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八三六章 小吃货出手
    “雄儿!”余则士惊呼一声,身体猛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犹如一头发怒的雄狮。

    他可是当年了三十多年的家主,再加上是聚灵境强者,虽然现在退位多年,又实力大损,可虎死威在,这一怒目而立还是让其他人心中一寒,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老家主,若是你再一意孤行,恐怕损失的就不是一个儿子了!”一名余家族人冷冷说道,他是余则士堂兄的儿子,叫余盛,如今刚刚四十多岁,修为达到了炼体十层,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

    他平时一口一个“则士叔”叫得亲热,可现在却是翻脸无情,冲在了第一线。

    “你们敢!”余则士满头白发倒竖,独臂猛地在扶手一拍,啪,那只上好檀木做成的椅子顿时被震得粉碎。

    “老家主,三思而后行!”利剑在余雄的脖子上划过,入肉半寸,顿时有一道鲜血流了出来,那持剑人正则余盛的儿子,今年刚满二十,却是个狠辣无比的人。

    余则士目眦欲裂,如果他修为还在,那么要将孙子救出、镇压叛乱自然易如反掌,可现在他除了妥协之外,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爷爷——”余雄则是吓得直哆嗦,吞吐着鼻涕叫道。平时就爷爷最是疼他,因此吓懵了的他也只想冲进爷爷的怀里寻求保护。

    “乖孙子,别怕!别怕!爷爷在这呢!”余则士先是柔声安慰了余雄一声,然后才凄然看向众人,一双双冷漠的眼神让他无比得心痛和愤怒。

    “好,老夫一脉从此不再参与家主之位的竞争!”他哆嗦着胡子说道。

    “哈哈哈,老家主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众人都是笑道。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有一个额外的条件!”余盛阴森森地说道。

    “什么?”余则士满是厌恶地说道,现在他对这个家族充满了失望。

    “我们要废了雄儿的丹田!”余盛冷然道。

    “你们敢!”余则士顿时跳了起来。这丹田若是废了,那么就无法再修炼武道,一辈子都只能做一个普通人!这些人……好狠!

    这是要斩草除根吗?

    “老家主。这是为了大家着想!雄儿若是不能修武,那大家自然都放心了,自己人之间,怎么能够互相怀疑、互相提防呢?老家主说这对不对?”余盛无耻地道。

    余则士气得浑身发颤,如果余雄不能修炼,那么他这一脉的崛起希望只能放在余雄的后代身上。但余雄以后肯定没有什么能力,而他也是风中残烛,所剩的时间无多,可以预见,他这一脉铁定是要完蛋了!

    “老家主。还请快快做出决定!”余盛的儿子将手中的长剑稍稍一紧。余雄的颈间又有鲜血涌出。痛得小屁孩连连挣扎,两道鼻涕也跟着甩来甩去。

    “你们……赢了!”余则士无力地坐回了椅子里,犹如苍老了几十岁,随时可能两脚一挺死过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露出了冷笑。

    虽然老家伙实力大跌,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要打起来他还是可以拖几个人下水。所以,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圆满解决问题的话,自然没有人不愿!

    待废了余雄之后,剩下来争夺家主之位就不关余则士一脉的事情了。

    余盛向儿子使了个眼色,那年轻人会意,一只手按到了余雄的丹田上。只要轻轻一吐,便能震碎小破孩脆弱的丹田,从而让这小破孩永世与武道绝缘。

    余则士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只能愤怒地闭上双眼。两道浊泪却是无法控制地流了出来。

    “慢!”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猛地响起,掷地有声。

    所有人都将目光向着门口看去,这是家族最重要的会议,谁在外面穷嚷嚷呢?

    在众人的盯视中,只见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正以极慢的速度走进来,仿佛受了什么重伤似的,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老气。

    “小哥哥——”余雄也跟着扭头相看,立刻叫了起来,但因为这个动作,脖子上又被蹭出了一道伤口,痛得他将两条鼻涕甩得飞起。

    这少年自然就是小吃货王苛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进入我余家的议事重地?”余家许多人都是大喝道。

    王苛虚弱地扫了众人一圈,道:“快放了我小弟!”

    奶奶的,这小子莫名其妙地出现,又大大冽冽地要他们释放人质,这是脑抽吗?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他们手起刀落就能干掉一个!

    “小子,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一名余家族人跳了出来,他是炼体八层的修为,在凛风镇已经算得上是高手了。

    “废话少说,还不放了我小弟,否则小爷吃了你们!”王苛不爽地说道。

    他已经步入了灵海境,神意能够完全笼罩余家,这里吵吵闹闹了那么久,自然把正在养伤的他给惊动了。他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虽然是重创之身,却还是硬生生赶了过来。

    “哈哈哈,臭小子好大的口气,看我不撕了你的嘴!”那炼体八层的余家族人冲了出来,双拳一错,便向着王苛打了过去。

    嘭!

    王苛只是一掌拍出,只见血影冲天,那人竟是被直接拍成了一道血雨!

    顿时,四下皆惊!

    这少年郎……竟是聚灵境强者吗?若不然,便是炼体十层的强者都不可能一掌震碎一名炼体八层的武者!

    这么年轻的聚灵境?太不可思议了!

    老家主怎么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强援的?

    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不成?

    一时之间,余家所有人都是思绪无数,他们不甘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可对上聚灵境的武者……他们都是被秒杀的份啊!

    当然有人愁就有人欢喜,比如余则士,他虽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少年显然认识孙子,而且也是来帮忙的,他自然大喜过望。

    雪中送炭啊!

    “噗——”就在这时,王苛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身形摇颤,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

    他受了重创,根本连动弹都是不允许的,更何况还走到了这里,还勉强出了手?

    “他受了伤!”

    “没错,而且是很重的伤,外强中干而已!”

    “不用怕他!”

    看到这一幕,很多想打退堂鼓的余家族人立刻又活跃了起来,纷纷鼓噪叫道。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很吵!”小吃货皱着眉头说道,“小爷是受了伤,但要杀你们几个却是轻轻松松,谁活得不耐烦的话,就过来试试!”

    他伤再重那也是灵海境强者,抹杀几个连聚灵境都没突破的小武者自然跟玩儿似的。

    当然,能不出手就别出手,他现在动一动都伤筋动骨,痛苦无比。

    “哈哈哈,你吓谁呢!”又一名余家族人说道,抽刀怒向小吃货砍了过去。

    这回,小吃货连出手都是懒了,任对方一刀劈来,以他灵海境的防御就算是对方拼上性命砍上一百年又如何?

    嘭!

    这一刀砍上去,却是以更快的速度反弹了回去,噗地一下,竟是嵌进了进攻者的头颅里。一道鲜血渗了出来,那人还没死透,以不可思议之姿转过身来,嘴一张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脚下一软,倒地而亡。

    这!

    被人砍上一刀,却反倒将对方给反弹死了?

    太夸张了吧!

    这还怎么杀得死?

    余家族人的心情就好像在坐过山车,一会高一会低,面对这样的“怪物”,他们怎么能不绝望?

    “这把刀不错!”小吃货虚控提起对方的刀,抹去上面的血迹之后,卡蹦一口,咬下一块刀刃,就那么卡察卡察地嚼了起来,然后吃了下去。

    怪、怪物!真是怪物啊!

    余家族人个个如同白痴,便是余则士也不例外,这个强援究竟是人还是妖兽啊,怎么能生吃刀刃?不,这就是煮熟了也不适合人吃啊!

    卡察!卡察!

    整个屋子只有小吃货连连咀嚼的声音,其他人则是木若呆鸡、双眼无神。当然,余雄则是双眼放光,他最最羡慕的就是王苛什么都能吃。

    “还不放人?”小吃货一边吃一边道,他确实不想出手,一出手就会让伤势加重几分。

    放人吧,遇上这怪物还有什么好说的。

    “爷爷!”余雄立刻向着余则士跑了过去,小屁孩委屈啊,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那些叔叔伯伯怎么玩起游戏来那么粗鲁。

    余则士将余雄一把抱在怀里,这才升起了一股真实感,家族的一次危机竟是被如此轻易地化解了!

    “嘎嘎嘎,老夫来得不算晚吧?”一道阴侧侧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谁?”

    “何人?”

    余家族人都是叫道,他们都快要抓狂了,这究竟是他们的议事重地,还是菜市场啊,怎么一个接一个不认识的人跑过来?

    小吃货却是脸色一变,他认得这个声音,就是一路将他追杀逼至此地的高手!

    此人,名为谈明轩,乃是结胎境强者!

    他居然追到这了?

    怎么可能!

    自己不是掩盖了所有痕迹?而且还有师父给他的隐息符,怎么就曝露了踪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