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李丹丹的往事
    两人吃晚饭的时候,对于之前那暧昧的一幕似乎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去提及。
  
      这件事情对林小天而言,不过只是一时冲动而已,既然过了就过了,也无需去多想。
  
      人体仿真技术让李丹丹研究出来,饭后,林小天便给韩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有时间回国一趟。
  
      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早的时间,林小天刚起床洗漱完,打算到楼下活动一下身体,刚下楼就看见李丹丹提着一个行李箱。
  
      “你要去哪儿么?”林小天看着李丹丹有些疑惑的问道。
  
      闻言,李丹丹脸上顿时露出几分黯淡之色,强撑着一丝笑容对林小天点点头道:“我得回家一趟,我妈生病了。”
  
      当初入职的时候,林小天是看过李丹丹的简历,知道她家就在淮海省下面的一个小县城里,距离省城也并不是很远。
  
      “那我送你回去吧,正好这两天也没什么事情,而且没准我还能帮上一些忙;毕竟我可是一名医生。”林小天笑笑道。
  
      就在李丹丹还有些犹豫的时候,林小天一边朝着楼上走去,一边对李丹丹说道:“我去换一套衣服,你等我一下。”
  
      看着林小天的背影,李丹丹的那一对眼眸之中升起几分复杂之色。
  
      昨天晚上两人那一幕,哪怕是到现在,一直都还历历在目,这是李丹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感觉,但她却知道,林小天这样的人,仅仅凭借她是无法将其给拴住的。
  
      这次她打算回家,除了是看望母亲之外,其次便是好好思索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但她却没想到林小天这般坚持要送她回家,对此,李丹丹也有些无可奈何。
  
      很快,林小天就换好衣服,然后来到楼下直接帮她将行李箱提到后备箱之中放好。
  
      “林董,你真的没必要送我回家的,我自己回家就行了。”刚上车,李丹丹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林小天出口说道。
  
      “我也是闲着无聊,正好出去转转,顺带看望一下某个人。”林小天说道这里的时候,眼里也不由露出几分伤悲之色。
  
      李丹丹的家在淮海省桐淮县;而那里便是他前世从小长大的地方;如今来到淮海省这么长时间了,林小天迟迟没有去拜祭一下老头子,不是因为他不想去,而是他不敢去。
  
      老头子的死亡,在他心中一直都属于一个巨大的创伤;一个人不管外表有多么的坚强,始终都有脆弱的一面,而林小天也不例外。
  
      “林……林董,你在桐淮县也有亲朋好友吗?”感受到林小天那一对眼眸之中露出的几分悲伤,李丹丹美眸之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是啊,不过他已经去世好长一段时间了,我来淮海省也这么久了,这次送你回去正好去拜祭一下吧。”林小天轻声说道,至于先前的悲伤情绪却一下子被他收起来了。
  
      林小天虽然嘴上说的很轻松,但作为一个女孩,心思总归是要细腻一些,她自然能感受到那个人对林小天而言,肯定很重要。
  
      “而且以后也不用叫我林董了,在外面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小天吧;老是这么叫,我听着也不太习惯。”林小天说完,便认真的开着车。
  
      场面一下子陷入到尴尬之中,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桐淮县距离省城说远不远,但说近也不近,花费了半天的时间,两人这才来到桐淮县。
  
      “小……小天,要不我先陪你去拜祭吧。”到了桐淮县后,李丹丹终于鼓起勇气对林小天说道:“我妈的病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用了,人都死了,早点和晚点去没有多大的区别,先去医院吧。”林小天笑了笑,并未在意。
  
      见林小天这么一说,李丹丹也不好在多说,只好点了点头。
  
      车子开到桐淮县人民医院后,刚踏入病房,李丹丹便直接朝着一张病床飞扑过去。
  
      “妈,你没事儿吧?”来到这张病床前,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一个中年女人,李丹丹连忙关心道。
  
      “妈没事儿,你也知道,这都是老毛病了;这事儿肯定是你爸告诉你的吧?我都嘱咐过你爸了,让你好好工作,不要为这些事情担心。”中年妇女白了一眼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但那一对眼眸之中还是升起几分喜悦之色。
  
      看着病房之中的一家三口,林小天双眼不由一愣,亲情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是最宝贵的东西。
  
      虽说这一世他有了父母以及妹妹,但前世唯一的亲人如今却早已离开,曾经几何,老头子也是如此的宠溺他。
  
      “小丹,这位是?”片刻后,李父这才察觉到站在病房门口的林小天,眼中带着几分诧异之色。
  
      “伯父你好,我叫林小天,以后叫我小天就行,我是小丹的同事。”林小天说着,便将手中的果篮提了进来。
  
      “原来是小丹的同事啊,赶紧进来坐吧,听说你们公司是一家大公司,能进去的一定很了不起。”李父接过果篮后,立马笑着对林小天回答道;只是那一对双眼却不断的打量着林小天。
  
      一旁的李丹丹感受到她父亲的目光,哪里还看不出来,肯定是二老误会了。
  
      “爸,你不要误会了,小天可是我们公司……”不等李丹丹说完,李父直接打断李丹丹的话道:“我误会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再说爸也没说什么不是。”
  
      被李父这么一说,李丹丹脑海之中立马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旖旎,面色微微一红。
  
      看着自家女儿的模样,作为父母,哪里还不明白女儿的心思。
  
      这么多年来,女儿都没有找过男朋友,虽然他们心里也有些着急,但当父母的,始终都是担心子女上当受骗。
  
      “小天啊,你家住在哪里?要是不方便说的话,就当伯父没问好了。”李父脸上堆满笑容,对林小天缓缓问道。
  
      林小天何曾看不出二老的心思,但偏偏这事儿他也不好解释,要说没关系;未免太不给李丹丹面子了,但要说有关系,还真有那么一丁点关系。
  
      “我家在东南省风林县底下的一个小山村里。”林小天如实道。
  
      “小山村啊……”听见林小天的回答,李父似乎有些不太满意,不过紧接着便继续说道:“小山村好啊,安静、悠闲;最关键的是人老实;毕竟人还年轻嘛,只要肯努力奋斗,将来总归会出人头地的。”
  
      “爸……”见自己的父亲越说越离谱,李丹丹有些娇嗔道。
  
      二老或许不知道,但李丹丹可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以前的上河村说是一个小山村,倒是无可厚非,但如今的上河村俨然已经有着国内第一村的趋势,其中林小天动辄就是砸进去数十亿,这可不是一个小山村。
  
      而且林小天如今的地位,估计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无法达到。
  
      就在李丹丹刚想要解释一下的时候,病房门口忽然响起一道关心的声音道:“阿姨,你没事儿吧?一听说你生病了,我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第一时间赶过来探望你;嗯,这病房也太小了,要不我让医院重新安排一个高级病房吧?”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去,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身着一套西装,迎面朝着几人走来。
  
      “不用麻烦了,秦明,我在这里挺好的,人多点,大家还能说说话聊聊天。”李母看见秦明,连忙摆手说道。
  
      “小丹,你也回来了?”秦明也没有坚持,看见眼前的李丹丹,眼里顿时露出几分喜色。
  
      “你怎么来了?”李丹丹有些厌恶的看着秦明说道。
  
      一年前,秦明疯狂的追求她,那个时候李丹丹虽然对他没有什么感觉,但身为一个女孩,这辈子几乎是谁对她好她就会跟着谁;只是后来有一次两人约会,李丹丹偶然之间发现秦明这家伙已经结过婚了,所以从那一刻,她就在也没有理会过秦明,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如此的锲而不舍。
  
      “小丹,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我对你绝对是认真的。”秦明看着李丹丹那有些厌恶的目光,连忙说道。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请你离开。”李丹丹直接回道。
  
      看着这一幕,一旁的二老也有些尴尬,李丹丹不在的时候,这一年的时间,秦明也帮了他们家很多,但从心而论,至于女儿感情的事情,他们更加倾向于让女儿自己选择。
  
      所以此刻他们也只好闭嘴不谈,免得惹来女儿不快。
  
      “你好,我是桐淮县秦氏连锁火锅的总经理,一天我们公司能创造高达十万的销售额,当然,我这话也不是挤兑你,我只是让你明白,我们之间是无法比拟的,只有我才能给小丹幸福。”秦明却未曾回答李丹丹,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一旁的林小天认真说道。
  
      面对秦明赤果果的鄙夷,李丹丹蹭的一下站起来,怒视着秦明斥责道:“你闹够了没有?”
  
      “小丹,我已经和她离婚了,这点你爸妈他们也知道;你离开的这一年里,几乎都是我一直帮衬着你们家……”面对李丹丹的愤怒,秦明苦笑一声,对着李丹丹解释道。
  
      听闻这番话,林小天也终于是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不过他却并未多说什么,这些都只是李丹丹的事情,他一个外人始终不好插手。
  
      “秦明,好啊,你终于让老娘逮住了,果然是为了这个狐狸精和老娘离婚的。”就在这个时候,病房外再次冲进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直接指着李丹丹的鼻子大骂着秦明。
  
      面对这一幕,秦明也有些懵,似乎未曾预料到这一幕。
  
      “你个骚.货,仗着自己有点姿色,就想在外面勾搭男人,你还要不要脸啊?不过想想也是,就凭你们这样的穷人,想要变富也只有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但老娘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麻雀哪怕是飞上了枝头,也永远是麻雀。”女人骂完秦明后,就立即对李丹丹骂着。
  
      “够了!”秦明看着李丹丹贝齿死死咬住红唇,满是委屈的模样,顿时对前妻大声呵斥道。
  
      “你给老娘闭嘴,你信不信老娘立马上法院起诉你,到时候家产一分都没有你的!”女人此话一出,秦明顿时焉了;不敢在言语什么。
  
      见秦明不在开口,女人将目光转向李丹丹,继续骂道:“老娘不管你给她灌了什么**汤,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贱.人;老娘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这辈子你活该只能当小三,而且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只能白白被人上!”
  
      此话一出,李丹丹眼角顿时流出两行泪水,满是委屈,她一个未婚的大姑娘,如今被原配找上门,而且还是在医院之中,指着鼻子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承受下来。
  
      要是这件事情处理不好,那么以后李丹丹就会永远背负这样一个骂名。
  
      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她的错,当初要不是秦明疯狂追求她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当了婊.子,就不要想着立牌坊,既然自己做了的事情,难道还怕别人知道吗?老娘今天没把你脸给撕烂就足够给你面子了,不要给脸不要脸。”女人肆无忌惮的说着李丹丹。
  
      “够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女儿,当初明明是你老公来追求我们家小丹的,而且我们小丹事后得知他有妻子就立即离开了桐淮县前往省城了,我女儿是清白的!”躺在病床上的李母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对着这女人大声解释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既然勾搭了难道还怕承认?我都为你们两人感到丢脸,有这样一个女儿,还不如没有呢,生下来也只知道祸害别人的家庭,自己找不到有钱的男人就想着去勾搭别人的男人,真是无耻之极。”女人肆无忌惮的骂着,却让二老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来反驳对方。
  
      虽然这件事情和林小天一开始没有什么关系,但此刻看着李丹丹那柔弱无助的模样,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