转型的话,恐怕刘德海那老家伙第一个不会放过我们,虽然表面上大家是在一条船上,但这条船实在是太大了,所有人并非一心,如果能脱离这条船,我又何尝不想,但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除非我们能强大到有朝一日可以不惧他们,那个时候我们就能自己掌握命运。”说道这里,柳柏文的那一对眼眸之中也不由闪过一抹森冷之色。
  看着柳柏文因为双手用力过度,导致指尖都有些苍白,几个中年男人纷纷低着脑袋,眼里也升起几分倔强。
  “老三,你派几个人暗中保护一下如烟吧,记住了,距离一定得超过一千米以外,否则的话,一旦让那家伙发现了,恐怕如烟就有些危险了,毕竟他可是一个疯子,一旦有任何事情立即向我报告。”柳柏文轻轻闭上双眼,双手负于身后,那张原本有些皱纹的脸庞上,此刻却显得有几分苍老。
  “大哥,那关于唐山的死,我们怎么处理?”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然后便对柳柏文继续问道。
  “唐山这小子,我以前见过一次,人倒是很聪明,只是很可惜,太过于刚愎自用,既然这次死了那就死了吧,如果是文化社做的,我们暂时也奈何不了他们;为了一个无名小卒,我们没必要去和他们撕破脸皮。”柳柏文轻声回答道。
  听闻柳柏文的一番话,几个中年男人面面相觑,如果这件事情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柳如烟肯定早就去找文化社的麻烦了。
  但现在,柳柏文哪怕知道自己的手下被人杀死了,仍旧是没有半点的动静,他们固然知道柳柏文如今有些左右为难,但他们哥几个能达到如今的地位,凭借的是一个义字。
  所以这件事情柳柏文不去处理,他们几个却不会就此放过文化社,哪怕文华的舅舅是刘德海;他们虽然不敢轻易将文华给杀掉,但至少教训一顿是在所难免的。
  免得以后文化社这些家伙欺人太甚,真拿他们当泥巴捏的了。
  华北制药如今的局势,是林小天断然没有想到的,而且他也没想到华北制药竟然也和那些人有着关系。
  “少爷,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此刻,云伯看着林小天忍不住问道。
  “按兵不动,如果他们华北制药沉不住气,到时候这就是我们的契机,而这一段时间,你就安心教导文华修炼吧,这小子如果能利用好的话,将来对我们而言,或许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林小天深吸一口气,对云伯吩咐道。
  然而就在林小天的话刚落下后,他的手机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