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二九章 古天王的遗书
    黑驴开始破阵。

    周恒不知道它是怎么做的,反正东一榔头西一锤子,一会咬牙切齿,一会双眼放光、口水直流,但三天之后,它居然真将这扇石门给打开了。

    “膜拜本座吧,驴大爷就是那么牛逼!”黑驴人立着,两只前蹄交叉放到了胸前,一副耻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模样,“尽情地赞美本座吧,本座经得起表扬,绝不会得意忘形的!”

    “……你就算成为天地圣人,也改不了骨子里的贱性!”周恒摇头说道。

    “宝贝,驴大爷来了!”黑驴冲着黑洞洞的山体内叫道,大门之后是一条幽黑的通道,高有百丈,几与山体齐平了,在这样的通道面前,周恒、黑驴、小火就跟蚂蚁似的。

    他们都是胆大包天的主,虽然这里有太多的未知危险,但周恒与黑驴互看一眼之后,已是起步而行。

    通道中十分幽暗,但再暗也不可能遮挡星辰帝的双眼,但这条通路非常得干净,没有一具尸体,平坦、光滑,而且是斜着向下的。

    走了大概五分钟之后,周恒就能肯定他们已经进入地底至少千丈的距离了。

    通道也从斜向下变成了完全的横行,又往前行了大概十分钟后,通道消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地底空间。

    这仿佛是一片城市,一座座屋舍整齐地排列着,但这却是一座死城,静悄悄地没有一丁点的声音扬动,寂静地能够让人心里发毛。

    “这就是那些黑骨怪人的老巢吗?”黑驴踹了小火一脚,让这头神兽去打头阵探个究竟。

    小火无畏无惧,立刻屁颠屁颠地冲向了一间屋子,嘭地一下便将房门撞破冲了进去,但没过一会它就跑了出来。汪汪汪地叫。

    周恒也踹了黑驴一脚,这头贱驴真是太不靠谱了。

    他们开始搜索这些屋子,发现这每一座屋子都是空的。而屋里的陈设也少得可怜,与其说是给人住的不如说是监狱。

    “说不定真是监狱。你不觉得很像吗?进出只有一个入口,大门又那么牢靠!”黑驴说道。

    “如果说是监狱,这里的人未免也太自由了,可以随意走动!”周恒眉头微皱。

    “能够随意走动又如何,反正不能离开这里,只能在这个鬼地方!”

    周恒想了想,摇了摇头。指着前方一座建筑道:“不像,你看那里,明显就和其他的屋子不同,也许答案就在那里!”

    那幢建筑位于整个“城市”的中心。半圆体形的风格,好像一颗铁球埋在地下而露出了半截身体来。门口两边各有一尊铁像,手中扫着尖刀,做怒目而视状。

    “切,瞪着驴大爷干嘛?对驴大爷有意见吗?有本事你砍驴大爷啊!”黑驴盯着一尊铁像说道。一边转过身体,扭着屁股做挑衅状。

    周恒摇了摇头,走上前几步,向着大门推动而去。

    刷!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那两尊铁像突然动了起来,将手中的尖刀斩舞,分别对着黑驴和周恒削了过去。

    “定——”黑驴怪叫道,连忙要施展它的定身符文,可它显然没有将那两个符文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哪是说祭出就能祭出的,叫是叫出来了,可只是扬动出了绿光,远远还没有形成符文。

    周恒轻哼一声,双拳鼓起,千颗星辰齐齐高速旋动,形成了强大的星力,五行符文运转提升着他的攻击力,他双拳齐动,分别迎向一把尖刀。

    叮!叮!

    两声脆响,这两把尖刀被同时轰退,强大的反震之力冲击,这两尊铁像也四分五裂,散落了一块。

    “呸呸呸,敢偷袭你家驴祖宗!小火,给本座拉泡尿淹死它们!”黑驴连连吐着口水,恼羞成怒了。

    周恒却是神情严肃,将这两尊破碎的神像仔细检查了一会,道:“驴子,我们算是捡到了一条命!”

    “啥?”

    “这两尊铁像应该是由阵法操控,在走上大门的时候踏错了步子,便会激活它们发起攻击。”

    “那又如何,驴大爷吹口气就能解决它们了!刚才你小子出手太快了,没给本座机会啊!”

    “你倒是想得美!这阵法应该是时间太久了,已经无法发挥全力,而这两尊铁像也在时间的力量下腐蚀了!否则,我估计这可以斩出相当于天河帝的一击!”

    “……你不要吓本座,欺负驴大爷没读过书!”

    周恒看着大门,心中想道按照常人的想法,看到大门自然就是上去敲门或者直接推开,可那主人却是在台阶上布下了阵法,只要不是按照一定规律踩上去的,便会激活那两尊铁像,突施攻击。

    若非时间过得太久,这阵法已然破损,发挥不出万分之一的威力来,刚才那一击之下他和黑驴就绝对会被削成两截!

    星辰帝被斩成十七八段都不会死,但谁能保证那两尊铁像斩了一刀就会停下来?乱刃劈斩之下,那纵使黑洞境也会伤重不治!

    没有人可以不坏不死!

    强如黑剑的原主人太虚圣人都殒落了,他和黑驴现在这点修为又算得了什么?

    周恒祭出黑剑,赤焰剑法展开对着大门狂斩而去,叮叮叮叮,脆响连连中,这扇大门被暴力硬生生摧毁,变成了无数道碎屑。

    也许这大门在上古时期绝对够坚固,但过去了不知道几百万年,任你再珍贵的材料也要化为腐朽——如果没有好好保养得话。

    收起黑剑,周恒大步走进了这半圆球形的建筑中,这是“城市”中唯一一座特殊的建筑,如果说有什么秘密的话,应该就隐藏在这里。

    “这是……什么……古怪的……地方!”黑驴也跟了进来,立刻发出了惊讶的呼声。

    不像其他的屋舍陈设简单无比,这里放满了各种工具,像是阵纹师的工作室,又像是药师的炼丹室,即使已经荒弃了那么年这里依然有血腥味的扬动。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屋子很大,直径至少达到了五十丈,让这地方显得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坊。周恒一路走过,看到了有些桌子上还放着腐坏的断腿、躯干,又好像是一座屠宰场。

    这里空间密封,这些断肢没有腐烂得只剩骨头,而是风干了,但无疑那样子更加恶心。

    还好周恒、黑驴、小火都见惯了大场面,这倒真是小意思,连让他们皱一下眉都是不能。

    “这好像一座实验室!”

    “可实验的是什么?驴大爷可没见过把人的腿、臂切下来的实验。难道是在实验哪种肉更加好吃吗?”

    “往前面去,前面,有张书桌!”

    周恒走到了这屋子的最深处,这里放着一张书桌,上面压着几张纸,有墨迹的存在,可能是这里的主人在上古大战时留下的遗书。

    他没有拿起纸,生怕时间的腐蚀将这些纸张早就化成了飞灰,现在只是没有化开而已。

    “老夫姓古,原来的名字早就扔了,你只要记得老夫叫古天王就行了!哈哈,没错,老夫能够与天比肩,乃天地之王!”

    “别以为老夫是在吹嘘,等你看完便知道老夫有多么厉害了!”

    “老夫自幼聪颖,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即会,在三百岁之前就获得了丹道大师的称号,其后又钻研阵纹之道,两千岁便达到了大成!”

    “对于老夫来说,人生似乎没有了追求,难道剩下近百万年的寿元都要花费在无聊的炼丹又或者阵纹刻画之上?”

    “老夫开始追逐各种享乐之道,游山玩水、遍寻美食,很快都腻了。于是,老夫回到了起点,开始玩人!”

    “天底下还是人最好玩!”

    “一开始老夫玩得自然是女人,但女人玩多了也就那样,哪一个都是一个洞两只奶。让老夫想想,老夫玩得最大的一次,就是把全城的美女全部带到了广场上,脱光了挨个操。因为这事,老夫多了一个外号,被称为史上最无耻的色魔。”

    “其实那是错怪了老夫,那么多的屁股摆在老夫面前,老夫连干的是谁都不知道,哪能称为色魔?”

    “玩腻了女人,老夫开始玩男人——当然不是你想的那么玩,而是用种种手段逼出他们的极限,那种绝望的惨叫比女人在床上叫的时候好听多了!”

    “老夫开始了人的研究,这非常有意思,曾经有一个星辰王在老夫改造之后,突然拥有了星辰帝的修为,可惜,只活了十天就死了!”

    “不过因为这事,老夫也遭到了一些势力的追杀,说什么老夫是邪魔,要把老夫抓起来囚禁一世!呸,当老夫不知道嘛,他们不过是想把老夫关起来替他们提供各种禁忌丹药罢了!”

    “就在这时,老夫遇到了黑天教的一个使者,那人……实力很强,老夫估计他已经是黑洞境了,张手之间便能杀死老夫。不过,他没有杀老夫,反而将老夫带到了这里,给了老夫充足的材料,让老夫开展更进一步的研究。”

    “一开始很成功,老夫将人类与妖兽改造到了一起,试想一下,一种新的生灵,拥有妖兽强横的体质,又可以像人类一样修炼,将是何等强大?”

    “但可能是最后阶段老夫要了太多的实验素材,抓了太多的人,居然引起了这个星球上高阶武者的怀疑,他们出动了大军前来攻伐,老夫虽然派出了实验体进行防御,但这些实验体才刚刚培育出来,并无法击败那些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