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二十章 覃家的代价
    “覃董,你知道我今天来拜访的原因是什么吗?”等到云伯坐下后,林小天便笑着对覃国民出口问道。看书阁WwΔ.La
  
      既然今天是来找麻烦的,林小天自然也没必要和覃国民那般客气,反正最后都会撕破脸皮的。
  
      而且覃飞三番两次来捣乱,这让林小天也极其的不爽。
  
      “还请林董明说,人老了,有时候反应力就有些跟不上,希望林董能理解。”覃国民见林小天直接开门见山,面色之间装过什么都不知情,故意对林小天反问道。
  
      毕竟覃飞今天只是派了一个修炼者去闹事儿而已,也没有给天河饭店造成任何的损失,更为重要的一点,对方也不过只是片面之词,林小天没有十足的证据,只要他们咬定这件事情和他们覃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到时候林小天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这就是覃国民的想法,只是有些可惜,在这个世界上,往往很多时候想法很美好,但现实总归是残酷的。
  
      “贵公司上次来天河饭店骚扰我女朋友不说,而且三番两次来找我的麻烦,今天更是派人过来陷害,我想这件事情覃董怎么都应该给我一个说法的吧?”林小天面色平静道。
  
      “林董,小飞先前来骚扰你女朋友的事情,这点我是知道的,而且在此我也可以让小飞给你道个歉,但至于今天这件事情,恐怕林董不应该怪罪到我们覃家的头上吧,毕竟一个人的片面之词而已。”覃国民见林小天直接找茬,眉头微皱,忍不住对林小天沉声道。
  
      而且说罢,他便对身旁的覃飞教训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林董道歉啊,林董的女人岂是你能骚扰的,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被自己的老爹教训了一顿后,覃飞死死咬着牙,他自然知道自己老爹心头的想法,这件事情如果只是道个歉或许就这么算了,毕竟林小天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今天这事儿和他们覃家有关。
  
      但这对于覃飞而言,想要让他给林小天道歉,实在是太困难了。
  
      “爸,馨儿明明和她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之前不过只是在东南大学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而已,而且那个时候馨儿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些事情都查过的!”覃飞有些愤怒的对自己老爹说道。
  
      覃国民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般倔强,如果覃飞今天不给林小天道歉的话,那么林小天就可以揪着这件事情不放,继续找他们覃家的麻烦,这样的结果可不是覃国民想要看见的。
  
      “啪!”覃飞的话刚落下,覃国民直接起身狠狠一个巴掌抽在了覃飞的脸上,怒道:“以前没关系,不代表现在和以后也没有关系,而且当初你在的时候,韩小姐又反驳是林董的女朋友吗?真是混账东西,如果别人来骚扰你女朋友,你会是什么想法?”
  
      “我有什么错?你不就是忌惮他的身份和能力吗?哪怕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只要没结婚,难道别的人都不可以追求了吗?国家都还没有这条法律呢,他凭什么找我麻烦!”被覃国民打了一个巴掌的覃飞,双手死死捂住脸颊,一脸愤怒之色对着覃国民大声咆哮道。
  
      “啪!”覃飞的话刚落下,又是一个巴掌狠狠落在覃飞的脸上。
  
      望着自己父亲恼羞成怒的模样,覃飞却死死咬着牙齿根本没打算给林小天道歉。
  
      看着父子俩的模样,林小天的面色始终保持平静之色,只是在这一刻,林小天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随即这才出口对覃国民说道:“关于骚扰我女朋友这件事情,我暂时就不说了,但今天你儿子派人来陷害饭店这件事情,我希望覃董能给我一个解释!”
  
      说完,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眼眸深处不由闪过一抹森冷之色。
  
      他自然知道覃国民心头的想法,而林小天也不过只是拿这件事情当作一个引子而已,至于他们承认与否,一点都不重要。
  
      “林董,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是我们覃家所为,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喜欢当黄雀,仅仅只是凭借对方的一面之词,就断定是我们覃家所谓,林董这是不是有些太果断了一些。”覃国民见林小天说道这件事情上来,面色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对林小天解释道。
  
      面对覃国民的解释,林小天却不屑一顾,声音也逐渐变得有些冰冷起来道:“覃董真不打算承认这件事情吗?”
  
      “林董,这件事情根本不是我们覃家所为,林董这让我们怎么承认?”覃国民坚持道。
  
      “好,很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林小天的话刚落下,一旁的云伯身体瞬间犹如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等到几人看见云伯的时候,云伯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覃飞的跟前,然后单手抓住覃飞的脖颈轻轻将其提了起来。
  
      “林董,你这是什么意思?”看见自己儿子被云伯擒住,心底,覃国民也不禁升起几分惊骇和愤怒之色。
  
      他没想到林小天竟然如此的果断,哪怕是没有证据,他依旧是这般的肆无忌惮。
  
      “我的意思很简单,要么承认这件事情,然后找一个办法补偿,毕竟我林小天可不是那种好随意欺负的人;如果不承认的话,那么今天我也大可以将他给处理掉,然后我们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到时候你们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这点我倒是希望覃董能相信我。”林小天翘起二郎腿,毫不在意的对覃国民回答道。
  
      面对林小天赤果果的威胁,覃国民的面色大变,望着自己的儿子此刻已经逐渐开始翻白眼起来,覃国民的眼眸之中满是一片挣扎之色。
  
      如果这件事情一旦承认了下来,那么接下来就相当于给了林小天一个出手的机会,那个时候林小天依旧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点覃国民非常的清楚,但此刻要是他不承认的话,恐怕自己的儿子就有些危险了。
  
      “啪啪啪……不愧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长,竟然有着如此的魄力,敢进入到别人的家中行凶!”就在这个时候,屋内忽然传来一阵掌声,紧接着便是一个青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面色平静的看着林小天缓缓说道。
  
      闻言,林小天顺着视线看去,只见这个青年男子的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左右,而且身体修长挺直,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这个青年男子就是一个典型的大帅哥。
  
      不过林小天对于对方的身材和容貌却是没有半点在意,随着这个青年男子出来的那一瞬间,林小天却陡然感受到丹田之中的那一股黑色力量忽然之间有些动荡起来。
  
      感受到这一点后,林小天心头也不禁升起几分惊骇之色,对于那一股黑色的力量,一直都让林小天有些担忧,而且也不知道这一股力量究竟是什么。
  
      只是从那吊坠的模样来看,林小天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偏偏这个年轻人的出现,却能够引发那一股力量的躁动,这让林小天也有些疑惑,这个家伙和那个吊坠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深吸一口气,强行将丹田之中那一股躁动的力量给压下后,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冷声说道:“阁下又是什么人?”
  
      “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当然,你如果非要知道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就是小飞的表哥唐山。”唐山看着林小天平静的回答道。
  
      面对唐山的回答,倒是有些出乎林小天的意外料之外,他没想到则家伙竟然如此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也间接性的告诉林小天,眼前叫唐山的这个家伙能亲口告诉他的身份,显然是根本不担心他。
  
      “而且哪怕今天这件事情乃是小飞指使的,但林董这么做总归是有些过分了吧?”唐山看着林小天沉声问道。
  
      面对唐山的反问,林小天眼里闪过一抹不屑之色,道:“弱肉强食,这个道理我想阁下不是不明白,我林小天很少主动去找麻烦,既然别人找上了我的麻烦,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否则的话,所有人都还以为我林小天很好欺负呢;我只是想让覃董给我一个说法而已,但偏偏覃董却根本不打算承认这件事情,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办法来处理了。”
  
      “那我倒是想要看看林董是不是真的敢杀掉小飞。”唐山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眸之中也不由闪过几分不屑之色。
  
      面对唐山的话,林小天双眼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这才是对一旁的云伯点了点头。
  
      随即,云伯直接松开手,覃飞的身体顿时犹如死狗一般跪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如果刚刚云伯要是稍稍慢上一点的话,恐怕他现在都已经死掉了。
  
      感受过一次死亡后,覃飞在也不想去重新感受一下了,所以此刻的他,那一对眸子之中满是惊恐之色看向林小天。
  
      “林董,你想要覃叔叔给你怎样的一个说法?”唐山见林小天将覃飞给放下之后,然后这才是看着林小天继续问道。
  
      唐山的逼迫,却没有让林小天陷入慌乱之中,从今天他过来的时候,对于这种意外就已经想到了。
  
      “很简单,公开承认这件事情,然后向天河饭店的总经理亲自道歉。”林小天淡然道。
  
      “林董,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点,毕竟你们天河饭店如今名声在外,要是公开给你们道歉的话,那覃叔叔的公司恐怕就彻底的完蛋了。”唐山听闻林小天的要求之后,眉头微皱,然后对林小天沉声问道。
  
      “既然做错了事情,那就要付出代价,难道不是么?”林小天反问道。
  
      “做错了事情,的确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林董有时候也不能太过分了,毕竟按照林董如今的身份和实力,还不足以在整个淮海省兴风作浪,有很多人或许都不是林董可以得罪的,这点我倒是希望林董能够想清楚一点。”唐山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一抹寒意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