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一百零五章 帮忙劫个狱
“怎么会这样……”安然一走,林小天一脸呆滞的呢喃道。??W?W·

    随即,他便将目光看向旁边的钱钟书,此时的钱钟书和他一样,一脸呆滞之色;似乎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仅仅只是用酒瓶子扎了一下对方,而且身为一名医学系的老师,他非常清楚,按照酒瓶破碎的长度来看,绝对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亡的。

    但安然既然这么说了,显然是确有其事。

    要仅仅只是蓄意伤人,并未导致重伤,顶多是赔点钱然后私了,但人死了,性质就不一样了。

    虽说按照法律而言,钱钟书属于无意杀人,但依旧是杀人,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在监狱里蹲一辈子了。

    “钱老师,对不起,我今天晚上不应该拉着你来酒吧喝酒的。”过了一会儿,林小天满脸歉意的对钱钟书说道。

    随着林小天这番话落下,钱钟书这才回过神来,此时的他满脸落寞之色,那模样就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极其凄惨。

    对此,林小天心里却一点歉意都没有,钱钟书既然和那个蛊毒势力有关系,显然这些年也没少帮忙害人,而且关于周静的事情,恐怕钱钟书也逃不了干系。

    “林老师,不管事情经过如何,但这次我意外杀人,恐怕是逃不掉了;但这件事情却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毕竟你都未曾碰过那个人。”钱钟书带着苦涩的脸庞,对着林小天说道。

    “钱老师……”林小天咬了咬牙,看着钱钟书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显得太过于苍白无力。

    “林老师,你也不用自责,这件事情责任在我,如果今天晚上我不拉着你出来喝酒,也就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了,所以在你出去后,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林老师能答应我。”钱钟书带着几分乞求之色看向林小天。

    对此,林小天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只要我林小天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有半点推辞。??·”林小天拍了拍胸膛保证道。

    “我希望以后你能帮我照顾一下笑笑,虽说笑笑这些天的变化有些大,但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钱钟书说完,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显得有些心灰意冷。

    “你放心,钱老师,只要我林小天还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子受到半点委屈。”林小天咬牙道。

    得到林小天的承诺,钱钟书也不在开口,就这样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

    面对钱钟书此时的模样,林小天也只好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什么。

    三天后,因为林小天仅仅只是伤人,并没有打死人,所以他无罪释放了,哪怕是安然也无可奈何。

    而钱钟书就有些悲催了,因为人证物证俱在,所以也不需要过多调查,加上钱钟书已认罪,直接判了一个无期徒刑。

    日上三竿,林小天开车直接来到陈家。

    刚走进院子,林小天就看见陈老爷子正给花儿浇水,嘴里还哼着小曲;显得格外悠闲。

    “陈爷爷,恭喜你身体这段时间恢复如此之快。”林小天对着陈老爷子便笑着说道,顺手将手中的几包中草药递给旁边有些不爽的陈文。

    “这还不是拖你的福,如果不是你,估计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进坟墓里咯。”陈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林小天。

    “我说林小天,身价几十亿,你过来就带这么东西过来?”陈文看了一眼手中的这些草药,不禁鄙夷道。

    “我说陈叔,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而且我给你送一个亿,你敢要吗?”林小天知道陈文是故意找他茬,他也没在意,翻了一个白眼也没好气的说道。

    “你!”被林小天这么一呛,陈文面色顿时憋得有些通红;林小天这话倒是事实,哪怕是送他一个亿,他陈文也不敢收。?·

    “行了,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当长辈的,还跟一个晚辈这么斤斤计较做什么,小天,你说说看这礼物究竟有何用处?”陈老爷子知道林小天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带一些没用的东西过来。

    虽说这些都是小玩意儿,但他依旧很有兴趣,仿佛只要和林小天有关的,他都有些好奇。

    “这一包中药是我给陈爷爷你准备的,吃完后强身健骨,虽然我不能保证你能活到长命百岁,但至少多活几年还是没问题的。”林小天笑着解释道。

    “我咋听这话似乎不像是好话啊。”陈老爷子双眼一亮,口中却故意为难林小天。

    “那陈爷爷要是不要就还给我吧,这药我可花了好几百块钱才配到的。”林小天说罢,直接想从陈文手中抢过来。

    开玩笑,陈文怎么可能让林小天抢,虽然在陈文眼里,一直都不爽林小天,但在心底还是很佩服林小天的,特别是他的医术,陈文根本不用任何怀疑。

    要是能让老爷子多活几年,抛开感情不谈,单单是对他们陈家也是有利无弊。

    “那这一包呢?”陈老爷子继续对林小天笑着问道。

    “这包给陈叔准备的,身为一个老警察,常年熬夜,导致腰椎、颈椎可能都有些问题吧,长期吃这药,保证到时候抓坏人的时候比那些小年轻都跑得快。”林小天拍着胸脯保证道。

    听见林小天的话,陈文双眼闪烁着几分光芒,他身上的毛病自己是最清楚的,有好几次他都想开口叫林小天出手帮一下,但始终拉不下这个脸。

    “而且陈叔你也别说我厚道,为什么不直接一次性治好你的毛病,这些病如果能吃中药好的话,对你身体只会有益无害。”林小天似乎察觉到陈文的心思,撇了撇嘴,解释道。

    “那看来我还得谢谢你了。”陈文抬起头看着林小天问道。

    “谢就不用了,只要接下来陈叔帮我一个忙就行。”林小天说完,嘴角挂起一丝悠长的笑容来。

    “你想得美!”陈文直接拒绝道。

    不过在他的话刚落下后,陈老爷子则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林小天问道:“小天,你说说看,这次你又想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想请陈叔帮个忙,让我劫个狱而已。”林小天话刚落下,陈老爷子手中的花洒直接跌落在地上,目瞪口呆的望着他。

    “林小天,你刚刚说什么来着?”陈文瞪大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确认道。

    见这父子俩的表情一模一样,林小天脑门不禁冒出几条黑线来。

    整理了一下思绪,脸上带着几分认真道:“陈叔,你应该还记得大概一周前关于东南师范大学一名叫周静的女学生死亡这件事情吧?”

    “这和你劫狱有什么关系?”陈文怒视着林小天问道。

    “我刚去东南大学上课的时候,第一天晚上的解剖课,刚好就是这个女孩,从我的解剖之中,发现尸体之中有着蛊;也就是说,这女孩是被人下蛊死亡的;我想这些年来,应该有不少这样古怪的案件吧?”林小天不慌不忙,从容说着。

    “蛊?难道你是说电视里面的那玩意儿?”陈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小天。

    “不错,的确是这个东西,当然陈叔你可能觉得不太现实,我后面可以带你去学校停尸房重新打开周静的尸体给你看;但现在你必须得答应我这个请求。”林小天对着陈老爷子和陈文两人,平静而认真。

    “即便如此,但和你劫狱……等等,你是想将前几天你们学校那位钱钟书劫出来?难道这蛊和他有关?”陈文忽然反应过来,有些震惊。

    林小天如此笃定,在心底其实他已经相信了几分,只是一时之间想要改变他的世界观,还是有些困难。

    “不错,你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和钱钟书有关,而且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对方的势力绝对不是你我可以想象得到的;可以说,钱钟书落到如今这样的下场,完全是我一手操控的,从一开始出手治好他女朋友的脸,随后让他女朋友学坏,紧接着在酒吧争吵,只是最后我没想到他竟然失手杀了人,不过这样一来,倒是省去了我很多麻烦。”林小天除了将杀人这件事情隐瞒了之外,其余的全部都告诉了两人。

    等到陈老爷子和陈文两人听完林小天的叙述后,面色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望着他。

    “林小天,不得不说,你这个人很阴险、卑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过了良久,陈文这才看着林小天深吸一口气道。

    “谢谢陈叔的夸奖,或许你们觉得我有些残忍、卑鄙等,但对于我而言却不一样,我承认我自私,要是能用别人的生命来换我自己的生命或者我亲人的,我绝对不会有半点迟疑。”林小天笑了笑,随意说道。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他们之中有很多蛊都需要**来培植,这些年关于莫名其妙的死亡案件还有失踪人口,我来之前已经做过调查,我想陈叔也知道,要是我能将这一股势力找出来,这对于陈叔而言,也算是大功一件。”林小天道。

    “那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我可不相信你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就做一件造福于人民的好事情。”陈文不屑的看着林小天。

    “我得到的最大好处,那就是少了一个威胁,我能告诉你们的暂时也只有这么多了,有些事情,哪怕是陈爷爷,我也不能说,因为一旦你们知道了,有害无益。”林小天看着眼前的父子俩认真道。

    这一次,陈老爷子却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小天,随即这才感叹道:“小天,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每一次你的出现,都能给我带来一些神秘和震撼,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将陈家和你绑在一起究竟是好还是坏。”

    “坏绝对坏不到哪里去,好的话,在你百年后我可以保陈家一世无忧。”林小天看着陈老爷子,有力的说道。

    林小天这句话落下后,陈老爷子双眼微眯,然后对陈文吩咐道:“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俩谈吧,我老头子就先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人老咯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