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二六章 联手而胜
    付东行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但这个念头升起之后,他赫然惊觉,自己这反应也太慢了,至少过去了半秒时间才意识到这点!对于星辰境的武者来说,半秒时间可以做得事情实在太多了!

    嘭!嘭!嘭!

    周恒已经冲至,弃剑用拳,对着他的脸部狂轰而去。

    ——大家都有顾忌,在这里都会竭力克制杀人的冲动,即使要杀人也可以等离开大河学府之后,在这里行凶有可能瞒过一时,但更大的可能还是要被挖出来。

    同门相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大罪!

    付东行终究是高阶星辰帝,当他意识到自己被困住时,猛地灵力迸发,四千颗星辰齐转,他爆发出狂暴的力量,将束缚自己的符文崩碎。

    “这是什么东西?”他有些心悸,向着黑驴看了过去,眼神中有止不住的后怕。那种感觉太可怕了,让他品尝到了游离在生死边缘的危险。

    如果周恒的修为再强大一点,刚才完全可以重创他!

    只是他虽然身为大河学府的豪门之后,但渡阳星的武道层次太低了,他甚至连知道符文的资格都没有,只以为黑驴身上带着什么禁器。

    “井底之蛙!”周恒轻蔑地说道。

    “什么!”付东行差点气死,他堂堂付家大少,在整个渡阳星都排得上号的家族,居然还被周恒称为井底之蛙?那什么才不叫井底之蛙?

    嗡!

    黑驴继续出手,又是一个禁锢符文打出,付东行虽然已经有了准备却依然中招,被周恒又是一番暴打。

    “你可敢与我单挑!”付东行气急败坏地道,他自觉力量、速度都远远超过周恒,这场战斗怎么都应该是他毫无悬念地取胜!就因为一头兽宠使用了某样奇奇怪怪的禁器,害得他居然只能被周恒吊打,这让他情何以堪!

    “白痴,你是高阶星辰帝,我才是星辰王。你好意思要我单挑?”周恒嗤然说道。事实上,若非付东行为高阶星辰帝,周恒单挑又何妨?王运不就被他战翻了!

    付东行一窒,但随即想道黑驴使用禁器出手,事实上已经与境界无关了!他压下心中的羞恼,大喝道:“王运,给我宰了那头驴子!”

    ——人不能杀,但兽宠可不在其列,大不了培点钱就是了!付家缺钱吗?

    “小火!”周恒也轻哼一声。

    “汪!”小火早憋了半天,但一直被周恒要求蹲在原地。只能干瞪眼。现在得到了周恒的命令。顿时一扑而出,向着王运咬了过去。

    “螳臂挡车!”王运傲然说道。他确实被周恒干翻过,可周恒是周恒,兽宠是兽宠。这是两码事!星辰皇又如何,难道还能和周恒一样逆天不成?

    他随意一脚飞踢而出,喝道:“给我滚!”

    “啊——”

    但他立刻便发出惨叫,踢出去的脚踝刚好被小火咬了个正着,狗牙如同黑剑似的锋利,已经有鲜血飙了出来。

    王运又怒又羞,他堂堂星辰帝居然被一头星辰皇的狗给咬了,传出去真是会被人笑话死!他眼中凶光闪动,双拳一紧。千五的星辰力之力迸发,他要活生生揍死小火。

    嘭!嘭!嘭!嘭!

    他双拳打得急猛,只是小火乃为天地神兽,皮粗肉厚的程度绝非人类所能想像,更何况不久前还吃了点黄金骨髓。虽然对它的提升没有像周恒、黑驴那么大,但总是有些提升的。

    小火仿若未觉,它出生并没有多久,还不会什么战斗的技巧,但咬人却是它的本能,就如同狗鼻子灵得一塌糊涂,它一口咬住之后就绝对不会松开,非要咬下一块肉、甚至把猎物的骨头都咬断才会“放嘴”。

    王运打几拳就扯着脸皮哆嗦一下,那是痛的,可小火的防御和力量都有了相当的提升,对他的攻击毫无反应,一边却是将他咬得更狠。

    星辰帝的防御力本应该强大无比,主动运转灵力的情况下,便是任星辰皇轰击都能若无其事。但这显然不包括小火这样的天地神兽,这一口咬得越来越深,终是嗤啦一口,生生咬下一块血淋淋的肉来。

    小火可不喜欢吃生肉,甩头将嘴里的烂肉吐掉,又对着王运咬了过去。

    ……还来?

    王运浑身冷汗直流,刚才被咬得痛入心扉,他哪敢再被咬上一记,吓得他连忙拔腿就跑。

    “汪!”小火疾追。

    一人逃、一狗追,绝尘而去,这场面让人说不出的啼笑皆非。

    “废物!”付东行怔怔一会之后,吐出两个字来。

    “先管管你自己吧!”周恒没有留情,双拳怒擂,对于想要打劫自己的人没什么好说的,打、打到对方服为止。

    黑驴不遗余力地运转着禁锢符文,虽然它现在还无法随心所欲地运转,但总比瞬移符文好多了,一口气运转上几百次绝对不成问题。

    有这么多次机会,足够周恒轰爆了付东行!

    嘭!嘭!嘭!嘭!

    因为没有用黑剑这种大杀器,周恒战力全开也不用担心会失手打死人,爽得不得了。

    付东行的一张脸很快就肿了起来,紧接着,他的牙齿也是一颗接一颗地飞了出来,几分钟之后,他整张脸已是比猪头还要肿,保证他亲娘到了都不可能认得出来。

    其实付东行已经做了许多准备,甚至他身上也有一件禁器,可以形成强大的防御,承受十次天河王级别的全力轰击。但黑驴一个接着一个禁锢符文丢出,让他连祭出禁器的机会都没有!

    禁器分为自动触发型和被动触发型两种,自动触发型就是达到某种特定条件就会自行运转,而被动触发则需要使用者主动去使用。

    付东行身上的禁器就是被动触发型,因为禁器不是法器,无法认主,也就没有办法靠神识来启动,只能手工操作,因此在被黑驴禁锢,被周恒饱揍的情况下,这家伙连禁器都没有时间取出来,更何况是触发了。

    他憋屈啊!

    堂堂高阶星辰帝,甚至是真正掌握了星辰之力、大河学府排名前百的高手,居然被一名星辰王暴打成猪头,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况且他更认为黑驴是使用了某种禁器,否则区区星辰皇凭什么可以将他禁锢?

    卑鄙!无耻!

    付东行大骂道,激怒之下他也失去了理智,否则他定然会反应过来,什么禁器居然可以不断地使用几十次、上百次、甚至几百次!

    卡!卡!卡!

    周恒不局限于轰击付东行的脸面,而是对着他的全身轰击,五行符文已是运转,除了不打算杀人,周恒可不想付东行在接下来的行程中再来烦自己。

    五行符文的威能是相对独立的,并不需要周恒多少力量的参与就能爆发出强大的破坏力,以前周恒还在明仙只能有限次地催动,但现在他成为了事实上的星辰皇,足以支持五行符文的无限流转。

    符文之力与周恒本身的灵力、蛮力融合,形成可怕的破坏性,付东行全身骨头都在发出呻吟,在周恒的无情轰击下断裂、粉碎。

    现在的付东行与其说是个人,倒不如说是一滩烂肉,全身骨头都已经碎裂,哪怕没有黑驴的禁锢都不可能再做出有效的反击,顶多只是运转星辰进行轰击。

    但事实上他已经活生生地痛晕过去。

    周恒毫无同情之心,既然要打劫就得做好打劫不成反被打爆的心理准备,难道还想被客客气气地送走?

    黑驴欢呼一声跑了过来,在付东行的身上一阵搜找,然后一溜烟地就跑得老远去了。

    以周恒的经验来判断,这头贱驴肯定是摸到了什么好东西,否则哪可能将一张驴脸笑得跟花儿似的,口水都要流成河了。

    他长啸一声,呼唤小火的回来。

    没过多久,小火果然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一副萌态十足的模样绕着周恒的脚转了起来。

    “走!”

    “去哪?”

    “当然是继续寻找血灵果,光一只怎么够我们分?”

    “走走走!”

    三人组继续前进,付东行受了那么重的伤,即使有灵丹服下也至少两个月才能将骨伤愈合恢复战力,已是不足为虑。

    “可惜啊,并不是在学府中打败他的,否则周小子你就能取代他上榜了!”黑驴贪心不足地说道。上榜则意味着有更多修炼资源的供给,还有白送的贡献值。

    周恒摇摇头,道:“光靠我一个人的话,最多只能不败,想要取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现在也就无惧漫天星辰形成的压力,本身战力的提升并没有跃过星辰帝这条线。

    榜上的排名之争,那是完全得单挑,而且不准动用禁器之类。

    不过,与付东行一战也让周恒获益良多。

    高阶星辰帝确实与三千星以下的星辰帝战力相差极大,而且同样是高阶星辰帝,都是四千星的情况下,付东行和西门山的战力却又不同。

    差别就在于祭出的星辰所形成的压力,西门山只能发挥出星辰帝本身的威压,但付东行却可以让满天星辰也形成恐怖的压力。

    东方闻龙也能如此!

    这应该是属于高阶星辰帝的专有能力,而且并不是超过三千星辰就能形成的,还需要其他的条件。

    周恒双拳一握,对于提升自己的实力更加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