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二十一章 吊坠来源
    “如果我执意如此呢?”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看着眼前的唐山毫不畏惧道。ΩΔ看书阁e.la
  
      “那就得看林董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唐山嘴角微微上扬,眼里的不屑之色,哪怕是一旁的覃国民父子俩都能看出来。
  
      唐山的话刚落下,一旁的云伯身形一动,下一刻便瞬间出现在唐山的身边。
  
      对此,唐山似乎早就有预料一般,单拳直接朝着云伯狠狠砸去。
  
      感受到唐山这一拳之中所夹杂的几道罡风,云伯那一对眸子也不由一阵急剧收缩,随即,云伯便直接伸出手朝着唐山这一拳接去。
  
      “轰隆!”一道沉闷的声音直接在空中响起,随着这一道声音落下之后,云伯和唐山两人各自后退几步。
  
      在这一刻,唐山和云伯两人的面色之间皆是升起几分惊骇之色,唐山未曾想到,待在林小天身边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老头儿,竟然实力如此的恐怖。
  
      对于云伯而言,也是同样如此,眼前的唐山如此年纪轻轻,竟然有这般恐怖的实力,修炼天赋未免有些太过于变态了一点。
  
      “废了他!”在一旁的林小天忽然出声道。
  
      随着林小天的话落下,一旁的覃国民父子俩面色之间不禁露出几分惊恐之色,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位在他们家中占据极其高地位的人,此刻竟然林小天说要让云伯废掉他。
  
      在覃国民父子俩看来,林小天或许根本不知道唐山的身份,如果知道的话,林小天断然是不敢这般做的。
  
      不过此时他们父子俩还处于震撼之中,根本未曾反应过来,更别说是提醒林小天了。
  
      云伯听见林小天的话之后,面色之间也不由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身形一动,下一刻,他便率先朝着唐山攻击过去。
  
      “砰!”
  
      “咔嚓!”两道拳头相互碰撞之下,一道沉闷外加一道清脆的声音再次在空中响起来。
  
      然而不等其余人反应过来,云伯的身体再次朝着对方贴了上去,一记贴身靠狠狠落在唐山的身上,下一刻,唐山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墙壁上。
  
      云伯这一记铁山靠哪怕是林小天也是第一次见识,而且这一招对于云伯而言,几乎是从小练到大的,身体早就变得极其的恐怖了,而唐山的实力固然不弱,但就身体而言和云伯起来,却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得就有失,唐山将过多的时间用在了修炼上,身体自然是有些羸弱,更别说是对上云伯的铁山靠了。
  
      “噗嗤……”从墙上跌落下来的唐山,整个人犹如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口中直接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来。
  
      他有心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此刻胸腔之中的肋骨已经断裂了好几根,加上手指的断裂,根本是有心无力。
  
      而且在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林小天这家伙绝非寻常角色,而且也不仅仅只是天河公司董事长这般简单。
  
      一想起之前他得到的那些消息,就连刘德海在天河饭店开业的时候都亲自到访,显然林小天不可能凭借天河公司董事长这个身份的。
  
      但现在他才反应过来却是有些迟了。
  
      “你……你不能动他……”看着云伯一步步朝着唐山走去,在这个时候,覃国民才反应过来,面色之间满是一片惊骇之色对林小天连忙说道。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不能动他?”林小天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眼前一脸惊恐的覃国民出口问道。
  
      “因为他是华北制药的人!”覃国民咬牙道。
  
      “华北制药?就是淮海省那个制药公司?”林小天不屑道。
  
      但心里却还是有几分震惊,虽说这件事情他早就得到消息了,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覃家竟然还真和华北制药有关系。
  
      “林小天,如果今天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不仅仅只是你,还有你的那位小女友以及你的所有亲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在这个时候,唐山强撑着身体,抬起脑袋,满嘴鲜血死死盯着林小天提醒道。
  
      面对唐山的提醒,林小天却不屑一顾,然后缓缓起身,直接来到唐山的跟前,蹲下身体饶有兴趣的望着唐山。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来找覃家的麻烦么?原因就在你身上,至于他们我根本没有半点的兴趣。”林小天轻笑道。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唐山忽然意识到什么,面色有些苍白,死死盯着林小天。
  
      “在来之前,对于你和覃家的关系,我早就知道了,覃家不过只是一个理由而已,我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因为你。”林小天看着眼前的唐山,有些怜悯。
  
      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家伙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确是有些悲哀。
  
      “云伯,你去将整个覃家的一些修炼者全部处理掉吧。”林小天顿了顿,然后便对身旁的云伯出口吩咐道。
  
      “是,少爷。”云伯点了点头,身形一动,便直接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之中。
  
      听闻林小天的话,覃飞和覃国民父子俩面色之间也不由露出几分惊恐之色,这一次林小天给云伯下的命令乃是处理掉,而不是废掉对方,显然那些人恐怕接下来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林小天竟然敢公然杀人,这样的事情几乎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认知。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眼前的唐山死死盯着林小天咬牙道。
  
      “我就是林小天啊,天河公司的创始人兼任董事长的职位而已。”林小天耸了耸肩膀,轻松说道。
  
      “你……你和文化社有关系?”唐山双眼微微一眯,看着林小天低声问道。
  
      听见唐山的话,林小天的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然后这才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过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就直接告诉你吧,文华能达到如今的地步,几乎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洪兴帮以及德云社那几个家伙的死亡也是你造成的?”唐山说道这里的时候,眼里也尽是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他不相信就凭借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就是隐藏在这一切的幕后者。
  
      对于文华身后的神秘人物,他们华北制药一直都以为是刘德海派人或者是上面派人来处理的,却未曾想过乃是林小天。
  
      “不错,他们几人全部都是我亲手杀掉的,所以接下来就轮到你们华北制药了,我要整个淮海省将来只有一股势力,这就是我的目的所在。”林小天坦然道。
  
      “林董,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我们不过只是一些普通人而言……”在这一刻,覃国民直接对着林小天乞求道。
  
      但凡是在淮海省混的人,又有几个人不知道德云社以及洪兴帮的势力有着多么的庞大,然而就是这样两股恐怖的势力,如今的覆灭竟然都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手造成的。
  
      仅仅只是这一点,便足以看出林小天究竟有着多么的恐怖,而这样的一个人,断然是他们无法得罪的。
  
      哪怕是覃飞,在这一刻面色也极其的苍白,相比起他老爹而言,他身为年轻人,更为清楚洪兴帮以及德云社的恐怖势力。
  
      “本来我当初还在想着,究竟如何打开你们华北制药这个缺口,却没想到你儿子送上门来,然后我稍稍一调查,就知道你们还有唐山这样一号人,虽然你们的确有些无辜,但在这个世界上,既然有争斗,肯定就得有牺牲品不是,所以你们覃家也只能自认倒霉;要怪的话,这一切都只能怪你儿子,如果不是你儿子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儿。”林小天转过头看着眼前的覃国民叹息道。
  
      覃飞的出现,的确是一个巧合外加一个意外,但有些事情偏偏就是这么的巧合。
  
      “找死!”就在林小天的话刚落下的时候,下一刻,他的眼中便露出几分森冷杀意。
  
      转过头,望着唐山正抓着一把匕首竟然朝着他的心窝子狠狠刺来。
  
      对此,林小天单手探出,犹如毒蛇一般,当匕首距离林小天心脏不过半寸的时候,任由唐山如何的用力,竟然都使不出半点的力量来。
  
      在这一刻,唐山才明白,眼前的林小天也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家伙。
  
      就在唐山感到有些绝望的时候,忽然之间,他的面色之间再次升起几分惊恐之色来。
  
      原本还在剧烈挣扎的手臂,在这一刻也变得疲软无力,手中的匕首直接跌落在地上,身体也迅速颤抖起来,那一对眼眸死死盯着林小天,仿若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你……你怎么会有那一股黑暗力量!”过了好一会儿,唐山这才对林小天哆嗦道。
  
      似乎对于他而言,这一股力量让他感到极其的恐惧一般。
  
      面对唐山的话,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心神一动,直接从口袋里面掏出那块吊坠来,然后盯着唐山问道:“你认识它?”
  
      “三头地狱犬……你……你怎么会拥有这东西,这东西不是消失数百年了么……”看见林小天祭出的这块吊坠,唐山的那一对眼睛之中,惊恐之色变得更加的浓郁。
  
      “说说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你如实告诉我,或许我还会放过你一马,否则的话,你今天恐怕性命难保。”林小天沉声对唐山威胁道。
  
      听闻林小天的话,唐山这才反应过来,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就在林小天有些不快的时候,唐山这才看着林小天冷笑道:“这吊坠的名字就叫三头地狱犬,传闻之中,这乃是镇守地狱之门的地狱三头犬血液凝聚而成,一旦获得其中的力量,实力固然会变得很恐怖,但同样的,这也是一把双刃剑,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从什么地方弄到这吊坠的,但将来终究有一天,你会被那一股力量给吞噬掉的,哈哈哈,林小天,我将来一定在地狱等着你。”
  
      唐山的回答,让林小天并不是很满意,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太清楚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东西。
  
      “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林小天继续问道。
  
      “因为在传言之中,当初我们华北制药的一位老祖就是得到了其中一部分力量,所以生前这才创造下了一番大业,然而时代变迁,这位老祖早已经被那一股力量吞噬掉了,所以这吊坠也就成为我们华北制药的一个禁物,不过百年前这吊坠忽然被人盗窃,从而镇守这吊坠的人,如今才演变成华北制药,你既然得到了这东西,接下来华北制药更加不会放过你了,而且他们也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情,哪怕你杀了我也没用;至于其余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唐山说完之后,脸上满是一片肆意的笑容,似乎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