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四十八章 杀人


    一家小旅馆门口,林小天将车子稳稳的停下,三人一同下车。

    “这个地方我之前来过一次,想来应该就是他们在这里的根据地。”王小飞看着这家旅馆凝重道。

    这些神秘势力,除了会蛊毒之外,更重要的一点还有佣兵的存在,显然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势力。

    “如果在自卫的前提之下,误伤或者杀人,不犯法吧?”林小天撇了一眼身旁的安然,然后出口问道。

    “你想要干什么?林小天,我告诉你,不得胡来,我这就打电话叫其余同事过来。”安然有些浸提的看着林小天,虽然她不知道林小天究竟想要做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林小天却没有理会安然,自顾道:“既然不犯法那就行了。”

    说罢,林小天便和王小飞两人一同迈入这家小旅馆,刚掏出手机的安然看见这般情况,跺了跺脚,一脸愠怒。

    迅速在对讲机里和上面报告了一下,安然便掏出手枪跟着林小天他们一起进入。

    刚走进小旅馆,站在前台的一个中年男人神色微微一滞,紧接着脸上堆满笑容,对林小天两人笑道:“两位,你们是开钟点房还是?”

    “当然不是钟点房了,现在天色都这么晚了……”林小天笑着回答道,脚步却是走到对方跟前。

    林小天刚来到对方跟前的一瞬间,双手忽然如猛虎一般,快而犀利,一把抓住对方脑袋上那有些稀疏的头发,用力磕在前台的桌子上。

    随即,林小天反手抓住对方的胳膊直接给拧断,然后将对方抽屉里的手枪拿出来,对准其脑门,冷声问道:“他们人呢?”

    刚踏进小旅馆的安然看见这一幕,顿时给吓了一跳,神色有些慌乱的对林小天大声叫道:“林小天,不得胡来,杀人可是犯法的!”

    “我再问你一遍,人在哪里!”林小天没有理会一旁的安然,眼神跳跃,满是寒意。

    “我……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警察,救命啊……”中年男人满脸鲜血,当他看见一旁的安然之后,眼中露出一丝庆幸,连忙对安然慌乱的说道。

    见林小天丝毫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安然有些愤怒,直接举起手枪对准林小天。

    “林小天,你要是再不放下枪,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安然死死咬牙对林小天大声叫道。

    “真是一个蠢女人!”林小天双眼扫视了一眼房间,并未发现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紧接着便扣动扳机。

    “碰!”一声轻响,中年男人眉头直接出现一个血洞,身体缓缓倒下。

    “林小天,你!”看见林小天竟然真的敢开枪杀人,安然满脸惊骇。

    “你现在要么选择开枪,要么选择让我上去。”林小天冷冷的看了一眼安然,扔下手枪,直接朝着楼上迅速走去。

    望着林小天的背影,安然眼中满是犹豫之色,按照情理而言,林小天擅自杀人,她应该阻止林小天的,但现在人都已经死了,她还能说什么。

    看着林小天缓缓消失的背影,安然仅仅只是犹豫了不到两秒钟时间,就迅速跟了上去,现在林小天已经杀了一个人,她绝对不允许林小天再次杀人。

    林小天来到楼上,双眼扫视了一眼过道,紧接着便匆匆朝着过道尽头走去。

    来到最后一间屋子的时候,林小天一脚踹开大门,看着里面一个刚穿好衣服的金色短发中年男人,林小天微微一愣。

    这个家伙有些出乎林小天的意料;对方除了头发是金色之外,体型还有容貌都是亚洲人的标志。

    床上还有一个年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全身上下不着片缕,身体被绳子捆绑起来,全身上下满是一道道猩红的伤口。

    “我倒是有些低估这个小县城的警察了,你竟然能找到这里来,只是很可惜,你要是早点来的话,或许还可以见到人质,但现在有些晚了。”中年男人一口流利的华夏语,面色没有半点惊慌。

    “他们在哪儿?”林小天双眼微微一眯,看着对方沉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对方却没有回答林小天的话,眼中带着几分好奇。

    林小天并未回答对方的询问,眼中杀机毕露。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后面只要查一下就知道了;而且我知道,你们华夏警察的作风,断然不会杀掉犯人的,更何况我们手头还有人质在,所以呢,现在你最好是乖乖让我离开这里,这样的话,你不仅可以向上面交代,也避免了死亡。”中年男人带着几分玩味看着林小天。

    “林小天,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我有权逮捕你!”刚冲上来的安然,看见林小天的背影便大声叫道。

    随着安然的话落下后,林小天眉头微微一皱,中年男人的声音再次传入到耳中,有些诧异道:“你竟然不是警察!不过也没关系,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中年男人的声音刚刚落下,屋内的玻璃被打碎,中年男人直接跳了出去。

    见状,林小天心里大骂安然这蠢女人时,随即便拿着手枪连开了几枪。

    来到窗台,看着漆黑一片,地上没有任何人影,林小天这才转过身,面色有些不快。

    此刻的安然看见房间这一幕,那张精致的脸庞呆滞了片刻后,随之升起的便是无尽的愤怒。

    房间里这个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了,全身上下布满鲜血,这一切显然是那个中年男人所为。

    “这就是你阻挠的后果,人已经跑了,现在不仅人质有危险,而且唯一的线索还断了!”林小天看着安然,毫不客气的教训道。

    听见林小天这话,安然咬了咬牙,然后抬起头怒视着林小天道:“你刚刚杀人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现在倒好,竟然还质问我!”

    林小天看了一眼刚上来的王小飞,不屑道:“小飞刚刚亲眼目睹,是对方想要掏枪杀我,我这顶多算是正当防卫而已,如果你有证据证明我说的话是假的,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的麻烦;我们走。”

    说完,林小天没有理会安然,直接带着王小飞朝着楼下走去。

    “林小天!我安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安然见林小天根本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满脸怒火。

    但她也知道,林小天所说的都是事实,她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林小天不是正当防卫,而且场中唯一的证人都是林小天的人,这让她根本奈何不了林小天。

    “小飞,你还知道他们的藏身地点吗?”一边朝着楼下走去,林小天一边对身旁的王小飞出口问道。

    刚刚那个家伙,直觉告诉林小天,绝非常人,而且和之前那几个普通的佣兵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哪怕对方留下来,林小天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打败对方。

    “我之前因为被他们带到这里来过一次,所以我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王小飞有些歉意的看着林小天回答道。

    对此,林小天不禁陷入沉默之中。

    如今他面对的有两股神秘势力,一股就是找胡老头他们麻烦的国家高层,而另外一股则是蛊毒,这两股势力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林小天现在却没有半点线索。

    前世,他在临死的时候才发现,身体竟然中了传闻之中最恐怖的血咒蛊,这种蛊毒无色无味,甚至没有半点感觉,沉浸在身体之中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可以彻底爆发,让感染者失去任何力量。

    想要炼制这血咒蛊,那就必须得拥有传闻之中的金蛊,金蛊乃是万蛊至尊,一旦拥有了金蛊,那么其余蛊就可以随意炼制出来。

    前世的血咒蛊,这一世的腐烂蛊等,几乎都不是轻易炼制出来的;所以林小天可以猜到,这一股势力绝对和他前世被陷害有关。

    叮铃铃……

    林小天刚走到楼梯口,手机便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掏出手机,迅速按下接听键。

    “零号,按照你的吩咐,他们已经全部被杀掉,但却没有任何的资料显示。”电话刚接通,便传来一号有些歉意的声音。

    “收拾一下吧,过一阵子准备来华夏。”林小天淡然道。

    “是,一号,我已经派了几个精英过来,应该明天就能抵达。”一号回答道。

    挂掉电话,一旁的王小飞面色有些震撼的看着林小天问道:“刚……刚刚那是国际著名的三大佣兵团之一的零号佣兵团吗?”

    看着王小飞那张震撼的脸庞,林小天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他没想到王小飞竟然还知道佣兵团的事情。

    “走吧,先找到人质再说。”林小天看了一眼王小飞,并未回答,迈开双腿,便朝着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