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九零八章 黑驴的新能力
    耿心诺真是一个天才!

    虽然这年头天才的头衔有些泛滥,像西门山这种也被学府当成了天才来培养,但耿心诺却是当之无愧“天才”之名。

    她修炼至今不过八百年!

    八百年就能成为星辰皇,这在整个渡阳星都是稀罕无比,遍观历史都没有出过几个这样的人物!这一来得归功于明界的灵气浓郁,又不乏灵药,二来耿心诺本身的资质也得过关。

    早在两百年前她就获得了大河学府的邀请,可以进入这所所有武者都向往无比的最高学府,但她却选择了拒绝。倒不是她像西门山那样希望得到大原学府的全力栽培,而是她的老子便是大原学府的一个副院长。

    未来她肯定会进入大河学府的,但那得等到她成为高阶星辰帝之后。

    耿心诺不但是个天才,更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人,再加上她还有副院长的背景,自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追捧,男人想要采到这朵娇花,而女人们也想和她结为“姐妹”。

    只论容貌的话,耿心诺、杨玉华、台念凝三人未必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跟她们媲美,但再结合她们的身份,这三大美人就名符其实了。

    杨玉华是阵法师,同样有副院长的背景;台念凝是药师……背景还未知,但光是药师这个身份就足以让她鹤立鸡群了。

    周恒对这三大美人都没有什么想法,自然懒得去讨好耿心诺,可谁料耿心诺却对他十分有兴趣,总是时不时便与他搭话,让其他男人对他视若仇敌。

    那星辰王就算了,两个星辰帝则一直用不善的目光打量着他,只是缺少一个出手的机会。

    周恒带上了黑驴和小火——他可不放心将这两个家伙丢在大原学府啊,没了他的压制,鬼知道黑驴又会带着小火去干什么,上次他们就是偷吃了一枚高级灵果!

    想到这,他不由地好奇起来,灵果肯定收藏得严密无比,怎么就会让这两个家伙偷着的呢?

    趁着队伍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周恒把黑驴带到一边,向它问了起来。

    “哦,那是本座最近新得到的能力,正想告诉你呢,不过事情太多,本座就忘了!”黑驴虽然一直耍贱,贪心又小气,但跟周恒却并不隐瞒什么。

    “让我见识一下!”

    “嘿嘿,那你小子可别哭哦,本座也是刚刚才能运转自如!”黑驴人立而起,一只前蹄在身前虚划个圈,突然有一个字符生成,散发着绿色的光华。

    周恒不由地心中一颤,符文!

    绝对是符文!

    他不止一次接触到了符文,像惑天身上二百零六个骨符,还有之后的血河天经,更后面的混沌天经。当然混沌天经是完全不能和惑天身上的骨符相比,层次差得太远!

    黑驴所运转出来的符文非常残破,有点像之前惑天烙印在他额头上的骨符,但比之还要残破,可那股大道气息却是分毫不减。

    “去!”黑驴轻喝一声,那道残符立刻一闪而逝,但紧随出现的时候,却是来到了周恒的脚底,而且张开了许多倍,绿色的光芒瞬间即把周恒包裹住。

    动不了了!

    周恒赫然发现他被绑得结结实实,不但是身体,而且还包括精神,这“动不了”的念头他居然花了三秒钟才传递到脑海,然后又花了三秒钟才意识到这样的慢法。

    好可怕的符文,定身、还定思维,这要与人战斗的时候来上一下,那不是可以随意轰击了?

    周恒连忙运转五行符文向着缚身的光芒轰去,但这个符文虽然残破无比,可韧性却是十足,直到周恒打出一百多记五行符文的时候,这绿光才猛地崩碎,让周恒重获自由。

    “周小子,怎么样?”黑驴贼笑,它也不知道自己这符文居然连周恒也能定住,不由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

    “确实厉害!”周恒点头,“驴子,你怎么学到的?”

    “本座也不知道,来到明界之后,本座的脑海中便涌现出了两个字符来,慢慢就学会了!”黑驴用蹄子挠了挠脑袋,同样满脸困惑。

    “两个字符?”周恒不由地一惊,刚才只是一个符纹而已!

    “还有一个是用来偷东西的!”黑驴更是得意,它再用蹄子划了个圈,同样有一个繁复无比、但也残破无比的符文现出,猛地放大十几倍后,对着它和周恒拍了过去。

    嗡!

    周恒只觉眼前一花,竟是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瞬移?”他惊喜无限,向着黑驴看去。现在他明白这头贱驴和小火是怎么偷到灵果的了,凭借着瞬移这招,有什么秘室可以挡得下这头贱驴?

    “哈哈哈,本座厉害吧?”黑驴插腰而笑,但很快就把脸耷拉了下来,“这瞬移太耗精神,本座十天也最多使用一次!上次为了偷宝贝,连续使用了两次,让本座脑浆都快爆了出来!”

    周恒也大笑起来,上次应该是这头驴贱和小火误打误撞,刚好瞬移进了藏宝室之类的地方,但他笑着笑着突然停了下来,叹了口气,道:“那我们还得走回去?”

    “那当然,本座向来管杀不管埋!”黑驴理直气壮地道。

    “你个贱驴!”

    “你个贱人!”

    一人一驴辨了辨方向之后,开始往回走,好在黑驴也知道自己做得是一锤子生意,没有把两人传送得太远,也就三百多里而已,以星辰王的速度大概是几分钟的事情。

    “说好了只是小做休整,你跑哪去了?”朴远立刻向周恒发难道。

    “管你屁事!”黑驴立刻扯着嗓门道,人立而起做了个捋袖子的动作,“想打架啊?本座撒泡尿淹死你!”

    谁都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兽宠,顿时人人脸色古怪,想笑又忍着,毕竟黑驴说得也太粗俗了。

    “小小兽宠,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朴远哪里落得下这个面子,当即将眼珠子一瞪,目光中有戾气露出。他找不到机会和周恒“切磋”,但收拾一头星辰王的兽宠还不简单?

    ——他没有亲眼见过周恒与西门山的一战,事实上大部份星辰皇、星辰帝都没有去看西门洞和周恒的决斗,毕竟只是星辰王级别,又怎么可能让他们生起兴趣。

    虽然后来流传说周恒与西门山也打上了,而且虽落下风却有一战之力,这却被许多星辰皇、更被所有星辰帝斥为荒谬!

    星辰王与星辰帝之间隔了两道天堑,有什么资格对抗?别说星辰帝,便是星辰皇都能举手之间镇压了星辰王!

    这肯定是学府方面在给周恒造势而已!

    因此朴远、梅立平丝毫没有将周恒放在眼里,一路上挑刺,现在逮到机会自然不愿放过了。

    于思尘在远处闭目养神,好像没有意识到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汪!”小火从耿心诺的怀里跳了出来,冲到黑驴面前,对着朴远呲牙裂嘴——除开周恒之外,自然是驴娘对它最亲,它怎么能够容忍驴娘被人欺负?

    “小崽子,没枉驴娘疼你一场!”黑驴不由地老泪纵横,感动死了。

    众人则都是一阵暗伤,驴娘?这算什么哟!

    “汪!”小火又吼了一声,它可不知道什么规矩,立刻向着朴远扑了过去。

    小家伙不会武技、不通功法,它打架就纯粹依靠本能,一口便咬住了朴远的小腿!

    如果西门山在场的话,肯定会脸皮抽搐,勾起心中的痛!

    “啊——”朴远惨叫一声,他一是没有料到小火出击得那么快,而他本来就距离小火没有多远,大意之下虽然做出了踢踹的动作,却被小火灵巧地让过,一口咬得他钻心入骨。

    “虎虎虎!”小火紧咬不放,一边拼命地扭头,要将对方这块肉生生咬下来。

    朴远又痛又怒又惊又羞,堂堂星辰帝居然被一头星辰王的兽宠偷袭成功了,这也太丢人了啊,而且也他妈的太痛了,他又是劈掌又是踢脚,要将小火赶走。

    神兽可怕的体质在这时候尽显威力,任朴远如何努力,小火就是死咬不放,而且越咬越深,星辰帝级别的灵力防御都无法阻止它的牙口。

    嗤啦一声,小火终于被朴远踢飞,但小腿上也被咬去了老大一块肉,鲜血淋漓,好不惨烈。

    小火甩了甩头,将嘴里的生肉吐掉,它跟着周恒一直吃熟肉的,胃口已经养刁,哪怕是星辰帝的肉它也绝对不吃生的。

    看着小火,人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真得是星辰王吗?星辰帝的攻击打在它身上就跟打在狗身上似的……呃,它确实是条狗,总而言之,这防御力也太可怕了!

    而且,它的牙齿之利也极恐怖啊,生生咬下了星辰帝的一块肉!

    难怪都流传着周恒可以与西门山抗衡,要是谁有这头兽宠,谁都能和星辰帝叫板啊!

    “赶路!”这时,于思尘终是站了起来,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一场短暂的战斗,大手一挥,天河王的气息浩然而动。

    他是故意的。

    堂堂天河王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些年轻人之间的暗波涌动,他索性便让其他人见识一下周恒的妖孽,那么以后大家就会知道分寸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