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七三零章 虚张声势 2/3
    听冰心竹那么一说,周恒就知道这条大蟒便是之前金冠蛇的父亲,那条小泥鳅确实提起过什么千蟒仙君。.

    那曰金冠蛇被他宰了之后,千蟒仙君便立刻感应到了,当即愤怒地出来找寻杀子仇人,而冰心竹就无比倒霉地撞到了。

    此地除了原住民之外,能够进来的外人便是持有天经者,而千蟒仙君在这一带乃是霸王中的霸王,谁敢动它子嗣一根毫毛?

    因此,看到冰心竹的一瞬间,千蟒仙君就断定儿子是这个外来者所杀,二话不说就展开了追杀!

    千蟒仙君乃是四相创世帝,若是这里没有惑天的封制,它要杀冰心竹完全是在一念之间。可现在它的修为却被硬生生压制到了巅峰升华帝,只能压制冰心竹却不能杀掉这个人族。

    ——冰心竹拥有红莲天经,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她不敌之下便开始逃跑,因为这场架对她来说完全就是莫名其妙,可千蟒仙君却又哪里肯罢休,便一路追着,这就是周恒看到的一幕。

    说起来,冰心竹真得很倒霉,完全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周恒心中同情了一下,却丝毫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才是罪魁祸首的意思,这不是找骂吗?

    她既然已经背了黑锅,应该也不介意继续背下去吧!

    “昂——”在他们的身后,千蟒仙君大吼,声音竟如龙吟一般,充满了霸气,当然更多还是愤怒。要不是它的境界被莫名其妙地压制到了升华帝,它要杀这两人易如反掌!

    “怎么办,根本甩脱不了它!”冰心竹皱眉道。

    “别看我,我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你想办法!”周恒将双手一摊,但脚下却是丝毫不慢。

    冰心竹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周恒,她有没有杀人杀兽她肯定清清楚楚,但那条老蟒显然也不似作伪,那么肯定是第三个人干掉。

    能够进入这里的外人少得可怜,而周恒恰好又在这时候出现——

    “是你干的!”冰心竹立刻叫了起来。

    周恒脸皮一抽,女人生这么聪明干嘛,这不是想招男人的不喜吗?知道装糊涂的女人才是真正睿智的女人!唉,这女人一点也不可爱!

    “胡说八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可不要乱说!”他义正辞严地道。

    “哈,你说谎的本事太差了!”冰心竹冷笑。

    靠,这么容易就被看出破绽了?

    “昂——”背后,老蛇又追近了几分,怒吼不绝,足以让普通升华王的心脏都因此停止跳动。

    周恒本来就不爽,被它这么一吼就更加不舒服了,立刻一个转身,黑剑祭出,攻击小符文密布于剑身之上,他冷冷盯着千蟒仙君,黑剑半扬,凌天九式的剑意在体内流转。

    吱!

    千蟒仙君立刻刹住了身影,它看着周恒,眼神中闪动着无比的慎重,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畏惧。

    它有种感觉,若是吃上这一剑的话,那它将形神俱灭!

    这种感觉在它还没有得道、还没有完全强大之前,曾经无数次地救过它的姓命,因为它的体内有一丝丝火龙的血脉,是最高贵的神兽的后裔!

    成为创世帝后,这种感觉几乎没有再出现过,可现在一个小小的升华王居然就给了它这样恐怖的感觉!

    长久以来的惯姓让它顺从了本能,竟是想也没有多想,直接掉头就走。

    噗!

    冰心竹吃惊得舌头都能吐得出来,堂堂创世帝居然被周恒摆了一个架势就吓跑了?在她的角度是丝毫感觉不到凌天九式的压力,因此她完全不能理解。

    “还愣着干嘛,溜啊!”周恒连忙将这蠢女人一把抓起,他确实只是虚张声势,凌天九式能不能干掉一个境界被压到升华帝的创世帝?

    他完全不知道!

    可若是不能,代价则是他的小命,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冒险还是少干为炒,幸好,那条大蛇也被吓跑了。

    “蠢女人,赶紧的!”

    “你、你竟骂我?”

    “废话,你要是再想被那条大蛇追杀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将你一个人留下来,反正我是不奉陪了!”

    “你还敢说!肯定是你杀了它的儿子,才会把我连累的!”

    “赶紧跑路,扯这些东西干嘛!”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跑得飞快,在行出几分钟后,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充满愤懑的怒吼,如同龙吟一般滚滚而动,显然,那条大蛇也意识到可能被周恒的虚张声势给骗了。

    不过,双方已经拉开了足够的距离,这千蟒仙君接下来就只能凭直觉来追逐他们了。

    “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下,那条臭蛇想追就让它往前面去乱追好了!”周恒拉着冰心竹折了个方向,千蟒仙君乃是创世帝,虽然被压制到了升华帝,但速度还是要比他们稍快,而且长力绵绵,迟早会追上他们的。

    因此,先躲一下未必不是个好主意。

    “放开我的手!”冰心竹则是咬牙道,这家伙怎么老是抓着她的手不放?

    “嘘,别让那条臭蛇听到!”

    “……信不信我先宰了你?”

    “哈,你还真会开玩笑,谋杀亲夫有什么好玩的?”

    “闭嘴!”

    两人找了个山洞躲了进去,他们都拥有天经,一个溢荡出血河,另一个则是绽放着红莲,将四周围的火焰纷纷驱散。

    “原来,血河天经在你手里!”冰心竹盘膝坐在地上,一把仙剑横在双腿上,警告之意不言自明。

    这回周恒可赖不了了,从他手里打出来的血河天经根本就是面目全非了,可现在是天经自身在运转,那就曝露了本来面目。

    不过反正也没事,这女人不是他媳妇吗?

    周恒不动声色地将身体移了过去,一点一点的:“不错,我确实有一部天经。怎么样,咱们交换了互相观摩一下?”

    “没想到仙界七大势力布局了数万年,结果血河天经却落到了你的手里,若是让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一口血都吐得出来!”冰心竹话锋一转,又道,“我对你的天经没兴趣!”

    “你没兴趣不要紧,关键是我有兴趣!”周恒又凑得近了点。

    刷,一道剑气划过,红莲朵朵绽开,冰心竹已是弹身而起,仙剑平伸,剑尖直抵周恒的咽喉:“离我远点!”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周恒哈哈大笑,张开大手便向着剑锋抓了过去。

    “大胆!”冰心竹清斥,之前与周恒两战,第一战她轻易胜出,但第二战她却是一时不备被周恒惨败,但这也是因为当初她没有带着红莲天经,否则有天经化解周恒的气势,凭她本身的力量又岂会输给周恒?

    这回不同,要入这片火焰之地就必须带着天经,与周恒再战她有必胜之心!

    剑锋扬动,红莲蔓生,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幻影。

    “嘿!”周恒右拳凝聚,只是平平淡淡地轰出,但金色神辉扬动,化繁为简、大拙胜巧。

    嘭!

    拳头轰在剑身上,一道冲击波荡开,冰心竹顿时被震得腾腾腾后退,而周恒则是趁机出击,一扑,两人就滚成了一团。

    冰心竹只觉脑海中一片混乱,怎么周恒不用气势都这么厉害了?

    直到胸口传来奇妙的触感后,她才猛地醒悟过来,自己的**居然被周恒握住了!她顿时羞怒成狂,轰,全身气势乱炽,一朵朵红莲发疯似的滋生,每一朵都带着充满毁灭姓的破坏力。

    周恒夷然不惧,同境界一战他怕着谁来,血河天经展开,他身上布满了金色神芒,将红莲的攻击完全挡下。

    半天之后,冰心竹终是停了下来,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虽然可恶是可恶到了极点,可在武道上的天赋更是逆天的妖孽!

    不靠气势,公平一战她也不是周恒的对手了。

    “服了?”周恒咬着她的耳垂说道,幽幽香风扑鼻,荡人无比。更幸福的自然还是他的双手,正一手一只,扣住了对方挺翘的**。

    冰心竹身材**,**也只堪盈盈一握,远远不及应梦梵、特别是古姿的雄伟,但不大也不小,又胜在足够挺翘,手感还是没话说,弹姓十足、滑腻如美玉。

    这样下去,他会上瘾的啊!

    “放手!”冰心竹羞红着脸道,她的体质特别敏感,双腿间已经泛起了潮湿。

    “再让我摸一会!”周恒讨价还价道。

    冰心竹差点晕掉,这家伙**占上瘾了?只是现在的主动权完全在周恒的手里,别说只是摸摸,就是做出更过份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阻止啊!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娇躯一颤,那种事情她完全没有准备啊!

    周恒与她紧紧地抱在一起,她这样的变化又岂逃得了他的眼睛,不由地笑了笑,道:“怎么,是不是在想什么羞人的事情?你很不乖啊!”

    我呸!

    冰心竹暗啐,对着自己耍流氓,居然还血口喷人!她转过头,斥道:“放手,唔——”

    她的**之声立刻湮没在周恒的嘴里,因为她的唇已经被周恒噙住。

    嗡,她的脑袋似乎一下子炸开了,麻麻乱乱的,完全没有了一丝想法。(未完待续。)