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一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也差不多十一点钟左右的时间,饭店这才关门,等到所有东西都收拾妥当之后,韩云忠这才来到林小天跟前感激道:“小天,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今天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看着韩云忠的模样,林小天忍不住笑道:“叔叔,既然馨儿是我女朋友,大家也就不是外人了,何必这么客气,而且这次的事情要真说起来,其中还有我的一半儿责任呢;要不是当初我教训了一顿覃飞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韩云忠对林小天点了点头,也没有见外,反而是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
  
      毕竟这次的事情被那个青年男子当众说了出来,接下来覃飞肯定不会罢休的。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叔叔你就好好忙活饭店的事情吧,不过关于保安这些事情必须得做好,还有每个厨房之中都必须安装监视器,到时候可以将投影器放大到饭店里面,但凡是来吃饭的顾客,到时候都可以通过这监视器清晰的看见我们厨师怎么给他们做菜的,如此一来,也可以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林小天对韩云忠提醒道。
  
      听见林小天的话,韩云忠双眼顿时一亮,如果按照林小天这个办法来做的话,那么以后这样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彻底的杜绝。
  
      而且哪怕是有人陷害,到时候他们也有证据。
  
      “小天,你真是太聪明了,之前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办法呢。”韩云忠狠狠拍了一下大腿,一脸兴奋的说道。
  
      “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站在一个客人的角度上而言的话,能清晰看见厨师怎么做菜的,他们吃的也比较放心一点。”林小天微微一笑,解释道。
  
      韩云忠一听见林小天这话之后,迅速对林小天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一下,正好我认识一个这样的人,早点安装好,明天也可以安心营业;嗯,馨儿,你先带小天和冰儿回去吧,我晚点回来。”
  
      见韩云忠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转过身忙活去了,林小天和韩馨儿对视一眼,眼眸之中皆是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这个饭店对于韩云忠而言,几乎占据了他生命之中的一半儿,所以他自然是格外的上心。
  
      三人今天逛了一天的街,此刻也感觉有些疲惫,所以韩馨儿倒是没有在意,直接让林小天开车送她们回家了。
  
      回到家中,林小天给两姐妹做了一点夜宵,两女吃过之后,林小天便有些歉意的对韩馨儿说道:“馨儿,我待会儿得出去一下,公司临时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一下,所以我可能得晚点回来。”
  
      “你要忙的话就去吧,我和冰儿没事儿的,不过你也得注意身体,别整天太累了。”韩馨儿对林小天点了点头,说完便来到林小天跟前,顺带帮林小天的衣领整理了一下。
  
      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小媳妇一般,面对韩馨儿的关心,林小天心头也不由划过一道暖流。
  
      韩馨儿越是对他好,这就让林小天心里越是感觉有些难受。
  
      毕竟他已经有了凌梦瑶和姚雨两女,如今在加上一个韩馨儿进来,对于她们而言,的确有些太不公平。
  
      林小天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在韩馨儿额头上吻了一下,笑道:“如果你们要是困了,就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回来。”
  
      离开韩馨儿的家后,林小天直接来到停车场,看着站在车门前的云伯,林小天点了点头,然后这才对云伯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覃飞他爸在淮海省有一家制药公司,而且上次还来参加过天河公司的竞标,只是没有中而已,他们公司整个规模大概不超过两个亿,而且似乎还和华北制药有一些联系,但具体的细节,我也没办法查清楚。”云伯有些歉意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闻言,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口中低声道:“华北制药……也难怪了,仅仅只是凭借他们这样一个小公司的话,断然是不可能拥有修炼者的;看来接下来也得着手准备一下对付华北制药了。”
  
      “少爷,那刘书记那边?”云伯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提醒道。
  
      云伯和林小天两人都非常清楚,他们要是接下来想要对抗华北制药的话,倘若没有刘德海的支持,这件事情恐怕有些困难。
  
      虽说文华现在已经归顺于他,但文华手里那些修炼者毕竟是刘德海给他的,如果这件事情刘德海不支持的话,只需要他的一句话,那些修炼者就会被刘德海收回去。
  
      那个时候林小天在想要对抗华北制药,就不太现实了,毕竟他在淮海省的根基还是太弱了。
  
      “刘德海那边,等明天我会亲自去拜访一下,顺带试探一下他的意思,毕竟昨天能亲自来道喜,我不相信这老家伙不知道我和他侄子之间的事情,既然如此,他还能来,那就说明至少在表面上,他对于这件事情是乐见其成的;至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现在也无法猜测出来。”林小天深吸一口气,有些感叹道。
  
      对于林小天的安排,云伯也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两人上车后,林小天则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而这次开车的却是云伯。
  
      林小天轻轻闭上双眼,将近半个小时左右,云伯便将车子开到一栋郊区外的别墅前停下。
  
      “这里不允许私家车停靠!”云伯刚将车子停下来,别墅门前的保安便走上前对两人出口说道。
  
      闻言,云伯则是将目光看向一旁闭目养神的林小天,而这个时候,林小天这才缓缓睁开双眼,然后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保安道:“你去同时一下覃叔叔,我是来拜访他的。”
  
      “请问您是?”一听见林小天说是来拜访的,两个保安面色之间也不由露出几分恭敬之色。
  
      毕竟能来拜访覃国民的人,肯定也不是寻常人物,而这样的人也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
  
      “我叫林小天。”林小天淡然道。
  
      “林……林董……”两人一听见这名字,面色之间顿时露出几分呆滞之色来。
  
      林小天如今的大名几乎可以说在整个淮海省算是鼎鼎有名的,而且偌大的一个淮海省,虽然同样的名字不止一个,但深更半夜前来拜访覃国民的人,除了天河公司的董事长之外,恐怕就没有第二人了。
  
      “我们这就通知覃董事长。”两个保安愣了一下后,便迅速转身掏出对讲机说了一下。
  
      过了不到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一个将近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缓缓朝着别墅外走来,而且跟随在他身边的正是覃飞,只是此刻的覃飞却看起来显得有些惨,面色一片红肿。
  
      不过当覃飞看见林小天那一刻的时候,那一对眼眸之中满是愤恨之色。
  
      面对覃飞的愤恨之色,林小天直接给忽视了,这样的小角色,根本不值得他多去看一眼。
  
      “林董事长深夜造访,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覃国民来到林小天跟前之后,那张有些苍老的脸庞之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对林小天笑道。
  
      “如果覃董事长的家算是寒舍的话,那我住的地方就是连寒舍都算不上了。”林小天嘴角微微上扬,对着覃国民微笑道。
  
      “我这寒舍自然是不能和林董相比的,毕竟我和林董完全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只是今天晚上林董忽然造访,是有什么事情么?”覃国民明知道林小天是来找茬的,但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小天。
  
      对此,林小天笑道:“对于覃董事长的大名小天久仰已久,正好今天晚上有一些时间,所以打算过来拜访一下覃董事长,怎么,难道覃董事长还不欢迎我吗?”
  
      “欢迎,当然欢迎,只是我妻子最近有些风寒,我担心林董进去后会被感染上。”覃国民对林小天回答道,那模样显然是没打算让林小天进去。
  
      “难道覃董事长忘了我的本职是什么吗?我是一名医生,而且要是阿姨感染了风寒,没准小天正好能帮上一些忙呢。”林小天继续说道。
  
      覃国民双眼微微一眯,看着林小天一脸坚决的模样,他知道,今天恐怕林小天这小子是非的进去不可了。
  
      而且林小天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要是覃国民在不让林小天进去,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毕竟他们和林小天的确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加上这件事情又是他儿子有错在先,他怎么说都有些说不过去。
  
      “治病就不用了,医生说只是一些风寒而已,并无大碍,我只是担心林董的身体而已;不过既然林董人都来了,那就进去喝杯茶吧。”覃国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便让开身形。
  
      对此,林小天点了点头,直接和云伯两人朝着别墅之中走去。
  
      来到屋内,林小天毫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而云伯则是始终站在林小天身后两步的位置。
  
      “这位老伯要不也坐吧,顺带喝杯茶润一下喉咙。”看见云伯的模样,覃国民忍不住对云伯出口说道。
  
      “云伯,既然主人家都开口了,我们当客人的自然不能落了礼数,正所谓礼尚往来嘛,也正是这个道理。”林小天自然知道云伯的性子,所以在这个时候也不禁对云伯开口劝道。
  
      听见林小天的话,云伯犹豫了一下,这才坐在林小天的身旁;反而是覃国民,对于林小天的话,心底却是一惊。
  
      林小天果然是来找麻烦的,一想到白天自己儿子所干的哪一件蠢事儿,覃国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见机行事;毕竟在他看来,这里可是他家,林小天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