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倒霉的郑家父子

第一百七十八章 倒霉的郑家父子

    “你……你竟然是龙门的人!”看着眼前这个红色的小本子上,一个巨大的钢印落在上面,丁文满是震撼的说道。
  
      关于龙门这个特殊的机构,作为淮海省一个警察局的副局长,自然是有所听闻,但凡是这个机构之中的人,一旦执行任务的时候,所有部分都必须得配合,这就是龙门的霸道之处。
  
      哪怕是没有他,林小天只需要拿着这个小本子找郑无名,郑无名也会二话不说,直接配合林小天。
  
      “不错,这就是龙门的证件;现在伯父还有什么问题么?”林小天看着眼前震撼的丁文直接问道。
  
      这个证件林小天只是拿出来给他看了一下,至于丁将其误会成他的任务,那就和林小天没有什么关系了,毕竟他可什么都没说。
  
      “没……没问题。”丁文有些结巴的对林小天说道。
  
      林小天是龙门的人,哪怕是将郑无名扳倒了,他成功上位后,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而且以后他还有了一座靠山,这对丁文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更何况他现在这个身份,本身就必须得配合林小天的工作;更别说是还有额外的好处了。
  
      “既然伯父没问题了,那我们去看一场好戏吧。”林小天嘴角微微上扬,然后直接走到车上。
  
      丁文犹豫了一下,这才上了林小天的车。
  
      上车后,林小天直接将车子开到刚刚云伯给他发的地址,当两人抵达一家小宾馆的时候,林小天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林……”
  
      “伯父以后还是叫我小天吧,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上司下属之称。”林小天说道。
  
      “小天,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丁文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我刚刚不是给伯父说了么,过来看一出好戏而已。”说完,林小天直接将房门给推开。
  
      两人刚踏入房间里面,云伯立马迎了上来,对林小天躬身说道:“少爷。”
  
      “没被发现吧?”林小天对云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少爷放心,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云伯沉声回答道。
  
      就在林小天和云伯两人说话之间的时候,刚刚走进房间里面的丁文望着椅子上被帮着的郑无名父子俩,他的眼中再次露出几分震撼之色来。
  
      仅仅只是今天晚上的时间,他的心脏连续几次急剧跳动,到现在他都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了。
  
      要知道郑无名怎么说,也是一名警察局的局长,然而就这样被林小天他们打晕了,然后绑架,要是这件事情一旦败露,到时候他们都得背负刑事责任。
  
      但一想到林小天的身份,丁文只好压下心头的担忧之色。
  
      “小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丁文看着房间里被帮着的郑无名父子俩,还是忍不住对林小天问道。
  
      “云伯,至于设备什么的,也都处理好了吧?”林小天笑了笑,并未急着回答丁文,反而是对云伯问道。
  
      “都准备好了。”云伯点头道。
  
      “待会儿去找两个女孩过来配合一下。”林小天继续吩咐道。
  
      “是,少爷。”云伯说完,就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要是丁文还不知道林小天想要干什么的话,那他就是一个傻子了。
  
      “小天,你这么做的话,到时候要是郑无名起诉我们,稍稍一调查,恐怕事情就会败露,那个时候……”丁文忍不住有些担忧的看着林小天。
  
      “这个你就放心吧,既然我这么做,肯定已经想好了完全的计策。”林小天说完,便带着丁文来到隔壁的一间房间之中。
  
      里面有着一台电脑,电脑上面所显示的正是郑无名父子俩所在的那个房间。
  
      见林小天没有任何的担忧之色,丁文叹了一口气,也只要作罢。
  
      虽然林小天表面称呼他为伯父,但丁文也有着自知之明,像林小天这样的人,可不是他这样层次的人能接触的。
  
      而且林小天都已经决定了,他也无可奈何。
  
      将近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云伯将两个女孩带到房间来后,林小天直接掏出一万块钱递给对方,吩咐道:“记住了,一定得装作是被强的,而且事后不得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你们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
  
      两个女孩看着眼前带着一个面具的家伙,从对方那一对眸子里,她们甚至都能感受到无尽的冰冷。
  
      虽然她们来之前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但想了想,两万块钱演一场戏,倒也无关紧要。
  
      “是,是,是。”两个女人犹如小鸡吃食一般,不断的点头。
  
      见两个女孩答应下来,林小天这才对云伯点了点头,然后将两个壮阳丹交给云伯。
  
      云伯来到房间里面,直接将两颗壮阳丹喂入郑无名父子俩口中,随后便退出房间。
  
      三人站在隔壁的房间里面,注视着电脑屏幕。
  
      刚吃下壮阳丹没过多久时间,郑无名父子便苏醒过来,双眼带着几分通红。
  
      因为身上没有绳子,所以此刻父子俩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两个女孩,立马朝着她们扑了过来。
  
      见状,两个女孩顿时惨叫着,眼角流出两行泪水,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强了一样。
  
      “云伯,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经验,随便找两个女孩都这么专业。”一边看着电脑屏幕,林小天一边对身旁的云伯调侃道。
  
      只是云伯却并未回答林小天的这个问题。
  
      将近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父子俩这才瘫痪在床上,见状,林小天直接将视频保存起来,然后这才重新戴上面具来到隔壁的房间里。
  
      “你们出去领钱吧,记住我先前的话。”林小天对着两个女孩说完后,便来到郑无名父子俩跟前。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看见林小天的身影,郑磊面色有些愤怒,但郑无名面色却有些阴翳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关于接下来我的问题,只要你们如实回答就行了。”林小天淡淡的说道。
  
      “我草泥马的,你算哪根葱,知道我爹是谁吗?你他妈不想活了……啪……”不等郑磊说完,林小天一巴掌狠狠落在郑磊的脸上。
  
      下一刻,郑磊直接晕死过去,嘴角带着猩红的鲜血,可想而知刚刚林小天那一巴掌究竟有多么的大力。
  
      “你!”郑无名看着自己儿子晕厥过去,眼里顿时露出几分愤怒。
  
      但偏偏此刻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力气反抗。
  
      “第一个问题,你们家有多少钱?”林小天直接问道。
  
      “小兄弟,如果你只是求财的话,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得放了我们。”一听林小天这话,郑无名眼底不由升起几分希望之色。
  
      对于求财这种事情,郑无名根本就不在意,只要两人能安然无恙,钱没了,以后还可以捞回来,但要是乌纱帽以及小命没了,那可就真正的什么都没了。
  
      “噗嗤!”林小天单手一翻,一把三菱军刺诡异的出现在手心之中,然后狠狠扎入郑磊的大腿之中。
  
      “啊……”郑磊被林小天这么一扎,整个人顿时痛醒,口中大声哀嚎着。
  
      “如果你在废话的话,那么下一刀就是你儿子大腿根部的位置了!”林小天看着眼前的郑无名平静说道。
  
      似乎对于郑磊大腿上哗哗流着的鲜血根本未曾看见一般。
  
      “你……我说,我说,我有四套别墅,外加一个亿的存款,你要是想要,我全部都可以给你,只求你放了我们。”郑无名哪怕当了半辈子警察,但面对自己以及儿子两人生命的威胁,他还是怕了。
  
      在隔壁房间之中的丁文听闻郑无名这番话,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没想到这些年来,郑无名竟然贪污了这么多钱。
  
      他和郑无名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些年来,他丁文甚至连一套稍稍好点的房子都买不起,而郑无名却有着四套别墅,上亿的家产。
  
      “手机应该可以转账的吧?”林小天看着眼前的郑无名问道。
  
      “可……可以。”郑无名面色有些苍白的对林小天回答道。
  
      这可是他将近一大半的家产,然而现在全部给了别人,这让他也极其的肉疼。
  
      但一想到如果能用钱换回两人的性命,那么等回去后,他一定会查出林小天究竟是什么人,然后将其杀死!
  
      只是很可惜,想法总归是好的,但林小天却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很好,拿出手机,将钱全部转到慈善机构里吧。”林小天继续吩咐道。
  
      这一次,郑无名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林小天让他将钱捐给慈善机构,也就意味着这次林小天根本不是求财的。
  
      “噗嗤!”林小天直接将郑磊大腿上的三菱军刺抽出来,顿时血流如注。
  
      “大概不出两分钟,他要是无法得到救治的话,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亡,所以你还有两分钟的考虑时间。”林小天把玩着手中的三菱军刺,轻声对郑无名说道。
  
      看着儿子大腿上不断流出的一股股鲜血,郑无名面色顿时变得极其苍白。
  
      “我转,我这就转!”郑无名迅速掏出手机,双手有些颤抖的在屏幕上进行转账。
  
      “好了,第二个问题,你这些年贪污的账单在哪儿?”林小天见郑无名完成了转账后,这才继续问道。
  
      “你……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什么都按照你说的做了!”郑无名这一刻是彻底有些癫狂了。
  
      乌纱帽是他一生的心血,钱没了还好说,但乌纱帽没了,他这辈子就只能待在监狱之中,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两个选择,要么你们俩死,要么说!”林小天拿着手中的三菱军刺,直接问道。
  
      看着林小天那一对满是冰冷的眸子,郑无名却愤怒道:“你死心吧,就算是我们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真是麻烦。”林小天说完,一道黑色的东西直接飞入郑无名的口中。
  
      林小天本不想浪费力量给郑无名下蛊的,但看着眼前这家伙疯狂的模样,他知道要是不下蛊,这家伙肯定不会说实话。
  
      “账单在我的钱包里面……”中了蛊的郑无名,双眼呆滞,直接对林小天呢喃道。
  
      “没看出来,还是一个聪明人,估计谁都不会想到你会将这玩意儿随时带在身上了……”林小天从郑无名的钱包里掏出账单后,也有些无语。
  
      林小天所做的这一幕,隔壁房间之中的丁文以及云伯却是亲眼所见,云伯倒还好,他知道林小天给郑无名下蛊了,但这诡异的一幕,对于丁文而言,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