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碰个瓷儿
    从文华家中回去的途中,林小天心情大好,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打开眼前的局势。ΩΔ看书阁e.la
  
      只要计划不出什么纰漏,到时候洪兴帮定能被他收入囊中。
  
      车子刚行驶到一半儿,林小天忽然让云伯将车子停下。
  
      “云伯,去喝两杯?”林小天看着路边一家小摊,嘴角微微上扬,看着云伯问道。
  
      感受着林小天那一对眼眸之中满是回忆之色,云伯本想拒绝,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他不太明白林小天以前究竟经历了什么,但看林小天此时的模样,显然是对这些东西有一种特殊的回忆;既然他想去,云伯自然不会拒绝。
  
      “老板,来两瓶高粱酒,外加两大碟油炸花生米,记住了,多加点盐。”林小天来到小摊前坐下,直接对小摊老板吆喝道。
  
      刚坐下没多久时间,两大碟花生米外加两瓶高粱酒就没老板端了上来。
  
      “以前,有一个老头子,和我关系很好,我们经常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吃着花生米就着高粱酒,以前我很讨厌这些东西,但每次都被他给逼着吃喝;只是现在才发现,原来这种东西也是如此的美味。”林小天看着眼前桌子上的花生米以及高粱酒,眼里尽是回忆。
  
      老头子是林小天前世最亲的亲人,甚至他一直都将对方当作是自己的亲生爷爷来看待的。
  
      以前有些厌烦老头子,但现在林小天想再次体验一次那种感觉,可惜在也回不去了。
  
      “过去了的已经过去了,人活着总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往后看。”云伯也不知道林小天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但他还是对林小天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啊,人活着就应该往前看,来,云伯,我们干一杯。”林小天举着酒杯,对云伯微笑道,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显得有几分苦涩。
  
      两瓶高粱酒很快就被两人喝光了,此时的林小天显得有些醉意朦胧,双眼半眯着,举着一个空杯子继续对云伯呢喃道:“老头儿,干。”
  
      看着林小天的模样,云伯第一次感觉眼前这个看似坚强的年轻人,实则内心却无比的脆弱。
  
      双眼有些复杂的看着林小天,云伯却并未说什么。
  
      他不知道林小天经历过什么,所以此刻也无法去安慰林小天,但作为一个花甲老人,对于这些事情却很有感悟。
  
      “在你坚强的外表之下,究竟又背负了一些什么……”云伯呢喃了一句,将酒杯里最后一杯酒也喝光了。
  
      ……
  
      “郑磊,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以后都不要在纠缠我了!”就在林小天喝的有些醉意朦胧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路边不远处响起。
  
      “丁蕾,我告诉你,我想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哪个能逃出我的手心,更何况你爸还是我爸的手下,只要后面我回去让我爸去你家提亲,就凭你爸那窝囊废,肯定不会拒绝的,所以今天晚上你不跟我走也得跟我走!”一道嚣张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屑。
  
      说罢,郑磊便一把朝着丁蕾那一条洁白如玉的粉臂抓去。
  
      “你放开我!混蛋,无耻,王八蛋!”丁蕾贝齿死死咬住红唇,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力,口中却对着郑磊大声骂道。
  
      “骂吧,等过了今晚,你成为我的女人之后,我看你还怎么骂,哈哈哈。”郑磊却丝毫没有顾忌丁蕾的大骂,反而是仰天大笑道。
  
      “求求你们,救救我。”丁蕾知道,她根本无法挣脱郑磊的大手,所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四周的路人身上。
  
      然而对于她的这一番求救声,四周的路人却满是犹豫。
  
      谁都想英雄救美,更何况还是丁蕾这样身材容貌都属于上等的绝色美女;但这也得看各自的能力。
  
      郑磊身旁的一辆法拉利停着,能开法拉利的人,他们这些普通人怎么可能敢去得罪。
  
      “看什么看,我爸可是警察局局长,在看的话,你们信不信老子马上让人将你们全部抓回去;而且老子和我女朋友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管。”郑磊见四周的人越来越多,顿时破口大骂道。
  
      随着他这么一骂,原本打算看戏的众人纷纷散开,躲的远远的,哪里还敢去救丁蕾。
  
      看着这一幕,丁蕾那一对美眸之中满是绝望。
  
      她知道,要是今天被郑磊带回去了,身子肯定保不住,而且事后她爸也只能将她嫁给郑磊。
  
      但郑磊这样的人,不过只是想玩玩而已,这点丁蕾是最为清楚的。
  
      “求求你,你放了我吧,之前的事情我给你道歉。”丁蕾脸上带着泪水,满是乞求之色。
  
      “哈哈,现在知道错了?可惜有些晚了,以前我就听我爸说起过丁叔家有个长得不错的女儿,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的大美女,要早知道的话,恐怕就不用今天这样麻烦了。”郑磊那一对充满侵略性的双眼不断的打量着丁蕾全身上下。
  
      仅仅只是那一对火热的眸子,丁蕾就感觉自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郑磊给看光了一样,心里充满厌恶,但面上却很无力。
  
      “少爷……”对于这种事情,云伯是最讨厌的。
  
      但他也知道,如今他们在淮海省根基不稳,不宜得罪别人,更何况这郑磊一看就不是简单角色。
  
      林小天甩了甩脑袋,体内的神医功法暗自运转了几个周天后,酒劲顿时散去。
  
      顺着声音看去,林小天目光一下子定格在丁蕾和郑磊两人的身上。
  
      “是他们?!”林小天眼中有些诧异的说道。
  
      “少爷你认识他们?”这个时候轮到云伯好奇了。
  
      “这个女孩是丁副局长的千金,而那个男的应该是局长的儿子,先前在文华哪里,那家伙给我的资料之中,我无意之中看过;只不过平日里,因为丁文缺少魄力,加上上面无权无势,所以常年被郑无名压在身下,不过在我接下来的计划之中,这丁文还真是一颗不可缺少的棋子,没想到出来喝酒,竟然让我遇见了这样的机会。”林小天一边说着,嘴角也满是笑意。
  
      之前林小天还在想着,是不是得找个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丁文,却没想到此刻遇见这一幕。
  
      “云伯,要不咱们讹点生活费?”林小天看着云伯,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此时丁蕾刚被郑磊拉上车,当郑磊将车子启动起来,云伯的身影忽然一下子倒在郑磊的车轱辘下。
  
      “哎哟喂,好疼啊……”云伯的身体刚好贴在郑磊的车子跟前,口中低声哀嚎道。
  
      刚刚那一幕,几乎是云伯算好时间的,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云伯喝多了没注意,郑磊刚好启动车子就撞到了云伯。
  
      坐在驾驶座位上的郑磊看见这一幕,面色顿时升起几分愠怒。
  
      “草泥马的,死老头子,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郑磊一下车,就指着云伯大声骂道,根本就没打算询问云伯的伤势如何。
  
      “我的腿……哎哟喂,好疼啊……”云伯侧卧在地上,根本不理郑磊,继续惨叫着。
  
      “给老子赶紧滚,否则的话,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一听见云伯的哀嚎声,郑磊更加不爽。
  
      “没有十万,我今天不会起来的。”云伯看着眼前有些愤怒的郑磊,低声说道。
  
      “我草泥马,老子弄死你!”被云伯这么一说,郑磊这才反应过来,感情是这老头儿想讹诈他。
  
      对于一个嚣张跋扈习惯了的郑磊而言,被人讹诈还是头一次,更何况这还是在碰瓷儿。
  
      说罢,郑磊便一脚狠狠朝着云伯踹来,然而他的脚刚落在云伯身上那一刻,云伯的身体直接朝着身后滚了几圈,口中的哀嚎声变得更大。
  
      看着几米远的云伯,郑磊这个时候也不禁愣了一下,刚刚他那一脚就像是踢在了一团棉花上一样,软绵无力,偏偏云伯还倒滚出去几米远,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老人喝多了酒固然不对,但你开车难道就不会看一下吗?现在撞了人不说,而且还对老人拳打脚踢!”这个时候林小天拿着手机,义愤填膺的指着郑磊鼻子骂道。
  
      “你他妈算哪根葱,老子做事情哪轮得到你来教训?”郑磊本打算带着丁蕾去酒店好好舒服舒服的,却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本身就很不爽,结果又冒出来一个找死的。
  
      “我已经将视频拍摄下来了,关于你强抢民女,撞老人了还进行殴打,所有都在视频之中,只要我按一下确认键,你的行为就会在网上曝光!”说完,林小天还举起手机对郑磊扬了扬。
  
      “你……”被林小天这么一威胁,郑磊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他固然是警察局的儿子,但要是这件事情一旦曝光,到时候哪怕是他爸也保不住他。
  
      “哈哈哈,小子,你他妈讹诈也认真一点好不好?你真当老子是白痴啊,手机里弄个空白页面就想唬我?”原本郑磊还有些担忧的,但眼角的余光忽然扫视到林小天的手机,顿时大笑道。
  
      望着郑磊一脸得意的模样,林小天脑门不禁冒出几条黑线,脸上却没有半点尴尬,直接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一脸自然,继续道:“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咱们就明说吧,十万块外加放了这女孩,今天你就可以走了。”
  
      “要是老子不给钱也不放人呢?”郑磊眼里满是不屑之色。
  
      敢在淮海省城讹诈他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砰!”郑磊的话刚落下,林小天直接一拳狠狠落在他的脸上。
  
      “我草泥马,你竟然敢打老……轰”话还没说完,林小天又是一脚狠狠踹在郑磊的小腹上,然后抓着头发贴在车门上,感叹道:“现在呢?”
  
      “我给……我给……在我车里有一个袋子,里面有一些钱。”连续被林小天揍了两下后,此刻的郑磊才发现,这次是阴沟里翻船了。
  
      要是不给钱的话,恐怕眼前这疯子是不会放过他的。
  
      “能麻烦你帮我将钱拿出来一下么?”林小天看着车内一脸呆滞的丁蕾,轻笑道。
  
      “是,是,是……”丁蕾被林小天这么一说,立马反应过来,找了一会儿后,这才拿着一个袋子下车递给林小天。
  
      “来,云伯,这是你的辛苦费,哦,不对,这是你的医疗赔偿费。”林小天将袋子接过后,递给云伯,笑着说道。
  
      林小天这话一出,要是大家还看不出是故意讹诈的话,那么他们都是傻子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一场讹诈,所有人却没有半点厌恶,反而还有些敬佩林小天。
  
      “你是谁?”郑磊双手死死捂住小腹,眼里满是森冷之色,盯着林小天质问道。
  
      “我是蕾蕾的男朋友;对了,要是你在不滚蛋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林小天说完,扬了扬手中的拳头,对郑磊威胁道。
  
      闻言,郑磊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以及丁蕾后,这才驾车疾驰而去。
  
      “对不起啊,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在被他骚扰了,所以……”郑磊一走,林小天一脸歉意的看着丁蕾解释道。
  
      “没事,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了。”丁蕾作为一个小姑娘,哪里会想到,林小天刚刚是故意陷害她老爹的。
  
      有着这么一句话,郑磊接下来肯定不会放过她以及她老爹。
  
      “我送你回去吧。”林小天笑了笑,直接将地上的云伯拉了起来,然后将车开到丁蕾跟前。
  
      “真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本来就很感谢你了。”丁蕾看着林小天将车开过来,有些犹豫道。
  
      “丁小姐担心我是坏人吧?不过这点你倒是可以放心,我林小天虽然现在一无所有,但还不至于做这样的坏事儿。”林小天一眼就看穿了丁蕾的心思,笑着解释道。
  
      “你……你是天河公司的董事长?”在这一刻,丁蕾一脸震惊的看着林小天。
  
      先前她看见林小天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只是因为郑磊的关系,所以她并未想起来而已。
  
      “准备来说,是天河公司前任董事长,好了,要是你对我不在怀疑了,就可以上车了,我也想早点将你送回去后,在回家好好睡一觉呢。”林小天对丁蕾点点头,示意道。
  
      闻言,丁蕾面色有些尴尬,哪怕是天河公司的前任董事长,但林小天的身份依旧不可小觑,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会是坏人;只是很可惜,林小天这个所谓的大人物,此刻却满肚子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