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尴尬的治疗
    开车送丁蕾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林小天看着眼前这个破旧的小区,心底有些感慨。
  
      这个小区就像是贫民区一样,四周垃圾堆积如山,整个空气之中也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堂堂一个副局长,能混到这样的程度,可想而知有多惨。
  
      不过这点倒是在林小天的预料之中,所以他也并未有太多的惊讶。
  
      “林董,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丁蕾也察觉到林小天那微皱的眉头,面色有些尴尬的对林小天说道。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外人面前总归是要点面子的,丁蕾自然也不例外。
  
      自己家这般贫穷,她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要是真心感谢我的话,倒是可以请我们进去喝杯茶。”林小天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要是林董不嫌弃的话,当然可以。”丁蕾苦笑道。
  
      有着云伯在旁边,而且这里还是她的家,她自然不担心林小天会乱来,更何况林小天作为前任的天河公司董事长,丁蕾可不会认为仅仅只是第一眼,林小天就看上她了。
  
      丁蕾的家住在四楼,一行三人很快就走进她的家中。
  
      “爸,妈。”丁蕾刚走进房间里,看着一对普通的中年男女便出口叫道。
  
      “蕾蕾回来了,嗯?蕾蕾,这不会就是你上次所说的那位高大帅气的男朋友吧?虽然谈不上高大帅气,但看起来还不错,赶紧让你男朋友进来坐啊,还愣着干什么?”丁蕾的母亲看见丁蕾身后的林小天,双眼顿时一亮,有些激动的说道。
  
      女儿大学毕业后的这两年,一直都没有找过男朋友,这让家里的二老也有些着急,上次问急了丁蕾,丁蕾就随便捏造了一个谎言,却没想到此刻二老竟然将林小天误会成她的男朋友了。
  
      “妈;我和林董不是你想的那样。”丁蕾面色微微一红,眼角的余光却是有些慌乱的瞥向林小天。
  
      只是当她看见林小天面色无异,心底这才暗松一口气;但下一刻,眼中却有些失望。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优秀的人,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林小天虽然算不上高大帅气,但心地却很好,而且还特别的优秀,这样的一个男人,没有那个女孩会不动心的。
  
      “伯母,叔叔,你们好,我想你们可能有些误会,我叫林小天,那会儿偶然之间在街上遇见一个叫郑磊的家伙欺负丁小姐,所以我就出手教训了一下那个郑磊,这不为了丁小姐的安全,我就顺带将她给你们安然无恙的送回来了。”林小天解释道。
  
      “什么?郑磊那家伙又来骚扰你了?”丁母一听林小天这话,眼里顿时露出几分愤怒之色。
  
      “妈,我没事儿……”丁蕾见母亲重新提起这件事情,面色带着几分苍白之色。
  
      今晚要不是遇见林小天,恐怕她的清白就无法保住了。
  
      “当时我看见那家伙强行将丁小姐抓进车内,所以看不惯这样的行为就出手了,希望没给伯父伯母招惹麻烦。”林小天谦卑的说道。
  
      此话一出,丁母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哪怕是一旁从未开口的丁文也是如此。
  
      平时在警察局里,郑磊的老爹郑无名无论怎么欺压他,丁文都可以无所谓,但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被郑磊给糟蹋。
  
      “老不死的,平时你被郑无名那老东西欺负就算了,现在那老东西的儿子竟然欺负到咱们女儿头上来了,你究竟还想忍气吞声到什么时候?”丁母一把抱住丁蕾,眼角流出几滴眼泪,有些心疼丁蕾。
  
      丁文被自己的老婆如此教训,面色虽然有些铁青,但他却什么都没说。
  
      他能坐上副局长这个位置,全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但在这个社会上,要是没有靠山,他丁文恐怕这辈子顶多熬到这个位置上了。
  
      而郑无名却不同,身后有着靠山,他自然不敢轻易得罪。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先让客人进来坐会儿吧。”丁文忍住心头的怒火,低声对林小天和云伯两人说道。
  
      “伯父,我送丁小姐回来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先前我见丁小姐走路似乎有些不对劲,所以我就想问问丁小姐是不是有着综合性肌肉抽搐症?我林小天不才,但身为一个医生,总归是不能见死不救的。”林小天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慌不忙,继续对丁文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等等,你叫林小天?天河公司前任董事长以及医学界流传拥有神医之名的林小天?”丁文听闻林小天的名字后,稍稍愣了一下,下一刻面色之间便露出几分震撼之色来。
  
      看着丁文的模样,林小天笑着点了点头。
  
      他倒不是心好,丁蕾的确有着这种毛病,但他毕竟陷害了人家一场,现在给丁蕾治病,就当作是一些补偿。
  
      “这种病虽然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但要是过上几年的时间,到时候丁小姐的双腿恐怕就得面临瘫痪的下场。”林小天如实说道。
  
      对于自己女儿的毛病,丁文何尝不明白,但他们去过很多医院,都说这毛病没得治。
  
      “林……”丁文有些激动的看着林小天,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如何称呼林小天。
  
      “伯父叫我小天就行了,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长了,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是有缘;所以也就不用那么客气。”林小天笑笑。
  
      “那行,小天,你要是能治好蕾蕾的腿,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哪怕是我这条老命都行。”丁文一脸红光的看着林小天出口道。
  
      “伯父,你这话就有些太见外了。”林小天顿了顿,这才转身对云伯说道:“云伯,麻烦你下去到车内帮我把银针取来一下。”
  
      “是,少爷。”云伯点了点头,随即便朝着楼下走去。
  
      云伯一走,丁文顿时让林小天进门坐下,热情款待。
  
      “伯父,这些就不用麻烦了,我还是先给丁小姐看病吧,毕竟都这么晚了,我也不想打扰伯父你们休息。”林小天笑着说道。
  
      “好,好,好。”林小天这么一说,丁文自然是一百个愿意。
  
      只要女儿的腿好了,那么他这一生就可以轻松很多,甚至接下来哪怕是辞去这一份工作也无关紧要。
  
      以前他努力工作,低声下气,只是为了这一份工作,然后结实更多的人,找出救治女儿双腿的办法。
  
      既然如今有林小天出手,他也就无需在担心了。
  
      叮铃铃……
  
      就在林小天刚打算给丁蕾治病的时候,丁文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看见来电显示,丁文面色微变,直接走到阳台上按下接听键。
  
      “蕾蕾,你就在这里让小天给你治疗,爸和你妈下去买点东西。”丁文接过电话后,便对丁蕾吩咐道。
  
      丁蕾也没有想太多,点了点头。
  
      二老一走,林小天直接对身旁的云伯点了点头。
  
      随即,云伯也跟随二老一起下楼。
  
      不用想,林小天也能猜出,肯定是郑磊他们来找茬了,毕竟先前他讹诈了郑磊十万,郑磊可不会就这样算了。
  
      现在让丁文下去吃点苦头,接下来他想要说服丁文就显得轻松很多;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林小天这才让云伯跟随一起下去。
  
      要是郑磊狗急跳墙,将丁文打个半死不活的,那他的计划可就白费了。
  
      “丁小姐,我先得给你按摩一下,将大腿之中的血液疏散,然后才能扎针。”林小天来到丁蕾跟前蹲下身体,看着丁蕾眼前这两条洁白如玉的大长腿,林小天镇定自若的对丁蕾说道。
  
      “没……没事……”丁蕾一听林小天这话,面色顿时微微一红。
  
      毕竟一个女孩的双腿被一个男人摸来摸去,总归是有些尴尬的。
  
      见丁蕾同意,林小天的双手直接落在丁蕾的大腿上,轻轻摸索着。
  
      感受着那滑腻的皮肤,以及紧绷的肌肉,林小天心头也不禁一荡,心头有些感叹道:“久了没碰过女人了,现在连给人治病,心里都有些异样的感觉……”
  
      虽然林小天有些怀念姚雨,但他也明白,姚雨如今还没毕业,而且要是姚雨过来的话,反而不太安全。
  
      “林……林董……”林小天想着心事的时候,双手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丁蕾的大腿根部位置上。
  
      丁蕾身体忍不住一颤,低垂着脑袋,甚至都不敢正眼看林小天,低声提醒着林小天。
  
      闻言,林小天这才反应过来,望着丁蕾那精致的脸庞上,满是一片红晕,整个人显得极为诱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郑磊那个家伙会如此不惜一切代价了。”林小天对于他的失态却没有半点尴尬,反而是调侃着丁蕾。
  
      “我……”丁蕾抬起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见林小天神色恢复认真的模样,愣了一下,她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虽然林小天的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索着,但她也能从林小天那一对眸子里看出,不含半点亵渎之色。
  
      “难道是他不行还是我的身材没吸引力?”虽然对林小天的态度没有任何的不适,但丁蕾的心头,却是有些失望。
  
      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大腿上摸索着,却没有半点感觉,这对于她来说,也算是一个打击。
  
      “接下来可能我还是得在你大腿根部按摩一下,希望丁小姐别在意,毕竟我是一名医生。”林小天给丁蕾将大腿都按摩了一遍后,这才抬起头,有些尴尬的对丁蕾说道。
  
      “嗯。”丁蕾一听这话,面色再次一红,轻轻闭上双眼,那模样就像是等着林小天宠幸一样。
  
      看着丁蕾此刻的模样,林小天脑门也不由冒出几条黑线,心底苦笑道:“姑奶奶,难道你不知道此刻的模样有多诱人么,我已经很努力的克制了……”
  
      心里这么说着,但林小天的大手也没有迟疑,轻轻落在丁蕾的大腿根部上。
  
      刚按摩了几下,丁蕾口中忽然发出一道轻微的声音来,紧接着双腿忽然夹紧林小天的大手。
  
      “我……我……”丁蕾睁开双眼,看着林小天,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在林小天的按摩之下,她的身体竟然有感觉了,这未免太丢人了。
  
      此刻的丁蕾恨不得有个地洞让她钻下去。
  
      “人之常情,毕竟这种事情,无论男女都有,接下来我会给你扎针,不过有些轻微的疼痛,希望你能忍忍。”林小天收回双手,没有半点尴尬。
  
      这倒不是林小天不想继续坎油,关键是继续这般下去,加上此刻孤男寡女,他担心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