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零六章 牛奔再现
东南监狱,位于省城以北五百公里处,从省城到监狱人迹罕见;几十年前在抗日战争时期,这个监狱就修建好了,当时仅仅只是为了保密关押一些特务,后来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纪念所以上面才将这里重新改造成东南省第?·

    能进入这里的犯人,要么是死刑犯,要么就是被判无期徒刑的,而且监狱守卫程度也是一流。

    “老大,就凭我们三个人劫狱?”在一条公路上,王小飞看了一眼身旁的小五以及林小天,不禁皱眉问道。

    这次劫狱林小天本不想带着王小飞过来,毕竟王小飞和钱钟书认识,但王小飞却执意要来,林小天也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

    在他看来,王小飞既然这么做,肯定是有着他的道理,相信一个人就不会去多问,这是林小天一向处人的原则。

    “现在没什么人,所以只好我们三人过来了。”说完,林小天扬了扬手中的玩具枪,一脸笑容。

    几把玩具枪外加三个人就想在中途劫狱,这种事情说出去估计都能贻笑大方,偏偏林小天就这么做了。

    “小五,坑挖好了没有?”林小天转过身看向旁边还在努力的小五问道。

    “已经准备就绪。”小五点了点头,回答道。

    小五身为零号佣兵团的人,虽说可以搞到枪支,但因为林小天的拒绝,他也没有多想,哪怕是没有枪械,凭借自身的力量,依旧是可以轻松完成这次的任务。

    “既然这样,那接下来各就各位吧,小飞你待会儿负责开车,我和小五负责救人。”林小天对两人吩咐道。

    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大卡车缓缓朝着这条公路驶过来,见状,林小天和小五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来到车子旁边拿出一些修车工具,故意捣鼓着。

    卡车不快不慢的驶来,在卡车前方还有着一辆警车,等车子靠近后,看见警车前面坐着的陈文,林小天也愣了?·

    他没想到陈文这次竟然亲自护送,不过林小天也能猜测到,应该是陈文担心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才过来的。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陈文自然也看见了林小天,只是当他看见三人后,却愣了一下。

    “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难道凭三个人就想要劫狱?”在心底,陈文不禁对林小天破口大骂。

    好歹你是在劫狱,也稍稍专业一点不行么;但这个时候陈文也不好多说,只好将心头的疑惑压下。

    “1,2,3……咚!”林小天口中轻声呢喃道,随着前面的警车开过去后,地面忽然凹陷下去,大卡车的车头直接一头栽了进去。

    “动手!”林小天说完,直接将事先准备好的面具戴在脸上,身形一动,迅速来到刚停下的警车旁边,一把将陈文从副驾驶座位上拽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对准陈文脑门。

    “对不住了,陈叔。”林小天轻声在陈文耳边说了一句,然后这才对其余人大吼道:“所有人全部都住手,否则我就开枪打死他。”

    陈文可是警察局局长,要是陈文死了,他们这些人可担待不起,而且陈文身后还有一个陈家。

    “住……住手,按照他说的去做。”陈文面色带着几分苍白之色,连忙对其余人大声吩咐道。

    “局长,我……”几个警察拿着手枪对准林小天和小五两人,面色有些犹豫。

    “我叫你们住手,难道你们没听见吗?”陈文见手下犹豫的模样,忍不住大声吼道。

    “是,局长……”几人犹豫了一下,这才将手枪放在地上,随即小五直接上前给每人脑门劈了一掌。

    看见这些警察还有开车的几个守卫全部都被搞定后,林小天拿着手枪对准陈文道:“陈叔,真是麻烦你了啊。”

    说完,林小天这才松开陈文,有些尴尬道。??·

    “你上哪儿弄来的这些枪械?哪怕这次的事情确如你所说,但你私藏枪支这点,是大家都亲眼看见的!”陈文被林小天松开后,顿时对他教训道。

    “陈叔你说这个啊,你等等啊,我给你演示下。”说完,林小天又重新将手枪拿起来对准陈文的脑门。

    看着林小天轻轻扣动扳机的牧羊狗,陈文面色大变。

    “砰!”不等他开口,林小天已经扣动了扳机。

    一颗花生米直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陈文嘴里。

    “怎么样,陈叔,味道不错吧?”林小天眨了眨眼睛,看着陈文那张苍白的脸色笑问道。

    “林小天!等这件事情结束后,老子和你没完!”陈文终于反应过来,面色有些阴狠的看着林小天,死死咬牙道。

    但在心中,他却颇为无奈,这小子竟然拿着几把假枪劫狱,未免也太儿戏了一点。

    “对了,陈叔,这玩意儿我送你一把,待会儿恐怕还得麻烦你跟我们走一会儿,免得露馅了。”林小天说完,直接将手中的手枪扔给陈文。

    陈文看了一眼手中这把假枪,带着不爽的目光狠狠瞪了一眼林小天。

    他知道林小天这么做,只是为了避免后面落下口舌,所以他也没有在意,直接将手枪给收了起来。

    “嘎吱……”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辆奔驰直接朝着前方行驶过来。

    从车上下来几个手持微.冲的中年男人,站在最前面的正是当初在ktv遇见的牛奔。

    “牛奔!”林小天一把抓住身旁的陈文,一边对牛奔沉声叫道。

    “你……你是林董?”牛奔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见林小天并未说话,牛奔这才明白过来,大笑道:“没看出来啊,林董,你竟然还敢来劫狱。”

    “彼此彼此吧,我可不信你们拿着这些家伙是过来看风景的。”林小天冷笑道。

    “汗,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而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说这些话就太客气了,你们去将钟书救出来。”牛奔对身旁几个手下吩咐道。

    说完后,这才将目光落在林小天以及陈文身上,笑道:“林董,我有个疑问,不知你可否回答我一下啊?”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你算哪根葱?”林小天不屑的看着牛奔。

    对于林小天的不屑,牛奔却一点都没有在意,反而是笑笑自顾的说道:“我们来劫狱倒是很正常,只是林董如此身份来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了啊?”

    “真是笑话,我不管你们和钱老师是什么关系,但钱老师是我在学校的朋友,他这次出事儿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所以不管如何,我都会救钱老师出来的,否则我这辈子都会于心不安!”林小天虽然在给牛奔解释,但姿态却一直很高。

    只有这样,牛奔才不会怀疑他们,否则的话,凭借牛奔这些人的装备,哪怕是林小天修为再高,也高不过子弹。

    “看来林董还真是情深意重啊,而且从今天起,以后林董要是有什么麻烦,只要给我牛奔说一声就行,只要在东南省,绝对可以帮林董做的漂漂亮亮的。”牛奔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不过说完后,当他看了一眼林小天那对不屑的目光后,这才继续笑道:“我知道林董看不起我们这样的人,也不屑与我们为伍,但据我所知,林董貌似现在得罪了淮海凌家还有杜家以及吴家,这三大家族没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我想这个道理林董应该也明白;哪怕是退几步而言,在商场上,如果林董有些不方便做的事情,依旧可以找我代劳不是,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牵连林董。”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对于天上掉馅饼这事儿,我林小天可一直都不太信。”林小天双眼微微有些动容。

    见林小天松口,牛奔心头有些欣喜,嘴上却继续说道:“当初如果不是因为钟书,恐怕我牛奔早就死了,既然你对钟书如此重情重义,我牛奔自然在所不惜。”

    “笑话,你真以为我会看重你们这点小势力?我救钱老师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你知道他是谁吗?”说完,林小天指着身边的小五对牛奔不屑道。

    “这位先生太阳穴突出,双眼凛冽,肌肉发达,气息内敛,脚步错落有致,身体微微弯曲,显然是一位杀手,而且场中这么多人,恐怕都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林董真是好手段,能请到这样的保镖。”牛奔嘴角挂着笑容,对于小五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我们的手段可不仅仅只是林董想象的这般简单,要不这样,林董我们打个赌如何,要是我能打败你这位保镖,我们就交个朋友,要是打不过,我牛奔欠你一个人情,先前所说的话依旧算数怎么样?”牛奔说完,上前两步,笑眯眯的看着林小天。

    面对牛奔的挑衅,林小天冷声道:“好,不过我这个保镖要是伤到了你,到时候可别怪我。”

    林小天的提醒,牛奔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直接对小五勾了勾手指,见状,小五身形一动,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一把三菱军刺,直接朝着牛奔脖颈划去。

    眼看着这一把三菱军刺就要落在牛奔脖颈上了,牛奔手心微微一抖,下一刻,小五身体猛然停在原地,双膝跪在地上,手中的三菱军刺也跌落下来,面色一片惨败,全身抽搐。

    “怎么会这样?”看见这一幕,林小天明知道是牛奔刚刚给小五下蛊,但面上他却故作惊骇,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解药,吃下就没事儿了,怎么样,林董,现在相信我了吧?”牛奔说完,将手中一颗药丸递给小五。

    小五强忍着体内气血翻涌,看了一眼林小天,在林小天点头后,他这才吞服下药丸。

    刚吃下药丸,没过多久时间,小五的身体就恢复如初。

    而此时,不等林小天开口之际,钱钟书已经被牛奔的几个手下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