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上位
    帮丁蕾扎完针后,丁蕾整个人显得极其的疲惫,直接陷入睡眠之中;对此,林小天看了一眼丁蕾后,直接开了一张处方放在桌子上,随后便朝着楼下走去。
  
      刚到楼下,林小天耳边就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道:“丁老头,我不管那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既然说是你女儿的男朋友,那么这钱就得你们赔,否则的话,将你女儿赔给我,我也不介意。”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郑磊一点怒意的对着丁文大声叫道。
  
      在郑磊身旁的便是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模样和郑磊有几分相似,不过此时他却并未开口,任由郑磊指着丁文的鼻子说话。
  
      丁文怎么说也算是一个长辈,此刻被一个后辈指着鼻子教训,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于憋屈了。
  
      “郑局长,且不说对方究竟是不是我女儿的男朋友,但你儿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我女儿,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丁文憋着通红的脸庞,咬着牙齿死死盯着一旁的郑无名出口问道。
  
      对于丁文的责问,郑无名却淡然道:“小辈之间不过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毕竟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反而是我儿子被打了一顿,还被讹诈了十万块钱,这件事情总归是不对的。”
  
      郑无名此话一出,显然是帮着儿子来找茬了;而且丁文这个时候还不好意思将林小天供出来,毕竟林小天现在还在家里给他女儿治病。
  
      要是因为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林小天不出手了,最终倒霉的还是他们家。
  
      “那依郑局长的想法,这件事情想要怎么做?有些事情也不能太过分了,否则的话,狗急还会跳墙呢。”丁文看着郑无名沉声说道。
  
      “我说老丁啊,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我总归不可能是非不分吧,不过既然小磊喜欢蕾蕾,这不正好么,只要我们两家结成了亲家,到时候这些事情不都是误会么,而且过不了多久的时间,我就会升迁,至于这局长的位置,还不是老丁你的。”郑无名笑眯眯的看着丁文说着。
  
      面对郑无名的这番威胁,丁文的面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倘若他要真的不在乎家庭,恐怕他这些年早就爬上去了,也不会在郑无名屁股地下一直待着了。
  
      但这件事情他要是不同意,按照丁文对郑无名的了解,肯定会找他们要回那十万块钱的,但这十万块钱对于他们家而言,根本就是一笔巨款,哪里能拿得出来。
  
      “我女儿已经有男朋友了!”丁文咬牙道。
  
      不管怎么样,丁文都不会卖女求荣的;因为家庭对他而言就是全部,工作没了倒是无所谓。
  
      “那按照老丁你的意思,这件事情是打算自己摊下来了对吧?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后面我会着手开始调查,究竟是谁讹诈了这笔钱,然后按照正规流程来走。”郑无名一听丁文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转而的便是几分森冷。
  
      要是那小子真是丁蕾的男朋友,郑无名相信丁文是怎么都不会看见接下来的结果。
  
      “郑局长,有些事情不要太过分了!”丁文死死咬住嘴唇,对郑无名愤怒道。
  
      但他却无可奈何,郑无名有背景,而且还是他的上司,他丁文没有身份背景,只能被压。
  
      “老丁,我给你一晚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吧,要是明天早上我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你知道后果的;别到时候为了一个外人,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就不好了。”郑无名说完,便转身带着郑磊离开。
  
      看着郑无名父子俩离开的背影,丁文双手死死握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但那一对眼睛之中却满是无力和憋屈。
  
      他知道,要是这件事情不答应郑无名的话,林小天会有麻烦,他们家也会有麻烦,而且他这个位置甚至都不保。
  
      这种情形,无异于让他陷入绝望之中。
  
      “老丁,林董要是治好了蕾蕾的病,那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能恩将仇报。”一旁的丁母看着自己丈夫的模样,虽然也有些憋屈和心疼,但口中还是不忘对丁文提醒道。
  
      “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现在,唉……”丁文松开拳头,苦涩的说道。
  
      ……
  
      “云伯,你去将他们两人打晕带到附近一家宾馆之中吧,我稍后就过来。”在角落之中的林小天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口中有些感叹道。
  
      “是,少爷。”云伯点了点头,随即,整个人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对于林小天而言,这一切虽然都是他促成的,但他心中却没有半点内疚之色,如果丁文接下来选择了他,至少以后不会活的如眼前这般憋屈。
  
      而且因为这件事情,他还出手救了丁蕾一命,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伯父,真是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恐怕也不会有刚刚这一幕。”就在丁文有些无力的时候,林小天却缓缓朝着两人走来;带着一脸歉意的说道。
  
      “小……小天,你怎么下来了?”看见林小天的身影,丁文将情绪放在心中,有些诧异的对林小天问道。
  
      “伯父,伯母,你就放心吧,丁小姐的病我已经治好了一半儿,接下来只需要在扎两次针就好了,而且我还给丁小姐开了一副药,后面只需要长期服用一个月时间就没问题了。”林小天对两人点了点头道。
  
      “我上去看一下蕾蕾。”丁母看了一眼两人,随后这才对两人说道。
  
      丁母也知道,面对郑无名的威胁,他们家是没有一点办法,既然刚刚的事情林小天都已经见到了,她也希望林小天能主动将钱还回去,这样一来,至少暂时而言,郑无名是拿他们家没有办法。
  
      “小天,伯父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希望你能帮一下伯父,如果不是伯父无可选择的话,也不会找你……”丁母一离开,丁文面色便有些尴尬的看着林小天出口说道。
  
      “这张卡里最少有上百万,如果伯父需要,你现在就可以拿走,就当作是我借给伯父的,至于还钱的时间,等伯父什么时候有钱了都可以,这点我没什么关系。”林小天听闻丁文这么一说,面如止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递给丁文。
  
      看着眼前这张金卡,丁文顿时给吓了一跳,他不过只是想要让林小天将那十万块钱还回去而已,却没想到林小天一出手就是上百万。
  
      “不不不,小天,伯父只是想借十万块而已……”丁文愣了一下后,便迅速将金卡推给林小天。
  
      “一个男人,可以没钱也可以没权,但绝对不能没了尊严;这次的事情,虽然有我的一些责任,但伯父你应该明白,哪怕是没有我,恐怕这件事情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我很庆幸伯父刚刚没有收下那一百万,否则的话,伯父你会一辈子被我瞧不起。”林小天将卡放进口袋里,面色认真的看着丁文说道。
  
      丁文也怎么都没想到,林小天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在林小天这样的年纪,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有些事情总归是需要人生阅历的。
  
      而此刻的林小天,这一番话根本就不像是他这样的年纪能说出来的。
  
      “小天,或许你常年身处高位,对于我们这些人的苦楚根本不了解,有些事情是无可奈何的。”丁文摇了摇头,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上,尽是一片苦涩。
  
      尊严这个东西,谁不想要,但现实有时候却能将一个人逼的毫无尊严可谈;眼前的丁文就是如此。
  
      “如果我帮你扳倒郑无名,伯父你能坐上局长这个位置么?”林小天也不在和丁文打哑谜,逐渐露出狐狸尾巴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丁文面色大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小天说道。
  
      “虽说我的老底并不在淮海省,而且我已经不在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长,但既然如今身处淮海,有些人得罪了,那么我就不能给他们报复的机会;这是我的原则;机会我可以给你创造,但至于伯父能不能把握,那就是伯父的事情了;倘若伯父拒绝,那么今天这一切就当我没说,那十万块我已经放在了你们家里。”林小天那一对眸子里满是一片平静之色。
  
      让丁文根本看不出林小天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可不相信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情,就让林小天想要扳倒一位警察局的局长。
  
      “你为什么要帮我?”丁文死死咬着牙齿盯着林小天问道。
  
      倘若林小天眼神里有半点躲闪,他都会立马拒绝;只是很可惜,林小天的那一对眸子里依旧是波澜不惊。
  
      “因为你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我想打垮淮海的这些地下势力;而洪兴帮则是我的第一个目标,一旦你上位后,才可以更好的帮我将洪兴帮打压下去。”林小天沉吟片刻,便直言不讳的看着丁文出口回答道。
  
      “嘶!”这一次,丁文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小天竟然打算对洪兴帮动手。
  
      林小天只是一个商人,所以对于这番做法,完全是他无法理解的。
  
      “你……你的胃口实在是太大了,洪兴帮不是你想的那般容易的,哪怕我坐上了局长这个位置,你无法帮你将其打压下去。”纵然心底早已经惊起阵阵惊涛骇浪,但场面混迹官场,这点情绪丁文还是很容易克制下来的。
  
      “如果加上这个呢?”林小天知道,要是此刻再不拿出一点东西来,恐怕这丁文根本不会答应。
  
      淮海省这么多官员之中,林小天之所以选择丁文,除了他为人正值之外,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没有背景,这样的人才不会以后被人怀疑什么。
  
      丁文看着林小天拿出的一个红色证件,双眼仔细看了一眼,下一刻,他的嘴巴张的巨大,几乎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那一对眼睛之中,也满是惊骇。
  
      ps:卖萌打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