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七五八章 宁有缺 3/3
    “这位兄台,在下可以在这里借个位置吗?”一声清朗的声音响起,桌边也多了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衣青年,看上去约摸二十来岁,充满了勃勃英气。.

    周恒看了看左右四周,道:“边上有那么多的空位,为什么非要跟我们挤?”

    “这碌碌凡人中,只有兄台散发着璀璨光芒,让在下心仪,想与兄台结识一番,还望兄台恕在下的唐突!”白衣青年露齿一笑,表情极其真挚。

    周恒想了想,将一只空着的椅子抽了出来,道:“请坐!”

    “多谢!”白衣青年微微躬身,然后坐了下去,腰杆挺得笔直,目不斜视,道,“在下宁有缺,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宁有缺,这个名字倒是挺有意思的!”红龙女皇立刻笑道,她是绝色美女,容貌之美可以与月影圣女、应梦梵媲美,属于几万年才能一出的绝丽,更何况她的慵懒也是一种风情、一种特别的气质,吸引着男人想爬到她的身上寻幽觅胜。

    即使以宁有缺的冷静都是微微一滞,迷失在了她的风情之中,但这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立刻收回了目光,重又看向周恒,脸含微笑。

    这年轻人的心姓修养真是不简单,远远超过了他的修为!

    结胎境,以他的年纪来说已经绝对惊艳了——当然,这是相对于凡人来说的,在仙界有些天赋异禀的种族刚刚生下来的婴儿就是仙人,这怎么比?

    起步的高低并不是关键,后天的努力、机缘、悟姓才是决定一名武者究竟可以取得怎样的成就。

    不过,宁?

    周恒脑中念头飞转,笑道:“你应该就是那有着化神境天尊的宁家人吧,来这里,是为了给那宁姓母子报仇的?”

    宁有缺微微一怔,没想到只是吐露一个名字便让对方猜出了真实身份。他倒也不隐瞒,道:“在下确实来自那个宁家,不过,马家的事情在下已经了解得清楚,怪不得兄台,只能说是他们母子绺由自取!”

    周恒想了想,举起酒杯,道:“我叫周恒,干!”

    “干!”

    两人碰了下酒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周兄,此行欲往何处?”宁有缺放下酒杯,向周恒问道。

    “渡仙桥,去见识一下仙域!”周恒随口说道。

    宁有缺微微一怔,不禁一叹,道:“周兄目标宏远,胸襟开阔,有缺敬佩!”

    周恒不由地失笑,他是升华皇,要渡仙桥去仙域看看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他忘了这可是“凡界”,每个武者都以能够登仙桥为最高理想,他这么淡然说出来岂会不让宁有缺动容。

    说得好听点叫平静,难听点就是装逼了。

    他笑了笑,道:“宁兄对仙域可有了解?”

    “周兄真是难为我了,有缺不过结胎境,刚刚形成了神祇,岂有资格说了解仙域!”宁有缺连忙摇头,但很快就话锋一转,道,“不过,寒家老祖乃是化神境天尊,他老人家必然能够为周兄解惑!”

    他实在看不出周恒的深浅,但绝不相信周恒的修为会高于他宁家的老祖宗。

    “周兄,可有兴趣到寒家做客?”宁有缺向周恒发出了邀请。

    周恒颇有深意地看着对方,过了一会才道:“既然宁兄诚意相邀,我自然要去拜访一下的!”

    宁有缺终是松了口气,道:“周兄什么时候方便起程?”

    “随宁兄的意,便是现在也可以!”周恒说道。

    “不行不行!”红龙女皇和木童童立刻反对,“我们还没有吃东西呢!”

    “那……吃完再出发!”

    宁有缺相当有心,看到周恒这边有四个女眷,特别是其中三个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立刻借故离开,驾来了一辆豪华无比的马车。

    这马车由三头灵海境级别的妖兽充当脚力,应该原本便是他的坐驾,否则这小小的金元城中又有哪一个商号可以提供这个级别的坐驾?

    吃完之后,周恒五人与宁有缺一起登上了马车,车夫一声轻喝,马车立刻起行,平稳得在里面根本感应不到马车的移动。

    短距离之内的冲刺,结胎境的武者自然要快得多,可说到长途跋涉的话,还是某些特殊的妖兽更加擅长,它们胜在长力绵绵,可以一跑就是好几天,这是人类武者比不上的。

    当然,周恒是不能算在内的,升华境的速度展开他不知道比灵海境妖兽快了亿万倍!

    红龙女皇四人“都”没有坐过这样的马车,一开始纷纷大呼小叫,可一天之后她们就失去了兴趣,都是懒洋洋地坐在马车中,神情蔫蔫。

    闲着也是闲着,周恒开始教授胡茵修炼之道。

    他也不避忌,当着宁有缺的面进行指点。小丫头之前吃了几颗仙果,本就是一飞冲天之势,只是受限于境界领悟这才出现了一道道关卡。

    现在得到周恒的指点,她的突破自然如喝水般容易。

    山河境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灵海境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

    短短十天时间,宁有缺就见证了胡茵从开天境巅峰冲上了灵海境巅峰,目前正在形成神祇之中,震惊得他脸皮直哆嗦,像是傻了似的。

    照这样下去,这小丫头不出一年便可以成为化神境天尊了!

    在宁有缺的眼里,胡茵已是一块瑰宝,让自负天才的他连半点嫉妒之心都升不起来了!

    ——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而是神迹!

    这样的天才若是可以为家族所有……成仙绝不是难事!

    他半点也不认为这样的奇迹与周恒有关,因为周恒也只是指点着各个境界的秘要,真正恐怖得是胡茵体内蕴藏的力量,这才是助她腾飞的关键!

    计划要稍做修正了。

    接下来的几天,宁有缺不着痕迹地加大了与胡茵的接触,时不时便说些笑话逗得小姑娘大笑不止,称呼也变成了“宁哥哥”。

    周恒看在眼里,却毫无阻止的意思,有若未睹。

    又是七天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宁家。

    宁家所在的城市便叫宁城,代表着宁家的无上权势。宁城再往前四百里,就是一道天然深堑,对面即是仙域,只是为迷雾所笼罩,站在这边根本看不到对面的景象。

    不是没有人尝试飞渡,只是谁一飞过去便会立刻掉下来,连准仙都不例外!

    而掉下去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想要安全通过深堑便只有渡登仙桥!

    可登仙桥是谁建造的?没有人知道,似乎这亘古以来便存在一般。

    “周兄,请!”宁有缺一直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他给周恒五人安排好住处之后,却是以带着胡茵到处转转为借口,与小姑娘一起离去。

    “喂喂喂,这家伙在挖墙角呢,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宁有缺一走,红龙女皇立刻说道。

    周恒懒得回答她,双眼闭上做假寐状。

    刷,红龙女皇气愤不过,直接扔了一只茶杯过去,被周恒伸手接住,她道:“人家在跟你说话呢!”

    “你好烦,知道不?”周恒依然闭目,但双手舞动,将红龙女皇丢过来的茶杯碗盏都一一接下。

    红龙女皇美目一转,在扔出一只花瓶的同时猛地将蓝龙女皇一推,让对方“啊”地一声惊呼中撞向了周恒怀里。

    周恒脚下一点,椅子向后划退了三尺,他用脚背接住了花瓶,可蓝龙女皇就惨了,直接摔了个结实,疼得她直皱眉头。

    “哎哟,你怎么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红龙女皇恶人先告状。

    “是你推的,关我什么事?”周恒向蓝龙女皇举了举手,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可记清楚了!”

    蓝龙女皇爬了起来,一边按着腰,向周恒和红龙女皇游移着怒目看去。

    红龙女皇被她看得心虚,连忙转移注意力道:“周恒,那宁有缺明显是在诱我们过来,哪有族人死了反倒跟仇人攀交情的道理?”

    周恒点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疙瘩,就算宁有缺再大方顶多也就放下这段恩怨,哪有故意与他们结识的道理?他会与对方一路过来,一是顺路,二来也是给对方的一个考验、给宁家的一个考验。

    若是宁家不讲道理,那他也不介意挥起屠刀再下杀手。

    “还有小茵,宁有缺明显是看上了她的资质,想要挖墙角嘛!”红龙女皇又愀愀地道,她已经把自己、周恒还有胡茵看成了是自己人。

    周恒微笑,道:“小茵何去何从,由她自己来决定!”于他而言,造就一个化神境、月明境武者都只是在一念之间,完全是出于同情。

    “你啊,本女皇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红龙女皇气鼓鼓地双手插腰,一副怒其不争的恨。

    “二!姐!”蓝龙女皇则终于爆发出了怒火,一字一字地道。

    “说正事,不要胡闹!”红龙女皇大义凛然地道,但架不住蓝龙女皇发飙了,一下子就将她扑倒下去,两女顿时揉成了一团。

    看她们打得**,周恒都忍不住想问一下能不能带他一起玩,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道:“我们在这里住上三天,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出发仙域!”

    这三天,就是给宁家的考验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