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十七章 蛊毒现


    次日一大早,林小天早早起来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法,然后用一些药材熬了一锅粥。

    “小天啊,你爸妈这几天都不会回家了,对吧?”吃早餐的时候,老人笑眯眯的对林小天问道。

    “你又想干什么?”林小天一脸警惕。

    通过昨天的相处,林小天知道这爷俩简直不要脸到极点,所以还是多备个心眼比较好。

    “哎呀,小孩子年纪轻轻的,不要总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要说起来的话,我和你们上河村还颇有渊源,你看,你爸妈不在家,你平时一个人在家也很无聊的吧?我呢,这个老头子反正年纪大了,要是常年在城市里带着,身体肯定一日不如一日,所以……”

    “打住!”林小天见这老爷子大有一番口若悬河的模样,脑门闹出几条黑线,然后伸出三根手指道:“住一天三百块钱,两个人六百块钱。”

    “林小天!你想钱想疯了吧,在城里都还没你这么贵,更何况还是……”一旁的张中平愤愤不平道。

    “还是什么?我这个地方,山清水秀的,哪里不好了?而且你爹吃我的,住我的,我还得每天给他做药膳,收你们六百都已经很便宜了,要想不住,立马滚蛋就成。”林小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

    “行了,中平,六百就六百块钱吧,只要他高兴就成。”老爷子一发话,张中平自然不敢再多说,只好瞪了一眼林小天。

    “死人了,死人了……”就在几人刚吃完早餐,黄婶小跑到林小天家门口,对着林小天一脸惊慌道。

    “黄婶,你刚说什么?”林小天一听这话,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

    黄婶大口喘着粗气,但想到林小天可能会给她些许好处,连忙对林小天说道:“小天,今天我和你爸妈他们在挖路的时候,忽然从一个泥坑里挖出一具满身蛆的尸体来,而且最为吓人的是对方身体都未曾腐烂……”

    听闻黄婶这一番话之后,林小天面色一震,有些惊骇的问道:“那人是不是身体完好,甚至全身上下都没有丝毫的血迹,偏偏身上长满了蛆虫?”

    “是啊,你怎么知道?”黄婶被林小天这么一问,暂时也忘记恐惧了,有些疑惑的望着林小天。

    “赶紧带我过去!”林小天一脸凝重。

    说完,林小天也不理会黄婶,直接上车。

    “你们干嘛?”林小天刚坐上车,见张中平和老人也一起跟了上来,忍不住问道。

    “我以前也算是一个老刑警,而我儿子以前是军人,跟着一起去,或许能看出一点什么来。”老人微微一笑。

    “小天!”林小天也没说话,点了点头,刚将车子启动,凌梦瑶又出现在林小天的视线之中。

    “行了,我知道了,赶紧上车吧。”林小天也没有多说,面色带着几分催促。

    凌梦瑶刚上车,林小天直接开着车子,犹如一头猛虎一般,疯狂的朝着前方驶去。

    “你不是说你不会开车的吗?”凌梦瑶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小天问道。

    “咳咳,这不之前见你开车,所以就学会了么。”林小天开车虽然很快,但却很稳,显然不像是一个新手司机。

    听见林小天这话,凌梦瑶白了林小天一眼,显然之前林小天说买车,只是想给她买而已。

    “这两位是?”凌梦瑶也没在这件事情上多问,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两人,疑惑问道。

    “咳咳……那个……他们是从城里来找我治病的人。”林小天有些心虚的对凌梦瑶回答道。

    昨天晚上和李思思去看电影的事儿,林小天可不想让凌梦瑶知道。

    ……

    不到半个小时,林小天开车来到事发地点,现在警察都还没来,但场中依旧是围满了乡亲。

    “怎么回事?”凌梦瑶一下车,便迅速走进人群之中出口问道。

    这条路乃是他们上河村修的,现在发现尸体,凌梦瑶这个当村长的,多少都有些责任。

    “村长,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们就挖着挖着,忽然之间就发现这一具尸体了?”一个中年男人回答道。

    “林小天,你做什么?”就在凌梦瑶说话之间的时候,林小天和张中平父子俩已经来到尸体旁边。

    凌梦瑶刚走上来,看见这一具尸体顿时哇哇的吐了起来,面色满是一片雪白。

    “尸体面色泛白,而且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鲜血,死者死亡时间应该是48小时内;而且凶手埋尸体的时候,因为慌乱,所以留下了一个很明显的痕迹。”老人说着,便直接旁边的一处衣角。

    张中平将衣角捡起来看了一眼,沉声说道:“这衣服的质量和做工都比较粗糙,显然应该是农村里的人,而且四周全是荒山野岭,想要找到凶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果是农村人的话,大家都明白一点,对方对四周的环境应该极其的熟悉,而这样的地方,想要找出凶手,并非一件易事。

    “你们说的很对,但有一点你们却没有注意到,那就是脚印,从这里到这里,脚印都是一模一样的,或许你们看起来差不多,但我作为医生却很清楚这一点,而且他逃窜的方向就是西南方向,对方脚印深浅不一,行事应该比较慌张,而且他也绝对不会是我们上河村的人,对于这里的环境也不会太熟悉!”林小天看了一眼尸体之后,心头有些大骇的同时,面色却平静的说道。

    “那依你所看,对方的死亡是怎么回事儿?毕竟你是医生。”老人点了点头,并未否认林小天的话。

    “蛊!而且还是无意之中中的蛊!”林小天一脸笃定。

    “蛊?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相信这东西。”张中平一脸嗤笑。

    “让一让,让一让,闲杂人等全部后退!”公路上,警笛声响起;随后一些警察还有刘德凯便来到场中。

    “小天,你怎么在这里?”刘德凯一看见林小天,便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顺路过来看看……”林小天对刘德凯点了点头。

    “刘书记,你赶紧叫这些警察别耽搁时间,全力朝着西南方向搜索凶手,对方的年纪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而且要是找到了,第一时间通知我,你们没办法对付他。”林小天一脸凝重。

    “这……”刘德凯虽说因为上次的壮阳丹挺感激林小天的,但这种命案上,刘德凯也不敢丝毫马虎。

    “你算哪根葱?竟然指挥起我们来了,这是警察的事情,和你们这些村民没关系,没事儿就退到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做事!”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挺着啤酒肚,一脸不屑的看着林小天教训道。

    “王县长,虽说他是村民,但群众提供线索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吧,而且他还是一名医生。”刘德凯一听王有才的话之后,面色有些不快。

    “刘德凯,看来这些年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竟然相信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而且我还知道凶手是朝着四周逃逸了。”

    “你……”

    刘德凯面色有些难看,他身为县委书记,作为县里的一把手,但实际权力却比不上王有才,因为王有才在这里经营了十几年,而他刘德才不过是三年前空降下来,权利自然比不上王有才,所以平时处处才会被王有才打压。

    “刘书记,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他去找人吧,人可能好找,但到时候出了事儿就是王县长的问题了。”林小天冷笑一声,并未将王有才放在心上。

    “你们还给我愣着干什么,去抓凶手啊!”王有才不屑的看了一眼刘德凯以及林小天之后,便对着身旁的警察命令道。

    “是,县长。”随着王有才的话落下之后,四周的那些警察先是将尸体保护起来后,这才带着几条警犬朝着山林之中搜索开来。

    “小天,你刚刚说的那话是真的吗?”对于这一幕,老爷子倒是没有半点感觉,到了他这样的年纪,一般的人情世故已经无法让他生出半点兴趣来。

    相反,他现在倒是有些担心林小天刚刚的那一番话,虽说这王有才有些可恶,但警察的性命也是命。

    “这种蛊毒我以前在一本古籍上见过,炼制之人,极其的恶毒,而且根据刚刚现场来看,死掉的这个家伙应该是想要抓住对方,然后无意之中中了蛊毒死亡的,你们刚刚只是看见表面,却未曾注意到死者穿在里面的一件高档衬衣以及那块豪华手表;外面的一切不过只是伪装出来的。”

    林小天微微一顿,紧接着吐出一口浊气,继续道:“人可能好找,凭借蛊毒的发作,他走不了多远,只是一旦激怒对方的话,这结果可能就麻烦了……”

    “小天,刚刚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老哥我也没辙……”刘德凯见王有才离开之后,这才来到林小天身旁歉意道。

    “刘老哥,这件事情非同寻常,我想让你帮我叫几个警察,然后朝着西南方向去看看。”林小天一脸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