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乱世扬明> 第七百四十一章 慈庆宫

乱世扬明 第七百四十一章 慈庆宫

  “征虏大将军?”

  这个听起来很久远的称号唤醒了众人尘封的记忆。

  征虏大将军是明代将军重号,明初曾有徐达、常遇春、蓝玉等开国名将相继担任过。大将军下面又设副将军,征虏副将军又分左、右、前、后,适应战时分路统兵出击而设置,名将汤和也担任过征虏左副将军之职。

  不过这个征虏大将军是临时的差使,作战时挂大将军印,战争结束后就撤销,并非常设。吴宗达的意思就是,将这个临时派遣的职务变成常设,就像巡抚和总兵一样——这两个职务原本也只是临时差遣,后来慢慢变成了常设的固定官职。

  温体仁点了点头:“既然有这样一个现成的名号,沿用也无妨。不过为了显示与临时差遣的区别,也为了表示对平南侯的尊重,本官建议官面行文时加上几个字,称为‘护国征虏文武大将军’,平时为了称呼方便,可以简称为征虏大将军或大将军。”

  众人对加上的前缀没有异议,虽然略显浮夸了点,但是比起皇帝动辄一二十个字的谥号——比如“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皇帝”(天启)、“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万历)——已经算得上简朴了,便纷纷表示赞同。

  温体仁继续说:“原本还要加个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称号,以显示平南侯总督天下兵马的权力,不过本朝从没有这样的先例,再加上设大将军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就不弄这些花哨的虚名了。既然大伙意见一致,便请应熊执笔,把我们拟定的尊讳写进折子,奏请陛下圣裁。另外,折子里要写明平南侯如何统领天下兵马的细节,也辛苦应熊跑一趟,其中章程,请平南侯示下。”

  王应熊丝毫不觉得一个内阁大学士跑去向一个武将请示有何不妥,眉开眼笑地领命:“下官定会办得妥帖,请首辅大人放心。”

  吴宗达、钱士升等人当做没听见,眼观鼻鼻观心。

  等到事情商议完毕,各自散去后,钱士升在途中追上了吴宗达,瞧了瞧左右无人,悄悄地问:“吴阁老,论资历,您是两朝元老;论职位,您是内阁次辅。往日不和温长卿一争长短也就罢了,现在他和王应熊等人沆瀣一气,向一个武官低头,败坏的可不止他几个人的官声口碑,连带整个内阁都被拖下水,旁人只会说内阁的大学士们阿谀奉承一个武夫。难道您老看得下去?”

  吴宗达脸色平静,慢吞吞地回答:“抑之,等你到了老夫这个年纪,就会看开了。只要不瞎,谁都能看出来温长卿与那夏天南勾结在一起了,你可以选择弹劾温长卿,可是能奈夏天南何?如今琼海军如日中天,俨然凌驾于皇权之上,朝堂之上人人敢怒不敢言,生怕闯逆之祸第二次上演,你敢捋琼海军的虎须?”

  “难道就任由武夫弄权、佞臣当道?”

  吴宗达摇摇头:“老夫半截入土的年纪了,不想折腾,安安静静熬完今年,就上奏乞骸骨,归乡养老,朝堂的风风雨雨,就让你们这些后生去闯荡吧!”

  钱士升一时无话可说,眼睁睁看着吴宗达颤颤巍巍走远,半响之后跺了跺脚,扭头往宫内走去。

  他轻车熟路来到慈庆宫——这里是太子的居所,也就是俗称的东宫,没有举行登基大典之前,太子仍然暂住这里——这个地方他不陌生,进入内阁之前,他曾以翰林的身份为年幼的太子讲学,就是所谓的经筵日讲,严格说起来,他可以称得上太子的老师。

  只是往日戒备颇为森严的东宫有些冷清,负责护卫的禁卫和军士一个不见,只有两个小太监守在殿门口。

  他拱手道:“内阁钱士升,求见陛下。”

  一听是内阁大学士求见,小太监不敢怠慢,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说:“钱阁老稍候,容我等去禀报。”

  等待传召的空隙,钱士升问:“请问这位公公,为何东宫的守卫都撤了?”

  留下的另一个太监叹了口气,回答:“阁老有所不知,贼寇占据皇宫后,原来的禁卫和军士死的死,跑的跑,殿下回宫又仓促,一时间找不到人来护卫,这等要紧地方又不敢随便拉人来凑数,就只有咱们这些东宫的内侍守住门禁了。”

  钱士升恨恨地说:“贼寇可恶,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荼毒甚深。”

  长吁短叹一番后,进去通报的太监匆匆出来,对钱士升说:“主子请阁老入殿。”

  钱士升整理了一番仪表,酝酿了一会情绪,然后抬脚进了慈庆宫。

  慈庆宫并不大,朱慈烺见他进来,笑道:“钱爱卿来了?记得爱卿当年为朕讲筵时,好像朕才六七岁,一晃六七年又过去了,爱卿才再度踏入慈庆宫,这阔别的时间可着实有点久……”

  钱士升有些脸红,还好皮肤偏黑,倒是看不出来。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他也不肯定这是不是朱慈烺要敲打他。当年为太子讲筵不过是履行翰林的义务,事毕之后从来没想过与太子多走动,从此再无来往。可是这也怪不得他,毕竟崇祯正当壮年,烧太子的冷灶显然不划算,换做谁都是一样的选择,除非未卜先知,否则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年富力强的崇祯就这么挂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匆匆即位?

  一句话打乱了钱士升的思路,他心里有些乱,原本一肚子的话不知道从何说起。

  还好朱慈烺主动问起:“爱卿散朝之后就来求见,莫非与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有关?”

  听到这话,钱士升立刻找到了由头,“扑通”一声跪下,用悲凉的语气说:“陛下明见:方才朝堂之上某人只手遮天、扰乱朝纲,朝中一些重臣也是趋炎附势,毫不顾忌先帝对他们的恩典,与史书中弄权专政的赵高指鹿为马又有何异?这样的苗头一旦开始,日后的祸乱不亚于闯逆,臣泣血叩请陛下乾纲独断、拨乱反正,涤荡朝中群丑!”

看过《乱世扬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