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四六章 一个愿望
    所有人都用充满畏惧的目光看着周恒……前面的壮实大汉,刚才就是他轻描淡写间化解了四大天河王的联手一击,这难道是大河学府的天河帝吗?

    周恒走了狗屎运,巴结上了大河学府的某个大佬,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杀到大原学府来?

    对,若非如此,他凭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公然行凶?

    但普通学生只是羡慕嫉妒恨而已,四位天河王却是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无论是星辰境、天河境还是彗星境、黑洞境,都是一个完整的过程,硬要区分的话,其实以九为基数的划分更加准确,所谓的王、皇、帝三个小境界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因此,四位天河王自然可以感应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要比他们明显高出了一个层次!

    这绝不是天河皇、甚至天河帝,而是……彗星境!

    至于是彗星王还是彗星皇、彗星帝,他们就不知道了!可对于天河王来说,彗星王和彗星皇、彗星帝又有什么区别,都是绝对地被碾压!

    周恒居然有彗星境的强者做为仆从!

    玛蛋啊!

    他们的耳朵可好得很,清清楚楚地听到古天王称周恒为主上!

    主上啊混蛋,这意思还不明显,这强大得足以以一人之力横扫渡阳星的超级强者居然是周恒的手下!这这这这,难道周恒是从哪个大星域过来的大少爷?

    “主上。要不要老奴制作些机关兽,奸爆这四个老家伙的屁股?”古天王退下几步,落后周恒一个身位,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情,殷情献策道。

    四大天河王同时菊花一紧,这真要被机关兽干屁股的话,他们以后哪还有脸见人?这彗星境的强者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的变态。

    周恒没有理会古天王。他看着戛然止笑的金焕成,道:“笑,继续笑啊!”

    “我、我、我……”金焕成我了一通之后,突然噗通一下对着周恒跪了下去,连连磕头,“周师兄,是我糊涂,不该得罪了你!你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放过我吧!”

    无耻小人啊!

    众人都是在心中鄙夷道。这家伙还真会见风使舵,看到周恒强势就马上换了一副嘴脸!但这却很有效果,遇到那些好面子的主。被这么一跪一求。说不定就真得收手了。

    “哪个畜牲敢动我杨家的人!”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传来,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也飞跃而至,他看着地上那已经魂飞天外的杨奇,原本就怒气冲冲的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难看,猛地抬头向周恒看了过去。

    没办法。谁让周恒站在最前面。

    “李兄、赵兄、白兄、南宫兄,你们这是干什么,不将此逆子拿下,居然还要对他下跪?”魁梧老者又气又怒又是不可思议。

    古天王已经退到了周恒身后,收敛气息之后犹如寻常人。他又怎么看得出来?

    此人便是杨家的天河王杨永河,同时也是大原学府的一名副院长。

    “杨兄。依老夫之见,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算了吧!”

    “对,算了吧!”

    四名天河王纷纷劝道,对方可是有彗星境的护卫啊,别说只宰了你们杨家一个族人,便是杀上几百几千又如何,只要能够让杨家留个火种,谅杨家也不敢反抗,反而还要磕头谢恩!

    算、算了?

    杨永河差点气得血液逆流,但他终究不是白痴,四大天河王居然跪着,这说明什么?对方拥有恐怖的实力,让天河王都不得不低头!

    他开始没有想到只是因为太过伤心和愤怒,但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糊涂一时却不可能一世。

    杨永河沉默下来,看着周恒,这只是一个星辰帝而已,再看看风怜晴,更弱,只是星辰王。再看看那壮实的中年人……咦,居然看不透!

    难道就是因为此人?

    能够让天河王跪下而又让他看不透深浅的……只有彗星境强者!

    “前辈如何称呼?敢问我家小子是在哪里得罪了前辈,让前辈要代寒家处治!”杨永河向着古天王抱了抱拳,言语中虽然透着恭敬,但也掩不住的怨气冲天。

    古天王只当未闻,事实上他堂堂彗星境强者也确实不用理会一个天河王,看不顺眼直接一巴掌拍死就行了。

    杨永河不禁脸色难看,在大原学府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可是绝对的王者,哪受过这种冷遇?这自家的族人被打死了,他赔着笑脸问个原因居然还要遭人漠视,你让他怎么忍嘛!

    可人家是慧星境强者,就是漠视他又如何,他能怎么样?

    “周师兄,饶命!饶命!”金焕成还在一边求饶,连四大天河王都跪了,他那丁点背景算得了什么?

    周恒突然觉得索味无味,以他现在的实力还需要和金焕成这样的小人物一般见识吗?他向古天王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看到他离去,金焕成以为拣回了一条命,不由地一屁股跌坐下来,只觉满身都是冷汗。

    “嘎嘎嘎,不要想得太美了!”古天王冷冷地看着金焕成,目光冰冷,真是丢份啊,居然要让他下手去宰一只连星辰境都没入的弱鸡!

    只是周恒的身后可是站着一位让他连想像都是不能的超级强者,无论周恒要做什么他都只有照办的份。老变态哀声叹气,却是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出,碾压级别的力量轰落,金焕成顿时死得不能再死。

    老变态对着五名天河王露齿一笑,然后掉头就走,没几步便跟上了周恒,弯腰躬身,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再没有一丝强者的威风,看得所有人都是抽牙。

    周恒陪着风怜晴一路闲逛,但天空中再也没有太阳,许多人都没有适应新的环境,况且又直接死亡了三成最底层的人,大街显得空空荡荡,再无往日的繁华。

    只能打道回府了。

    仅仅停留了一天,周恒便带着仙居回转大河学府。

    渡阳星已经不再适合居住,这里有点像是被打爆了的仙界,可四九仙城好歹也有明界大能“制造”的太阳,对于光明的向往是刻在每个人血液之中的。

    但周恒不能拍拍屁股便一走了之。

    齐家因为他的关系,跑到大河城这边来开展生意,现在一团乱糟糟,周恒怎么都不能弃之不顾吧?

    这个其实很好解决,只要把古天王留下来坐镇便行了。

    问题是,没有了红月的压制,古天王又会安份多久?那个老变态可是个杀人狂魔,热衷于将人和妖兽进行合体的改造,几百万年前就是因为他杀戮太多,才引来了渡阳星所有人类的联手围剿,最终让这个老变态只能选择死亡,试一试复生的机会。

    没有了红月的威慑,万一这老变态又萌发了强烈的创新精神怎么办?如今渡阳星武道层次跌落,彗星境便是绝对无敌的存在,谁还能阻止古天王?

    周恒可不想有朝一日回到渡阳星来看看的时候,发现这里全是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

    这就需要红月的帮忙了。

    当众人从仙居出来看到红月的时候,大部份人都是露出了惊艳之色,不过五大龙皇则显得提心吊胆,毕竟她们中有四个中过红月的招!

    因为大部份人都没有见过红月,周恒略略做了一番介绍,但没有说出红月真正的身份,免得把众人给吓到了。

    红月对其他人都很傲慢,可对周恒的父母却是相当客气,让赵可欣非常欢喜,看向红月的眼神充满了准婆婆的期盼,让周恒直打寒战,连忙将父母请到房中休息。

    这魔女漂亮是漂亮,但招惹不得啊!

    也不说别的,她和惑天是死对头,要是和她扯上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以后怎么去见惑天?若是有得选择,周恒也想离红月远远的,可人家是混沌境的究极强者,他反抗了又有啥用!

    “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听了周恒的请求之后,红月用带着转折的语气说道,这言下之意自然是要周恒付出一定的代价了。

    周恒叹了口气,他身上有什么值得对方觊觎的?红月已经是混沌境的顶级强者,再往上的一格便不是凭天赋、机缘、努力才能达到的圣人位。

    天地五圣,其中太虚一脉的圣人位已经被惑天所得,想必另外四个圣位也应该在自己一脉中传承,不会便宜了外人,那么红月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巅峰,没可能再提升了。

    可红月战败之后——她肯定打不过记忆觉醒,晋入圣人位的惑天——却千里迢迢来找他,要说她没有抱着一定的目的,周恒怎么都不相信。

    关键红月想要的是什么?

    他身上有什么宝物值得对方眼红?可若真有,以红月的实力想要硬夺又有什么难度?

    想不通啊想不通!

    周恒道:“你想要什么?”

    “嗯——”红月以素手撑着下巴,还伸出一根青葱玉指放在嘴里轻轻吮着做思索状。

    靠,能不能别这么勾人啊!

    “满足我一个愿望!”红月想了半天之后说道。

    “什么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