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一念永恒> 第1239章 那一年
  这一推,在白小纯感觉,就好似自己于沉睡中,被猛然间惊醒,而随着他睁开眼睛,他的灵魂似失去了一切原本应该存在的记忆,甚至他都忘记了自己是谁,唯一的感觉,就是寒冷……

  天空灰蒙蒙的,白色的雪花如鹅毛一般,从天而降,不但遮盖了眼前的世界,使其变的模糊,更是覆盖了大地,就连远处的山峰,也都成为了白色。

  更不用说此刻白小纯所在的一片枯林了,这里的树木在雪花的堆积下,不少已经被生生的压断,至于那些依旧坚挺的,仿佛成为了这白色的世界里,不多的一些枯黑的点缀。

  “小尘,千万别睡啊,快醒醒……”白小纯的目中带着茫然,他觉得自己好似做了一个梦,一个明明在梦里对于一切都记得很清楚,可偏偏醒了后,却什么都记不得的模糊的梦。

  无论怎么想,似乎也都想不起来,仿佛这天气太冷,不但冻僵了他的身体,更是将他的记忆也都封尘了。

  唯独……在身体被连续推了好几下后,带着焦急的目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被冻得发白的小脸。

  那是一个少年,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很瘦,身体上似乎还有伤势,衣服上也都有很多干枯的鲜血,他身体也很虚弱,可他的眼睛足以让所有人,第一次看到后,就很是难忘。

  那是一双好似星辰的眼睛,在那目中的深处,更是藏着一丝倔强与不符合其年龄的狠辣,唯独在看向白小纯时,这少年目中的狠辣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亲情与温暖。

  “哥……”白小纯张开双唇,发出微弱的声音,这个小脸的主人,是他此刻记忆里,唯一有印象之人,他清楚地记得,对方……是他的哥哥,同父同母的亲哥!

  说完这句话,一股疲惫之意,再次涌现全身,似乎这四周的寒风,让白小纯承受不住,而这寒风中的荒野,也让白小纯这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瑟。

  明明是冬季,明明雪花飘落,可天空上除了雪花外,竟还有大量的飞虫……这些飞虫仔细去看,居然是一只只白色的蝗虫!

  它们在那风雪里呼啸而过,似乎正是它们的存在,使得这片大地身处荒年,远处有一些难民收缩着身子,一个个枯瘦如柴,目中无神,好似活着的死人……

  而他们哪怕冷到了这种程度,可却没有任何人去想办法生火,或许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天空上那些在风雪里飞过的蝗虫,目中散出的冷漠,白小纯在看到后,心底一颤,他隐隐的似明白,这些蝗虫的特殊体质,就算是寒冬也都无法将其灭杀,而一旦生了火,怕是会立刻将这些蝗虫吸引过来,在没有了粮食的冬季,他们,或许就是它们的食物。

  这些思绪在白小纯脑海浮现,似乎一下子思考了太多的事情,白小纯的身体渐渐更为虚弱,他艰难的抬起手,看着自己那只有七八岁孩童般的手臂,白小纯的眼睛,慢慢的似没有了继续睁开的力气……

  眼看白小纯苏醒,那少年似松了口气,可很快的,似乎注意到了白小纯的虚弱以及仿佛支撑不住的眼皮,这少年立刻急了,又推了白小纯几把,眼看自己的阿弟似乎坚持不住了,这少年的心都在刺痛,他焦急的喘息着,他知道,弟弟这里是饿的,此刻唯一能让弟弟有力气活下去的,就是食物。

  “小尘,再坚持一下,哥哥帮你去找食物,你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那十三四岁的少年,此刻明显焦急,目中带着一抹果断,转身时,神色也都出现了一丝狰狞,好似一头孤狼,猛的就直奔远处丛林。

  他瘦弱的身躯,此刻似乎随着白小纯的危机,爆发出了惊人的韧性,竟在这寒冬中,不顾自身的伤势与虚弱,快速奔跑……渐渐消失在了白小纯的目中。

  “哥……”白小纯喃喃,可声音却没有传出去,他知道哥哥是要去帮自己找食物,以往的记忆,在这一刻浮现脑海,他模糊的记得,自从天空上出现了白色的蝗虫后,连连荒年,又有瘟疫扩散,村子里的人大都饿死,病死,也包括他们的父母。

  若非是他哥哥的坚强,一路带着体弱多病的他走了出来,怕是他也要死去,是他的哥哥,在这一路照顾,甚至与那些成年人抢夺食物,从开始的被打,直至后来哥哥那里目中带着凶光,在一次次的狠辣后,就连成年人也都害怕他的哥哥。

  而每次的食物,哥哥那里都是将大部分留给他,哥哥哪怕饿着肚子咽唾沫,也都摆出一副不饿的样子,经常说的话,就是……

  “我是你哥哥嘛。”就这样,他才得以活到现在,实际上在白小纯此刻的记忆里,自己叫做周尘,哥哥叫做周凡,若是没有自己这个累赘,以哥哥的狠辣,在这似乱世的世界中,一定比现在要好很多……

  可就算是有哥哥的照顾,体弱多病的他,在走到了这里时,也还是支撑不住了,

  “没有我,哥哥一定可以更好的活下去……”白小纯在心里喃喃,最终闭上了眼,随着雪花飘落,他的生命之火,逐渐的黯淡,就在即将熄灭的瞬间,忽然的,天空的风雪骤然一顿,随即被一股大力直接横扫,全部扩散开来,甚至那风雪里的白色蝗虫,也都全部避开,露出了一个从天空上,面色难看,缓缓走过的老人。

  在看到老人的瞬间,地面上的所有难民,都一个个颤抖中跪拜下来,想要开口求救,可就在他们开口的瞬间,从他们的口中,有大量的蝗虫直接爬了出来……

  似乎连惨叫的力气也都没有了,这些难民在那痛苦中,只能等待死亡。

  这老人穿着道袍,默默的从天空走过,看着大地上的那些早就被蝗虫寄生的难民,他的目中有怜悯,也有无奈,轻叹一声,老者右手抬起一挥,顿时那些痛苦挣扎的难民,一个个都好似解脱一般,缓缓闭上了眼。

  做完这些,老者情绪更为低落,就要离开,可目光在扫过白小纯那里后,他忽然轻咦一声,脚步猛的停顿,仔细的看了几眼,他的目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

  “道体?”老者呼吸微微急促,瞬间落下到了白小纯身边,右手一挥,顿时一抹柔光融入白小纯身体中,使得其逐渐要熄灭的生命之火,此刻平稳下来。

  在老者的仔细查看下,他的目中惊喜之意越发明显,最后仰天一笑,抱着昏迷的白小纯,直接升空远去……

  直至老人离开了一炷香的时间后,远处的从林里,周凡瘦小的身影,此刻蹒跚中一步步走了回来,他的身后在那雪面上,除了脚印外,还有一缕缕滴落的触目惊心的鲜血。

  他的腿受了伤,他的脸上此刻也多了几道伤口,还有腹部此刻一样有鲜血溢出,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可他的目中却带着激动与振奋,他的怀里,有一块馒头,带着血的馒头,那是他拼了命,才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小尘,我找到吃的了……”少年快走几步,可声音刚一传出,他就面色一变,实在是这里满地的尸体,让他的呼吸顿时停住,目中露出焦急,猛的就跑向白小纯之前所在的地方,到了那里时,他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四周那些被蝗虫啃咬了大半,只剩下了残骸的尸体,让他的心,瞬间好似被人狠狠的抓住。

  “小尘!”

  “小尘!!”少年声音凄厉,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好似失去了一切,他身体颤抖,不断地寻找,最终跪在他弟弟消失的地方,看着手中的血馒头,他的眼泪落下。

  “小尘……”处于极度悲伤中的他,没有注意到,此刻随着他鲜血的气味,一群白色的蝗虫,正从天空呼啸而来,瞬间就将他的身体,淹没了。

看过《一念永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