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两百一十一章 神秘吊坠
    “啪!”野狗的话刚落下,韩馨儿直接一个巴掌狠狠落在野狗的脸上。
  
      她这一巴掌刚打下,四周二十几个小混混顿时想要冲上来,然而却被野狗制止了。
  
      “无耻!卑鄙!”韩馨儿看着眼前的野狗大声骂道。
  
      “美女就是美女,哪怕是打人,也感觉这么的舒服;不过就因为你刚刚的一个巴掌,现在我加价了,要二十万,要么给钱,要么给人,还是你们自己选择。”野狗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韩馨儿轻声说道。
  
      一旁的林小天从到场之后,就一直站在边缘,并未说话,不过到现在,林小天也总算是看明白了。
  
      韩馨儿姐妹俩之所以有这般矛盾,恐怕并非是韩云忠偏心的问题,而是韩冰儿的脸!
  
      一个人身材固然很完美,但脸丑却毁了所有,韩冰儿满脸麻子,而韩馨儿却犹如女神一般,无论身材和容貌都很完美,这种巨大的心里差距,加上又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姐,一时之间,自然是接受不了,毕竟女人善妒这个道理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我有几个问题,你能回答我一下么?”就在韩馨儿愤怒之际,林小天却缓缓来到韩冰儿跟前,轻声问道。
  
      “你是谁?”看着眼前这个并不帅的男人,韩冰儿眉头下意识的紧锁,有些不快道。
  
      “如果按照辈分的话,你应该叫我姐夫。”林小天耸了耸肩膀,望着韩冰儿满脸呆滞之色,继续道:“你之前说上次因为小涵,也和野狗出现过矛盾,然后你们赔了几万;这点没错吧?”
  
      “那又怎样?”韩冰儿语气不善道;也不知道是说林小天身为她姐夫的事情还是因为小涵的事情。
  
      “你以前经常问你姐要钱,这事儿我听你姐说了,不过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是一些便宜货,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首饰,那就说明你平时在生活上,至少是很节俭的,我说的也没错吧?”林小天看着眼前的韩冰儿继续问道。
  
      “如果你是来帮她嘲讽我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对,我就是没钱,所以才买这些地摊货的,可那又怎样,我的生活是我的生活,她的生活是她的生活,这一切和我又有什么关系?”韩冰儿此刻却有些愤怒的对着林小天大声叫道。
  
      “既然你承认了,那我们就继续说,如果你很节俭的话,每次问你姐要钱,都是三五万,这次更是高达十万,想来其中应该除了你自身之外,就是你这位姐妹出事儿,然后拿钱消灾或者玩乐对吧?”面对韩冰儿的怒火,林小天却毫不在意,继续的问道。
  
      “如果你们不给钱的话,就离开,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擦嘴。”韩冰儿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道。
  
      面对韩冰儿面色满是冰冷的模样,林小天叹了一口气,道:“到现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确是够愚蠢的。”
  
      说道这里,林小天顿了顿,见韩冰儿打算发飙,这才继续道:“既然我是你姐的男朋友,那么我就不是外人,否则的话,每次出事儿,你第一时间也不会想到你姐了,要是你真那么能耐,为什么还要找你姐来给你擦屁股?”
  
      “好,以后我绝对不会找你们!”韩冰儿死死看了一眼林小天后,随即便将目光看向一旁的韩馨儿。
  
      望着自己妹妹此刻对待自己犹如仇人一般,韩馨儿心头也有些心痛,不管怎么说,她们毕竟是两姐妹。
  
      “冰儿,小天不是那个意思……”韩馨儿连忙解释道。
  
      “是和不是,已经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现在麻烦你们离开吧。”韩冰儿甚至都未曾多看一眼韩馨儿,直接说着。
  
      “既然来了,哪有那么容易离开,韩冰儿,你别以为我傻,就凭你的话,根本拿不出十万块钱来,所以你姐既然来了,我自然不能让她离开。”一旁的野狗在这个时候却幽幽说道。
  
      而且随着他的话落下,所有小混混纷纷将大门给堵上,那意思根本就没打算让韩馨儿离开。
  
      “你!”看见这般情况,韩冰儿气的胸脯不断颤抖着,咬牙死死盯着野狗,却拿野狗没有任何办法。
  
      犹豫了一下,韩冰儿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吊坠,然后对野狗等人直接开口说道:“这东西是我无意之中得到的,曾经我在网上查过,全身都是金子,最少价值三十万,我拿这个抵!”
  
      韩冰儿的话刚落下,所有人纷纷将目光落在这块金色的吊坠上,吊坠除了全身泛着金色光芒之外,图案更是诡异无比,上面刻着一条三个脑袋的狗,每个脑袋都显得极其狰狞,就像是活物一样。
  
      原本林小天正老神自在的时候,忽然看见这吊坠后,眼中的瞳孔顿时一阵急剧收缩,一把将吊坠从韩冰儿手中抢过来,然后仔细端详了一番迅速放进口袋里。
  
      “地狱三头犬!而且还在一块金色的吊坠上刻着,难道是……”在心里,林小天满是惊骇。
  
      “你干什么?”韩冰儿见吊坠被林小天抢了,顿时大怒道。
  
      “自己被人卖了都还不知道,现在还好意思对着我和你姐发火,难道你就从未想过,每一次出事儿,几乎都有你这个好姐妹在一旁么,而且今天晚上为什么野狗会出现在这里?上次可以说是巧合,那这次呢?而且野狗也是见过你的,为什么要骚扰你?做事情之前,你能动动脑子吗?”林小天这次脸上没有半点笑容,有的仅仅只是一片森冷之色。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一旁的小涵听闻林小天的话,面色大变,一脸怒意的盯着林小天大声叫道。
  
      原本有些愤怒的韩冰儿,此刻见小涵如此大的反应,顿时愣了一下,然后面色有些呆滞,脑海之中不断的回忆种种。
  
      她和小涵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认识的,当时她在外面被几个小混混欺负,然后小涵出手救了她,那次之后,她就主动告诉了小涵关于家里的情况,慢慢的,两人关系就越来越好。
  
      只是好景不长,随后的时间,小涵就带她开始混社会,经常逃课不去学校,每次出事儿小涵都让她第一时间给她姐打电话要钱。
  
      “小……小涵,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韩冰儿此刻也忘了刚刚那吊坠的事情,双眼无神的望着小涵呢喃道。
  
      感受着韩冰儿的神色,小涵张了张嘴,有心想解释什么,但她知道,这一切都被韩冰儿看穿了,任由她怎么解释都没用。
  
      “既然被你看穿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在这个社会上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那就不能相信任何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天真;有这么好的一个家庭,非要傻乎乎的跟着我们一群穷人瞎混。”小涵面色恢复平静,带着几分不屑之色看着韩冰儿说道。
  
      听闻这番话,韩冰儿面色变得更加苍白无力,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人,却从一开始都在欺骗她。
  
      为的只是想让她从她姐姐韩馨儿哪里骗钱而已。
  
      “你们太过分了,我要报警!”韩馨儿反应过来后,双眼扫视了一眼场中所有人,最终将目光停留在野狗身上,满脸愤怒之色。
  
      “报警?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们怎么报警?反而倒是你们,现在如果不赔二十万外加那个吊坠的话,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野狗面色也变得有些阴冷起来,对着韩馨儿以及林小天三人沉声说道。
  
      而且在他的话刚落下之后,野狗的手下便将包间门悄无声息的关上。
  
      看见这一幕,林小天直接将外套脱下来,然后披在韩馨儿的身上,微笑道:“不用担心,我来处理就好了。”
  
      林小天刚转身,一个小混混直接手持一个酒瓶狠狠朝着林小天脑门砸来。
  
      看见这一幕,韩馨儿姐妹俩面色顿时有些苍白,不管怎么说,林小天都是因为她们俩才会惹上这些麻烦的。
  
      而且在两姐妹看来,林小天肯定不是二十几个人的对手,更何况房间还这么小。
  
      砰!
  
      预料之中酒瓶碎裂的声音并未响起,林小天一脚将其踹飞后,一条腿横扫出去,五六个人顿时重重砸在墙壁上。
  
      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二十几个小混混无一例外,全部都躺在地上哀嚎不止,而林小天却毫发无损。
  
      望着这一幕,韩馨儿姐妹俩傻眼了,野狗也傻眼了。
  
      “你……你不能动我,我可是文化社的人!”野狗见林小天一步步朝着他走来,面色顿时有些惊恐的说道。
  
      “文化社?”林小天听见这个名字,顿时愣了一下,脚步也不由停止下来。
  
      “对,就是文化社,难道你不知道如今整个省城之中,最牛的就是文化社了么,连洪兴帮以及德云社都被他们给吞并了,要是你动了我,我们文化社后面的数千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野狗看见林小天停下脚步,以为林小天忌惮了,心里顿时露出一抹喜色,连忙坐直腰板,一脸自豪。
  
      “既然你是他的人,那我就让他来处理好了。”林小天听闻野狗的话之后,直接掏出手机给文华打了一个电话。
  
      “小文,我现在正在淮海大学附近的一个ktv之中,刚刚几个小混混说是你的人,所以这事儿你自己来处理吧。”林小天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你特么蒙谁呢,小子,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赔钱外加那个吊坠,你就别想走,否则的话,我立马给我们大哥打电话,保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野狗压根儿不相信林小天会认识文化社的文华。
  
      “小天,要么算了吧。”在这个时候,韩馨儿一脸担忧的对林小天说道。
  
      毕竟林小天刚刚也揍了二十几个人,要是将事情闹大,他们也不占理。
  
      而且只是一件小事情,实在是没必要将动静闹大。
  
      “我说了,这事儿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没事儿,先说说你妹妹的事情。”林小天对韩馨儿笑了笑后,便直接来到韩冰儿跟前,直接掏出一张金卡递给韩冰儿道:“这张卡拥有五千万透支额度,而且是免息的,里面本身大概有着一两千万左右,这钱就当作是我这个姐夫给你的见面礼,但关于那个吊坠的事情,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么?”
  
      “没……没有了……”韩冰儿看着林小天眼前这张卡,面色顿时有些呆滞。
  
      哪怕是她爸以前有钱,但她也知道,想要让她爸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公司肯定会周转不过来。
  
      虽然这卡只有一两千万,但可以透支五千万,也就代表这张卡本身的价值乃是六七千万,这对于韩冰儿而言,一辈子都没想过可以拥有这么多钱。
  
      “很好,既然没有了的话,那么以后这事儿你就当没发生过,而且你也从来不知道这东西也没见过,否则的话,下次恐怕就不仅仅只是小麻烦,而是生命危险,哪怕你不为自己,也为你姐姐还有你爸着想一下。”林小天面色凝重的对韩冰儿说道。
  
      “小……小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一旁的韩馨儿面色也有些苍白,能让林小天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块吊坠显然不是寻常的东西。
  
      “你们俩就当完全不知道这事儿吧,有些东西知道多了,不是一件好事情,更何况我现在也不太确定。”林小天苦笑一声,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