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 第二章 神医小天


    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次日一大早时间,林小天早早醒来给二老留下一张纸条,就背着背篓、镰刀赶到了后山。

    后山坐落于上河村以北方向,山脉连绵不绝,乃是最为接近原始生态的一片大山,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时常有一些城里人都慕名过来游玩,吸收大自然最清新的空气。

    但如今这座大山对于林小天而言,就是发家致富的开端;身为一名医者特别是中医,药材自然是最为重要的,如今家徒四壁,林小天想要赚钱缓解家中的窘迫,那么就只能先依靠这一座大山了。

    将近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林小天来到大山前,看着前方那茂盛的树木,以及高耸入云的大山,林小天深吸一口气,眼中带着几分回忆之色:“这座大山好像当初师父收养我的陀螺山,也不知道出事后,师父怎么样了……”

    说完,林小天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些事情放在心后,如今重生了,那么就应该从头开始,等将来,属于他的东西,终究会拿回来的!随即,林小天三步并做两步,迅速朝着后山迈入进去。

    “这是……铁骨草?”背着背篓在后山上将近寻找了半个小时,林小天忽的双眼一亮,看着前方一丛‘杂草’,脸上忍不住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铁骨草,在根茎之上,略显红色,乃是治疗铁跌打损伤最好的药材,而且只需要咀嚼一下就可以敷在患处,效果极佳;昨天林父被麻子等人打了,要是有了这铁骨草,林父的伤势应该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想到这里,林小天不在犹豫,迅速来到铁骨草跟前,小心翼翼的连根茎都给一起挖了出来,铁骨草虽然枝叶有治疗铁打损伤的效果,但根茎如果配合灼心草这一味主要药材,甚至可以炼制壮阳丹出来。

    如今这个社会男人在床上这种能力越来越差,如果能炼制壮阳丹的话,这将会是一条快速发家致富之路,以前对于这些东西,林小天根本不屑,因为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人家都是争着抢着送钱给他,但现在世道不一样,没人知道林小天神医的头衔,自然而然,林小天也只能依靠这些东西来赚钱了。

    将铁骨草挖出来之后,林小天随后又挖了一些其余药材,不过等到日落时分,林小天都没有找到灼心草,略微有些失望。

    “这有些不太科学啊,灼心草一般生长在烈日之下,但在这一片后山之上,但凡是烈日炎炎所在的地方,似乎都没有看见,凭借这后山的生存环境,怎么说也不可能一株灼心草都找不到吧……”

    半响后,林小天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坐在一块岩石上,苦笑了起来。

    要是找不到这灼心草的话,想要炼制壮阳丹就有些麻烦了。

    “嗯?灯芯草?虽然这东西没有灼心草药效那样强大,但也可以选择性的替代,嘿嘿,看来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今天的运气,还是蛮不错的嘛。”就在林小天要失望而返之时,忽然注意到屁股下方一块岩石堆里面生长着三株灯芯草,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灯芯草不仅可以代替灼心草配合铁骨草的根茎炼制壮阳丹之外,又可做麻醉用,也属珍贵药材。

    大喜之下,接下来,林小天迅速将灯芯草采集完毕之后,这才是匆匆下山。

    刚走到自家家门口的时候,远远的,林小天就看见家门口围拢了一大堆人,见状,林小天以为是麻子等人又来找麻烦了,眼中不由闪烁着几分寒光,当他来到场中,却发现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唉,真是可怜呐,多漂亮的一个女孩,竟然被五步蛇给咬了。”

    “是呀,是呀,真是太可惜了,而且我们村里还没医生,唯一的医生可能就是林忠国了,毕竟他父亲当初在我们村里也算是一个医生了。”

    四周的村民不断感慨着,林小天注意到,在人群正中央,一个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女孩,女孩面容清秀动人,可以说是一个绝色大美女,只是面色也有些发紫,显然五步蛇毒已经逐渐渗透到身体五脏六腑之中了。

    “林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家侄女吧,这次我们出来游玩,没想到刚刚快下山的时候被毒蛇给咬了,村里听说就你一个医生,你要是在不出手的话,我侄女今天恐怕……”中年男人和这个女孩皆是穿着精致的衣服,显然是有钱人家,不过此时中年男人却是一脸苍白,对着林忠国苦苦哀求道。

    “这位……老弟,不是我不出手,而是我根本不会医术啊,虽然当初我爸是一个医生,但我却没有学到任何的医术,所以……”林忠国也有些尴尬,虽然他也很想救人,但奈何不会医术,他也无能为力。

    听见林忠国的回答,中年男人面如死灰,一下子抱着怀中的女孩呆滞在原地,双眼看着女孩发紫的脸色,满是一片绝望。

    刚刚走进人群之中的林小天,正好看见这一幕,扫了一眼中年男人怀中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对方身着一套运动装,却丝毫掩盖不住那姣好的身材;而且面色虽然发紫,但林小天依旧能看出对方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前世林小天就喜欢美女,所以这一世依旧如此;但要是换个场合的话,林小天说不定还会上去调戏两句,但现在人命关天,林小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我来。”林小天这一道声音并不是很大,但落在人群之中,一下子让场中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林父看见自己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算是放下了,不过一听见儿子这话,林父面色微微一变。

    “哟,这不不是老林的那个傻儿子么?听说昨天刚苏醒过来,而且还胖揍了一顿麻子,似乎变得聪明了?只是这一大天时间却出去割了一背篓杂草,还真是孝顺的孩子啊……”

    这时,四周围观的一些村民,其中一个满嘴黄牙的中年女人,看着林小天忍不住戏谑道;对于这个女人,林小天还是有一些印象的,她叫黄婶,上河村出了名的泼妇,而且最见不得别人家好了。

    “我傻不傻和你有一点关系么?要是以后没事儿,就少来我们家门口瞎晃悠,小心第二天浑身长疹子!”林小天直言不讳的盯着黄婶冷笑道。

    “你!”黄婶刚想骂人的时候,林小天就被林父一把拉到一旁,然后看了一眼林小天背篓里的那些杂草,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小天,我不管你今天去摘一背篓野草回来干什么,但这人你可不能救。对方这模样显然蛇毒已经进入五脏六腑,就连神医也无回天之力啊;更何况你还不会医术呢。”

    林父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场中所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原本这个中年男人眼中刚升起几分希冀之色,但转眼之间又变成了绝望。

    “呦。虽然醒过来了,但还不是傻子一个,采摘一堆野草回来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去救人……”黄婶在这个时候,终于是逮住机会,对林小天冷嘲热讽了一番。

    “你懂个屁,这些是草药,可以治病救人的!”林小天看了一眼黄婶,不屑道。

    紧接着,林小天便是转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林父解释道:“爸,我之前昏迷三天时间,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是爷爷显灵了,托梦将我们林家的医术传给了我,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苏醒过来,而且也清醒了;否则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去采摘这些草药了;现在人命关天,就麻烦爸去帮我将爷爷留下来的银针取过来,待会儿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听闻自己儿子这一番话,林父目光有些呆滞,迷迷糊糊之间也就按照林小天所言的去做了。

    “先将病人平放在地上,她的伤口应该是在小腿上吧?”林小天搞定林父之后,这才是转身看向中年男人,淡然说道。

    “是是是,我侄女被毒蛇咬到的就是小腿位置。”韩馨儿可是穿着长裤子的,而林小天一眼就能看出韩馨儿伤势在什么地方,这让秦钟良对于林小天医生的身份也相信了几分。

    他虽然也很怀疑林小天刚刚那一番话,但现在整个上河村没有医生,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否则的话,韩馨儿肯定是死路一条。

    等到秦钟良将韩馨儿放在地上之后,林小天直接来到韩馨儿跟前,将对方裤管卷起,看着那滑.嫩的皮肤,早已经变得发紫,林小天眉头微皱,犹豫了一下,这才是将嘴唇轻轻凑了上去。

    “你想要干嘛?”秦钟良一看见林小天的动作,就忍不住惊声问道。

    “吸毒!”林小天头也不抬,一口便是凑了上去。

    “好滑,好嫩的皮肤……”在嘴唇凑上去的一瞬间,林小天心头一荡,不过紧接着,林小天就将心神收了回来,专注给对方吸毒。

    而林父将银针拿过来的时候,林小天刚好将蛇毒吸出来一部分;不过有了银针之后,林小天便是将银针放在林父端来的老式酒精灯上消毒;紧接着,林小天十指如飞,一根根银针迅速落在女孩全身上下。

    “我侄女不是小腿中毒了么?怎么你这针扎的……”秦钟良有些担忧的对林小天问道。

    “她如今蛇毒已经侵入五脏六腑,所以我只能用银针将毒素给逼出来……”林小天一边说着的时候,十几根银针眨眼之间便是纷纷落在女孩全身上下。

    过了一会儿时间,林小天这才是迅速将银针收回,不过在林小天刚取下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女孩忽然吐出一口漆黑的鲜血,那一对美眸看了一眼林小天,便是再次昏迷过去。

    收好银针之后,林小天自顾的来到一旁,有些心疼的从背篓里取出一株灯芯草放在嘴里咀嚼碎,然后轻敷韩馨儿伤口处。

    “好了,带她回去修养几天就好了,不过这几天注意忌口,千万不要吃辛辣的东西,否则会引起肠胃不适,导致呕吐、眩晕等症状。”林小天做完这一切之后,便是拍了拍手,示意完事儿了。

    秦钟良看了一眼面色逐渐恢复过来的韩馨儿,显然应该是没事儿了;这一下,他目光重新落在林小天身上的时候,却是闪过几分异样之色。

    他也是知道一些简单的包扎伤口等常识,对于之前韩馨儿的蛇毒,他也很清楚,几乎是无人能救,而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是抱着一线希望而已;但现在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真的将韩馨儿从鬼门关里给拉出来了,这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不过这些话秦钟良却并未说出来,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现金和一张名片递给林小天道:“小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一次出门,没带多少钱,这些钱就当作是当做是见面礼吧,下次你要是来县城里,直接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保证将诊费双手奉上。”

    林小天看了一眼秦钟良递过来的一沓现金和那张名片,嘴上却是嘀咕道:“秦钟良,洪河集团经理?”

    不过在林小天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张名片上的时候,四周所有人却是双眼死死盯着林小天手中那一沓现金,这可是红彤彤的票子啊,林小天转眼之间就赚了一万多块钱,这来钱速度也太他妈快了吧?!

    “以后大家都可以来找我看病……”

    将手中的那一沓现金随手递给一旁满脸呆滞的林父手里后,林小天面带笑容,把目光放在了身后村民身上,“当然,你们也无需给这么多诊费,可以用药材来换,待会儿需要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报名,我给你们罗列几种药材出来;从今天开始,我林小天就是上河村唯一的医生了!”

    在接下来的这几天时间里面,林小天给村民看病的同时换得药草,收获颇丰,其中有个村民还无意之中一种名为玲珑草的草药,这东西在中医这一行里面,被人当作废弃药材,因为它的功效仅仅只是能够驱寒而已,但偏偏又极其稀少,生长环境比较恶劣,加上现代西医盛行,几乎也就没有人理会这玲珑草了。

    但林小天却清楚,这玲珑草配合其余一些普通药材后可以炼制成一种强大的药丸出来;所以在这几天林小天不仅是给众多村民看病的同时,便在炼制这些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