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零零四章 逆推
    雨打芭蕉,风吹荷叶。

    什么叫残花败柳?

    周恒盯着屋顶,装饰华丽,用料精美,随便敲一块下来就能让普通人家一世无忧。

    他已经这样睁着眼好久了,思绪却一直没有拉回来。

    距离上一次被逆推已经过了多久?好像久远得如同上辈子的事情!

    他人生的第一次就是被中了媚毒的安玉媚给“霸占”的,当时也是因为境界差得太多,抵抗了,但还是被得逞了!虽然他很快就报回了仇,但作为一个骄傲的男人,被逆推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

    没想到又被逆推了!

    他也反抗了,激烈地反抗了,但没用,“暴徒”比他强大得太多,除非他可以第一时间祭出黑剑,展开凌天九式!

    精石原液?

    有毛用!

    那只是增加防御,又不是增加力量,该被上的还是要被上!

    为什么他会被逆推呢?

    他长得很像小白脸吗?

    周恒很茫然,其实整个过程还是很刺激的,可更让他有负罪感,那可是柳允儿的娘啊!以后再见这个丫头不是很尴尬?

    这丫头是该叫他干爹还是奸夫呢?

    干爹太老了,奸夫又太难听了!

    “你好厉害,昨晚真是让人回味!”暴徒缠了过来,美丽的**雪白得惊人,反射着迷人的肉光,看这样子可丝毫与暴徒扯不上关系。

    可周恒知道昨天晚上她要的有多狠,十五次还是十七次?他已经很厉害了,可面对这暴徒每次可以坚持个十几分钟就算难能可贵了。

    该做的都做了,这回两人交流起来就再不用说什么“陛下”“公子”“妾身”“在下”了,不得不说,男女之事确实是最容易拉近关系的。

    “为什么?”周恒木无表情,仿佛被摧残过无数次的雏菊。

    “因为什么承诺都是假的,只有做过了才能踏实!”赵落雁趴在他的胸膛上,一只如玉纤手则是不安份地在他的身上划着圈圈,试图挑起第十六次还是第十八次的激战。

    周恒叹了口气。道:“这世上吃干抹净的人很多,你不觉得欠着不付帐才是大爷吗?”

    “格格格!”赵落雁吃吃地笑,在周恒唇上吻了一下,“你不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这次不要再敷衍我,我照样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你可以试试!”周恒转过头来,盯着赵落雁的俏脸,眼神冰冷。

    这男人是认真的!

    赵落雁心中一凛,也收起了媚态。可依然趴在周恒身上没有起身的打算。道:“因为我想把注压在你和你身后那位强者的身上!”

    “哦。林无病不是黑洞皇吗,为什么你却不看好他?”周恒有些奇怪,正常人应该都会看好林无病吧,毕竟百龙星已经有亿年没有出过这样的强者来。

    “因为。林无病如果真比你身后那位厉害,就应该让他的儿子把白骨骷髅宰了,而不是他自己!”赵落雁露出一抹迷人而自信的笑容。

    这动人的模样让周恒愣是又心跳加快了一拍,被榨干的身体更有死灰复燃的迹像,吓得他连忙宁心静神,他可不想做一头累死的耕牛!

    “你身后的强者可以让你力敌白骨骷髅,可林无病却不能,只能自己把那头死灵给杀了,这就是差距!”赵落雁认真说道。自信的风采越来越迷人。

    她不止是妩媚妖艳的尤物,更是个聪明人!

    周恒点头,林无病当然不可能让林宪阳拥有力拼白骨骷髅的能力,那可是两枚混沌境级别的符文,整个天下拥有如此能力的人绝对不超过二十个人。甚至还要更少!

    能够看出这其中玄妙的人应该不少,可因为这就把赌注压在他身上,拥有如此勇气的人就绝对不多了!

    赵落雁虽然是女流之辈,可这果决却比无数男人还要狠!

    周恒看了她一眼,道:“不过,这依然不能让我原谅你的恶行!”

    “大不了,人家也让你尽情蹂躏一回!”赵落雁很是豁出去地道。

    周恒黑着脸,他若是再“上”的话,那究竟是在让她受到蹂躏,还是让她享受,这可真是难说。

    “格格格,你这表情可真是好玩!”赵落雁把他的胸膛当成了枕头,“那些见过我的男人,哪一个不想用那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可你居然还感到委屈?”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不要混为一谈!”周恒皱眉道,“还有,你的手不要乱动!”

    “其实,我是很苦命的人!”赵落雁喃喃说道,语气有些悲伤,“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选进了宫中,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被那条魔龙给强占了,第一次真得很痛,可那头魔龙却在那一晚要了我七次,我记得清清楚楚,好像整个人都要死了一般!”

    “最初的三年,我根本没有意识清醒的时候,不是躺在床上养伤,就是是躺在床上被他干,感觉自己就像一头母猪!”

    “后来,我的境界慢慢提升了,情况才稍微好点,可以渐渐下地行走,可每次还是被干得死去活来!”

    “别人都还在嫉妒我,以为我独享了圣恩,可谁又知道我的身心有多苦?当初我才十四岁,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却每天都要忍受身体裂开一般的痛苦,对夜晚充满了恐惧!”

    “再后来,我学会了怎么保护自己,那头魔龙每次都只能持续一两分钟,再后来就只有几十秒!有一段日子,他都羞于跑到我这来!”

    “那时所有人都以为我要失宠了,连婢女的态度都变得娇纵起来!可笑,那一段日子其实是我最最开心的时候!可没过多久,那头魔龙又来找我的时候,你没看到那些下人惊慌的模样!”

    “我把他们全部杀了!”

    “是不是很心狠手辣,可我被那头魔龙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谁又在同情我?”

    “那头魔龙为了可以玩弄得我长一点,也免得一不小心玩坏玩死了,费尽心思把我的修为提升到了彗星境!哈哈哈,别人都说他对我有多么恩宠,可谁又知道他其实只是为了自己!”

    “他为了玩我玩得爽,还特意去宰了一头龙,用龙血抹在那玩意上,据说可以增加那方面的能力,结果那天晚上之后,我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年才恢复过来!”

    “为了活命,为了少受折腾,我在这方面的功力也越来越深,后来那条魔龙终于认输,答应一个月只来我这里一次,但我必须配合他,让他玩得尽兴!”

    “你说,我究竟是皇后,还是青楼里的婊子?”

    赵落雁看着周恒,眼神平静。

    周恒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的手没有一直乱动的话,我会有三分同情!现在,一分都没有!”

    “格格格格!”赵落雁娇笑不止,凑到周恒的耳边低声道,“昨晚,是我有生以来最舒服的一次!”

    “一次?”周恒脸皮直抽,他昨天岂止被“霸占”了一次?虽然对方的话很是满足了他大男子的虚荣心。

    “不止一次?别在意这种细节嘛!”

    周恒翻了个白眼,怎么能不在意,他差点被榨干成为一头死牛!

    “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总不能再让我被别的男人碰吧?”赵落雁很是狡黠地说道。

    “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了!”说到这,周恒有点火,他都答应帮忙了,怎地这女人还要“强占”他,真是岂有此理。

    “因为,我想要得更多!”赵落雁毫不隐瞒她的野心,“我要允儿继位,你得保证她的皇位万古长青!为了保险起见,你娶了她也行!”

    “你不觉得这很荒谬吗?”

    “那有什么,允儿当你的妻子,我做你的情人,只要别被人知道便行了!再说,真要被人知道了又如何,谁敢乱说就杀了谁!”赵落雁杀气腾腾地说道。

    这什么世道啊,有这么招女婿的吗?

    “不过,我是不会和允儿一起服侍你的,这是我的底限,你别想母女通吃!”

    周恒的嘴角又抽了下,难道要躺到一张床上才算是母女通吃?这什么奇葩的逻辑?算了,他反正对柳允儿也没有什么想法,坚决不碰就是了,就不信柳允儿也能对他用强!

    想想,周恒叹了口气,若非他被卡在了天河境大圆满上,而是可以一步跨过去的话,又何至于被赵落雁逆推呢?

    “我是不会让允儿再重复我的老路,她喜欢什么人就嫁什么人,任何人都别想强迫她!”赵落雁如是说道。

    周恒微微有些感动,这女人或许心狠手辣,或许不择手段,或许强力**极大,可她对柳允儿的爱却是鲜明无比,与普天下的母亲没有一丝区别。

    “林宪阳我一定会干掉,只是林无病的话……可能要拖上一段时间!”周恒说道。

    只要林无病不去激怒红月,想必红月很乐意给周恒留下这么一个大敌来激励他。那么,周恒便只有等自己的修为突破到黑洞境,这才有能力把林无病给干掉。

    这不知道需要多久!

    因为境界领悟不是问题,灵力积累也能用丹药解决,可如何形成第一千条天河、第一百颗彗星却真是个问题,因为这都没有前例可循。

    “呀,又有精神了,再来一次!”赵落雁突然惊喜地说道。

    于是,周恒又被霸占了一回。

    这是第十六次还是第十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