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九十八章 算计
“难怪小天你的事业顺风顺水,原来是因为这两层关系啊……”陈云名看着林小天笑道。

    看这老家伙不见兔子不撒鹰,他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依旧不为所动,林小天面色忽然一凛,神色之间尽是一片认真之色。

    “对了,小天,你那个养颜丹还有吗?你阿姨一直都听说这养颜丹很厉害,作为女人嘛,都爱美,当然这钱我也会给你的。”看见林小天的神色,陈云名忽然岔开话题道。

    “阿姨想要多少我都可以给,反正那玩意儿成本也就几百块钱而已。”林小天看着陈云名沉声道。

    “嘶,林老师,你这利润也未免太恐怖了吧,几百块钱的成本竟然卖到一百万!”一旁的陈述有些惊骇的说道。

    “这很正常,奇货可居,在商场上便是如此,哪怕是你一毛钱的成本,但只要你能生产,哪怕是卖一千万,也有人会去买。”林小天对陈述解释道。

    “不得不说,小天你真是一个商业奇才,依靠这两种药丸就可以发家致富,恐怕在过不久时间,你就会成为国内的首富了。”陈云名继续扯着。

    见陈云名根本就没有打算将话题扯到古家,林小天笑了笑道:“只是很可惜,树大招风,如果我不将东南省的势力彻底稳固下来,恐怕接下来哪怕是生产了再多的药丸,依旧不敢卖出去。”

    “哦,此话怎讲?”陈云名见林小天主动将提起这件事情,嘴角微微上扬,心底暗叹林小天还是太嫩了。

    关于古家这件事情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但谁要是率先提起出来,接下来的谈判恐怕就会处于下风。

    这是陈云名为官这么多年来的心得,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未曾提起过这件事情,等的就是现在林小天按捺不住。

    “关于我在医院的事情,想必陈叔都应该知道了吧,虽说只是一件小事,但既然得罪了,那我就不介意将其连根拔起,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后患。”林小天何曾不明白陈云名心头的这点小心思。

    但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陈云名耗,关于古家这件事情他必须尽快和陈云名敲定下来,倘若陈云名不同意,他就会另想办法。???·

    “我倒是听我家小子说起过一些,但所知不详。”陈云名对林小天点点头道。

    “我想扳倒古家!”林小天看着陈云名沉声道。

    “小天,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古力他爸古少东乃是我们东南省的省委书记,身为父母官,这些年来不知道为人民做了多少好事儿。”陈云名面色微变,对林小天提醒道。

    “官场之道,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好人呢,陈叔这些年在东南省做了多少好事儿,又有几个人知道?”林小天叹道。

    “我不过只是一个小省长而已,自然比不得古书记;既然是为人民做好事儿,哪怕是没人知道又有何妨呢……”不等陈云名说完,林小天深深的看着他,道:“陈叔,难道你就真的甘心坐在这个位置上,一辈子被人压一头?”

    “汗,小天你说哪里话,这有什么压不压一头的,大家都身为父母官,只要为人民做事就行了。”陈云名摆了摆手,笑眯眯的看着林小天。

    “那既然这样的话,小天今天就打扰了。”林小天直接起身对陈云名出口说道。

    见林小天顺势起身,打算离开,陈云名面色微微一变,暗骂自己刚刚装的太过头了。

    如果林小天真的离开了,他下次想要遇见这样的机会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小天,你这才刚来,怎么说走就走了。”陈云名连忙起身对林小天说道。

    闻言,林小天转过身,双眼看着陈云名直接说道:“陈叔,因为我之前见陈述对眼,所以才会想你来,但我诚心诚意,而陈叔你却没有这个心思,那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打扰。”

    见林小天是真打算走人,陈云名苦笑道:“小天,先坐下再说吧,刚刚都怪你陈叔,你也别在意,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要是一旦走错一步,你陈叔可能就万劫不复了。”

    转过身,林小天看着陈云名微微一笑,道:“那我就在打扰一会儿陈叔了。”

    看见林小天此时这般模样,陈云名哪里还不明白刚刚都是这小子装出来的,但此时话已经说出去了,想要挽回已经无力。?????·

    “小天,我现在真心为你的那些敌人感到担忧了,如此年纪,心思缜密,有勇有谋;如果给你时间成长,恐怕到最后所有人都会忌惮于你。”陈云名这一次说的话,倒是发自于内心。

    “我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以前是,将来也是。”林小天此番话算是给陈云名吃了一颗定心丸。

    一旁的陈述面对刚刚那一幕,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两人的话,他听的云里雾里。

    “爸,林老师,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就不能说简单一点么?”陈述看着两人,有些抱怨道。

    “小述,你今年即将毕业对吧,既然这样的话,后面毕业后就去小天公司实习,也算是多学习一下经验。”陈云名看着有些不成器的儿子,无奈道。

    自己的儿子和林小天年纪相仿,但两人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将闲话撇开,林小天重新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品着茶,一点都不着急;倒是陈云名,此时却显得有些焦急。

    “小天,据我所知,前一段时间你在淮海省好像闹出了一些事儿,得罪了吴家,对吧?”过了好一会儿,陈云名小心翼翼的对林小天问道。

    对此,林小天也没有反驳,点点头道:“不错,我的确和吴家有些矛盾,但吴家至少在未来的几年时间内不可能找我麻烦,而且这样的事情已经超乎你的能力范围了,也不是你能管的,哪怕是出了什么事儿,吴家也不会问罪于你。”

    “此话怎讲?”陈云名双眼微微一眯;就像他之前所说那般,扳倒古家他不得不小心应对,因为他输不起。

    “因为等你坐上了省委书记这个位子后,从此以后你和我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而且这件事情也只有我们几人知晓。”林小天平静回答道。

    “小天,虽说你陈叔人过半百,但也明白一个道理,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所以……”陈云名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林小天却明白他的意思。

    “既然陈叔这么说,那我就说一下我的条件吧!”林小天顿了顿,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陈云名道:“不管将来我出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保证上河村的安危!”

    “就这一点?”陈云名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不错,就这一点,或许对于陈叔而言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但上河村是我的家,所以我不想看见上河村出现任何事情。”林小天望着陈云名一脸认真。

    “如果仅仅只是这个条件的话,我可以答应你,毕竟身为父母官,保护百姓是我的职责,只要我陈云名还在这个位置上。”陈云名对林小天保证道。

    但他的这番话,却有着两层意思,第一层就是保护上河村,而另外一层就是书记这个位置,倘若将来他没有在这个位置上了,自然就另说。

    而林小天想要他保护上河村,就必须得保证他这个位子,如此一来,不管林小天怎么想,陈云名都不会损失什么。

    “那接下来就说说正事儿吧,关于古少东,陈叔有什么好想法吗?”林小天点了点头,然后对陈云名问道。

    “小天,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计划吧?”这一次,轮到陈云名有些傻眼;从见到林小天的第一眼开始,这家伙无论从哪一方面而言,都将他吃的死死的。

    结果到现在,却告诉他,他林小天压根儿就没什么计划,这岂不是坑爹吗?

    “办法总归是人想出来的,而且对于古少东,我想陈叔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不是么?”林小天笑笑。

    “小天,你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了,先前你表现出来的睿智从容,让我叹为观止,而现在……”陈云名摇了摇头。

    深吸一口气,暂时将这些想法抛之脑后,陈云名这才看着林小天继续说道:“据我这些年对古少东的了解,无论是什么事情,他都做的滴水不漏,哪怕是贪污这点,也没人知道,而且这些年加上东南省政绩还不错,上面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动他。”

    “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而且他儿子这些年在国外想来也花了不少钱吧,要说不贪污,恐怕谁都不信,我们现在欠缺的只是证据而已。”林小天看着满是担忧的陈云名,不禁安慰道。

    不过这一次,陈云名却摇了摇头,道:“他很小心,哪怕是贪污,也不会太多,只是日积月累下来的而已,哪怕是找出一些证据,有着他背后的人,依旧可以压下来;这些年来我也未曾发现他有什么弱点,所以……”

    “陈叔,如果换做是你,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林小天却不以为意,看着陈云名笑问道。

    对于林小天这个问题,陈云名沉吟片刻,这才对林小天回答道:“我既然为官,那官帽肯定是首当其次的,至于剩下的就是钱财和亲人,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钱……”

    “陈叔,你不用解释那么多,你要真喜欢钱,我后面可以让陈述入股到我公司;而你刚所说的这三点,又有哪一点不是他的弱点呢?”林小天眼中闪烁着精光。

    看着陈云名双眼微微一亮,紧接着又陷入苦恼之中,林小天眨了眨眼睛,继续对陈云名循循善诱道:“官帽自然需要政绩,据我所知,这些年来有一家国企公司一直都是古少东在操控着其发展,虽说表面繁花似锦,但内部却一片混乱,如果将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引子,这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

    “你是说红河集团吧,可内部的人员几乎都是古少东安排的,外人根本无法插手,更别说是爆料这些东西了,而且哪怕是爆料了,到时候古少东也会第一时间封锁消息。”陈云名摇头,表示这事儿不可行。

    “至于怎么做,陈叔就交给我好了,到时候我一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其次关于钱这一块,哪怕是贪污再少也有痕迹,所以后面我会让人排查这件事;至于古力那边,我也会安排……”林小天详细将计划给陈云名说完后,饶是陈云名此时也有些目瞪口呆。

    刚开始,他还觉得林小天这计划太不靠谱了,但随着林小天一点点将细节说清后,陈云名才彻底明白过来。

    “小天,你陈叔发誓,以后在也不会相信你的话了!恐怕加上今天见面这件事,一开始你也早已经计划的滴水不漏了吧?”此时陈云名看着林小天,有些苦涩道。

    “陈叔过谦了,小天只是临时想到的,这一切的计划还是源于陈叔给小天的灵感。”林小天谦虚道;但陈云名却翻了一个白眼,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