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八零章 败笔
    “哈哈哈哈,你上当了!”林宪阳大笑,他一掌翻出,对着被突然禁锢身形的周恒拍了过去。

    这家伙真是很会忍!

    明明有了这么一件大杀器,却一直藏而不用,反而东躲西逃,给周恒一种他根本无计可施的假象,却等着周恒主动送上门来,反而让他形成了绝杀!

    他飞扑而至,头顶花伞旋舞,散落着道道异光,将周恒的身形牢牢定住。

    一掌已是劈至!

    以他九百多道天河的力量,这一击下去绝对可以重创周恒。

    就在这时,轰,一道火龙飞射而出,向着林宪阳做着无声的怒吼。

    “什么!”林宪阳大惊,连忙脚下一点,倒退连边,再要往前冲的话,他就是主动送上门被蹂躏了!

    这火龙,他眼熟无比,正是狩猎大赛中被周恒击败所用的宝器发出的!

    他连忙指挥花伞向着那条已经扑过来的火龙镇去,嗡地一声中,火龙被禁锢住,但周恒却也同时得到了自由,毕竟火神炉可不是简单的宝器,以那花伞之威也只能禁锢其中一个!

    倒不是那把花伞的威力只有这么丁点,而是宝器在不同的人手里用出来,威力也不尽相同!

    “你居然……没有上当!”林宪阳脸色难看地盯着悬浮在周恒头顶的火神炉,这件宝器不断地喷吐着火焰,化解了花伞的禁锢之力。

    “当然没有!”周恒笑道。

    “为什么!”林宪阳表示不可接受,他已经做足了表情,演得那么到位。周恒怎么可能不上当?

    “你演得太过头了!”周恒摇头。

    过头,怎么可能?

    林宪阳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周恒,他需要一个答案,他怎么就演过头了?

    “你答应得那么痛快。肯定有什么倚仗,一直只是躲闪,便证明你想阴人!若是你一开始便用出来,说不定我便会中招。可是你却偏偏要选择隐忍,我若是再无怀疑不是太蠢了?”周恒淡淡说道,“你自己蠢,不要把别人也想得跟你一样!”

    靠!

    林宪阳直想骂娘,他做足了表情居然反倒成为败笔?

    “哼,我有‘天运伞’挡下你的宝器,论实际战力,你岂是我的对手?”林宪阳不甘示弱地道。

    周恒一振手中长剑,笑道:“你先想想。怎样挡下我这一剑吧!”

    林宪阳顿时脸色一黑。他确实极其忌惮周恒这一剑。

    在来此之前。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因为这天运伞乃是他父亲得自那上古洞府的宝器,可能已经达到了黑洞级别,只需要他施以少量的灵力催运。便能发威出强大的威力!

    ——甚至连准彗星境级别的武者、妖兽都能禁锢!

    这用来抵消周恒的火神炉应该绰绰有余,而论到两人的真正战力。他一只手就能镇压了周恒!

    可万万没有想到,周恒除了拥有一件宝器之外,居然还掌握了一门万星的功法!

    他拥有九百多道天河,在灵力强度上自然碾压周恒,可也绝对不可能万倍超过于周恒,吃上一剑必然要受重创!因此,他只能临时改变策略,故意示敌以弱,让周恒大意之下连运转火神炉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绝杀!

    然而事实却跟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盯着周恒看了一阵,突然取出一枚丹药吞下。

    瞬间,他的气息大变,浑身骨格暴响,身形蓦然变大,一道道白色的骨刺从他的皮肤里钻了出来,如同一只放大了无数倍的刺猬。

    “有意思,这是白骨一脉的‘骨云丹’,为入门弟子突破黑洞境之用,却被这家伙糟蹋来临时提升战力!若白骨圣人还在世的话,八成要气得杀人了!”红月目光一亮,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说道。

    “可惜,时间隔得太久,药力也流失得差不多了,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那家伙应该对付得了!”

    其他人可就没有红月这样的眼力了,看到林宪阳突然之间模样大变,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但林宪阳的气息却在突然之间有了很大的提升,一口气飙上了天河境大圆满的地步,甚至……还要强!

    至少是准彗星境!

    天,这是什么丹药,居然这么猛!

    ——擂台赛只说不准用禁器,可没有规定不能使用丹药。

    准彗星境!

    怎么破?

    “哈哈哈哈,周恒,再来一战!”林宪阳原本是想把这颗丹药留到突破彗星境时再用,可现在他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打败周恒,他心中横着一根刺,有心魔,强行冲击彗星境只会走火入魔。

    “给我躺下!”头顶天运伞旋动,散发出古朴的气息,挡下了火神炉所喷出来的火焰,而林宪阳则向着周恒杀奔而去。

    瞬间暴涨的力量让他有一种连黑洞王都能战翻的错觉!

    “咶噪!”周恒一剑扬动,也挺身迎出。

    凌天九式!

    一道剑光闪过,瞬间化为无数道碎片,然后一切便归于了平静。

    噗通一声,林宪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他的小腹处有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正在狂涌而出。而他体内的力量也随着鲜血不断地流逝,让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可他的眼神中依然带着深深的不解,为什么以他现在力量和防御居然还是挡不下周恒这一剑?

    他的力量绝对超过周恒万倍了啊!

    为什么!

    若是他亲眼目睹当初周恒一剑把那头彗星级的妖兽绝杀的一幕后,便绝不会有如此的不解了!

    周恒这一剑爆发出来的力量,岂止万倍?

    至少百万倍!

    他输得并不冤,因为周恒也在这一剑之后灵力倾泄一空,现在再有一个人运转着天运伞向他发起攻击的话,那么周恒便只有认输一途了。

    战斗结束。

    很快,但却让人众人看得很过瘾,尤其是两人所用的宝器,还有林宪阳服下的那颗丹药,还有周恒那一剑的奥妙,都成了众人眼红的目标。

    可惜,两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庞然大物,能够真正染指的不出十个人!

    而这些人都在第一区域内坐着呢!

    周恒下了擂台,体内的星辰漩涡正在源源不断地吸取着灵气,当他走回座位的时候,这灵力已经恢复了千分之一的样子。

    “哇哈哈哈,本宫终于自由了!”柳允儿用力拍着周恒的胳膊,一副开心不已的模样。

    周恒只是一笑,却知道事情并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他们二人的婚事,柳允儿说了不算、林宪阳说了同样不算,关键还在两位大人物。若是魔龙大帝或者林无病坚持要将这桩婚事进行下去,另一方都会给这个面子!

    但至少是开了一个好头!

    能够把未婚媳妇拿出来做赌,不管输赢都会让魔龙大帝不喜吧——谁会喜欢一个把女儿当赌注的女婿?更何况还输了!

    “加油!加油!”柳诗诗也凑上来讨好,“下一场再把那头大熊也干掉,让本郡主也得到自由!”

    “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真得蛮般配的!”周恒张口说道,只是话一出口就遭到柳诗诗的白眼攻击,剩下的话自然也只能腹死胎中。

    “我觉得你和他才般配!”柳诗诗指了指周恒,又再指了指金浩辰,不由地嫣然一笑。

    柳允儿顿时风中凌乱,道:“诗诗姐,两个男人怎么成亲?”

    “只要是真爱,别说男人和男人,和妖兽都行!”

    这女人的嘴可真毒,骂人都不带个脏字的!

    周恒叹了口气,不再去劝她和金浩辰的事情,反正跟他没有关系。

    此时,金浩辰和马努还在激战。

    两人都很强,论个体实力没有一个弱于林宪阳,不过他们都没有用出高阶宝器,若是对上林宪阳的话只有败北的份。当然,也有可能他们都藏着掖着,非要等到最后关头才使出来。

    在别人看来很精彩,但周恒却是无聊得直打哈欠,心中想道不知黑驴和小火的收获如何,最好是能大赚一票。

    直打了三个多小时,马努和金浩辰的战斗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还是金浩辰的血脉之力更胜一筹,他笑到了最后。

    但没有一个人小看马努,此人的基础之牢简直让人发指,日后一旦冲上彗星境必能厚积而薄发,一飞冲天,成为大秦国又一位中流砥柱级别的人物,日后甚至有望突破黑洞境!

    不过,正因为两人旗逢对手,这一战之后两人都在短时间内失去了再战之力,怎么也得休养个三四天才能恢复过来。

    这寿宴持续的时间虽然长,但也不至于长到三四天之久,也就是说,金浩辰是自动弃权了!

    周恒不战而胜,成为了第一!

    对此,林诗诗是极度不满。她甚至以为金浩辰是故意不战,否则面对人周恒的时候,他便有可能遇到林宪阳相同的窘境!

    照例,夺得第一的人可以得到魔龙大帝准备的一道符文,可因为周恒就有黑洞级的“长辈”,魔龙大帝自然也不好意思拿出这枚符文来,转而赐给他一株高阶仙药做为奖励。

    周恒也很满意,他目前最薄弱的其实是身法,但以五行符文弥补,差也差不多哪里去,而在攻击力方面,凌天九式、火神炉都犀利无比。

    这一场寿宴,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