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八九三章 强弱逆转
    “哈哈哈,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最最难缠、也是最有天赋的明仙!”杨辰先是赞了周恒一句,但接下来他的脸色也同样变得阴沉起来,“但是,你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周恒打了个响指,勾了勾手指,道:“快点快点,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找死!”

    金焕日和杨辰都是怒不可遏,这小子到了这时候还是如此得嘴贱,真是让他们不能忍!而他们本来也没想忍,周恒身上藏着许多秘密,连星辰王都要心动!

    杀!

    他们纷纷扑出,拿下周恒、逼问出周恒的秘密乃是他们合作的基础,至于之后自然就各走各的,又或者把其中一个灭口,那么功法、宝物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周恒负手而立,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小子面对两大星辰王,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一丝胜算,所以直接放弃抵抗了吗?

    哼哼,即使束手就擒也要让他受尽最痛苦的折磨后再干掉他!

    另一边,赵家四人并没有走远,停在数里之外的树梢之顶看着这边的情况,此时赵雅萱也幽幽醒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地失声惊呼而起。

    她对周恒这个刚刚认识的俊朗青年充满着好感,总觉得对方的身上有一种独特无比的吸引力,让她不由自主地对其生起好感。

    “跪下!”

    周恒突然轻喝一声,声音不高,却是充满了实质感。震得附近的山风都是停止了拂动。

    跪下?

    这家伙居然叫两名星辰王跪下,这得是多么得自信啊?不不不。这不是自信,而是狂傲到盲目了。以为这天地是因为他而生、围绕他而转的吗?

    赵家几人都有种喷血的感觉,这时候不跑、居然还口出狂言,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不过再反过来想想,一个明仙遇到两位星辰王,逃得掉吗?

    既然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那么也就能逞逞口舌之瘾了。

    嘭!嘭!

    赵家几人一念未毕,却听两记沉重的声音响起,他们的眼珠子顿时在同一时间突了出来。脸上充满了见鬼般的震惊,因为,金焕日两人真得跪了下来!

    跪得那么重,甚至腿骨都直接断了,断骨从大腿中穿了出来,鲜血暴涌,白色的腿骨给人一种无比惨烈的感觉。

    真得……跪下了!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两个星辰王要对着一名明仙跪下去?这根本不合道理啊!要说这两人是周恒的手下,只是配合他演一下戏,来让周恒装一下逼的话。这代价又是不是太大了?

    跪就跪嘛,还把腿骨都给跪倒了,这本钱下得太大了吧?

    “你、你你你你——”杨辰哆嗦着看向周恒,眼神中有说不出的惧色。

    金焕日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跟吃了死孩子似的,在不断地抽搐,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这时候说他是僵尸的话,绝对没有人反对。

    他们是当事人。怎么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恒的身上突然溢荡出一道无法抵抗的气势,生生将他们震落了下来。因为冲势太急,他们甚至将腿骨都震断了!

    星……星辰王?

    不,星辰王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气势,得是星辰皇甚至星辰帝吧!

    可不管是什么,既然周恒手不抬、脚不动就震得他们跪断了腿,这样的存在他们如何能够抗衡?

    可恶啊!

    这小子之前不过是极高阶的明仙,怎么就一下子跃进了星辰境?

    没天理的啊!

    星辰境的门槛哪有可能那么快就跨越过去,即使获得了契机,哪怕是天才都要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笨拙点的人几万年才能真正跨过这一关都不稀奇。

    可区区几天时间……你是在玩我吗?

    金焕日两人都是从心底升起冰冷的寒意,他们之前几次三番追杀周恒,现在强弱之位颠了个倒,周恒又会放过他们吗?

    他们都是强行站了起来,身为星辰境武者,区区断骨还不至于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只要以灵力灌住,发力狂奔都不是问题。

    当然,灵力毕竟不能真正代替手脚,这总会影响他们的战力。

    “谁让你们起来的?”周恒沉声说道,嗡,一股气势顿时震荡幅卷。

    啪!啪!

    金焕日和杨辰再次跪了下去,巨大的撞击力下,他们的断骨再次崩碎,几块沾着血片的碎骨崩飞出去,落在了附近的草丛中。

    噗、噗,不但如此,这股力量还震伤了他们的内腑,让他们呕血连连。

    另一边,赵家五人也吃惊得快要吐血了!

    这是真的吗?不是自己眼睛花了?

    赵家那星辰王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若是之前他可以一直力挺周恒的话,那么现在便能与周恒套上关系了!

    一个强者的友情,价值无法估量!

    特别是,如果他的孙女还能嫁给周恒的话……赵家就真得发达了!

    可惜,一切都被他推到了门外!

    “你、你突破星辰境了!”金焕日又是震惊、又是不甘地看着周恒,事到如今,也只有周恒突破了星辰境才能解释,只是这家伙为何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突破?

    肯定是他掌握得功法,玄妙无比,让他几乎可视境界壁垒为无物!

    羡慕、嫉妒、恨啊!

    “不错!”周恒淡淡而笑,道,“人家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过对我来说那是六月里的债还得快,现在我强、你们弱,该是我向你们讨回公道的时候了!”

    “周师弟,你怎么能够说这样没有人情的话,小兄可是你的师兄啊!”金焕日突然换了一个表情,满是深情,更是充满了痛心。

    看到他这样的表情,连杨辰都是不耻起来。

    他反倒要硬气一些,因为无法杀了周恒给少主报仇的话,那么他回赵家也是死路一条——不回赵家的话,他的妻儿都将被残忍得处死,而他也会被赵家追杀,哪怕不死也要永远当一条落荒之犬!

    每个家族都对不忠不义的下人恨之入骨,因此他哪怕去投靠赵家的敌人也不会得到庇护,只会被无情地处死!

    周恒伸出右手,向下微微一压,嘭!嘭!金焕日两个便被震得匍匐在了地上,浑身每一块骨头都在发出着悲鸣,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面临着被挤成粉碎的危险。

    “啊——”金焕日两人可没有周恒那么强大的意志,立刻纷纷发出了惨叫。

    “闭嘴!”周恒不悦地喝道,右手一控,金焕日两人便只能发出唔唔唔的闷哼,再也惨叫不出来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吃到的痛楚减轻了,相反,因为无法渲泄出来,这痛苦越发得清晰,让他们生起恨不得立刻死掉的冲动。

    啪!啪!啪!

    他们的力量又岂能抗衡实际已是星辰皇的周恒,一块块骨头崩碎,鲜血四溅,白骨露出,骨髓都是流了一地。

    这二人已经不能再称为人了,只能说是两团烂肉!

    远处的赵家五人一句话都发不出来,只觉浑身都是冰冷,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气。

    “周恒,你赢了,给我一个痛快!”杨辰吃不住痛,选择了屈服。

    “不不不,周师弟,我们同出大原学府,你不能杀我,这是大忌!我只是受了我弟弟的蛊惑,才会猪油蒙了心肝来追杀周师弟!周师弟你放心,以后我定会以你为首,做你忠诚不二的奴才!”金焕日却一点都不想死,无耻地向着周恒求饶起来。

    “让你这种人为奴?我可丢不起这个人!”周恒冷哼一声,黑剑已是祭出,折磨人并不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既然已经出够了气,就该结束了。

    “不——”金焕日的神识震荡出惊恐无比的厉叫。

    黑剑划过,一切归于了平静。

    周恒收剑而立,目光看向另一边的赵家五人,吓得这五人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担心他秋后算帐,追究起他们之前的置身事外。

    可周恒又怎么可能如此无聊,他完全可以理解赵家的做法,天底下又有几个人愿意为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拼命,更何况谁也不知道他们相帮的又是怎样的人。

    当然周恒也没有了与赵家五人继续同行的意思,他向着那五人微微一笑,身形腾起,向着远方疾飞而去。

    看着周恒的身影消失,赵雅萱不由地露出了落寞之色。她知道,这一生是永远不可能再见到周恒了。

    赵家的星辰王则是拍拍孙女的肩,道:“他是天上的龙,你只是地上的凡人,你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赵雅萱点头,哪怕没有刚才发生的事情,周恒又怎么会看得上她如此普通的人?他们的人生终究只是在这里发生一个短暂的交集,日后永远不可能再有相遇的机会。

    但要想明白这点很简单,可要真正放得下却是何等困难!

    “走吧,我们采药去,回去之后就给你寻个好婆家!”赵家的星辰王笑道。

    “爷爷!”赵雅萱羞涩地跺起脚来。

    忘了他吧!

    可,真得忘得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