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七七八章 吾名红月 2/3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可你是我媳妇的敌人,所以我要干掉你?

    周恒叹了口气,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他在对方面前根本没有一战的资格!他昂头不答,脑子却在不断地运转,怎么从这样的劣势中逃得姓命。.

    可额头符文已失,他现在最强大的武器也就是黑剑和火神炉。黑剑已经被对方抓了过去,而火神炉……丫的一直就在装死!

    “吾名红月,血月之主、太虚一脉的继承者!凡人,尔为何有吾之一脉的圣物!”这绝美丝毫不逊于惑天的女子高声说道,有无尽的威势流转。

    太虚一脉?圣物?黑剑?

    等等!

    周恒蓦然一惊,惑天说过,黑剑是她师父的本命圣器,只有在她师父陨落之后才会寻找新的主人!而周恒也在仙之大陆上“看”到了一幕场景,黑剑原主人一道剑气的余波划落都崩碎了一块仙之大陆。

    那必然是明界的无上大能!

    可黑剑怎么又成了这红月女子口里所说的太虚一脉圣物?

    好女不嫁二男,烈马不配双鞍,怎么可能呢?

    咦,事实上确实有可能的!

    ——惑天、红月同出一脉!

    擦,不会吧,惑天和红月是同门,都是黑剑原主人的**?

    可惑天怎么会对红月那么憎恶,那完全没有一丝丝的同门情意啊!

    周恒看着对方,道:“这剑是我的,与你何干?”

    “尔之?”红月沉吟,身形慢慢隆落下来,赤着一双无限美好的玉足,脚下轻轻一点,立刻形成一轮血月,无上威严卷席整个山头,“不错,尔确实得到了太虚剑的认可,但吾之一脉的圣物怎么会落入尔手?”

    “吾翻阅一下尔之记忆便可!”

    她伸手一召,周恒便身体一轻,虚浮到了空中,四肢张开,根本没有一丝抵抗之力。

    ——这女人不但是明界大能,而且还是掌握了无上法则的存在,可以与惑天媲美!

    “不!”周恒紧守神识,他不想让对方知道惑天的存在,因为如果她也和惑天恨她一样憎恶着惑天,那么她肯定会去找惑天的麻烦。

    两女都是实力未复,但法则对法则,力量对力量,站在暗处偷袭的人显然会占到优势!达到她们这种级别,可能一丝丝的优劣之分就能决定最后的结果。

    他无法抵抗,因为在实力上两人相差得实在太大了。

    一股无法抵抗的神识进入了他的识海,化作红月的模样,她随手触摸,感应着周恒生平所有的记忆。在她的面前,周恒的抵抗犹如沸汤沃雪,根本起不到一丝作用。

    她仿佛一尊远古大神,充满着沧桑而又磅礴的气息,一步落下,脚下便有血月轮转。

    这显然又是一部天经,但层次不知道比五行天经高出了多少倍,周恒可以感应到五行天经的器灵在瑟瑟发颤,好像对方要融合它都不会有半丝反抗!

    火神炉也好不到哪里去,收敛着意识装死,不敢发出一丝波动。

    周恒感觉自己犹如全身**,完全曝露在对方的面前,没有一丝一毫的秘密可以隐藏。

    他选择了遗忘,将所有关于惑天的记忆都抽取出来,压缩到脑海中的一个角落,以黑剑的剑意所掩盖,这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事情。

    ——他确实不足以对抗红月,但黑剑既然是太虚一脉的圣物,只是用来遮掩一部份的记忆应该可以办到!

    红月的神识扫过,任她如何绝美无双,但异种神识对于周恒的识海来说还是森冷如冷,让他的牙关都在颤抖,死守着属于他的最后一块净土。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恒只觉浑身一轻,红月的神识已是退出了他的识海。

    嘭!

    周恒重重地撞到了地上,一股痛意袭来,他浑身好像散了架似的。考虑到他刚才都想宰了人家,被虐待俘虏也没话可说,他强忍着没有哼出声来。

    “原来如此!”红月仰首望天,“吾已经记不得太多的事情,但看来岁月沧桑,已经过去了无数年了!尔为太虚一脉,既然得太虚剑认主,吾原谅你一次,毕竟尔还不知吾之身份!”

    很好,她并没有探索到关于惑天的事情!

    先与她虚与委蛇,绝不能让她和惑天见上面!两女在法则上的掌握周恒不清楚,但他可以感应到红月的修为境界——创世王!

    如果两女在法则上的高度一致,那么肯定修为境界高的人更**。

    周恒想了想,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这片天地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

    “吾昔年受了重创,从明界坠入仙界,在这块破碎的大陆上养伤——”

    “等等,破碎的大陆?你什么时候进入仙界的?”

    “差不多是六十几万前年!”

    “怎么可能!”周恒眉头一皱,这就不对了啊,“这个世界早在几百甚至几千万年前就有了你的传说,怎么可能才六十几万年?”

    “这个世界……是由吾创造的,时光流与外界不同!”红月淡淡说道,似乎完全不将周恒当成外人,“吾开辟了这个世界,创造众生,以这世界之人的信仰之力来疗伤!”

    怪不得到处都是她的石像!

    也怪不得这个世界要远远比外界的破碎大陆来得大,因为这根本是红月创造出来的、类似于丹田空间的存在!

    最近一段时间突然爆发出血色光柱来,是因为她已经恢复到了创世王,距离突破星辰境不远了,可能是与这个天地的固有法则起了冲突,又或者共鸣,等等其他,总而言之,就是起反应了!

    周恒弄清楚了一些事情,但弄不清楚的事情更多。

    如果说惑天、红月都是在百万年前那一场战斗中受伤的,可她们都属于太虚一脉,怎么可能同门为敌?而且这时间线不对,红月说她进入仙界是六十几万年前,跟仙界大崩灭的时间可是相差了三十几万年啊!

    现在,周恒终于知道惑天的死对头是谁,可他心中疑惑反倒是更多了。

    但话又说回来,这个层次的武者也太强大了吧,居然可以创造生灵,这简直就是神啊!

    “这一片天地,包括这里面的生灵都是你创造的?”虽然作为敌人,可周恒还是为红月的能力所震惊,创造生命……这超出了他的想像。

    “吾拥有生命之种,才能创造生命!”红月回答道。

    “生命之种?”

    “生命之种,这是一种很珍贵的资源,便是在明界也只掌握在有限几人的手里!”

    听她这么一说,周恒才松了口气,创造生命对他来说太难接受了,这已经超出了强不强的范畴,而是真正的神,凌驾于力量之上。

    “那我们……可以离开这了吧?”周恒问道,这地方他真得不想再呆下去。

    “吾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既然苏醒,自然不能再沉睡下去!”红月伸出右手,凝白如霜的玉臂完美无缺,但一轮血月却是从她的掌心发出,向着四面八方幅卷而去。

    “以吾红月之名,回收生命之火!”

    轰!

    血月从山顶幅射而出,率先卷过那些创世帝的妖兽。这些妖兽虽然强大无比,可在这血月的耀照下却是没有一丝抵抗之力,悉数化为飞灰,生命精气却被血月所吞噬。

    接着是那些创世皇的妖兽、再是创世王的妖兽,然后,血月卷过整个仙域,跨过天堑,扩张到整个至圣大陆,所有生灵尽数被血月回收了生命。

    红月创造了这个世界,在这个天地中,她拥有至高无上的威能,是法则的缔造者。

    她说天上有太阳,那么天上就有太阳,她说晚上有月亮,那么晚上就有月亮。她想要高山,高山便会起矗立,她想要大河,大河就会流淌。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尽管站在对立面,周恒还是心中生起了强烈的敬佩,人力是有尽头的,可掌握了天地法则,却可以只念之间影响整个天地。

    这是一种怎样的成就感?

    “妈呀,本座头皮都发麻了!”火神炉在周恒的丹田空间中颤声道,既然这位主也是太虚一脉,那就是“自己人”啊,它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周恒翻了一个白眼,以神识道:“你有头皮吗?”

    “呸,本座要感叹一下,你管本座有没有头皮!”火神炉不爽地道。

    “她和惑天比起来,哪一个更强?”周恒关切地问。

    “本座怎么知道!”火神炉若是有脸的话,此刻肯定翻了一个白眼,“她和大魔女都远远超过了本座所能了解的极限,本座只知道她们都能一念之间把本座给崩碎了!”

    “没实力还叫个屁!”周恒呛了火神炉一句。

    “走!”红月收回了生命之火——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中所有的生命精华,张手向周恒虚空一抓,咻,两人的身形便腾空而起,一道血色光华从红月的体内涌出,他们的头顶立刻现出一道血红色的光幕来。

    嗡,当他们穿过光幕后,眼前的景物立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们回到了那块破碎的大陆上,上空是漆黑无边的星宇。

    “有人出来了!”

    “什么,竟然有人穿过了那道门户?快将他们拿下!”

    一群人立刻围了上来,正是盘距在这块大陆上的星海强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