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二十一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


    “小天,你得罪了徐世民,他后面会不会来找你麻烦?”回家的路上,凌梦瑶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

    “会不会找我麻烦这一点我说不准,但我知道,他后面肯定会来找我的,其实关于徐世民的事情,我之前是调查过一番的,他家里的背景很深厚,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局限了他的人生方向,好了,这件事情后面你就知道了。”林小天笑笑并未给凌梦瑶解释太多。

    对于今天所发生这一幕,虽说并未在林小天意料之中,但林小天现在却有着很大的底气。

    回到上河村已经是入夜时分,林小天刚回来,黄婶就兴冲冲的出现在林小天的家门口,笑着对林小天说道:“小天,那会儿你离开的时候,陈寡妇面色有些苍白的来找你,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看病;我当时没留意,刚好经过你家门口的时候看见这一幕。”

    “知道了,谢谢你啊,黄婶。”林小天点了点头,笑着对黄婶回答道。

    “不客气,大家都是乡亲嘛,互相帮助是应该的。”黄婶见林小天并未给她好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失望。

    陈寡妇这个名字在林小天的记忆之中有一些印象,好像几年前张文强在外地打工,偶然之间救下一个女孩,然后女孩就跟着回来嫁给了他。

    当时这件事情几乎属于一个爆炸新闻,原因无他,正是陈寡妇长得太过于祸国殃民了。

    只是很可惜,陈寡妇嫁给张文强之后没过几天,就传来张文强在工地里意外死亡的消息,从此以后,陈寡妇也并未再次嫁人,一直都恪守本分承担着抚养张文强父母的责任。

    “也罢,过去看一下吧。”林小天也没多想,毕竟如黄婶所言,大家都是乡亲,林小天现在又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帮村民看下病也并无大碍。

    林小天带了一些东西,便匆匆朝着陈寡妇家走去。

    “有人在么?我是林小天。”十几分钟后,林小天来到一栋破旧不堪的屋子跟前,敲了敲门对着里面问道。

    半晌,门开,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女人站在林小天跟前,即使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但依旧无法遮挡对方那姣好的身材以及绝美的容颜。

    看着眼前这张有些苍白的脸庞,林小天微微一愣。

    “我刚回来,听见黄婶说你那会儿来找我,所以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林小天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礼貌性的说道。

    对方虽然漂亮,而且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风韵,但林小天并未有什么想法,这样的一个女人,值得林小天尊敬。

    “林……”

    “陈姐,你叫我小天吧,大家都是乡亲,不用这么客气。”林小天微微一笑。

    “那好吧,小天,让你麻烦了,先进来喝口水吧。”陈寡妇脸上强撑着一丝笑容,对林小天点了点头,然后这才带着林小天进入到院子里面;只不过在林小天刚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屋外一道身影却一闪而过。

    走进院子,看着院子里干干净净的,而且没有半点杂乱,一切都摆放的错落有致,虽说有些清贫,但却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陈姐,你是不是最近有些胸闷,时不时的小腹还有些微痛?”林小天走进屋子,随意坐下,沉声问道。

    “是啊,只不过这毛病几个月前就有了,但当时因为村里没医生,而且也不严重,我就没在意,只是没想到最近疼痛有些加剧,所以那会儿我才打算过来找你看看。”陈寡妇那一对美眸里闪过一抹讶色。

    关于林小天的事情她这几天早就有所耳闻,只是她之前并不太相信这件事情,但现在看来,之前关于林小天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小天,这病是不是需要花很多钱?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看了。”陈寡妇忽然想起一个关键问题,连忙对林小天问道。

    “陈姐这些年来,能在张大哥去世之后一直照顾二老,这一点我林小天很敬佩,加上大家都是乡亲,所以这病只要我能治,就不会收陈姐一分钱。”林小天摇了摇头,打消了陈寡妇心头的担忧。

    说罢,林小天便不顾陈寡妇开口,直接将手落在陈寡妇的手腕上,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只是越把下去,林小天脸上一会儿露出几分凝重,一会儿露出几分古怪,看得陈寡妇都有些心惊胆战。

    “小天,怎么了?是不是我的病很难治啊?”林小天收回手,陈寡妇满脸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

    “怎么说呢,你这病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在这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打算重新嫁人吗?”林小天叹了一口气,然后对陈寡妇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嫁人不嫁人难道还和我的病有关系吗?”一听见林小天这话,陈寡妇脸上不禁升起几分厌恶。

    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打她的主意,但最终都被她无情的拒绝了;即使林小天年纪还有些小,但毕竟也算是一个正常男人;现在忽然问这个问题,陈寡妇下意识的以为林小天也想打她的主意。

    “陈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之前就说了,我很敬佩你,所以也不会打你的主意,只是你这病在中医当中,叫做阴阳失调所导致的,所以我才会问你这个问题。”林小天苦笑一声,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啊?那……那除了这个办法,还有别的办法吗?”陈寡妇听闻林小天这一番话,苍白的脸颊之上升起几分红晕,更显诱人。

    “自古以来,阴阳调和,才能促进身心健康,这话不是我随意捏造的,如果陈姐没打算嫁人这个心思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开几服药缓解一下身体,但要是长期下去的话,身体多少都会有一些损伤,而且这药后山上就可以采摘到。”林小天点了点头,也没多说,直接开了一个方子交给陈寡妇。

    “谢谢你,小天。”陈寡妇接过方子后,感激道。

    “陈姐,你能给我说说你和文强哥的事情吗?当然,我也只是好奇,要是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问。”林小天好奇道。

    对于林小天这个要求,陈寡妇犹豫了一下,随即便叹了一口气,道:“当初在城里,的确是因为文强救了我一命,所以我才会嫁给文强的,虽然当时是我一时冲动,但文强一直对我很好,所以哪怕是现在我也一点都不后悔;虽说文强离开了好几年,但文强的爸妈身子不好,所以我必须照顾他们,这是我的责任,也是对我和文强之间的爱情考验,所以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次嫁人。”

    陈寡妇这一番话说的很决绝,也不知道是为了打消林小天心里的想法,还是想要倾述一番。

    从陈寡妇家中回来,林小天也未曾多想,直接洗漱一番来到院子里开始修炼神医功法。

    上次林小天进入到神医功法第一层之后,经过短短几日的修炼,林小天也逐渐感受到有着前世的经验,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第二层了,所以林小天这两天也格外的刻苦。

    次日一大早,林小天醒来简单吃过早餐之后,想了想就去后山帮陈寡妇采摘了一些药材,这几天陈寡妇身体不适,要是单独去后山采药恐怕有些困难,所以这次林小天权当做一次好事了。

    林小天提着药材,一路朝着陈寡妇家走去的时候,所有乡亲都在议论纷纷,而且当他们看见林小天之后,直接打住,其中一些村里的男人,更是朝着林小天投来羡慕妒忌的眼神。

    “难道今天我又长帅了?”林小天微微一愣,口中低声呢喃道。

    林小天来到陈寡妇家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一群村民围在陈寡妇的院子里面。

    “老子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女人,从你进我们张家门之后,我们张家对你哪点不好了?你竟然偷汉子!你对得起死去的文强吗?”院子里面,一个七旬老人,拄着一根拐杖,一巴掌狠狠落在陈寡妇的脸上,大声骂道。

    “这些年来,虽说陈寡妇一直恪守本分,但她还是没忍住,不过也是,小天又帅又有钱,要是我家有个姑娘的话,也可以说给小天叻。”

    “哼,有钱有怎么样,背地里偷别人家的媳妇儿,简直是丧尽天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到林小天的耳朵之中。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林小天的二婶一脸怒意道:“要不是我昨天晚上刚好看见林小天走进陈寡妇的家门,恐怕这事儿老张家都还蒙在鼓里吧。”

    被林小天二婶这么一说,张老头气的浑身发抖,抓住拐杖,顺势之下便朝着地上满脸苍白的陈寡妇脑门上砸去。

    PS:今天加更一章,晚上还有一章,而且不是我不加更,一来是这周没推荐,所以留着稿子下周有推荐冲新书榜,不过大家多投月票,不管什么时候,赤焰都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