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打开僵局
    听见文华这番话,林小天眼底的寒意一闪而过,要是这般说他,或许林小天不会在意,但他决不允许别人如此说杨怡。ΩΔ看书阁e.la
  
      “华哥。”杜云看见文华的出现,也不由感到有些诧异,但眼中却升起几分喜色。
  
      文华在淮海省有多大的能力,他很清楚,这家伙依仗着自己的舅舅是省委书记,加上又喜欢玩黑的,所以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势力都不可小觑。
  
      在他们这些年轻一辈之中,几乎都知道文华的厉害,此刻文华竟然出来帮他,这让杜云也暗自庆幸,他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林小天面对文华,他会怎么做。
  
      林小天可以肆无忌惮的得罪他们这些家族子弟,而且他们偏偏还不敢明面上奈何林小天,但文华却不一样,无所不用,阴险狡诈,一旦得罪了文华,基本上在淮海省都别想混下去了。
  
      “我说你们杜家的人,难道现在都变得这么怂了吗?被人指着鼻子威胁,还不敢动手还口。”文华不屑的看着杜云说道。
  
      面对文华的嘲讽,杜云面色有些尴尬,但他却并未说什么;反正接下来他只需要看戏就成。
  
      “如果你给杨总道个歉,那么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林小天上前两步,来到文华跟前淡然说道。
  
      “我为什么要道歉?因为我说的都是一个事实啊;我知道你很能打,不过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让你们都走不出这个房间,你信不信?”文华面对林小天那张冰冷的眸子,却丝毫不惧。
  
      “很可惜,我林小天从来都不怕威胁。”说完,林小天又是从旁边拿起一个红酒瓶子闷在了文华的脑门上。
  
      猩红的鲜血顺着文华的脑门逐渐流下,不过这家伙比起童飞要好的多,身体晃悠了两下,却并未晕倒过去。
  
      “好,很好,如果你今天不弄死我的话,那么我必当弄死你,还有她!”文华甩了甩脑袋,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林小天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眯,单手探出,一把抓住文华的脖颈轻轻将其提在半空之中。
  
      在这一刻,文华只感觉呼吸一滞,双手死死抓住林小天的大手,但此刻林小天的大手就像是铁钳一般,他根本无力挣脱开来。
  
      面色憋的一阵通红,眼里满是愤怒,却未曾有半点害怕之色;对此,林小天心底也有些惊讶。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能来参加这种晚宴的人,显然都是一些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但这家伙却让林小天有些看不懂。
  
      “小姐,难道你真的打算帮这家伙吗?”在大厅的一处角落之中,一个女孩自顾的坐在椅子上,轻抿了一口红酒,那模样和气质就像是一个仙子一般,和四周格格不入。
  
      听闻身边一个老妪的话,女孩柳眉微蹙,放下酒杯,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场中的局势,淡然道:“我现在并未做这个决定,想要我帮他,那还得看他有没有那个实力。”
  
      “可是这家伙得罪了这么多的人,要是我们陷入进去,恐怕到时候上面难免会有些不快。”老妪满脸担忧。
  
      “当初我既然欠下张爷爷还有陈爷爷一个人情,如今他们极力推崇这家伙,我始终不能坐视不理;真所谓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那么就得靠自己去争取,如果他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这件事情哪怕有张爷爷以及陈爷爷说情,我也不会帮他半点的。”女孩淡然自若的说着。
  
      面对女孩的这番话,老妪面色有些复杂,她很清楚自家小姐的脾性,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
  
      “小天!”见文华开始翻白眼了,杨怡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对林小天出口叫道。
  
      在这样的场合之下,能让杨怡忘记彼此的身份,显然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林小天所想象的那般简单。
  
      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手心一松,文华的身体顿时跌落在地上,有些瘫软的坐在地上,口中咳嗽不停。
  
      “怎么,小子,你刚刚怎么不杀了我?”文华喘了几口气后,这才抬起头看着林小天不屑的说道。
  
      看着对方那一对没有半点害怕的眸子,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嘴角上扬,轻笑道:“有些时候惩罚一个人,不一定非的杀了他。”
  
      “你对华哥下蛊了?”一旁的杜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面色有些震撼的盯着林小天出口问道。
  
      “这话我可没说,全都是你自己说的。”林小天耸了耸肩膀,一脸随意的模样。
  
      “林小天!好,很好!”文华双眼死死看了他一眼,随即便朝着外面走去。
  
      对于文华的离开,林小天浑然不在意,在他眼中,文华也不过如场中这些富二代、官二代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你的华哥也已经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林小天一步一步走到杜云的跟前,有些好奇的看着杜云问道。
  
      “你……你不要过来……”或许别人不知道,但他杜家的人可是非常清楚林小天身怀金蛊这件事情。
  
      要是让林小天靠近了,趁着他不注意,直接下个蛊,他这不是悲催至极么。
  
      “杨总,你不要忘了,你们海投和我们杜氏集团先前的约定,倘若你们违约的话,到时候可就别怪我们杜氏集团不客气了!”杜云奈何不了林小天,不代表他也奈何不了杨怡。
  
      在他看来,只要威胁了杨怡,那么林小天自然也会乖乖的听话,毕竟林小天现在可是海投的临时顾问。
  
      “不好意思,从今天开始,海投不会和你们杜家有任何的联系,至于其余人,都有机会参与这次养颜丹以及壮阳丹的代理人,而且这次我们会挑选五家公司出来,大家今晚可以回去后告诉你们的长辈,三天后在海投公司进行招标,随后我们也会发布新闻会进行告知。”林小天双眼扫视了一眼其余人,面色淡然的说道。
  
      林小天此话一出,全场愕然,谁都没有想到,林小天竟然会这么安排。
  
      原本大家都以为杨怡会站出来说上几句话的,但下一刻他们却有些失望了,杨怡根本就没有打算说什么,这也就代表着杨怡默认林小天刚刚那番话了。
  
      今天但凡是来这里的小辈,他们都不过是家族派过来碰碰运气的,要是杨怡真的有那个想法,到时候他们在出场也不迟。
  
      “小姐,这小子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刚来淮海省就打算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角落之中的老妪,看着林小天那张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时,便对跟前的女孩沉声说道。
  
      “清姨,我以前就给你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傻子,而他林小天不仅不是傻子之外,还是一个聪明人。”女孩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道。
  
      “小姐何出此言?虽然他和童家以及杜家暗中都有矛盾,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不能如此挑开了矛盾,毕竟他刚来淮海,根基不稳,这样做很有可能导致接下来功败垂成。”老妪有些不解。
  
      “清姨,你有些话说的的确不错,但你可曾想过,从他苏醒过来的时候,本就一无所有,更何况如今的东南省,哪怕是淮海这些老家伙也奈何不了他,现在他主动来淮海,更是什么都没有,谈何而来的功败垂成?退一步而言,他可以接受失败,但童家、杜家、文华他们会接受失败吗?”女孩不紧不慢的解释着。
  
      听闻女孩的解释,老妪这才有些恍然大悟,道:“难怪这小子可以这般肆无忌惮,原来就是冲着这一点,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他了。”
  
      “清姨,不仅是你,还有我,以及张爷爷、陈爷爷;所有人都小看他了。”女孩摇了摇头,目光一直看着林小天的动作以及神色,片刻后,这才继续说道:“从他和杨怡此时的模样来看,关系肯定不浅,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杨怡这个女人的家族的地位始终摆在了那里,这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纵然小姐说的都对,可他今晚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得罪文华。”老妪叹道。
  
      “你又错了,清姨,他要是畏手畏脚的话,恐怕就无法打开淮海的局面,也无法融入到淮海来了,一开始出手对付童飞和杜云两人,那是他们本身就有矛盾,依仗着吴家,他的确可以狐假虎威一把;至于随后出现的文华,他即便是没有预料到,但见杜云对他的态度,林小天应该就不难看出对方也是一个棘手的人;但越是如此,得罪了永远就无法收回来,所以在得罪一次又有何妨?最为关键的是今天的这一幕,这些小辈势必会回去告诉家里的人,加上天河公司的药丸,接下来肯定有很多家族愿意和他交好,这才是他真正的聪明之处。”女孩一字一句的分析着。
  
      在她说完后,老妪面色有些苦涩,都不知道应该是夸林小天聪明还是夸自己家小姐聪明。
  
      “小姐,你这分析的头头是道,但这家酒店始终是文华家的,得罪了文华,他今天想离开,恐怕就有些困难了。”老妪提醒着女孩道。
  
      “清姨,你是想让我出手帮他的吧?我说了,想让我帮他,那就得看他拿出几分实力来,要是连一个文华都对付不了,即便有我,也只是烂泥扶不上墙而已。”女孩一眼就看穿清姨的想法,摇了摇头,自顾的说道。
  
      面对女孩这番话,清姨也不在言语,双眼也带着几分好奇之色朝着林小天扫去。
  
      而此刻的林小天,先后打了童飞以及文华后,剩下的杜云因为担心林小天对他下蛊,所以很快就跑了。
  
      剩下的这一场晚宴倒显得有些索然无味,就在林小天和杨怡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青年男子却匆匆的来到林小天跟前慌张道:“林董……我刚刚在卫生间看见跟随你们来的那个女孩好像被人强行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