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连杀四人
    就在双方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酒吧外面却忽然响起一阵阵警笛的声音。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双手举到头顶一个个走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就开枪了!”警笛刚刚响起,接着又是一道巨大的声音传来。
  
      酒吧之中的所有人听闻这一道声音,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是你叫的警察?”洪文强死死盯着德云社的社长沉声说道,他的那一对眼眸之中却满是一片阴冷之色。
  
      “不是我。”德云社的社长眉头紧锁,看着洪文强那满是杀意的目光,冷冷回答道。
  
      两人说完后相互对视了一眼,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外面,望着四周全是特警,在这一刻,两人神色不由微微一变。
  
      出动这么多特警,显然这次不是跟他们闹着玩的,而且双方之间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叫警察来的;更别说是特警。
  
      所以在这一瞬间,两人都反应过来,这一次他们显然是被人给阴了,但究竟是谁,恐怕还得到了警察局才能知道。
  
      虽说他们身后都有人,但如今死了人,性质就不一样了,要是他们拒绝的话,恐怕这些特警就会瞬间将他们打成塞子。
  
      “帮主,肯定是他们这些孙子干的,要是我们去警察局的话,到时候恐怕……”老鹅在一旁咬牙对洪文强说道。
  
      随着老鹅的话落下后,德云社的所有人也显得有些愤怒,一时之间双方再次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所有人全部放下武器!”洪文强转身看着满脸愤怒的老鹅,有些不快的吩咐道。
  
      要是换做平时的话,恐怕老鹅早就反应过来了,但现在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让他很不满意。
  
      但现在并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在洪文强说完后,德云社的社长也纷纷命令手下放下手中的武器。
  
      等到所有人全部走出酒吧后,丁文扫视了一眼两人后,便直接对身旁的手下命令道:“将他们四人全部拷上,至于其余人也带到警察局去,然后通知下医院那边过来收拾下尸体。”
  
      德云社的社长以及他身边那个中老年人还有洪文强、老鹅四人全部被拷上,而且这四人全部都被丁文带到了他的那辆车上。
  
      “你就是那位刚上任的局长?究竟是谁命令你这么做的?”洪文强刚上车,便死死盯着丁文寒声问道。
  
      “这个问题还是等你们到了警察局在问吧。”丁文冷冷扫视了一眼洪文强,随即便将几人全部押上车。
  
      丁文他们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不到十分钟左右全部都离开了。
  
      因为这里是洪兴帮的地盘,先前爆发的那场矛盾,让这几条街上都空无一人,而这也正是林小天要的效果。
  
      “你觉得凭借这一副小小的手铐就能拷住我们吗?”随着车子缓缓行驶起来,德云社的社长眼中寒光跳动,对着正在开车的丁文冷冷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既然上了这辆车,你们就别想离开了。”丁文却笑了笑,并未理会对方。闻言,德云社的社长眼里的一抹杀意一闪而过,然而就在他刚刚运转体内力量的时候,下一刻,他的面色忽然升起几分惊骇之色。
  
      “怎……怎么会这样?”德云社的社长此刻感受到全身疲软无力,原本恐怖的力量却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知道寒心蛊吗?”就在这个时候,副驾驶座位上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警察忽然轻声开口对后座上的几人淡然说道。
  
      听见这一道声音,几人愣了一下;紧接着,老鹅便有些震撼的对这道身影说道:“寒心蛊!一旦中蛊者可以让其短时间内失去所有的力量!”
  
      “咦……”听见老鹅的回答,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忍不住有些诧异;随即便继续说道:“那你们知道同心蛊吗?”
  
      “同……同心蛊……”老鹅这次听闻这个名字,面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惨白。
  
      不过此时德云社的社长可不管什么同心蛊了,既然老鹅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失去力量的,那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力量。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恢复过来?”德云社的社长直接对老鹅沉声问道。
  
      “三天之后!”老鹅苍白的脸庞上毫无血色。
  
      在这一刻,他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而且他弟弟胡子的死亡,恐怕也和眼前这个神秘人有关。
  
      “我弟弟是你杀的?”老鹅声音有些颤巍巍的对其问道。
  
      听闻这个问题,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人这才缓缓转过身,嘴角习惯性的上扬,然后微微笑道:“不错,的确是我杀的。”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洪文强一看见对方的模样,顿时愤怒的吼道。
  
      “你是天河公司的前任董事长林小天!”德云社的社长死死盯着林小天说道:“可我却想不明白,你身为一个商人,我们也未曾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们?”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想要吞并掉淮海省的地下势力!”林小天如实道。
  
      望着林小天那张平静的神色,洪文强直接怒道:“就凭你,想要吞并淮海省的所有地下实力,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要是在这之前,你们何曾想过如今会变成我的阶下囚?要是你们四个人死了,那么接下来不管是洪兴帮还是德云社,都会变成一盘散沙,那个时候我在吞并你们的势力,还有什么问题吗?”林小天有些怜悯的看着几人。
  
      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既然他敢这么做,肯定是有着计划的;但一个人哪怕是到绝境的时候,依旧不会承认自己陷入了绝境,因为他们总以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但很可惜,这些都是妄想而已。
  
      “你……你要是杀了我们,你也跑不掉的,有些人,你永远都不敢去得罪,而且除了我们,在淮海省还有华北制药,他们你更加无法将其吞并!”德云社的社长看着林小天不屑的说道。
  
      “我林小天连凌家、吴家、杜家、童家都敢得罪,还有什么不敢得罪的?而且我现在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等我将你们收拾了之后,接下来就会轮到华北制药,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这点你们倒是不用担心。”林小天轻描淡写道。
  
      而且说道这里,顿了顿,便直接掏出一把手枪指着几人,叹息道:“好了,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你们也知道了,接下来你们就可以安心离开这个世界了。”
  
      “不……不要,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求你不要杀我……”看着林小天手中那黑漆漆的枪口,洪文强在也没有了先前的大佬风范,有的只是一个中年人在临死之前的挣扎而已。
  
      “你可以放心,至于你的妻儿,我不会去动他们的,在这点,至少你们应该感谢我。”林小天说完,直接连开几枪。
  
      每一颗子弹都是位于身体要害的边缘,使得几人看起来就像是被乱枪打死的一样。
  
      一旁正在开车的丁文看着林小天毫不犹豫的杀了几人,心神也忍不住微微一颤,到现在他才逐渐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乃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但他现在已经上了贼船,已经无法下船了,所以这条路他只能继续走下去。
  
      “伯父,接下来恐怕得让你受点委屈了;事后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应该知道如何回答吧?”林小天见几人都死翘翘后,这才转过身对一旁的丁文歉意说道。
  
      “我知道,不管是什么人,到时候我就说是有群众报警死了人,然后我才出动警力的,但他们在半路上打算袭警,所以我才无意杀了几人。”丁文面色带着几分苦涩。
  
      见丁文如此识趣,林小天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直接拿着手枪在丁文的手臂以及小腹连开了两枪。
  
      做完这一幕后,林小天看了一眼路旁漆黑的树林,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打开车门然后跳了下去。
  
      他刚跳下车,丁文便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前方的所有警车也纷纷停下。
  
      “丁局长,怎么回事儿?”特警队的队长迅速来到车前,看着满身鲜血的丁文,面色顿时大变。
  
      “我刚刚押送他们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忽然他们挣脱了手铐,然后朝着我开了两枪,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手枪自卫……”丁文身体趴在方向盘上,双手死死捂住小腹的伤口,虚弱的对其说道。
  
      特警队的队长看了一眼车内已经死掉的四人,面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
  
      他自然知道这几人是什么人,原本今天晚上他是不想出动的,但丁文毕竟是局长,而且事先只是告诉他,有群众报警,说是酒吧内有大规模的斗争,而且还死了好几个人。
  
      如此之下,他才出动特警的,但来了后才发现竟然是德云社以及洪兴帮的大佬;但他人都来了,所以也只好按照丁文所说的去做。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此刻竟然在半路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旦德云社和洪兴帮的老大死了,那么接下来淮海省的省城恐怕又将会陷入一场大混乱之中。
  
      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他,哪怕是上面的人也不想见到,但这件事情总归也不是丁文的错,毕竟他也是为了自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