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小说同人 > 重生于末世 > 第一千零二章
  而李老头紧接着出枪,他每一招都带着强大的威压,一枪枪都是奔着间泰的周围空间,每一枪的发出都让空间的气运为他所用,成为了他的领域,这让间泰不由胆寒。间泰当晋升到亚圆满的境界,就有了沟通无穷海之力,灰色的无穷海在他左右歪斜中猛然出现,汹涌的灰色海洋势如破竹一般向着李老头扑来,这让李老头的死记之枪形成的可怕威压顿时减轻。

  “无穷海吗,神领之门,给我镇压!”李老头的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强大的神识之力让神领之门的能量大放,顿时让无穷海的狂潮松缓了下来,显然在李老头如今神识之力越来越强大的今天,神领之门也出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今天的它就是神领的象征!

  “这是什么?竟然可以令无穷海之力都为之却步!”间泰不由惊呼一声,身躯飞快的向后退缩!间泰的怒色更浓,冷峻的看着面前年轻的对手道:“我间泰领教了,你果然连我都为之出乎意外!请教大名,让我也好心中有数。”

  “李老头,我来自一个低等的位面,在你们看来是很低等的,东满域。”李老头和间泰不是和生法、昊阳这样的仇恨,因此他的口气中并不带着那种血海深仇的狰狞。“好,李老头,你的名字我记住了!”间泰厉声道:“我们走,所有人都给我回去!”

  “什么,你真的要走?”晨因不由傻了眼:“你答应我的还没有做到!”“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立即跟着我走。”间泰冷厉的喝道:“否则,我并不介意将你留下来!”李老头仰天一笑道:“晨因,什么人都可以走,但是你不行,因为你必须留下你的命,永远的留下来!”

  间泰霍然道:“李老头,做人最好是留有三分余地,我户方城如果动怒恐怕不是阁下一人可以抵挡!”

  他说的已经是够客气了,在间泰看来他一人足以匹敌李老头,而一旦户方城城主晨据亲自出马,浮云山要想保全根本就不可能。“你焉知我李老头就只有一人?”李老头的话让间泰的心中不由一愣,他觉得李老头说的不像是虚张声势,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庞大的后台?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危险了。

  刚才他使用的东西竟然可以对抗无穷海之力,显然不是凡品,甚至可能是天宝级,这样的师门……间泰忽然目光一凝,喝道:“住手!”他忽然发现李老头根本就没有顾及他的威胁,手中的黑色死记之枪猛然之间向着晨因刺了过去,间泰虽然对晨因很不满意,但是毕竟他是晨据的儿子。

  要说留下来,只是间泰的一种策略,目的是逼迫晨因离开这危险之地。但是李老头现在竟然敢对晨因下手了!间泰想要阻拦已经不及,一个大好头颅忽然噗的一声带着血红的一股鲜血飞了出去,晨因的眼中连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可见对自己的死亡根本就没有准备!

  虽然李老头说的是如此的狠毒,但是晨因怎么会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对自己下手,自己可是户方城的少主!间泰的脸色顿时变了,这样他回去如何对自己的盟兄户方城主交代?“李老头,你竟然敢杀了晨因!你可知道你这么做将成为我户方城的公敌?”间泰厉声道:“铲平浮云山,一个不留!”

  手中的宝刀猛然发出,狂暴的亚圆满之力带着惊天的怒气向着李老头而来,而李老头早有准备,杀了晨因自然对方不肯善罢甘休,但是自己岂会在乎?竟敢对胡只一再无礼,用尽心机,李老头岂能袖手旁观?一个亚圆满又如何,本座连灭主都敢动手,你间泰还不够分量!

  李老头杀心顿起,手中的死记之枪顿时煞气大震,连续发出杀招,一招招都形成了极大的破坏力,要不是两人的对敌是在空中,否则不要说李里的浮云山无法容纳他们两大亚圆满之力,就是方圆数千里的山川都已经毁在了他们的手中。

  间泰本来想为晨因报仇,但是在李老头的强大攻击下终于明白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靠法宝就可以和自己打一个风起云涌,他虽然已经使出了全力,竟然无法令年轻的对手后退半步!

  “如此杰出的年轻人,恐怕不是我能够惹得起的!”间泰心中暗想,他现在已经没有战意,心中只有惊恐和后悔,忽然他一声怒吼,连续十几刀将死记之枪的杀招逼住,喝道:“等一等!”

  “如何?”李老头将死记之枪一收,目光冷峻的道。“李老头,今日之战就到此处,户方城和你的恩怨本王也不管了,我们走!”间泰喝道。李老头的目光冷冷的在他脸上看了一眼,忽然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间泰,今日我李老头留下一句话,早晚我冲天宗有在晃月域独领风骚的一日,希望到时候能够有你来加盟!”

  间泰冷哼一声,而发股则惊叫道:“副城主,仇我们不报了吗?”“晨因是咎由自取,本王不愿意和李老头为敌下去,不但如此户方城我们是不能回去了,本王自然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间泰淡然道。

  “不,你这样做是贪生怕死!”发股怒道:“我绝不这样走!”“间泰,世界上尽有不识时务之人,你就不用为他操心了!”李老头说着,手中的死记之枪忽然一挥,只见发股的身躯已经被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血洞,顿时身躯栽倒。

  现在的大乘高期大乘期在李老头眼中已经不算什么了,他的实力连灭主这样的圆满都会感到惊讶,亚圆满境界无敌,象发股这样的大乘高期大乘期不过才突破不久,因此根本就不放在李老头的身上。

  间泰一声叹息,他本来是要将发股一起带走的,没有想到发股的固执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只是间泰也感到异常的惊讶,为什么李老头杀了一个大乘高期大乘期竟然浑然无事!达到了亚圆满境界,的确对大乘高期大乘期一旦身陨造成的气运空间反噬具有强大的抵御能力,但是如果是间泰的话,必定会付出相当的代价。

  虽然自身无恙,这样的反噬还是会让间泰神气遭到压制,但是李老头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要是让他知道,李老头炼化亚圆满都不会遭到反噬,恐怕他更是要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李老头,你好自为之,虽然本王不回户方城,但是户方城主晨据要追查到你并不难。”间泰的身躯早就在数十万里之外,声音却远远的传了过来:“你躲避不了的,李老头。”“这个就不劳你担心了,间泰,最好你站对了地方。”李老头并不将间泰的提醒放在心上,一个亚圆满还不至于让他担心,除非是圆满。

  不过,就算有圆满,有胡只这样的传送阵天才在,难道还怕走不了不成?“大哥,事情闹大了,晨因死在这里,我们浮云山恐怕呆不下去了。”胡只担心的道:“户方城是我们晃月域中排名十大名城之一,晨据更是名声显赫,这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只是一个晨据而已。”李老头嚣张的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他们想干什么,最多我带你回东满域。”“东满域!”胡只心中不由大喜:“好,我这就准备,争取在他们来到之前就走!”

  胡只可不敢和声名赫赫的户方城主对抗,一个浮云山和户方城相比就是一个微尘而已,和李老头一起回东满域对他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避开这些讨厌的家伙,和李老头一起,胡只虽然对浮云山很是不舍,但是比起前两者来他还是很快就作出了明智的决定。

  “还好你回来了,否则这些家伙我可抵挡不了。”狐狸精笑着道:“胡只什么时候能够将传送阵布置好?”李老头知道他是恨不得越早见到城枯越好,但是他对传送阵比狐狸精了解的多,因此笑着道:“恐怕短时间不行,看来还是要迎来一场大战,到时候你和胡只避开,我也好全力对敌。”

  狐狸精见了他和间泰的大战,知道李老头的实力非同寻常,如果自己和胡只在这里的话还真是他的累赘,避,能够避到什么地方去呢?“我自有办法。”李老头胸有成竹的说。这次户方城大张旗鼓,精英全出,目的就是为了胡只一人,晨据为了儿子也算得上尽心尽力了。

  “果然来了,你们都给我进来吧。”李老头在浮云山上正在和胡只、狐狸精谈论着东满域的经历,忽然感到神识一动,顿时明白他等待的人终于要出现了。老是不出现并不令人踏实,李老头知道晨因的死去必定会震动了户方城,户方城主晨据的实力虽然他并不清楚,但是只要看看间泰都是中等亚圆满境界,那么这个晨据的实力就可想而知了。

  “即使你再强也比不过灭主和万恶鬼主,他们我都敢斗上一斗,还怕你不成!”李老头豪气大发,听胡只说在晃月域最强大的为中夺城的城主轩辕刚,据说已经到了突破圆满的边缘,他现在不想碰轩辕刚,但是晨据并不介意碰上一碰。

  意念一动,李老头就将两个少年人带入了他的空间,让两个少年人惊讶不已。“这是什么地方?”胡只好奇的问道:“你使用的是什么高级传送阵?”这少年,什么都往传送阵上想,这让李老头不由哭笑不得。

  “这是我的内部空间,在这里你们一定会安全的。”李老头说:“我去会会这位户方城主。”“你就不能陪我们在这里?”狐狸精也是很胆小的一个少年人,没有城枯他失去了安全感,而现在李老头就是他的替身。

  “不行,否则这户方城主会将浮云山给毁掉的。”李老头说。想到户方城一贯以来的跋扈嚣张,两个少年人只有放行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此处?”晨据强压怒火的问道,浮云山忽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人让他也感到意外。

  他来的太急,没有通过大乘期本源的力量看看前因,因此并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的年轻人就是杀掉他儿子的仇敌。李老头等待的就是他,既然他已经送上门来了,而且双方根本就没有善罢的可能,李老头也没有必要客气:“本座李老头,你就是那个无知小子的父亲晨据吧?”

  “放肆!”在晃月域的地盘,谁见了晨据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户方城主”,从实力上看他是九大亚圆满中的一个,而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不将自己放在眼中。晨据的气势顿时爆发出来,浓重的压力向着李老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本来此举在晨据看来一举轰杀都没有问题,却没有想到李老头连动都没有动。

  李老头轻轻一挥手,手中已经控制了四周的气运力量,轰打一声在自己的周围散开,顿时让晨据的亚圆满之力化为无形。“哦,竟然是大乘高期巅峰的实力。”晨据这才发现,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修为不浅,虽然他急于找到儿子,但是大乘高期巅峰的实力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威胁。

  虽然亚圆满境界对大乘高期巅峰大乘期也是完全的压倒性优势,但是要想击溃对手并不那么容易,何况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只有千岁,他的潜力巨大,如果是散修的话很难做到这一点。

  达到大乘高期巅峰的境界要消耗多少的资源,这不是一个散修能够轻而易举做到的,因此晨据的心中也不由得一沉。

  “恐怕是一个高级师门中的得意弟子,现在已经是大乘高期巅峰实力,要是以后发展的话恐怕成为圆满都不在话下,奇怪,什么时候晃月域出现了如此了得的少年天才?”晨据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冲着李老头爆发出来的境界已经足够让他改容而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