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鹬蚌相争
    网络信息大爆炸,谁都谈不上孰好孰坏,但至少对于如今的林小天而言,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不管郑无名身后拥有多大的背景和能量,强上无辜女孩,外加贪污上亿,这两条罪名无论是那一条,都没人能保住他。
  
      所以林小天在将剪辑后的视频以及账单证据交给小七,小七在网上疯狂的发布,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次日一大早,在郑无名的家中纪检委以及警察纷纷到场。
  
      除了被双规之外,警方还在进行调查;一旦证据确凿,那么郑无名这辈子恐怕都只能在监狱之中待着了。
  
      而丁文虽说以前没有任何的背景,但借着这次郑无名的落马,他这个当了几十年的副局长,也算是熬到头了,直接上位成为正局长之位。
  
      有些东西,并不是说有着权利就能只手遮天,同样的,上面也会考虑底下的人这些年的政绩。
  
      而丁文无权无势,但这么多年来,也理应该上位,虽说他的上位让很多人有些不太满意,但也有很多人都在开始拉拢他。
  
      此时的丁文,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不威风;但他却始终都记得这一切都是林小天给他的,要是没有林小天,恐怕他到现在还始终是一个被郑无名永远打压的副局长。
  
      “小天,这次说好了我请客,你可不能跟我争啊。”在一家四星级酒店之中,丁文红光满面,豪气的对林小天说道。
  
      他这话一说,丁母以及丁蕾嘴角都挂着几分浅笑,而且丁蕾的那一对美眸之中看着林小天却满是好奇之色。
  
      都说一个男人能让一个女孩陷入进去,那么最开始的必将是好奇;而眼前的丁蕾对于感情的事情一无所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既然伯父想请客,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毕竟免费吃大餐这种事情,恐怕没有谁会不愿意。”林小天笑了笑,道。
  
      “哈哈,那今天你来点菜吧;好久都没有这么舒坦过了,真是畅快。”丁文大笑一声,直接将菜单递给林小天。
  
      林小天也并为拒绝,拿过菜单,看着上面高昂的价格,却没有任何的动容。
  
      随便点了十来道菜后,林小天顺带要了两瓶红酒。
  
      “小天,既然是伯父请客,你怎么老是点素,不点肉啊,我来点几道肉菜吧,正所谓有酒无肉,太煞风……”丁文最后一个‘景’字还没有说完,面色顿时微微一变。
  
      菜单上一盘土豆丝,都是两百块一盘,一盘肉动辄就是几百上千,他虽然现在高升了,但一个月工资撑死也不过三四千块钱而已,先前林小天点的那些菜几乎都快两千了。
  
      毕竟他和林小天不同,这些工资还要应付一家人的开销。
  
      “那就在来一盘鱼吧,这东西分量比较足。”丁文有些肉疼的对服务员说道。
  
      一顿饭,吃了两千多块,也无怪他会心疼了,但先前话都说出去了,这个时候总归不好让林小天来买单,而且这次要不是林小天,他也不会坐上局长这个位置。
  
      “小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难道天河公司就真的这样出售给海投了?这可是一个赚钱机器啊,这么出售给别人,未免太过于可惜了。”放下菜单,丁文有些好奇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过习惯了穷苦日子的丁文,自然很清楚钱意味着什么,特别是这次郑无名父子俩的威胁。
  
      “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伯父应该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赚钱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能太过于让别人眼红,否则的话,麻烦不断;有时候钱够用就行了,没必要那么贪心。”林小天笑着解释道。
  
      “还是小天你看的开啊,要是换做其余人,恐怕是打死都不会撒手的。”丁文也有些感叹道。
  
      不过一想到林小天的身份,他也就释然了,作为龙门的一名成员,加上林小天的身价,不缺钱是肯定的,所以也就没必要去招惹别人的眼红。
  
      “来,吃菜。”饭菜端上来后,丁文笑着对林小天说道。
  
      酒过三巡,饭也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丁文正打算去买单的时候,服务员却告诉他,林小天早就将单给买了。
  
      对此,丁文面色也不禁有些尴尬,先前还有些心疼钱,结果林小天早就将单给买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和小天还有点事情谈。”回到包间之中,丁文直接对丁母以及丁蕾吩咐道。
  
      “让云伯送她们回去吧,这样安全一点。”林小天道。
  
      “也行。”丁文想了想,如今刚坐上这个位置,还没有彻底坐稳之前,总归是有些人觊觎他的,而且关乎母女俩的安全,丁文自然没有拒绝。
  
      三人离开后,丁文便看着林小天正色道:“小天,你之前说想对付洪兴帮,这两天我也帮你搜集了一些资料,这洪兴帮的众多枪支都是从国外运送来的,而且还和省长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得从长计议?”
  
      “丁局长,既然我决定做的事情,那么你难道认为在这之前我没有调查过么?在这个世界上,天上永远不会白白掉下馅饼这样的好事情,对洪兴帮而言是如此,而对我们也是如此。”林小天眼神也满是一片认真的看着丁文缓缓说道。
  
      此话一出,丁文面色微微一变,从他认识林小天开始,几乎一直都是称呼他为伯父的,但此刻一句丁局长,显然是在提醒他不要太过于得意忘形了。
  
      林小天可以将他拉上这个位置,但同样也可以将他给拉下来,这就是林小天这一层身份的恐怖之处。
  
      但凡是当官的人,又有几个是清白的?这点林小天清楚,丁文也清楚。
  
      沉默片刻,丁文脸上重新挂起笑容,然后对林小天说道:“是是是,小天教训的对,像这些人渣,就应该将其全部抓捕。”
  
      “一个小时之后,德云社和洪兴帮会在白河码头上举行一场毒品交易,洪兴帮也打算开始染指毒品生意。”林小天平静的对丁文说道。
  
      “嘶,这洪兴帮手下的马仔大多数都是一些青少年,如果他们染指毒品的话,岂不是……”丁文说到这里,面色也变得极其的难看。
  
      虽然在这一次的上位之中,通过林小天的手段并不光彩,但林小天当初一眼就看中了他,就是因为这点正义感。
  
      林小天承认他自己很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别人的利益,但在他的骨子里,对于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却是非常厌恶的。
  
      “所以我需要你待会儿回去聚集警察局里所有警察,记住了,一定得便衣行动,到时候我会叫一些人手夹杂在里面其中帮忙的。”林小天看着丁文那张有些愠怒的脸庞,很是满意的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到时候一旦让他们发现了什么,我们接下来岂不是就有些麻烦了;这两股势力表面看似简单,但实则我们哪一股都无法得罪,而且这些家伙心狠手辣,要是发起疯来,我担心手下的警员以后也有危险。”丁文作为一个老警察,心思自然极其的细腻,仅仅只是林小天的一句话,他便预料到接下来很多的情况。
  
      “在交易完成之后,我们只需要将毒品抢夺过来就行了,至于剩下的事情,我们就无需多管了。”林小天道。
  
      “小天你的意思是让他们狗咬狗?相互猜忌?”丁文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眼里闪过一抹精光,有些兴奋的对林小天说道。
  
      丁文不愿意看见自己手下有什么伤亡,毕竟他才刚上任而已,但对于林小天的要求,他偏偏又不能拒绝。
  
      所以这个办法算是他最为满意的,既帮了林小天,又不会让他们警察局招惹麻烦。
  
      不过下一刻,丁文忽然想到了什么,眼里再次露出几分震惊之色,看着林小天问道:“小天,你的目标不仅仅只是洪兴帮?”
  
      “除了洪兴帮以及德云社之外,还有华北制药集团,淮海这个地方乱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应该整理一下了。”林小天深吸一口气,口中低声说道。
  
      这一次,丁文是彻底陷入震撼之中,原本林小天对一个洪兴帮出手,就足以让他惊讶了,但现在还有德云社以及华北制药集团,林小天的胃口究竟有多大,没人知道。
  
      “难道你没有别的同伴来帮忙吗?”犹豫了片刻,丁文还是对林小天问出了这个憋了很久的问题。
  
      “这次的事情,只能说是一个考核,如果我成功了,那么以后你的人生也会是一条阳光大道,我败了,你也可以安安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林小天知道丁文担心什么,但有些东西他并不能如实告诉丁文。
  
      话说的模凌两可,有时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考核并非是龙门的考核,而是张老爷子、陈老爷子、以及文老爷子对他的考核。
  
      如今的林小天,也隐隐感受到,为什么这三大家族的老爷子一开始会如此的看重他……
  
      “行,那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候,我们在白河码头见。”丁文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答应了林小天。
  
      丁文刚走,旁边包间之中的文华便缓缓踏入进来,面色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天哥,这家伙真的靠谱吗?”
  
      “从当初我看那些资料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郑无名,但这个家伙贪得无厌,难免会出现什么岔子,而丁文却不同,这些年来他一直被郑无名压榨,如今遇见我,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机遇,如果成了,就像我刚刚说的,他以后的路将会是一条阳光大道,但败了,他也不会损失什么;最重要的是这个人不坏,有良知。”林小天缓缓对文华说道。
  
      虽说现在他并没有彻底相信文华,但既然接下来大家都要长期合作,有些东西早点告诉文华也无妨。
  
      抬起头,林小天看着文华眉头微皱的模样,林小天摇了摇头,叹道:“你知道为什么这次和我交手,你会败的如此之惨吗?”
  
      文华顿时愣在原地,他没想到林小天会忽然问起这么一个问题来。
  
      “那就是因为你并锋芒毕露,不懂得收敛;一把好的兵器,不在于它的锋利,而在于它的坚韧;这点恰好是你没有的,几股势力之中,你的势力最弱,这不是因为你不够聪明,只是因为你不懂得做人;华北制药为什么能成为老大?”林小天看着眼前的文华继续说着。
  
      “他们有钱啊。”文华下意识的回答道。
  
      “不错,但钱只是一个方面,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懂得做人,在淮海这么多年,你听过普通老百姓或者他们公司的员工以及手下说公司不好吗?!所以说,锋芒毕露不能说是一件坏事,但在我们这一行之中,就是一件坏事,做事之前得学会做人;今天这些话,算是你跟着我,我给你上的第一堂课,人想走的更高,就得先提升自己。”林小天说完,便轻轻闭上双眼靠在椅子上仔细思索接下来的事情。
  
      反倒是文华,经过林小天这么一说后,脑海之中仔细的思索了一遍后,眼里还是有些迷茫。
  
      林小天自然知道,有些道理文华是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明白的,今天的这番话权当给他提个醒,能悟到多少,全凭他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