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九十七章 拉省长上贼船
“小雨,如果哪天我变得没钱没势,到那个时候你会离开我么?”林小天忽然一把将姚雨拉到大腿上坐下,看着怀中的姚雨认真问道。

    姚雨从未见过林小天如此颓废的模样,眼底满是一片心疼之色,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林小天的脸庞,柔声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对于我而言,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最后一个男人,所以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因为少你了,我的世界就不完整了。”

    面对姚雨如此回答,林小天忽然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在姚雨满脸疑惑之下,他这才对姚雨回答道:“哪天如果我真变成这样了,我宁愿你离开我。”

    姚雨抿了抿红唇,却并未回答林小天,她和刘青青不一样,一开始她不过只是想要利用林小天的权势,而林小天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发泄的工具而已,但逐渐的,姚雨才发现,她对林小天越来越依赖,这个表面看似纨绔的家伙,实则内心无比的脆弱,这是她生命之中的第一个男人,所以她不会离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相反,刘青青却不一样,她除了林小天还有更多的选择,所以哪怕曾经感动过,但要是林小天未曾做到她想象之中的模样,她依旧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

    这大抵就是现实,轻轻闭上双眼,林小天暂时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不再去想。

    “小雨,下午我陪你去逛街吧,听说你们女孩都喜欢逛街。”林小天睁开双眼,忽然对姚雨说道。

    “好呀,那我先去做饭,你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我们吃完饭就出去。”姚雨一听林小天这话,脸上满是开心。

    只要林小天能多陪在她身边,这对姚雨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吃过午饭,一个下午的时间,林小天几乎都在陪着姚雨逛街,这个时候林小天才知道女人的战斗力究竟有多强。

    饶是他这个修炼者,逛了一下午,依旧是感觉腰酸背痛,相反,姚雨穿着一双高跟鞋到了傍晚,还显得精神奕奕,格外兴奋。

    晚餐林小天正打算带姚雨去吃一顿西餐,但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林小天愣了一下,这才停下脚步按下接听键。?·?

    “林老师,我爸已经同意见你了,要不我现在过来接你?”电话之中,陈述直接对林小天说道。

    闻言,林小天迟疑了一下,这才对陈述点头道:“行,你直接来中心大厦吧。”

    挂掉电话,姚雨那一对美眸之中不由露出几分失望,林小天有事儿,待会儿恐怕她又只能独自一人回家了。

    “林老师,你先忙吧,那我先回家了。”姚雨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看着林小天说道。

    望着姚雨如此懂事的模样,林小天却轻笑道:“走吧,跟我一起过去。”

    “林老师,我真的可以吗?”听见林小天的话,姚雨不禁微微一愣,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不就是吃一顿饭而已,没事儿。”林小天揉了揉姚雨的脑袋,笑着说道。

    对于林小天而言,这可能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对姚雨来说却显得意义非凡,林小天在谈事的时候带着她,无疑是在心中确定了她的位置。

    哪怕她在林小天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姚雨依旧会选择留在林小天身边,但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同时也能喜欢自己。

    陈述并未让林小天和姚雨两人等太久的时间,不到十分钟陈述就开着一辆奥迪缓缓驶来。

    “林老师,这不是你们东南大学音乐系的校花姚雨吗?你们怎么会在一起……”陈述一下车,看见姚雨顿时愣了一下。

    “是啊,我也算小雨的半个老师,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林小天对陈述笑问道。

    “没……没什么问题,看来林老师也是性情中人啊,哈哈。”陈述大笑道。

    林小天并未在意陈述的打趣,一把揽住姚雨的腰肢,然后上车。

    陈述的家在一个中档小区里,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足以说明陈云名一家平时有多低调。??·

    作为东南省的省长,还住在这样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是因为钱的问题。

    “难怪你小子平时这么低调了,看来都是你父亲教导有方。”下车后,林小天有些赞赏道。

    “林老师,你说笑了,其实我们家之所以住在这里,归根结底是因为穷;我爸虽说在东南省当了这么多年的省长,但却和其余人不一样,如果我爸要是有任何把柄落在了古力老爹手中,恐怕我爸早就垮台了。”陈述摇了摇头,满脸无奈。

    对陈述而言,反正以后大家都不是外人了,这些事哪怕是告诉了林小天也无妨。

    点了点头,很快一行三人便来到陈述的家中,刚推开门,林小天就看见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男人穿着朴实的衣着迎面朝着几人走来。

    “林董,你今天的到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陈云名看见林小天,不禁感叹道。

    看了一眼陈云名以及他身边的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妇女,虽说陈云名夫妇两人穿着都很朴实,但在气质上,陈云名内敛,而他妻子则是显得落落大方,不愧是大户人家。

    “陈叔,阿姨,你们叫我小天就行了,那会儿我刚好陪小雨在逛街,也不知道买点什么,就随便买了一点酒和衣服,希望陈叔和阿姨别嫌弃。”说罢,林小天便将手中的口袋递了过去。

    陈云名刚想拒绝,但看见袋子里都是普通的酒和衣服,愣了一下,陈云名嘴角不禁露出几分富有深意的笑容对陈述吩咐道:“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还要你爹将东西拿回去啊。”

    “啊……是,爸。”陈述愣了一下,连忙接过林小天递来的袋子。

    这倒也不怪陈述,这些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他父亲收别人的东西。

    林小天见陈云名将东西收下,嘴角的笑意更浓,他今天是故意买的这些东西,虽说价格都不贵,但这就是一个试探。

    如果陈云名接下了,那就说明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如果陈云名不收,那就说明今天晚上林小天会白跑一趟。

    只要陈云名有这个心,接下来的事情林小天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快进来吧,小天,来叔叔家也别见外,就当自己家一样。”陈云名连忙让开身形,对林小天微笑道。

    走进房间,林小天这才看见屋内小月竟然也在。

    “小月,怎么是你?”姚雨一看见小月,面色顿时露出几分喜色来。

    “小雨,你怎么也来这里了?”小月看见姚雨的那一瞬间,也愣了一下。

    “我……我是陪小天哥过来的,对了,小天哥,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好姐妹,我们都住一个小区呢。”姚雨犹豫了一下,这才改口道。

    “原来你和林老师……”小月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姚雨说着。

    被小月这么一说,姚雨面色不禁露出几分红晕,看着姚雨有些羞涩的模样,林小天深深的看了一眼刚走出来的陈述,然后对陈述竖起一根大拇指,这才将目光落在小月身上道:“小月,你刚出院,所以接下来几天还是好好调养一下身体,小病日积成疾。”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看来这一切都是缘分啊,来,小天,小月,小雨,快过来吃饭吧。”陈云名笑了笑,然后对三人说道。

    “爸,你咋不叫我呢?”陈述见他老爹直接将他忽视了,不满道。

    “你个臭小子,这么多年我没叫你,没见你哪一次错过吃饭了。”陈云名对陈述笑骂道。

    因为陈云名这一句话,引来众人一阵哄笑,气氛也不显半点尴尬、生涩。

    对此,林小天心底也不由感叹道:“果然是在官场打拼了半辈子的老狐狸啊,既然你想打感情牌,那我就陪你打好了。”

    几人坐在饭桌上吃饭,倒也显得其乐融融,要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一家人呢。

    吃过晚饭,陈述老妈直接对姚雨、小月、陈述吩咐道:“小月,小雨你们陪阿姨下去散散步吧。”

    两女都知道今天林小天过来肯定是有事情,所以两女也没拒绝。

    三人一走,整个客厅就只剩下陈述、林小天和陈云名三人了。

    “小天,陈叔家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呼你,你也别在意。”陈云名泡了一壶茶,然后倒了一杯递给林小天说道。

    “陈叔,你说笑了,这碧螺春如果都不算什么好东西的话,那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清新可口,加上如今正值秋季,喝这样的茶养胃。”林小天笑着回答道。

    “林老师,你还懂茶啊,可我咋感觉一点口感都没有,比白开水都还不如。”一旁的陈述擦嘴道。

    “在你这样的年纪可能还不懂养生,等你以后老了就明白了。”林小天笑笑也没解释。

    “你小子成天就知道在外面瞎胡闹,上个学也不好好学,你现在倒还有脸说了。”陈云名瞪了一眼陈述,教训道。

    “陈叔,你也别教训陈述了,毕竟我们年纪都还尚小,如果不是上次我在陈爷爷哪里学过一点,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林小天见陈述满脸郁闷之色,解释道。

    果不其然,林小天此话一出,陈云名双眼一动,脸上露出几分好奇之色看着林小天问道:“哦?不知小天口中所说的陈爷爷可否是那位?”

    “是啊,上次在陈爷爷家吃饭的时候,陈爷爷和张爷爷都教过我一点品茶之道。”林小天点头道。

    先前林小天是故意将陈老爷子抬出来的,没办法,谁让他现在没有任何后台,在东南省也唯有将其抬出;而且林小天也知道,陈云名既然答应见他,对于这些事肯定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现在欠缺的只是林小天主动说出来而已。

    “张爷爷?难道是张世明?”这一次,饶是陈云名,面色也微微有些震惊。

    林小天和陈家的关系,这已经不算是秘密了,但林小天还和张世明关系不错,这点就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如果说陈家和张家相比起来的话,张家现在的权势无疑比起陈家都还要大上几分。

    ps:有月票的也别留着了,给赤焰吧,反正那东西留着没多大用处,到月底也会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