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触即发
    在林小天他们离开酒吧后,双方打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才发现胡子早就已经死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W.K.A.N.S.H.U.G.E.La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老鹅忽然站出来对着所有人大声吼道。
  
      这次的事情固然是因为双方的少爷因为一个女孩发生矛盾,才打斗起来的,但大家都知道,哪怕是没有这件事情,他们双方之间的矛盾也已经无法调节了。
  
      但打斗归打斗,但要是杀死了双方之中重要的人,这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以前大家小打小闹,死掉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倒是无所谓。
  
      胡子在洪兴帮之中乃是洪文强的左膀右臂,一旦胡子死了,接下来双方之间恐怕就会发生死斗了。
  
      “老鹅,今天只是孩子们的胡闹而已,你们也没必要动用这些人吧,难道是欺负我们德云社没人吗?”随着老鹅的话落下后,场中逐渐陷入平静之中,一个中老年人缓缓站出来,看着眼前的老鹅却没有半点忌惮之色,反而是冷声质问道。
  
      “胡子死了!”老鹅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中老年人,寒声说道。
  
      随着他这话一出,场中所有人都忍不住呼吸一滞,胡子是什么人,不管是洪兴帮还是德云社的人,都非常的清楚。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风云人物,此刻竟然死了……
  
      顺着老鹅的视线朝着一旁看去,只见地面上赫然躺着胡子的尸体,而且在他的后心之中,一把短刀直接刺入进去。
  
      哪怕是临死之前,胡子那一对眼睛之中依旧是露出愤怒、不甘之色。
  
      “老鹅,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是我们德云社的人干的?”中老年人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沉声对老鹅问道。
  
      胡子的死亡,几乎代表着双方接下来会陷入不死不休的境界,这样的事情不管是洪兴帮还是德云社都不愿意看见。
  
      但此时木已成舟,谁都无法去改变。
  
      “今天虽然人很多,但刚刚胡子出来的时候,对上的也仅仅只是你们德云社的人,而且我要是看的不错,这把短刀应该也是你们德云社的吧?”老鹅寒声说道,那一对眼眸之中,却满是杀意。
  
      在洪兴帮之中,除了洪文强之外,恐怕谁都不知道胡子乃是他的弟弟,虽然两人同母异父,但从小到大,两人的关系极好;如今德云社的人杀了他的弟弟,老鹅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德云社的人。
  
      “那把短刀的确是我们德云社的人,但我们德云社的人也不是不知道轻重,这样的事情绝非我们的人所为!”中老年轻人咬牙对老鹅回答道。
  
      “胡子的实力,我想你应该也清楚,在场中一些普通人自然是不可能将其杀掉的,而且能让胡子悄无声息的被杀掉,实力也是极其之高。”说道这里,老鹅微微一顿。
  
      紧接着便不等对方开口,他继续道:“而且胡子乃是我的亲弟弟!”
  
      “嘶!这怎么可能,你们……”这个中老年人一听老鹅这话,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面色之间满是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但他却能从老鹅那愤怒以及充满杀意的目光之中感受到,恐怕老鹅所说的都是真的。
  
      在整个洪兴帮之中,除了洪文强的权利最大之外,剩下的就是老鹅了。
  
      加上现在又是在洪兴帮的地盘上,如果老鹅发狂,他们今天所有人恐怕想要离开,都有些困难。
  
      面对胡子的死亡,他此刻却没有任何的言语来解释,毕竟短刀乃是他们德云社的,而且场中除了他们双方之中的修炼者,其余人不过只是普通人,想要这般无声无息杀掉胡子,那些普通人根本无法做到。
  
      加上胡子又是老鹅的亲弟弟,老鹅更加不可能为了陷害他们德云社从而杀掉自己的亲弟弟;而且这样做的话,对于洪兴帮也没有半点好处,反而还会损失一名大将。
  
      所以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他们德云社干的,恐怕这个黑锅今天都得他们德云社来背了。
  
      “给社长打个电话。”中老年轻人犹豫了一下后,这才对身后的手下吩咐道。
  
      见状,老鹅也没有多说,也对身旁的人点了点头。
  
      将近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洪兴帮以及德云社的两大巨头纷纷到场,而且带来的还有众多强大修炼者。
  
      在酒吧对面的咖啡厅之中,林小天、文华以及云伯看见这一幕,嘴角纷纷露出一抹笑意来。
  
      “天哥,真没想到你连胡子都能杀掉,这未免也太厉害了一点吧。”文华满脸红光,一脸激动的对林小天说道。
  
      以前,他从未想过能将洪兴帮以及德云社都给吞并,但现在,这个梦想却距离他越来越近。
  
      虽然他知道,这一切最后或许都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文华这辈子本身就是从一个小混混出生的,要是生平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他也足矣了。
  
      “厉害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这些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人呐,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想要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就看你的心有多大,这些势力对于我而言,不过只是一块踏脚石而已,以后终归还是会属于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林小天转过头,平静的看着眼前的文华说道。
  
      在这一刻,文华整个人不由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林小天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竟然最后都没想过要这些东西,要是换做任何人可能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但他跟随林小天的这一段时间以来,虽不说彻底的了解林小天,但他也知道林小天是一个能说到就做到的人。
  
      而且越是和林小天接触,他越能感受到林小天的恐怖;对于这样一个人,如今一个小小的淮海省自然是不可能满足于此的。
  
      想到这里,文华忽然下定了一个决心,满脸认真的看着林小天道:“天哥,既然你说心有多大,身就有多大,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想站在这个世界的舞台!”
  
      望着文华此刻的模样,林小天也不由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这些东西文华会过很久之后才明白。
  
      但他却没想到文华竟然转眼之间就反应过来了。
  
      “心有多大,身就有多大,这点固然不错,但能不能达到那样的层次,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通过自己努力去争取的。”林小天深深的看了一眼文华,便将目光重新聚集在对面的酒吧。
  
      看着林小天那张平静的侧脸,文华双眼转动了几圈,这才逐渐将眼中的火热湮灭下去。
  
      林小天说的的确不错,一个人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那就得付出相应的努力和代价,而他自然也不例外,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天上永远都不会白白掉下馅饼。
  
      酒吧之中,洪兴帮的帮助以及德云社的社长先后到来,当两人看着地面上躺着的胡子,面色皆是一变。
  
      德云社的社长未曾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他一眼就能看见胡子身后的短刀乃是他们德云社专属的;这点他相信洪文强也能看出。
  
      他们德云社固然比起洪兴帮要强大很多,但要是真正火拼起来,最终只会落下两败俱伤的结果。
  
      而且这样的事情,也绝非上面愿意看见的,一旦大规模开战,最终双方都不会落下半点好处。
  
      “老洪,你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让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你想想,上次那批货被人抢,你我都在场,而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完全没道理这么做,毕竟对我们而言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德云社的社长带着有几分难看的面色对洪文强沉声说道。
  
      但洪文强却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是冷笑道:“在整个淮海省,能有这样能力杀掉胡子的人,不超过十个,而且这把短刀本身就是你们德云社的,如果是别人做的,那么今天这事儿纯属意外,难不成对方还天天守在这个小酒吧之中等这样的事情发生?”
  
      面对洪文强的反问,德云社的社长却没有半句话可以反驳,虽然他隐隐感觉到这一切的确有人在背后故意操控,但现在他却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
  
      如今死的人是洪兴帮的胡子,不是他们德云社的人,所以接下来洪文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那按照你的意思,这件事情铁定挂在我们德云社头上了?”虽说这件事情他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他也明白,此时根本不是说这事儿的时候,而且洪文强也不会听他说下去。
  
      “我们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今天你让他也死在这里,我们双方之间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以后依旧井水不犯河水,否则的话,今天恐怕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了!”洪文强指着德云社之中先前那个中老年人冷冷说道。
  
      这个中老年人除了实力比较恐怖之外,更是德云社的顶梁柱,如果他一旦死了,那么德云社的力量就会削弱一半。
  
      这样的结果他自然不会允许发生的;但此刻他要是不答应,恐怕按照洪文强的性子,今天是真的不会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