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九三章 可怜之人
    按说,彗星帝绝不可能在阴沟里翻两次船,被人抽上两次耳光,更何况这两记耳光还是同一个人抽出来的。

    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但李在元丝毫没有怀念的想法,只有杀人的疯狂!

    他的脸特遭人恨吗?被人打了一边不算,还要再补抽另外半边,来个平衡?

    士可杀不可辱,叔叔能忍嫂嫂都不能忍!

    “天杀的小辈,老夫要剁了你!”李在元出离了愤怒,这辈子他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

    树活一身皮,人活一张脸啊!现在他的脸被人正正反反抽了两次,哪还有脸面存在?

    他都要报复社会了!

    “李兄,息怒!息怒!”其他彗星帝纷纷相劝,将李在元拉住。若是真让李在元将金浩辰杀了,日后他们都要遭到铁熊大帝的迁怒!

    他们并不在意金浩辰的死活,可绝不能让金浩辰死在他们的面前。

    “老夫忍不了!”李在元暴跳如雷,怒喝道,“换了你们,你们可忍得下?”

    换了他们当然忍不下!

    可谁让被抽耳光的并不是他们,所以他们必须让李在元忍下来,否则黑洞王一怒……那必将血流成河啊!众人都用苦大仇深的目光盯着金浩辰,你说你这娃是不是白痴,无缘无故抽彗星帝的耳光,而且抽了一记还不算,还要两边脸轮着抽,这谁能忍得下来?

    现在正是破解禁制的关键时候,有你这么捣乱的吗?

    再没有一个人对金浩辰有丁点好感,谁都想宰了这个混蛋,只是……谁让他有一个黑洞王的老子呢!

    金浩辰很想哭啊。他真得不是故意要抽李在元的耳光,他真得只是在针对周恒而已。可为什么他明明打的是周恒,怎么就变成了别人呢?

    而且好死不死,两次都是李在元这个苦主!

    没办法,继续检讨吧!

    “李前辈,小皇又失心疯了,您大人有大量。再原谅晚辈一次!”金浩辰苦着脸说道,一边对着自己狂抽耳光,啪啪啪,十几记耳光抽下来,不但两排牙齿悉数抽得精光,一张脸更是肿得连铁熊大帝跑过来都未必可以将儿子认出来。

    “李兄,息怒!”众人也是力劝。

    李在元怒盯着金浩辰一阵,终是跺了下脚,一口气憋了下去。

    他也知道。有那么多的彗星境盯着他不可能杀得了金浩辰,因为这绝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会让铁熊大帝把所有人都给恨上!

    ——为什么不救我儿子?有能力求却不救,那对不起,一块去死吧!

    别指望一位黑洞王会讲道理,死了唯一的子息。任谁都会发疯!

    李在元退到一边,也不解去研究禁制了,一来他的心已经乱了。哪还静得下来?二来,他更要提防金浩辰再发第三回疯,又抽他一记耳光。

    金浩辰面如死灰地退到一边,四周围的人如避蛇蝎,纷纷如同流水般退开,便是彗星境强者都不例外!从这点来说,他足以自豪了,能够让彗星级强者都主动避让。

    可他却是殊无半点喜悦,这并不是因为他本身的强大,而是别人都把他当成了灾星。怕得是他的老子!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产生幻觉呢?

    金浩辰的双眼盯上了周恒,只见黑驴已经笑得在地上直打滚。而柳诗诗则是在惊讶之中带着喜气——如此一来,成亲王除非真得失心疯了,才会把女儿嫁给另一个疯子!

    而周恒,只是在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一定是他搞得鬼!

    金浩辰直觉地如此认为,他不知道周恒用得是什么手段,他就是执着地这么认为……否则,他就只能承认自己是真得失心疯了!

    “殿下,你你你你——”金浩辰的护卫者玄老则是脸皮直抽,在他眼中,这位殿下应该文才武功都是卓越于世,怎么可能干出刚才那么愚蠢的事情?

    难道真得是失心疯?

    “我被人暗算了!”金浩辰对玄老说道,可目光却是没有离开过周恒,想要从对方的表情上找出什么证据来似的。

    玄老同情地叹了口气,真得失心疯了!要不然怎么会说这样没头没脑的话?他就站在了金浩辰的边上,要是谁暗算金浩辰的话,他会不知道?

    这不是在指责他的保护不力吗?

    彗星级的强者都可称天骄,仅仅逊色于世间那么数得过来的黑洞级强者,哪一个没有脾气?像他虽然是金浩辰的护卫者,但金浩辰不也得以玄老尊称他?

    此刻见金浩辰还要责怪他的保卫不力,他不由地心中不悦,抱了抱拳,道:“恕老朽无能,再无法胜任殿下护卫之职,告辞了!”

    他倒也干脆果断,直接拍拍屁股便走,便是死亡之吻的诱惑也能放得下!

    “玄老!玄老!”金浩辰连忙追出去,可玄老走得却是更快,彗星级强者的记忆是何等强大,外面虽然有天蚕蛛丝,可既然走过了一次,便绝对不可能走错,瞬间即告消失。

    过了一会,金浩辰垂头丧气地回到了殿中,众人都是嗤了一声,继续各忙各的。

    “周恒,你真棒!”柳诗诗已经从反噬中清醒过来,原来她恨不得剁了周恒,可看到金浩辰两次惊人之举,她立刻心花怒放,喜悦压过了恼意。

    她的境界虽然比周恒高,可神识却远远没有周恒强大,由她来使用碧蛇魂的话,那么只能造成一定的冲击,远远达不到周恒影响金浩辰的效果。

    “我当然很棒!”周恒点头,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这记赞扬。

    “不过,你竟然敢趁机本郡主的便宜,本郡主绝对饶不了你!”柳诗诗话锋一转,立刻换上了一副羞怒之色。

    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是你自己出手在先,结果遭到了反噬,这怪得谁去?

    周恒果断没有理会,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不要装作没有听到!还有,把碧蛇魂还给本郡主,你这个小偷!”柳诗诗要夺回宝器,缠着周恒不罢休。

    “你这女人的脸皮怎么那么厚,这可是小火的,你连狗的东西都要抢,啧啧啧!”周恒一边左右换着手,不给柳诗诗得逞的机会。

    柳诗诗一咬牙,道:“反正本郡主已经被你玷污了,就吃点亏嫁给你算了,这就是嫁妆!”

    “说你脸皮厚还真是,就是卖了你也不值一件黑洞级的宝器啊!”周恒嗤然道。

    “你个混蛋,本郡主要咬死你!”柳诗诗豁出去了,不顾仪容地向周恒发起了肉搏战。

    还别说,抛开宝器和凌天九式的话,纯论本体的战力周恒还真不是柳诗诗的对手,毕竟八百道天河可不是白多的,在力量上柳诗诗绝对碾压周恒。

    看着两个人闹成一团,肢体相触时不知道被周恒占去了柳诗诗多少便宜,金浩辰的脸色愈加得阴沉。

    他忍不了了!

    只要他的父亲一出现,他就要请父亲把周恒轰杀,哪怕因此得罪另一个黑洞王也要杀!否则,他的心就乱得再也恢复不到原本的状态,终此一生都只能停留在天河境。

    “走,我们回前面的宫殿!黑洞级的圣药我们取不了,但还有彗星级和天河境的仙药、小圣药呢!”周恒拽起黑驴走向第七座宫殿,柳诗诗连忙也跟了上去,她可是知道了黑驴善解禁制,跟着即使吃不了肉也能喝点汤。

    不过第七座宫殿并不是空荡荡地没有人,而是有七位彗星皇和彗星王正在埋头研究着禁制——反正圣药没他们的份,不如实际点,而且彗星级的仙药、小圣药才是他们现阶段用得着的。

    周恒想了想,便与黑驴、小火继续退到第六座宫殿,他们也只有天河境,天河境仙药才是对他们最有用的。

    丹药和功法、宝器一样,并不是品阶越高越好,而是要实用!

    天河王、天河皇所用的丹药仍然是灵药,但天河帝所需要的则提升到了仙药级别,不是一味两味主料需要用到仙药,而是全部成份都是仙药。

    周恒三年之内必能形成九百九十九道天河,可他绝不介意将这个时间缩短个一年两年的。

    这第六座宫殿中人更少,只有几个天河帝在试图破解着禁制,但以他们的实力基本是白忙活了,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玉河丹便属于灵药,对高阶星辰帝和天河王、天河皇有效,可对于已经踏足到天河帝的周恒、黑驴来说基本失去了作用,所以周恒找的自然是仙药。

    他不认识没有关系,火神炉识货就行了,对照丹药的名字就能说出药效来,然后黑驴就知道该解开哪只石桌上的禁制了。

    黑驴卖力开工,周恒则和柳诗诗坐在一边,小火则是咬着周恒的裤脚磨练牙齿。

    “你怎么老是跟着我?”周恒用不欢迎的目光看着柳诗诗,“我已经完成了对你的承诺,现在是你欠我一株高阶仙草,别忘了!”

    “小气巴啦的!”柳诗诗翻了一个妩媚的白眼,“你只要将我娶了,王座宝库都归你所有!”

    “那我还不如娶柳允儿那小丫头呢,皇宫宝库肯定比你们家大!”周恒嗤了一声。

    “你这个负心人,我要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